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斩陶青(三) - 最强妖孽

第818章:斩陶青(三)

“刷拉拉”就在黑色灵光涌起的刹那,已经被徐阳逸杀破了胆的真武界,仿佛打了兴奋剂。一片欢呼海潮一样响起,九阴、洞天的修士如同约定好了一般,齐齐分散,竟然将这里分割成一个五千米的战场。 阎王拘魂,自然要亲自动手。要他三更死,不可五更活。 “轰隆隆……”人未到,那恐怖的灵力已经压得刑天小队的人无法呼吸,苏藏锋死死咬着牙,从牙缝里飘出一句话:“真人……陶青到了……他……很强……您千万小心!” 话音未落,他已经感觉不到陶青的威压。 “这,这是?”“隔绝灵压?”“怎么可能……隔绝灵压……不是要比对方境界高吗?” 所有刑天小队的人都愣了,他们一辈子的震撼恐怕都没有今天多。先是筑基初期,后是金丹初期,现在……竟然能隔绝陶青的灵压! 三是多双眼睛齐齐看向徐阳逸,这人……到底是谁? 一道道幽魂,形成巨大的黑色光柱,光柱之中,一位带着血色面具的青年男子,魔鬼一样从天空降落。脚踏虚空,傲然而立,眼睛甚至没有看向徐阳逸。仿佛有些百无聊赖地看着战场,声音淡漠。 “你,还不错。” “若愿为我剑侍,我可留你一命。” 徐阳逸笑了,笑的很真诚。 真武界所有的修士都漠然看着他,笑?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九阴、洞天道子的对手? 通缉榜上所有金丹,上到元婴,下到炼气无人不了解,能威胁到陶青的真人全都不在这里,青城山几位金丹轻易不出手,此人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是道子的对手。 没有得到回答,陶青神色漠然:“看来,你没有剑侍的资格。” “因为任何聪明的剑侍,对于主人,都会回答:是。” “我要的是聪明人,不是……” 下一秒,全场寂静。 一道黑光,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掠过陶青身侧,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时间,仿佛停止。 陶青看到了自己长发飘飞,那是有什么东西极速冲过自己身边带起的狂风。 他闻到了血腥的七位,仿佛离自己很近,却没有找到源头。 他听到了死神的召唤,犹在耳侧,却立刻渐行渐远。 “刷……”足足掠过了数秒,才有声音传来。陶青面具下的目光陡然睁大,颤抖地抬起手,难以置信地,机械地摸向自己的脖子。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天旋地转……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无头尸体? 这不可能……我是九阴、洞天的道子,能斩杀自己都是苦战,一击……仅仅一击……他身上没有元婴气息……这……这是金丹? 他的眼睛已经有些模糊,思维还在继续。 谁这么强?强到了这种可怕的地步?甚至自己没有一合之力? 陡然间,他脑海中渐渐漆黑的世界冒出了一个名字,一个……让他颤抖的名字。 狼毒……杀神。 是他……一定是他!只有他!百万级金丹……只有他才能一回合击杀自己!他回来了!他没有死! 陶青想尖叫,想嘶吼,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但是,他不能。 他的世界,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扑!!!”一道血箭,喷射天际! 死寂。 这一片天地,只剩下死寂。 一招斩陶青。 “刷……”苏藏锋愕然看向前方,呆滞了。 他已经呆滞了太多回,但是他敢用七舅老爷的名义打赌,他从未见过如此玄幻的画面! 手中剑无声松开,无声掉下,无声落入云层,再了无声音。 不只是他,所有刑天小队的人都全部看向这里,还有围绕“猎场”的真武界修士,他们双眼圆睁,嘴巴张大,身体没有颤抖,过度的震惊,已经让身体发不出颤抖的指示。 这里是死寂的,然而……整个青城山四面八方,却完全不同。 一个巨大的剑阵,数万青锋构筑成一朵数万米大的青莲,青莲之中一位道姑翩然而动,随着她每动一次,任何神通全部消融,这个万米剑阵同样杀入了真武界五十米的距离。 就在此刻,剑阵齐齐一顿。所有道士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一份随身玉简飞到天空,赫然打开,地球和真武界的通缉榜中,一个名字迅速灰暗。 无面阎罗,陶青。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下一秒,整个剑阵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呼! “杀得好!!!”“哪位老祖!请受长青子一拜!!”“道祖在上!这尊恶魔终于陨落!太一教全教都死在他手中!!”“真人在上!晚辈定当每日叩首!” 不必担心真武界进攻。 因为就在他们周围,所有真武界修士,完全愣住了。 陶青被杀…… 这怎么可能!! 金丹斗法被杀极少!而且陶青从来只在九阴、洞天方圆万米活动!嚣张而谨慎!九阴、洞天竟然人都没有来得及救出? 天地之间,黑白的巨大战场,一片片欢呼爆发,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而就在青城山中,无数的修士霍然抬头,愕然看着顶峰的英灵碑。 金光迸现,如同太阳跃海而出。 一个人名,被悄悄抹去。 “陶青伏诛?”数不尽的古树平台,每一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紧接着猛然看向九阴、洞天,仿佛要从其中看出什么所以然来,看清是哪位真人斩杀了陶青! 绝对是隐秘! 两年的战争,有能斩杀陶青的真人早就出手了,但是,没有,这必定是哪位真人前来援手! “快!快看哪位真人的杀人数有变动!”“杀得好……杀得好啊!!”一位男子仰天长啸,泪流满面:“我鹤鸣宗全宗死于他手!今日报应不爽!哈哈哈!”“哪位真人前来助拳!杀得好!快哉快哉!” 九阴、洞天,一位老妪猛然起身,不敢相信地看向英灵碑。 陶青被斩!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陶青出去还不到五分钟! 五分钟被斩……这是何等概念? 秒杀?! “元婴出手?”她脸色苍白,死死打量周围:“这不可能……两年从未有元婴真君动手!但不是元婴,谁能在我九阴、洞天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让道子逃跑都不可能?” “到底是谁!!” 战场,停顿了大约一秒。 这就是士气,这就是偶像的力量。别说战场上偶像不存在,不重要。对于普通人,班长,排长就是他们的偶像。对于修士,筑基,金丹就是他们的偶像。古代的御驾亲征之所以一扭颓势,就是因为偶像的因素。 没有歌舞,也没有才艺,只有手中一把长剑,仗剑天涯。 这是男儿的偶像,是血腥的偶像,却比任何小鲜肉都足以铭刻心中。 这一秒的停顿,不约而同,是因为他们谁都想看清,到底是谁能够在九阴、洞天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斩杀陶青。 “沙拉拉……”金光无声,所有佩戴者通缉榜的修士,齐齐看到了一个魔鬼一样的名字。 狼毒。 它的名字,如同泥土封金,缓缓褪下了灰色,一片金色照耀天际。 这个名字仿佛有一种魔力,让现场数百万鏖战的修士齐齐凝视。 真武界凝视,是因为渤海四十万人的杀孽。七大洞天之主的陨落。 罪无可恕,罪不容诛! 他,是罪人,也是噩梦,一己之力,万人屠。 华夏修士的凝视,是因为……这就是全华夏的偶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神传世家,五姓七望全部战死的最后一刻,杀红了渤海的惊涛骇浪。 “是他……是他!!”大晋王朝,永乐宫,一位女子浑身颤抖地站了起来,一声青鸾的鸣叫响彻天际。一柄冰霜一样的长剑翁鸣跃入手中,身体化为一道青光,直射下方! “刷!”大晋王朝,征远侯府,随着一声如同野兽的咆哮,万道血光喷涌而出,一道金光冲破九层宫阙,直射而下! “焉敢再现于我真武界面前!!”“贼子好胆!!”“纳命来吧……我等等你何其之久!你有何面目敢再现于世!!” 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其他人,而是真武界的绝代天骄。 “无影剑”容郡主,悬赏金三千九百七十二万灵石。随着一道璀璨剑光,仿佛划破天际,带着漫天青鸾虚影掀起万丈波澜。 “血祖”澜血老祖,悬赏金四千二百五十万灵识,在澜血洞天中,轰然暴起一片腥风血雨,周围五千米齐齐化为血池,一道血光,追星干越,直射徐阳逸。 “修罗狱”林无踪,悬赏金五千八百万,伴随着一声恨极的长啸,从修罗洞天中带起海啸般的黑光,化作一只庞大的修罗头颅,足足两千多米,目呲欲裂朝着九阴、洞天而来。 “追魂手”白莲心,悬赏金六千七百二十万。“天王”秦步尘,悬赏金四千灵一万。“征远侯”苏长青,悬赏金六千一百万…… “轰隆隆!!”刹那之间,天空中二十二道灵气倒卷,如同江河倾泻,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威势,然而目标……却是同一个人!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二十二位真武天骄不约而同地齐齐出手,倾巢而出,居然斩出了元婴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