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斩陶青(一) - 最强妖孽

第816章:斩陶青(一)

话音刚落,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却没感到那里不对。 “跟我走。”徐阳逸说完这句话,没等对方答复,已经化作一道流光,掩盖修为飞往前线。 是的……指名任务还告诉了徐方圆的一个顾虑。 那就是……青城山中有奸细,而且地位恐怕还不低。否则为什么不直接叫他去?或者直接灵识传音?想必……对方不仅地位不低,还有能拦截灵识的高阶法宝。 不出手则已,出必见血。 他身后,苏藏锋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但没有犹豫,朝着现场一声大喝:“等什么!兄弟们!指名任务在等着我们!能否冲击通缉榜第七名,就看这一遭!跟老子走!!” “刷拉拉”三十道流光,齐齐追着徐阳逸而去。 无一人敢并驾齐驱。 有的人,就算一瞬间释放自己的气场,即便不是灵力,也足以让人看出是否睡虎。 徐阳逸也没开口,他的手指在胸前运转着,划出道道灵光轨迹,七星神算不停推算。数秒后,眉头紧锁。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愕然看向自己的手指。 第一次……七星神算居然算出了诗句? 从未有过! 而且……紧接着就天象紊乱,他居然算不出来! 北斗七星主死,南斗七星主生,无论它怎么推算,十四颗主星都一片昏暗,根本无法推算下去。 他有预感,强行推算,自己灵识会崩溃。 “这代表什么?”他沉吟着:“第一句,否极泰来,是否是说……战局将会改观?” “然而推算无果……” 他抿了抿嘴,难道……难道真的……青城山的格局,真的会因为自己改变?真的能达到那种程度么? 自己……真的可以引发这条导火/索么? 他不知道,但是他愿意试一试。为了自己心中执念,也为了葬在渤海的百万修士。 流光落在前山,他这才发现,号称青城天下幽的青城前山,那些参天古木汇聚成无数衍生的平台。高一千两百米的山峰从半山五百米处,雾海升腾。望中汹涌如惊涛,天风震撼大海潮。 每一个平台山,无数白衣道士凝神以待。就在他们前方,半空中无穷无尽的飞舟,飞剑,构筑成一片蔓延无际的黑色狂潮。代表黎明,希望的阳光,照在这片黑色之上,只折射出死亡的华彩。 每一个平台上,都有无数小队整装待发。徐阳逸看了看身侧,刑天小队的几十人已经踏上了平台。 “一步都不得撤离我身侧。”他看了一眼,沉声道:“任务非常危险,必定有人牺牲,大家……各自保重。” “无妨。”一位女子率先开口,笑道:“能参加指名任务,是我的荣幸。总好过默默战死。不过我冒昧问一句,这次我们的任务是?” 徐阳逸闭上眼睛,养精蓄锐:“金丹真人。” 沉寂,所有人都沉默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的忐忑飞快消散,剩下的只有一片火热。 没有对话,他们全部开始调息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刷”的一声,太阳终于跃上半空,朝霞洒满整个青城山脉。就在这一瞬间,双方苍凉的号角刹那间响彻天地。 “呜呜呜……”整片雾海都好似沸腾起来,号角声响起的一刹那,徐阳逸猛然睁开眼睛,沉声道:“走!” 就在这一刹那,整片青城山脉,都爆发出无穷光华。 那不是什么法宝,也不是什么神通,而是数百万修士从青城山轰然飞出!天花无数月中开,五采祥云绕绛台。堕地忽惊星彩散,飞空旋作雨声来。 一道道流光,一个个修士,在空中拉出流光溢彩的残影,目光中只有彼此,两年的血战,仇恨早已铭刻入骨髓。 相应的,真武界无穷黑云蝗虫一样炸起!甚至比古代蝗灾更加可怕!黑压压……遮天蔽日! “杀!!!”黑白接触的一刹那,整个空间都在震颤。 没有怜悯。 亦没有仁慈。 只有最直接的生和死,杀与伐。 徐阳逸他们并没有立刻冲上去,而是绕在队伍后方。他沉声道:“难道两年都是这样无脑冲锋?” “不,每一个小组都有自己的命令。只不过,指名任务不接受任何命令,所以您听不到。”苏藏锋拿起胸口一个吊坠:“这就是通讯器,一旦接触到真武界灵力,会立刻崩溃。我们现在所有通信方式都中断,只接受您的命令。” 徐阳逸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全场,每一刻都有修士落下云间,一个个大阵散发着冲天光芒,将这片天际分割。 他紧紧握住了手。 他渴望着谈笑渴饮真武血,如今却只能死死压抑。 “目标是陶青。” “陶青?!”刚说出来,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无面阎罗!?悬赏金几千万!我们?!” 全都愣住了。 目标金丹,不可怕,真武界有的金丹弱的可怜,但是陶青不同! 九阴、洞天道子,在战场上从来独来独往,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曾与朝阳子交手三个小时败走!就凭他们? “您……没弄错吧?”苏藏锋只感觉脑海中一团乱麻,忍不住问道。 “如果是无面阎罗,那么就是他了。”徐阳逸缓缓道:“他出现在哪里?” 苏藏锋深吸了一口气,疯了……真的疯了!这是一个必死的任务!他不怕死,但是怕死的没有价值! 他想杀够了真武界的杂种再死!多少队员死在他们手中?但是陶青? 见面就是秒杀!不,不用见面,千米之外一道神通,他们全队都得飞回湮灭! “那里……”他闭上眼睛,咬牙指向半空中一个阴魂缭绕的巨大洞天:“那里……就是九阴、洞天,陶青……从来不跟随队伍,也从不需要保护,只要发现了值得杀的人,他就会主动出击……” “您……确定没看错?我们甚至引不起他的注意……您,您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面前一道黑光,徐阳逸的身影已经倏然冲出。 傲骨? 值得杀的才出手? 自诩为猎人? 那么……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猎手! 渤海四十万……老子还没杀够! “轰!!”黑光所过之处,群雄退避,直插入真武界腹地,随着他的插入,不到三分钟,一个满是阴魂的大阵轰然爆裂! “轰隆隆!!”巨响惊天动地,那正是九阴、洞天的阴魂覆地大阵,数千名真武界修士惨叫着跌落,一个个身体发黑,还有没死的,惨叫着:“毒!毒!剧毒!” 所有人都呆了。 苏藏锋张大着嘴,完全忘记了是在战场上。 老天……这可是一个数千人的大阵,竟然瞬间崩溃?! 这……这绝对不是筑基初期!这起码是半步金丹!不……甚至虚丹境界! “刷拉拉……”黑潮如海,徐阳逸仰天长啸,他回来了……这个血肉的磨盘,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这种大杀四方的豪气,这才是他该在的地方!这才是他的归宿! 不要犹豫…… 不要徘徊…… “来……” 他的胸口起伏,一股强烈的杀意喷薄而出,目光看向四面八方目瞪口呆的真武界修士:“来……受死。” 这一方天地,刹那间寂静。 无声的,所有周围的真武界修士齐齐退了一步,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地球的天骄到了……筑基期的天骄,已经极为逼近金丹!三分钟打破一个大阵……这等修为…… 他们挡不住! “不来么?”狂风将徐阳逸迷彩服吹的猎猎作响,他看死人一样看了一圈周围的修士:“那么……我就亲自来拿。” 随意地移步,随意地抬手,杀戮的花朵悄然盛开。 “刷刷刷……”仿佛无声的细雪飞扬,身后刑天小队的人都呆了。徐阳逸的身形所过,根本不见如何动作,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颗颗人头齐齐飞起,鲜血如雨,却一滴都没有洒到他身上。云淡风轻,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如果不是那漫天血雨,根本不能把这个动作和杀敌联系到一起。 优雅而冷漠,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我的天……”他身后,刑天小队一位男子颤声道:“这……这是真武界的罗天大阵……可挡金丹初期……他,他竟然来去自如?” 他没有说完,血腥漫天,那种无声的杀气,直达眼底的冰冷,让所有人都不敢说下去。 “你找死!!”“留下狗命!!”“九阴、洞天麾下百夫长独孤海取你人头!” 数声大喝怒震空中,七道人影闪电冲来,徐阳逸轻轻看了他们一眼,如同北极寒冰,手轻轻划过,七个人头齐齐飞起。 这一瞬间,他听到了自己心中枷锁破碎的声音。 欲望的枷锁,或者说确切一点……杀戮的枷锁。 不在掩饰,不再徘徊,臣服本心。 这一刻,想杀人。 “在渤海之前,我曾经还把你们当人看。”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七具尸体跌落云海,缓缓道:“后来才知道,这里没有生和死,只有胜和负。” “杀人者,人恒杀之。” “即便有一日有人杀我,今日不让你们还了渤海血仇,我有何面目去见浮云道友。”

上一篇   第815章:指名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