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无影剑”容郡主(一) - 最强妖孽

第819章:“无影剑”容郡主(一)

“恭迎……”大晋王宫下方,青鸾横空,剑气四溢,就在下方修士兴奋至极地齐齐高呼之际,青鸾根本不看他们,呼啸冲过,中央百米,无一生还。 不只是这里,二十二位天骄杀意之盛,所过之处但有阻挡,一个死字。无论是谁。 任何一人,都是通缉榜上赫赫有名的通缉犯,任何一人,都是真武界一代天骄,他们目光中只有一个人,那个站在九阴、洞天之下,提着陶青首级,对着他们微笑的人。 杀了他…… 这个让真武界受辱的修士……渤海他居然没死,他居然敢出现在这里,那么……今天,就必定是他陨落之时! 没有任何人看到,青城山顶,老君殿,徐方圆从未睁开过的眼睛悄然睁开了。 真武界,大晋王宫,九龙椅上,一双威严无双的眼睛,几乎同时睁开。 两道目光,隔着不知道多远碰撞在一起,研读着对方眼中的深意。 “护驾!!护驾!!”苏藏锋就站在徐阳逸身后,刑天小队的脸色,从震撼,到不敢相信,到狂喜。谁都不敢想,那个英灵碑上不灭又不亮的男人,居然真的回来了,还站在自己面前,还是自己的偶像! 激动之下,护驾这个词都喊了出来。 但是,无人责怪,甚至不等他喊,他身后所有队员,已经齐齐冲了过去。但是却马上被一层看不见的光幕拦住。 “真人!请让我跟随您!!”他们激动地高喊起来:“百死无憾!!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请让我们有选择的机会!!真人,就算死,我也要保护您的周全!” 徐阳逸深深看了他们一眼,笑道:“不用。” “你们不能枉死,你们是希望。刚才在本真人不能尽力的情况下,帮我挡住其他对手,已经够了。” 话音刚落,他手一挥,包裹他们的光球已经倒飞了出去,落向青城山的阵地。任凭他们怎么呼喊。 他双目冷冷看着天空,二十多道流光,最次都是金丹中期,带着无比凌冽的杀意,从半空中江河倾斜一般冲下。 “轰隆隆”天骄联手一击,威势何其之盛,二十二道灵气汇聚成一片璀璨无比的海洋,拉动天象,白云飞鹤而去,天穹万里齐喑,一个方圆数万米的恐怖云洞,赫然在天空形成。 “听着。”就在此刻,一个声音急促地传到他耳中:“不必管任何人,容郡主,你必须杀。” 是徐方圆的声音。 二十二道灵光,电光火石,他抓住唯一的机会问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但已经没有回答。 地球的修士大军都有刹那间的波动,二十二天骄齐齐出手,甚至斩出了天象异变,只为斩杀狼毒真人,他们如何不急!这是他们的偶像!可以说现在华夏元婴之下唯一的偶像,没陨落在渤海,怎可陨落在他们面前? 不知道多少人赤红着眼睛看向九阴、洞天那边,甚至有人已经怒吼着要转回去。 “你们做什么!!”本来已经开始紊乱的队伍,被一声声大喝压下:“你们在想什么?狼毒真人看到你们回去会怎么想?这种机会百不逢一!冲……全力冲锋!违令者斩!后退者斩!擅离者斩!!” 一股不确定的气息,开始弥漫在天地的战场中,谁心中都有一个预感,这个沉闷的,一成不变的战斗局面,有那么一丝可能……要改变了。 刹那间纷乱的地球队伍,极快地稳定下来。将激动和兴奋化作杀意,一双双眼睛看向了对面无穷无尽的黑潮。 “杀!!!” 喊杀惊天,浮云掠走,地球修士以一种比之前更锋锐的势头,朝着大晋王宫下方猛冲。 没有任何人看到,青城山的道士之中,有几百人脱离了队伍,他们衣服之下,七窍之中,已经隐隐有金光闪耀。悄无声息地沉入雾海,临走之时,只是对着自己的好友默然点了点头。 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悄然而走,却绝非轻于鸿毛。 “轰隆隆!”二十二道灵气铺天盖地,还有千米之远,徐阳逸皮肤上已经绽裂出道道伤口,血珠飞溅。 真武界进攻青城山的二十二位天骄齐心,威力何其惊人,甚至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元婴异象,天空中,随着他们的降落,电闪雷鸣,无数白云好似被一只巨手疯狂搅拌。 “来得好。”他淡淡说了一句,下一秒,一股黑色灵气冲天而起,傲然面对二十二位天骄。 今日,就在此会一会你们通缉榜上的群雄。 一人,一身,一刃。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刃曾当百万师。 冷漠的目光迅速在前方的人身上划过,立刻锁定了唯一一位女修。 “死!!!”所有天骄的声音,灵气,交织成这一个字,撼天动地。灵气如刀,他脚下的空间寸寸龟裂,块块翻飞,仿佛撕裂的土地。 他微微伏下了身子,如同捕食的猎豹。小臂上,两个印记散发出滔天红芒。两扇巨大的臂刃分开,寒光猎猎,凶焰四射,没有退缩,没有害怕。 这是天骄之战,他没有下场的权利。 前方那已经形成元婴异象的二十二位天骄仿佛愣了愣,下一秒,一片惊天动地的怒喝响起! “你找死!!本真人纵横大晋王朝三百年,从未见过如此狂妄之辈!!以一对二十二,你死有余辜!” 这是挑衅……面对二十二位天骄,对方竟然不退反进!率先发动进攻! 还有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有没有把真武界放在眼里?! “轰隆隆!”灵气再度暴涨!整个战场的低端修士脸色都已经发白,二十二道磅礴之极的灵气,居然在天空中带起一条血腥长河,杀意已决。 这是偶像和偶像的决战,没有公平与否,二十二位天骄的挑战,徐阳逸应了,那种豪情万丈的气魄,那种针尖麦芒,白驹过隙的紧张,如同一只手抓紧了每一个人的心脏。 就在那一片铺天盖地的血腥灵光进入五百米之内时,徐阳逸动了。 乱流争迅湍,喷薄如雷风! “轰!”出击之时,他身后的天幕都轻轻颤了颤,仿佛被这一脚踩破,一道道蛛网纹裂缝疯狂密布。苍炎起,北风灭,朱雀炽焰喷薄天际,身体化作一道流光,直射人群! 冲霄仿佛都感觉到了那种嗜血的战意,双刃翁鸣作响。就在进入三百米的瞬间,徐阳逸一声长啸,烈焰万丈,朱雀一声清鸣之中一化二十二,朝着前方金丹构成的元婴异象全力冲去。 “呵……”青城山,一位修士激动地浑身颤抖,一人单挑所有天骄……这就是地球的偶像,百万级的金丹第一人! 不退,不让,而是直面敌人,面对二十二天骄长笑当歌。 “破!!雕虫小技,焉敢献丑?!若让你一骑当千,我等有何面目重归真武!!” “破你神通,灭你魂魄!为我渤海四十万大军祭奠!”一声怒喝,青鸾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而青鸾虚影中的容郡主,冯虚御风,衣袂飘扬,宛若仙子降临。眉目之中却一片冰冷,看向徐阳逸的目光恨不得择人而食。 渤海的奇耻大辱,今日就要你百倍偿还! 就在这里……杀你个落花流水,斩你个天崩地陷。 “五尺剑.霞流光!” 然而……下一秒,她的目光陡然睁大! 不对……不对劲! 一道凌冽如万年冰山的杀意,从冲向她的朱雀中直射而来。仿佛这一瞬间……死神睁开了它的眼睛,锁定了自己。 “这是……”极度的压抑,突袭而来的恐惧,她猛然爆发出一片尖叫:“真身!!!”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变缓。 她看到了火焰之中那个杀气四溢的人影,看到了那一对霸气的臂刃,也看到了上面的凛冽寒光。 抬手,拔剑,然,就在这一瞬间,一圈寒光在烈焰中轰然冲破她的剑围。 “刷!” 时间再转。 徐阳逸静静站在她身后五十米处,冲霄雪亮,一滴鲜血缓缓流下。如同血珍珠。 身后,容郡主浑身颤了颤,她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许久后,喃喃道:“好……快……” 下一秒,“轰!!!”一道道烈焰从她所有毛孔中喷发出来,在天空中形成一道恐怖的火柱,整个人从腰部分为两半。冲天血液还没有喷发就已经被蒸发。 整个战场,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的出话。 瞬杀……阵斩! “沙……”直到容郡主的尸体落入下方雾海,才仿佛惊醒了所有人,寂静之后,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 “呜呜呜!!”青城山顶,一根数百米,不知道什么东西铸成的号角,被一位足足三米的道士全力吹起,他脸色赤红,胸口鼓胀,甚至有种目呲欲裂的感觉,却全力吹响了号角! 宣泄的热血,在这一瞬间弥漫整座青城山。 号角苍凉,带着血腥,兴奋和霸气,传遍全场,与此同时,山顶之上金光爆射,英灵碑放出万道光华,容郡主的名字,刹那间灰暗。而狼毒的名字之下,再加一人! 容郡主,瞬杀! 仍然一人,一身,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