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无影剑”容郡主(二) - 最强妖孽

第820章:“无影剑”容郡主(二)

英灵碑爆发出万道金光,青城山上欢声如雷! 二十二位天骄又如何? 元婴威势又如何? 狼毒真人一出手,二十二位天骄围困之下,当场斩杀! 吟血当霜照,睥睨九天行! 山顶,一位老道目光带泪,颤抖着看着前方,猛然跪了下去,声音发抖,却透露着狂喜,一边叩首一边大笑:“杀得好!杀得好啊!” “这才是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狼毒真人,本座必定供奉你长生牌位。这一刀……斩出了我华夏威风!!杀得好!杀得好!!” 所有古树搭建的平台之上,每一位修士,胸口都起伏地厉害,有的咬着嘴唇,已经咬出了血。 两军交战,百万级别的大战,真武界天骄倾巢而出,竟然被狼毒真人当场斩杀!真正的一刀光寒十四州,满堂修士无颜色。 这一刀,是华夏的精气神,是将整个青城山战场扭转的一刀。 “杀得好!!”“漂亮!太漂亮了!!”“万军中如闲庭散步,斩敌首似囊中取物。狼毒真人,无愧第一金丹!!”“哈哈哈!让他们再嚣张!让他们再放肆!” 海潮一样的欢呼,响彻整个白色阵营,到了最后,齐齐化成清一色的大喊:“华夏万胜!!!狼毒万胜!!” 震天动地,惊飞山中倦鸟无数。回荡在整个青城山脉。 这一刻,华夏军队士气攀升到最顶峰! 欢呼惊天,但是相对的,真武界这边,却无比安静,甚至到了死寂的地步。 环绕着他们华夏万胜,狼毒万胜的呼声,震彻整个战场,每一句都像针一样刺着真武界修士的心脏。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一道道质疑的目光,从呆滞半空的二十一位修士身上扫过。他们不是名号都这么响吗?他们……不是我们真武界的天骄吗? 他们……不是应该斩杀狼毒?现在欢呼真武万胜的是我们吗? 先斩陶青,再斩容郡主,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二十二位天骄联手还被斩杀一人。 怎么会这样? 然而,二十一位天骄根本没有关注这些,每一个人,都带着无比的惊恐看向徐阳逸。 徐阳逸没有开口,就在容郡主陨落的瞬间,一股恐怖无比的危机笼罩了他。 手指划过星辰轨迹,手中七星神算根本不停。不到一秒,他猛然抬起头,倒抽了一口凉气。 死……死!还是死!! 就在这一刻,七星神算占卜出了他的死相。 “怎会如此……”征远候脸色惨白,倒退数步,手中长枪无比沉重,道心被重创,那种无力感深深吞噬着他的心脏:“你……你居然真的杀了容郡主!” 追魂手白莲心,也同样倒退了好几步。所有天骄凝结的元婴异象仍然无比坚固,却已然出现裂痕。 非人……太非人了!虽然没有正面击溃他们,但是……却于这么多人中,当着他们的面斩杀容郡主。那种震撼,那一抹十步杀一人的身姿,深深刻在了他们心底。 这一瞬间,好几位天骄都脸色一变,闷哼一声,压下了心头逆血。 “狼毒……”修罗狱林无踪全身颤抖,血丝从嘴角溢出,猛然朝天怒吼:“苍天在上!若本真人不杀狼毒,誓不为人!!” 好几位七窍流血的修士,同时抬头,大喝道:“苍天在上!万界大战中,若不阵斩狼毒,本真人再无寸进!” 就在这些声音发出的同时,虚空中一阵波澜,仿佛有什么东西响应了他们,他们如同疯狂的目光这才渐渐熄灭。 道心大誓! 经此一役,徐阳逸已经成为他们心中魔障,刚才好几个人差点心魔上身,不得不凭着道心誓言才压下去。若徐阳逸不死,他们修为必定再不可精进。 周围所有地球修士,看得热血沸腾! “两年了……”山腰,一位道袍清俊男子,目光波动,微微含着热泪,看向战场:“从未有如此激烈的一刻……” “青城山如同一潭死水,囚笼中鸟,而你……居然做到了……死水微澜。” 他深深朝着战场一拜。 随着他的一拜,他身后数百人,全部单膝跪地,虔诚垂首。 一人能逼的真武界数位天骄发下道心大誓,这值得他们尊重。 徐阳逸表面平静,心中却心情激荡。 不是……不是!还是不是! 七星神算的结果,必死危机不是来源于他们任何一个人! 那么到底是谁? 就在此刻,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你……杀了她?” 徐阳逸冷然看去,现在死局还没有出现,他不能轻举妄动。 澜血老祖颤抖地看向徐阳逸。那惊才绝艳的一刀,让他都为之心颤。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做到的,但……这都不重要了。 “你……知不知道她是谁?”他浑身冰冷,怎么会这么巧?死的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容郡主? 在场……谁都可以死,但是容郡主不能死! 这一句话,仿佛提醒了另一个人。 征远候,苏长青。 他霍然抬起头,眼中闪烁的战意顷刻间被无边恐怖覆盖,大张着嘴,鼻翼没有闪动。他的呼吸,心跳,几乎都在这一刻停滞。 “卡卡卡……”他的头机械地转向徐阳逸,随后猛然抓起长枪,身化闪电,杀意从未有过的狂猛:“诸位道友!杀了他!!!” “否则……咱们全都得为容郡主陪葬!!” 就在这一瞬间,整个天穹都震了震。 如同……一尊看不见的巨人,轻轻踩上了这片天幕。 “刷拉拉!”徐阳逸身上汗毛全部不自觉地倒竖起来,来了……来了!他感觉到了!这就是那股杀意的源头! “这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二十二位天骄的杀意比起这股危机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巫都不能算,那是幼儿园和成人的区别! “这是……元婴真君!” 他用尽全力抬起头,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从数万米之外,跨越时间空间降临在他身上,如同万重巨山压顶。 风停,云止。 这一刻,时间好似寂静,就连几千米上卷动的旌旗,都畏惧地如同死蛇一样趴伏在旗杆上。 青城山顶,老君殿,徐方圆徐徐睁开了眼睛,再不顾忌,朗声道:“跑!!” 这一声跑,惊天动地,云层都为之裂开,响彻方圆数万米,整个青城山的树木都簌簌低下。徐阳逸脑海中绷紧的弦,就在这一刻断掉,什么都顾不得,轰然化作一道黑光,朝着青城山冲去。 七星神算,算无遗策。 预兆出他的结果是死,但……他不愿接受这个宿命! “先辈要做什么?” “要我做什么?” “撬动战局?怎么撬动?” “拦住他!!”二十二位天骄同样被这一声惊雷打醒,暴喝声中,神通再现,在徐阳逸面前拉出一片恢宏的光幕。 “杀了容郡主……你还想走!?”征远候双目血红,他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但是心中,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已经升了起来,不知所起,不知所踪,异常烦躁。 “轰!!”话音未落,他身侧幻化出无数骑兵,带着漫天灵光在徐阳逸必经之路上构筑成一道恢宏防御。 “真武屠戮军阵!!”一声暴喝之中,他浑身金光万丈,心中的恐惧,忐忑,被他咆哮出来,死死咬着牙,长枪戟指冲来的徐阳逸:“擅闯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