第807章: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 最强妖孽

第807章: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滚……”他无法出声,狼毒拼尽全力狠狠一挥,一根枝条通天而出,猛然拍在灵光大手之上。随着“啪”的一声,那只手竟然层层崩溃。 天空中,传来一声不悦的冷哼:“不知好歹。” “本候穿行位面上千年,还从未见过敢对本候动手之人。” “小家伙,你拒绝了夏侯的好意,希望你不要追悔莫及。本侯的好意,只此一次。” “刷拉拉……”天空中层层云层封闭,夏侯的声音再无声息。 徐阳逸抿了抿嘴。 夏侯…… 巴别之塔中……阴九的主人,果然是太虚境么…… 这是中三境的哪一个境界?轻轻一捞,居然仿佛要把自己连根拔起? 但,他的心不在这上面。 四面八方,真武界修士非常默契地鸟兽散逃遁。他目光冰冷地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定格在了云分真人身上。 他是这一战的总指挥…… 那么,他必须死。 “轰隆隆!!!”就在几十万真武界修士疯狂逃窜的同时,云分真人感觉到一道充满杀意的灵识落在了自己身上。他死死咬着牙,全力朝着上空的云分洞天冲去。 那里,云分洞天已经弥漫出无穷霞光,只要他一上去,会立刻启动位面传送,马上回到真武界本体。 然,就在此刻。 海面上忽然响起了一阵轰鸣之声,无穷无尽的海潮被掀上天空,仿佛一场暴雨。 随后,数不尽的荆棘之壁,轰然从海底冲出,就像狼毒的根系,密布方圆不知道多少万米!几乎将整个渤海湾都包含在内! 凌波仙子只看了一眼,刹那间吓得魂飞天外,一声尖叫:“领域!!!” 随后化为一道流光,甚至启动了某种秘术,速度更快,带着血色朝着洞天冲去。 “刷拉拉……”他们根本无法冲出,这一次的荆棘之壁和上一次不一样,并没有尽头,而是迎风就涨,密布整个天空!在渤海上形成一个漫无边际的荆棘之球! 所有真武界修士,无一例外被包裹其中。 “你找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云分真人彻底眼红了,不给生路? 那咱们就拼个你死我活! “儿郎们……”他在半空中,双手一合一拉,一柄雷霆长剑就出现在手中,斜指狼毒本体:“给本真人……血祭了它!!!” 逃无可逃。 所有真武界修士就算面临再大的恐惧,此刻也不能不战,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怒吼,黑色身影如同倦鸟归林,疯狂冲了过去。 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狼毒领域的可怕。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整整十几个小时的血战,一幕幕都如此清晰。 越清晰,心中杀意越盛。 许久,他睁开眼,声音平静无波:“杀戮,现在开始。” 这一天,是禁忌的一天。 死去了多少人,无法得知。渤海不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但是……在万界大战结束之后的统计中,第一战,死亡人数排名第三。 第一,耶路撒冷,第二,梵蒂冈,第三,渤海。 渤海……只有一个幸存者。 “没有人知道荆棘之球中发生了什么,狼毒真君直至飞升从未提起。但是我们能看到结果,那就是进攻渤海的真武界大军,全部灰飞烟灭。只剩七大洞天逃出生天。所有参加了渤海之战的真武界敌修无一幸免。七大真人全部陨落。而荆棘之球,也因此闭合五年之久。”----地球备忘录:万界大战篇。 是的,没有人知道。就连徐阳逸也不知道。 在第一滴鲜血飞溅而起的一刹那,眼前就流过一片血红。 残破的身躯,强制完全妖化,带来的负担太大了。放任心中狂野的杀意,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执念,不将渤海湾的真武界修士杀光,他对不起为自己自爆的浮云,更对不起全力为他掩护的七杀基地。 对不起,我最后还是晚了一步。但是,我会送你们的敌人下来陪你。 “嘀嘀嘀……”华夏数不清的光幕,数字都在急剧跳动。帝都隐龙基地本部,数位中将愕然看着疯狂跳动的指数,面面相觑。 “到底渤海怎么了?”一位中将深吸一口气,摇着头:“真武界……修士数目急剧下降……徐真人灵气彻底消失……” 无人可知。 数不尽的卫星看向渤海,但是除了那一个巨大的圆球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对渤海的注意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不是不关心,而是无法关心,整个地球四面战火。根本无法投入更多的精力在渤海上。 ……………………………… 一个甜美的梦。 徐阳逸梦见了很多。从开始修行,到误打误撞从丹霞宫出来,到进入小千世界,巴别之塔,一直走到今天。 一个个人,一件件事,走马灯一样回放,无比清晰。 他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狼毒收缩了全部枝叶,竖起道道荆棘,灵气满布,将一切探察目光全部隔绝,就算天载真人也无法窥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海中的鱼可以看到,这一日一日,它们全部都避开了这里。 就在它们上空,一道黄龙缭绕,缓缓回复着什么,在鱼类不多的灵智里,这里不能接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徐阳逸终于睁开了他的眼睛。 面前是一片尸山血海。 海水是红色的,却不是那种彻底的红。融合了一种黑气,他知道那应该是自己的剧毒灵气。因为海面上不仅布满了尸体,还有更多数不清的游鱼。 他见过天葬节宏伟的场面,但是现在……甚至比天葬节更加恐怖。 一具具真武界修士的尸体覆满海面,死不瞑目,他们无法想象,明明打通了障壁,为什么最后是这种转折。 他的神智非常清晰,微微调动灵力,整个狼毒爆发出迷蒙的黑光,完全收缩进他的体内。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 灵力……金丹大圆满! “生死玄龙丹?”他感知了一下,确实如此,体内的生死玄龙丹消失了。将死未死之际,生死玄龙丹才会发动,一旦闯过这一劫,必定提升一个小境界。 他还有些不确信,这枚丹方来自狼毒传承,他从未试验过效果,手法非常繁复,也只炼出了三枚,但是……真的有如此玄奥的丹药,生死之间大彻大悟,反而冲破关节? 他轻轻一弹指,一道黑色灵光直入下方大海,“轰隆隆”一阵低沉的巨响,这随意一指,居然没入海中五千米! 超越他之前三千米的范围! 这一瞬间,他才感觉到,自己只不过踏入了丹道的大门而已。 君臣佐使四大境界,不过是初期壁垒,之后的帝灵元空,可能才是真正挑战。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看向四周,上一次完全妖化,沉睡了太久,这次又过了多久?但为什么……这些尸体竟然完好无损?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爸爸,你终于醒了。” 一只飘渺的小蝴蝶飞到他面前:“爸爸,你好像又厉害了。” 徐阳逸微笑着摸了摸对方,无论如何,能在醒来之际看到熟悉的东西,总是好的。 忽然,他脑海中冒出一个想法,弹了弹幻灵:“这是你做的?” 幻灵拼命点头,愉快地绕着他飞了好几圈:“我就是感觉爸爸很想看到这些东西,我是不是做对了?” 徐阳逸目光一闪,敛去眼中对于真武界的杀意,弹出一枚丹药:“没错。我很喜欢。” 幻灵欢天喜地地抱着丹药飞回丹田。说来也奇怪,自从上次晋级之后,幻灵再也没有晋级的迹象。而对方的幻境对于金丹期几乎造不成影响。金丹真人灵力入微,绝非这种粗糙的幻境可以糊弄,徐阳逸已经逐渐放弃了它能发展为南华蝶母那种等阶怪物的可能,只把他当作一个……嗯……儿子?女儿?租客? 收敛心情,他的目光从一具具尸体上扫过。直到看到某一个地方终于停下。 云分真人。 他不知何时死亡。颈中一道血痕,苍老的手握着利剑,仰面朝天,沉浮在血海之中,双目圆睁,似乎还不敢相信,稳操胜券,投入七大洞天全部兵力的一战,居然是这种结果。 随着他目光扫过,一具具尸体化为灵光消失,这是幻灵的幻象,将一切都固定在了当年的状态,而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已经不需要了。 海面血色褪去,显出波光粼粼。他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让荆棘之球也消失,抬起的手却忽然顿了顿。 万界大战结束没有? 不知道……曾经的万界大战打了一百多年,很大可能现在还没有结束。 那么……谁占据上风?地球有没有被攻陷? 应该也没有,否则他周围必定无数真武界修士戒备。但是,周围的海面一平如洗。 那……帝都……自己当年镇守的地方,还在么? 是已经被攻入的平静,还是主战场已经偏移的平静? 他再也无法思虑下去。沉入海中,灵气包裹自己,朝着山东方向冲去。这是为了防止帝都一旦沦陷,自己一入境立刻被发现。 “我来了……”他的目光,渐渐从平静变为炙热。或许对于其他人,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对于他,只是十分钟前的一幕。 忘不掉渤海的血战,忘不掉无数陨落渤海的修士,也忘不掉浮云最后惊心动魄的自爆。 “咱们的帐……现在才开始算!”

下一篇   第808章: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