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澜血洞天 - 最强妖孽

第813章:澜血洞天

“这是谁的军队。”徐阳逸看着手中纸片,缓缓问道。 “澜血洞天……”车中,所有人半跪于地,但是不是惊恐,而是兴奋! 金丹亲临……青城山大战双方都还在不断试探底细,王朝vs道统,谁都不敢轻易启动决胜负的一战。对手的性格,对手的基本境界,对手可能的底牌,这不是两年能探测完的。每一天,青城山周围都风暴迭起。然而,今天又有一位真人悄悄加入了青城山战场! 还是亲眼目睹,何等激动人心! “回前辈!这是澜血洞天!新晋第七大洞天!洞主澜血真人,为金丹大圆满境界!”距离徐阳逸最近的士兵立刻半跪于地,脸色都激动地通红,嘶哑声音开口。 周围的新兵以额触地,呼吸急促,目光震撼却只能偷偷地偷瞄徐阳逸。 前辈……刚才那位筑基期的老兵叫他前辈? 金色纹章……这,这是…… “不必多礼。”徐阳逸目光幽幽看着窗外:“澜血洞天么……” 话音刚落,整个地面如同被怪兽踩了一脚那样,轰然下陷,一圈黑色冲击波铺满方圆几千米,徐阳逸的身影已经化作一片黑潮,直冲天际! “滋滋滋!!!”就在他冲天而起的一刹那,这条路都被染上了漆黑的颜色,比夜更深邃,比黑更纯洁,仿佛死神的双翼,深不见底。 极为前方的方向,一位道袍中年男子猛然回头,惊讶地看向后方。 肉眼看不到,在他金丹中期的灵气识别之中……却能看到一朵仿佛死亡的植物绽放。 那种强大到窒息的绝望,那种无能为力的强大,让他居然一瞬间失神。 刹那间,神智回归,他猛然出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冷汗。 谁…… 到底是谁! 一个无比强大……起码比他强大数倍的金丹级修士出现!灵气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是敌人还是同伴! 如果是敌人……是不是代表真武界潜伏这几年,终于准备爆发了?要断了青城山到成都的这条补给线? 咬了咬牙,掐动法诀,顿时,他三千米内每一辆车上都冒起一片金光,他却朝着黑潮爆发之处轰然冲去。 心急如焚,速度越来越快,然而……当他到的时候,却震撼地看着现场。 满地血腥。 “这到底是谁?”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澜血洞天的血灵魔有多难缠,他是知道的,这个洞天本身实力并不强大,但是有一个地方最为诡异,他所有修士如果不在洞天之中被杀死,就会无限复生,同时……他们也是人数最多的洞天,也是修为最低的洞天。 洞主修为不错,金丹大圆满,但其他人……没有一个超过筑基中期!清一色徘徊在炼气后期到筑基初期之间。 因为这个类似地球神话恶魔的特性,澜血洞天的不死特性又被称作“恶魔法则,”也被叫做“恶魔洞天。” 他太清楚这漫天血灵魔有多难搞了,然而现在……却已经全部死去!在地面上汇聚成黑色的层层尸山,散发着漆黑的灵气,只等天命,又化作灵光点消失空中。 “这才不到一分钟……”他咬牙看向天空,自觉地忽视了车队,抱拳朗声道:“哪位道友前来道教祖庭助拳?请容本真人无忧子一拜。” 他的声音宏亮,如同惊雷。却无人应答。 他安静地等待着,足足五分钟之后,才长叹一声离开。 到底是谁?这个问题还在他脑中不停盘旋,确定是友军,不是魏尘缘,他在江南一带走不开,古松真人?拓跋真人?山君真人? 是谁前来青城拔刀相助? 车厢中,徐阳逸平静坐在原地,所有修士都昏迷了过去。 抹消筑基炼气修士的记忆,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让他不爽的,是没有线索。 “那就是说……线索不是在这些怪物身上。而是在整个澜血洞天身上?” 十几分钟后,他们全部醒了过来,莫名其妙地揉着脑袋:“发生了什么?”“刚我怎么晕过去了?”“我就记得澜血洞天来袭,后面呢?” 有人朝窗外看了一眼,顿时惊呼出声:“这,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血路。 两边,全部是堆积如山的澜血洞天尸体,谁眼中都闪烁着震撼。这才多久?难道他们睡了几个小时?不可能啊,表才过了一两分钟。一两分钟杀光了澜血洞天的血灵魔?元婴真君出手了? “您说,到底是谁出的手?”独眼老兵坐在徐阳逸旁边,递给他一根烟,却被拒绝了,他自顾自点上,皱眉中带着兴奋,打了激素一般说道:“我猜,必定是元婴真君。我负责补给,来回不知道多少次了,天空是走不得的。但地面,就算无忧子真人出手,也绝对一个小时才能打退。” “没错!”徐阳逸还没开口,旁边一位老兵与有荣焉地开口,脸色泛红:“必定是真君出手,我还记得五年前徐真君出手的恐怖场景,直接打破了两个福地!对这些杂种,就不该留手!” 徐阳逸一抬眉:“徐真君出过手?” “是的,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么,徐真君一声龙吟,亲自出手,青城山顶的老君殿知道吧?殿前一桃树,一叶化木剑,他老人家直上云霄三千里,将两大福地直接打烂。最后是晋后主亲自出手,徐老祖迫于身陷敌群,才不得不退走。” “是啊,那天以后,就算战时,老君殿香火不绝。你不知道,天都被打烂了。我这才知道真君为什么都不敢出手,谁先出手那就是灭国的灵力,太可怕了!”“这次必定是真君又出手了!这群杂碎,路上不知道杀了我们多少人!早该弄死他们!”“真君出手,不到一分钟让澜血洞天陨灭,你说是不是?” 徐阳逸愣了愣,最后这句话是问他的。 居然是问他? “嗯,没错。”他嘴角微翘,敷衍道。目光却深深看了一眼青城山。 为我报仇么? 多谢,但我的仇,要自己去报。 来青城山,就图一个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今晚,只是开始。”他收回目光,无缘无故地说了一句,闭目沉思起来。周围的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也不再打搅他。 车开的很快,科技和修行的碰撞,现在的车都是用灵石代替汽油。一块下品灵石,就抵的上一百桶。速度也提升了不少。 本来从成都到青城山只要一个多小时,现在生生不到半小时就到了。 一座巍峨青山耸立面前,宝光万道,瑞气千条。浓郁的灵气凝结为一个个白色灵字飞跃半空,再消失于深邃的夜。道德经五千字笼罩千山后山,让这座道教圣地看起来神圣无方。 即便在黑夜中,都能感觉到那冲天灵气和杀气。同样,有阻挡灵识的法阵启动,徐阳逸丝毫看不清晰。 这是青城山后山,前山的情况被绵绵群山遮挡。根本看不到。现在徐阳逸下车的地方,是一面巨大的围墙。大约百米之高,上面刻画无穷符箓,将进入青城后山的道路彻底封死。一扇百米大门,巍峨耸立。城墙之上,无数道士手握利剑,冷冷看着下方。 一旦有奸细被发现,斩立决。 一件件孔明灯一样的法器悬浮半空,远比灯光璀璨,将这里照耀地如同白昼。每一辆车上的人都走了下来,在这里汇聚成一片迷彩的海洋。不少道士迎了出来,开始清查人数。 新兵紧张,老兵泰然自若。徐阳逸并没有直接去找自己的先祖----要瞒,就得完全瞒死。而且……他现在有了最直接的目标。 为了那个为自己献出生命的傻女人,也为了自己。 “赵龙,王三军。马秋丽……”他面前的道士一个一个清点人数,无论是从灵气还是到长相,到了他这里,却忽然停了下来。 他迅速点了面前的光幕好几下,脸上显出一种狐疑,但是看向徐阳逸胸口的金色徽章,却没有立刻爆发。 金色徽章……全国拥有者不过千人,是真正的百战老兵。 “贫道冒昧一问。”道士一甩拂尘,警惕中带着尊敬:“您是?” 话音未落,金色徽章飞到了道士手中。紧接着,魏尘缘的声音响起,不知道说了什么,道士差点跪了下来。 这可是金丹真人! 居然能亲耳听到对方的指示,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恭敬将纹章还给徐阳逸,他立刻一道灵识传出:“苏队长。” 不多时,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的青年光头男子就走了过来,刚要说什么,目光忽然闪了闪,死死盯着徐阳逸胸口的金色徽记。 仿佛狗看到了骨头,眼冒金光。 “金色?”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朝着徐阳逸摆了摆下巴:“这么多年……我还是看到第五个金色!” “老兄,跟我来。” 话音刚落,他就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山腰,逼近城墙之处,浑身泛起一片涟漪,如同鱼入大海,徐阳逸感觉到无数的符箓几乎在一秒之间将对方分析了个通透。想必如果是间谍,这一瞬间就会化为飞灰。 不过…… 他的目光微微眯起,前方的青年速度飞快,半步金丹的灵力如同潮水一样涌出,丝毫不避讳他的灵识。 这是挑衅。

上一篇   第812章:现状

下一篇   第814章:加入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