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晋后主(一) - 最强妖孽

第821章:晋后主(一)

“杀!!”所有灵气骑兵,随着他一声令下,化作漫天金色光潮,将天空都踏碎,轰然朝着徐阳逸传来。 必须拦下……一定要拦下! 容郡主死了……如果自己还拦不下他……恐怕大晋天牢就是为自己准备! 尤其……他心中此刻生出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任何金丹都是追寻因果,这一丝不安,来自于因果,却渺无踪迹,哪里不对说不出来,仿佛……这一场战争,从今天开始就要改变。 他不敢相信,就凭一个人?两年的战争,真武界布下的巨大沼泽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 这不可能! 没错……只要杀了他,将他斩杀现场,一切都会回复。 “修罗镇魂!”他的惊恐,同时也是所有真武界天骄的惊恐,晋后主醒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亲临,但拦不下徐阳逸,他们必受重罚。元婴一怒,金丹无可承担。 追魂手白莲心一声大喝,声音几乎带着尖锐,破了音。身体周围蔓延出漫天水墨,描绘成一幅地狱的绘卷。狰狞的夜叉,凶暴的鬼子母神,油锅,刀山火海栩栩如生,方圆三千米,死死拦住徐阳逸的退路。 一道道灵光冲天而起,比刚才更加疯狂,如同山崩海啸,佛光,道光,灵光,邪祟之光……一片片居然组成一道厚一千米,方圆五千米的巨大拱门! 罗生门! 磅礴的威压,不是元婴,更甚元婴。二十一位天骄全力出手,就算新晋元婴都要退避三舍。 然而,徐阳逸没有退路。 七星神算他不知道会不会改变,他只知道呆在这里,死路一条! 身形没有丝毫减缓,全力冲向那扇巨大的门扉,冲霄横陈于前,一道道灵气蔓延于冲霄之上,化为一个个符箓。 法宝承载神通,现在每一秒都无比珍贵。再也顾不得掩饰什么,冲霄之上喷薄出冲天杀气,一声长啸:“谁敢拦我!!” “轰!!!”赤红朱雀猛然撞击到巨门之上,整个空间都在震颤。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每一个地球修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们同样看到了,不知道多远之外,大晋王宫下方,一个身着九龙袍,头戴金冠的中年男子,双眼漠然,正徐徐踏来。 他没有任何灵光,明明远在天边,却好似近在眼前。他走的很慢,但随意抬起脚步,脚下却云层倏然收缩,一步之下,已经越过千米。 缩地成寸! 没有一个人还说得出来话,谁都明白这是什么了……对于对方的主帅,无人不清楚。 晋后主! 七百万灵,往生领域! “卡拉拉!”他们看到的,徐阳逸同样感受到了,对方不徐不疾,不是因为他没有杀意,而是因为自己如同囚鸟,逃无可逃。 “轰隆隆!!”灵力全开之下,金丹大圆满的七千米火焰轰然爆发,随着一阵阵闷哼,罗生门上出现了无数裂痕。 然而……没有破! “艹!!”徐阳逸忍不住骂了一句许久不骂的脏话,后方悄然无声,然而那种恐怖的杀意,就让他感觉自己是如来佛手中的孙悟空,已经从四面八方包裹了自己。 “卡拉拉……”千丈大门裂痕满满,大约还需要五秒钟才能彻底打破,这还是刚才不少人被他攻破道心,否则现在必定圆融如斯。但……他根本没有这五秒! 他没有直冲罗生门,而是冲到天空,如同凤凰展翅,照耀万里。 第四秒。 万丈火焰之中,他双手缓缓挥动,带起无穷残影,随着臂刃的加付,竟然形成了一个黑白八卦,两扇臂刃就是阴阳太极。 “轰!!” 无相观音简化版。 一道璀璨白光,通天彻地。整个巨门从中爆发出一片冲天光芒,于一声巨响之中裂痕布满全身! “拦住他!”“若让他冲过来,我们也不用在真武界立足了!”“狼毒……你今日必定毙命于此!” 澜血老祖双目赤红,不堪设想……他承受不起那位阁下的滔天怒火!别人亦然! “还等什么!?”他猛然转过头,朝着其他几人大喝道:“一旦放他重新进入青城山,怎么和老祖交代!你们想过吗!!” 话音未落,他已经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了过去。 明明是一口鲜血,喷出却如同一片血雾,笼罩千米。与此同时,罗生门上方一道道血红的符箓闪亮,更增妖异。 他的话,让其他所有人都咬了咬牙,林无踪脸色铁青地拿出一个古朴香炉,朝着罗生门狠狠一拍,顿时,香炉灰飞烟灭,但是罗生门上方也出现了一道道古朴的痕迹,让神通凝聚的它几乎成为实质,平添几分古意。 征远候死死磨牙,一拍天灵盖,一把残破的短矛飞入罗生门,让这扇数千米宽,一千米厚的通天之门猛然光华大放,增添无穷杀意! 就在这一瞬间,冲霄直上光华暴涨,刚才徐阳逸承载的神通全面爆发。 并非无相观音…… 而是……万灵镇! “啊!!!!”二十多声惨叫,所有天骄都抱着自己的头颅呻吟不已,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有防护灵识的法宝。五道光华冲天而起。 “留下命来!!”追魂手白莲心双目如血,随着他一声怒吼,他身侧陡然裂开无数空间裂缝,一只只漆黑如鬼的手从中伸出,蔓延两千米,拼命抓向徐阳逸。 “轰!!”然而,这些手在进入朱雀落方圆千米之内时,齐齐化为飞灰。四圣之朱雀,竟然是无物不焚。 身后,恐怖的灵力越来越近!徐阳逸的眼睛也红了,生死一瞬,他感觉到了……那个可怖的存在距离他不过五万米!须臾便至!多耽误一秒都是他人头落地! “轰!”赤红朱雀全面爆发,从巨大的罗生门破碎的裂缝中蔓延进去,所有天骄猝不及防,再加上不少人道心被破,这一击终于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磅礴如叹息之墙的大门轰然爆裂! “拦我者死!!”他化为一道黑光,直冲而过,身侧无穷灵光飘飞。宛若谪仙降世。两扇巨大的臂刃,又好似杀神再临。 “给本侯留步!!”面前,征远候喘着气,他也没想到徐阳逸战斗力如此之强,刚才的反震让他毛孔中都泌出了细细的血丝。但是……他知道现在绝不能让对方通过! 手中长枪卷动万里风云,一道道金光,雷光轰然而至,将这把枪化作雷神之枪,他目呲欲裂,上半身急剧膨胀,朝着徐阳逸一声暴喝,猛然投掷过来! “卡拉拉!”空间破碎,面对聚集了征远候全力的一枪,徐阳逸心中如同火炙。 三万米了…… 身后那个真正的死神,距离自己只有三万米了! 面前还有四位真人……不能躲,一旦躲,就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有冲过他们,再冲到青城山,自己才可能逆天改命! 咬了咬牙,他将所有提升灵力的丹药,一口气吞入腹中。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他身侧片片金光云彩一样蔓延。 “刷拉拉……”面对这一枪,他不闪不避,数千米的光池之中,一尊巨大的观音虚影徐徐抬起。慈眉善目中蕴含不灭威严。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 “嗯?”身后数万米,一个巍峨的声音高山一般传来,下一秒……徐阳逸猛然全力朝下一击。携无限神恩,开天辟地! 瞬息……五千米。 不是他,而是身后那位死神,就在无相观音出现的一瞬间,凭空横渡五千米! “这……这个怪物……”征远候颤抖的眼中,长枪寸寸碎裂,那观音的一掌铺天盖地,竟然四面八方,天罗地网无处可逃! “杂碎……”五位金丹,同样没有躲,死死盯着前方双目血红的徐阳逸,人在生死关头的爆发,居然让他们觉得无从闪躲,更无法抗拒。 “轰!!!”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整个青城山现场,都看到了这一幕,观音虚压,一圈恐怖的冲击波扫荡全场!这一掌……赫然已有了元婴之威! 青城山顶,数位年老道士齐齐半跪于老君殿,气冲霄汉:“真君!!出手吧!晋后主已经出手了!” “两年来元婴第一次出手,此刻不动,更待何时!!” “狼毒真人绝不能死!我愿请战!携万名道兵护卫狼毒道友!” 没有回答,许久,徐方圆的声音才缓缓传来:“不可。” “他……身负重任,本真君比你们更了解他,他的潜力……不止于此。” “你们也知道……这是两年来第一次真君出手,相信……你们也感觉到了因果之中的不确定因素。这个机会,或许就是破开青城全局的机会,本真君……绝不可放过!” 他心中悠然长叹,哪怕……你是我的后人,也不行。 除了你,只有你,无人可搅动这万丈寒潭。 沉默,数秒后,一位老者颤声开口:“请问真君……您给了他什么指示吗?事先我们丝毫没有任何计划啊!” 徐方圆没有开口。 是的……他也没有计划!他只有一个模糊的想法,期望徐阳逸能明白。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现在他只能抽机会表达,一旦要听他的话,徐阳逸就回分出精力,就会心有所念。而他现在的局面……绝对不能分散一丁点心神。 只能期望对方是真正的绝顶高手,智勇双全,无声中的默契。一旦真的做成了,那么…… 青城山全面大战的号角,将会立刻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