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指名任务 - 最强妖孽

第815章:指名任务

两天,很快过去,徐阳逸门都没有出。全力将自己调整到巅峰。苏藏锋来叫过他两次参加聚会,他都拒绝了。 第三天。 黎明。 徐阳逸坐在一块石头之上,当启明星划破夜的黑暗,朝霞带着血腥的味道披洒山头。他已经看清了整个战场。 从青城山蔓延过去,方圆百里,枕戈待旦,无声中的黎明,黎明中的肃杀,那种寂静的杀意,让旁观者都能浑身起鸡皮。 一面面数十米的巨大旗帜在空中飘扬,无数傀儡,修士,法宝,一件件武器形成一片波澜壮阔的大潮。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青城山。 白泽连绵万里,然,就在白色海潮的对岸,是一片连绵不绝的黑色海洋。一座座和地球风格迥异的要塞坐落地面,一道道恢宏的城墙从两方蔓延出去,将这片大地都染做一片死寂的黑。 天空中那个巨大的宫殿身影遮天蔽日,围绕着它,根本无法计数的飞舟,飞剑,各式各样的法宝,将天和地之间连到一起。又如同布满整片巨山的大雾,从雾中起,从雾中灭。 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 “感慨么?”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是苏藏锋。 徐阳逸轻轻拈起一片绿叶,压下心中澎湃的杀意:“青城山居然能抵挡两年,真是不可想象。” “是啊……”苏藏锋在他身边坐下来,目光微微闪动:“这些兵力,足以摧毁大多数国家,但是却被阻拦在青城山之下,我不仅仅感觉到感慨,还有与有荣焉。” 朝霞划破天际,一片赤红。 周围已经有不少打坐完毕的修士出现,有的抚摸着法宝,有的看着面前接天壤地的黑潮,仿佛已经习惯,没有言语,也没有震惊。 “没有决定性的战斗?”徐阳逸看了很久,沉声道。 苏藏锋摇了摇头:“我们行走在炸药之上。” “或许很久才会爆发,或许下一秒就会爆发,战争的契机,这种东西说不准。但一旦开始爆发,那就是积累了两年的血战轰炸整个都江堰之时。如果没有准备,西南国门将被真武界一举轰开。” 有点惊讶于对方对于战争的观点,徐阳逸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这几年沉睡,对于外界的战争,他是完全不了解。 苏藏锋笑了笑,朝霞照上他的脸,年轻的面庞带着百战老兵的沉着,麻木的热血,声音平和:“地球需要援助的地方太多。只有一个国家凭借自身的力量彻底打破真武界的桎梏,打破这种无声封锁,将他们完完全全拒之门外,才能驰援他国。最终打破战争的局面。以点破面。” “他们拖得起,我们拖不起。这是人数的绝对优势。” “我们在这里被拖住太多兵力……整整几百万啊……华夏总兵力的三分之一……一旦有任何大国被攻破,真武界火速降临苏杭一带,平衡瞬间被打破,那么……” 他抿了抿嘴,眼角微微抖动:“长江防线一破……整个华夏就被划分成两半……那时候……才真的完了……” 徐阳逸有些惊讶于对方对战局的认识:“你想的很透彻。” “不是我想的透彻。”苏藏锋站了起来,目光中仿佛有火光闪过:“这是每一个来到青城山----王朝和道统主战场的修士都明白的事情。” “每一天,我们都试图找出这个引爆全面战争的契机,让真武界不得不全面攻击的机会。但是,战局却越来越陷入泥潭。真武界围而不打,或者说……他们的攻击力度完全没有达到一个王朝该有的水平。他们一定在等……等着某一处的战争结束,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从另一方杀入华夏。” 说完,他忽然笑了:“别高看我,我只是个莽夫,这是真君每年一度的授课上说过的。我想不了这么高深,” 徐阳逸了然。 他的目光看向山下,温水煮青蛙么…… 一方在等待,一方在破局,和时间的赛跑,谁先找到终点,谁就通吃。 王朝和道统的决战,规模绝非渤海之战可比。无论是铺垫,还是酝酿,都为了最后那一刻,不知何时就会到来的刹那芳华。 “当……当……”忽然,晨钟敲动。就在这时,青城山顶忽然爆发出无穷白光,如同天女散花一样从山顶喷发,如果在平时,这必定是难得一见的绚烂光景,然而此刻全山上下,方圆万里不知道几百万人,无一人动容。 “这就是老君殿分发任务了。”苏藏锋的灵识在徐阳逸耳中响起:“每一道流光,都有一张任务玉牌。结束之后拿着玉牌去兑换资源……等等……这,这是……” 不只是他,这一片道观前,刚才还在擦拭着自己法宝的修士,全部猛然抬起了头,愕然看向天空。周围道观的其他“通缉犯”通通站起,微张着嘴,眼中却射出一片精芒。 就在无穷白色光点中,一个金色光点格外醒目,而来的方向,正是这片道观! “指名任务?”一位女修惊讶地捂着嘴:“时隔两年……竟然又有指名任务了?!” “是给谁?”“哪个小队?”“指名任务……奖励无比丰厚,危险也极其巨大!只出现过一次,现在,现在居然……” 苏藏锋瞳孔倏然张大,他看到了……那片金色流光冲着他的身体冲来。他心中一片热血沸腾! 指名任务……就算去死!他也会尽全力完成! 这是战士的勋章,这是刻在骨子里的归属感。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火热了起来,不少人仿佛要冲过去那样,然而却死死压抑住这种冲动。眼睁睁地看着金光冲向苏藏锋,甚至对方已经张开双臂,在金光中被吹动地须发舞动,等待指名任务的降临。 “刷”下一秒,一片寂静。 金光准确地没入徐阳逸的身体,苏藏锋如同一座木雕,好几秒才机器一样咔咔地转过头,眼中一片羡慕和不甘。 居然不是自己! 居然是旁边这个新人! 无论是不是金色徽章,对于整个青城山难道不是新人?怎么……怎么就选择了对方? 周围的人仿佛突然被抓住了咽喉,过了数秒,忽然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苏队长,看来是自作多情了啊。”“呵呵,苏队,你怎么这么确定是你呢?当场打脸啊。”“啧啧……没看到金色徽记?当别人吃素的不成?” 徐阳逸无声苦笑,朝着呆若木鸡的苏藏锋拱了拱手,看来,自己过来果然还是瞒不过先祖的眼睛,他在渤海留下的枝叶不过是假象,如果非要比喻,那就是蛇留下的蜕。五年,战况如此激烈,一直注视的人应该不多,真武界被拦在渤海之外没这个条件,但是,徐方圆肯定知道。 也是,血脉相连,外加境界高强,没发现才是奇怪。 他闭上眼睛,灵识冲向玉牌,上面立刻浮现了三句话。 阵斩“无面阎罗”陶青。 阵斩“无影剑”容郡主。 阵斩“血祖”澜血老祖。 何谓阵斩? 就是当着千万人的面击杀对方,让对方逃都无法逃,万军之前取其首级。 他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为什么? 阵斩三金丹,不是做不到,想必这三人也是地球通缉榜上赫赫有名的金丹真人,只要不被三人同时围攻,两人他都有胜算。 但是,这样必定暴露真身。而得知他没死……元婴必然出手,就如观星者说的那样。在元婴自抑的情况下,金丹就是最强之剑。而他……太过锋利了,锋利到逼近元婴的程度,这样破坏平衡的剑,不应出现在战场之上。 “不……”他目光霍然闪亮:“元婴出手?” 他闭上眼睛,两粒菩提子急速运转。一个个可能在脑海中浮现,数分钟后,终于出现了一条连通的线。 “真武界仰仗着人多,法宝先进,死死拖住青城山数百万大军。只要华夏敢撤,立刻攻破四川重庆,莅临长江。这就是人多的打法。” “华夏目前被打开的国门,就是魔都和西南国门,他们拖住这里,等待某一场战争结束,突袭苏杭防线的机会。这是阳谋,华夏却因为兵力不够根本无法支援。”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打! 地球想打,却老虎吃天,无从下嘴。而且……他忽然明白了,青城山需要一个契机,没错……就像苏藏锋说的,需要一个掀起全面大战,让真武界不得不打的契机! 就像二战的莫斯科战役,势如破竹,一路破,路路破。 两年拉锯战,并未磨灭修士心中热血。他们也在等……心中刀从未生锈,只等出鞘。 他的灵识扫向青城山顶,元婴出手……你……在等这一瞬间么? 你有必定点燃导火/索的把握? 没有对话,相隔不知道多远的两人,却好似心有灵犀。 他知道,他能想到。 他也知道,对方猜到他想到了。 “如果你有,本真人阵斩三金丹又有何妨!”他一声长啸,长身而起:“刑天小队听令。” 画面有些古怪,一位筑基初期,对着苏藏锋这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让他听令。 但是没有人笑,就在徐阳逸起身的一刹那,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神灵的苏醒,身上杀气竟然比他们加起来还浓郁!尤其是那种统御万军的气势,非真正率领过千军万马不可有。 “是!”苏藏锋几乎没有考虑,他堂堂筑基大圆满的气势居然被完全压制,立刻拱手道:“请吩咐。”

上一篇   第814章:加入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