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妖修齐家 - 最强妖孽

第82章:妖修齐家

三杯清茶,就算是招待,其他人根本没有觉得不满。因为,他们的修为只有练气初期。 徐阳逸面前的,是两位中老年男子,其中一位,四方脸,寸头,穿着一身有点褪色的短褂,一双黑布鞋。另一位,是一名老农模样的老年男子。尺长的胡须冉冉垂下,脸上的皱纹仿佛是风干的橘皮,左脸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整个人看上去,和其他老农没有任何不同。 而此刻,他们都暗中舒了口气。既然徐阳逸肯让他们进来,应该是鸽派。如果这个小村里来了一位鹰派的练气中期,他们才真的要坐立不安了! “徐道友,老夫王三山。七年前定居于此。”四方脸的王三山拱了拱手,看着垂目呡茶的徐阳逸,恭敬地拿过来一方小巧的玉盒:“恭贺道友突破中期,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望道友笑纳。” 他姿态放得很低,徐阳逸并没有动。而是等李宗元接过来之后,他用灵识扫了一下,大约二十块下品灵石,他才微微笑了笑:“道友有心了。” 王三山没有任何不满,只是再次拱手,轻轻舒了口气,笑着坐下。 “老夫齐南。在此地已经生活了十五年之久。恭贺道友突破中期,在下也有一点小小心意,还望道友不要介意。” 同样是一方玉盒,徐阳逸灵识扫过,却微微愣了了楞。 灵识不太容易渗透进这方玉盒,显然,经过了特殊的加工。尤其,里面不是灵石,而是一片带有火烧痕迹的花瓣。大约巴掌大小。 已经看不出花瓣的原形,但是他灵识扫去,都能感觉到花瓣上携带的巨大灵力。将这片烧焦的花瓣化水吞服,甚至远超一些丹液! 对于练气期,这已经算得上一份厚礼。起码在徐阳逸看来,他自己是舍不得拿出来的。 “有点意思。”他第一次开了口:“这是?” 齐南目光倏然闪亮,却仍然恭敬地拱了拱手:“偶然得到的一点小玩意儿,贻笑大方了。” 对方不肯说,徐阳逸也不勉强。齐南接着笑道:“徐道友,是打算在这里常驻?一般闭关都会选择远离市区的地方,越是原生态,灵气越是浓郁。不满道友,距离本村二十公里,已经快要靠近白山底下的龙洞景区,虽然政府开发失败,却有数位中期,后期的道友在那处闭死关。” 这就是在问自己是常住还是过客了。如果是常住,少不得以后交往会频繁,如果是过客,可能大家就这一次见面罢了。 “过客。”徐阳逸呡了口茶,淡淡地说:“不过,或许会停留个十年八年。也说不准。” 三人闲聊了一阵,王三山和齐南起身告辞。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没有多留的必要。 “主人,我现在去买票。一周之后我们动身前往四大连池?” “可以。”徐阳逸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起身,而是饶有兴趣地接过李宗元递过来的装有花瓣的玉盒,把玩起来。 “主人……难道这片花瓣有什么问题?”李宗元不解地问。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把玩着,过了好几秒,才笑了笑:“你把盒子打开。” 刚一打开,李宗元目光就闪了闪:“这是……” 盒子里面,赫然刻满了符箓,此刻,幽兰色的符箓正一闪一闪地散发着点点光芒。 “这是隔绝灵识的法阵。”徐阳逸终于放下了茶杯,沉吟了片刻:“我认识其中几个符文,它的作用就仿佛一个标杆。超过它的标准的,能看清里面的东西,如果超不过,就必须打开盒子来看。” “他为什么这么做?”李宗元愕然:“这片花瓣的灵气蕴含量虽然足够高。最多算得上厚礼,却根本算不上大礼。没必要吧?” 徐阳逸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是啊……花瓣不算大礼,他多此一举是为什么呢?” “你说呢?齐道友?” 李宗元吓了一跳,立刻抬起头来环顾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徐道友果然厉害……您怎么知道在下还在?” 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一只乌鸦从房梁上飞了下来,随着一阵迷蒙的黑雾从它每一根羽毛上散发,不到两秒,刚才的老农已经站在他们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妖修齐家家主,拜见道友。道友灵识之强,实力之高,中期修士中,乃我生仅见。” 这句话,他说的异常诚恳,并且身子弓下去之后,足足五秒才再次站了起来。 “不过……我非常好奇,道友是怎么知道在下还在的?我们齐家,虽说修为不高,但是先祖倒是传下来一些符箓小道,练气中期几乎无法看出在下的踪迹。” 徐阳逸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你不知道我从哪里出来的,这也不奇怪。” “在我们那里,这种拙劣的测试办法,一周没有四五次也有两三次。”他随意地将玉盒推到了桌面上:“道友的试探,对比起来,倒是小儿科了。” 齐南尴尬地微微红了红脸:“倒是在下小看道友了。” 沉默,突如其来,齐南仿佛在下定决心,徐阳逸并没有催他。足足过了十分钟,齐南才抬起头来,凝重地看着徐阳逸。 “徐道友……”齐南苍老的身躯往前凑了凑,肃然道:“在下绝非怀有恶意……在您之前,在下已经用这一招测试了数位中期修士。” 徐阳逸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往下说。 “不知道徐道友可知道此虫?”齐南脱下斗笠,从上面抓下了一只黑色甲虫,小指指甲盖大小,他轻咳了一声道:“它的名字,叫做应虫。它能感知驱使者所指定的人大概强弱,就在看到道友的瞬间,这只虫……没声音了。”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看向徐阳逸:“在下,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当时,我还以为是应虫的问题,在下离去之后,才发现……它竟然已经死去!” “应虫只有一种情况会死去……那就是在对方超越自己太多的情况下。在下修行数十载,除了道友,从未,至今都没有一人,能让在下的应虫死去。”到这里,齐南的神色,已经从恭敬变为了炙热,沉声道:“实不相瞒,那片花瓣,在下已经送出去五份,都是本地,或者常驻本地名声卓著的修士……” 他故意欲言又止地顿了顿,徐阳逸微微一笑:“你的意思是,你那种花瓣很多。” “然也。”齐南深吸了口气,舔了舔嘴唇:“在下每次都会问一句,礼物可还满意……一旦真的能看到礼物,在下这里自然会有感应。但是……” 他眯了眯眼睛:“至今为止,只有三位中期修士真正看清楚了。徐道友,正是第三位。不知……”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李宗元,停住不言。 “无妨。”徐阳逸挥了挥手,顿时,所有的门窗,仿佛被无形大手推上一般,全都“啪啪啪”关紧。 齐南咬了咬牙,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谨慎地拿出一部手机。苍老的喉结抖了抖:“徐道友,看这个东西之前,希望道友发下心魔大誓……” “开什么玩笑。”话音未落,徐阳逸神色如常地捧起茶杯呡了口:“齐道友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齐南神色复杂地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随便拿个东西就让我立誓,有这个资格的人是有。”他淡淡地扫了对方一眼:“但绝不包括你。” 一个初期就是家主的家族,找自己只能是合作。照他的说法,他已经不动声色地物色过许多中期。是的,修行文明,外界是没人会光明正大地杀人夺宝,但是如果在某个深山老林……一句探索秘境就可以推脱地一干二净。这说明,他们家族有不惧中期修士的手段。 初期和中期差距有多大,刚刚突破的徐阳逸非常清楚。这样有危险性的人,上门来就要自己发誓? 再者,就算看表象,对方作为明面上的弱势方,找上门的合作,却要他发誓。这就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跑到国际财阀面前说:我有个机会,但你要发誓。 结果只有一个。发誓?不可能,爱说不说,不说?滚。 齐南下面一肚子话都憋到了肚子里,许久,才微微红着脸站了起来:“事情可能和秘境有关,既然道友不愿发誓,在下也不勉强。” 徐阳逸眼角看到李宗元在拼命地使眼色,他根本没理会,平静地点了点头:“不送。” 齐南完全被这句话打懵了! 他刚才只是以进为退地试探而已!谁知道对方转手就关了这道门! 现在,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原地半天,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离开。 从始至终,徐阳逸都没看过对方一眼。 “刷!”李宗元两步就串到了门口,不甘心地看着对方的身影。 不仅是齐南没想到,就连李宗元都没想到,徐阳逸居然真的拒绝了!而且拒绝地没有一丝回旋余地! “主人!”直到看不见齐南的身影了,李宗元焦急地回头道:“您,这,这可是可能和秘境有关啊!您就这么拒绝了?” 徐阳逸脸色都没变。 秘境,他是知道的。如果说,任何行业,范畴,都需要振奋人心的东西。那么秘境,就是修行群体最振奋人心的传说! xx在某个秘境捡到一部功法,成功筑基……xx在某个秘境获得一件极品法器,打入修士榜前百名……xx因为在某个秘境英雄救美,某位绝美的女修和他结为连理……这就像电影电视中,主角在路边捡到了一百万那样。 没有这些传说,也就没有了最基本的希望。任何行业都需要这种传说。 秘境,或者是一方不同的天地,或者是一个古老的大型场地……在几千年地理,地貌变迁之后,它们已经被湮没到了地球的角落之中。只有大福缘,大毅力者才有可能会见到。大多数秘境,都藏着令人心动的机遇。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 现在,有什么机遇能比得上万古丹经王?

上一篇   第81章:十方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