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晋后主(二) - 最强妖孽

第822章:晋后主(二)

“传令全军……”他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全军戒备。最高等级。” 这里的一切,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的菩提子已经全速转动,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喷薄灵力。 不能让对方进入一万米范畴……元婴后期,威能境界起码五万米,但是不可能五万米每一个地方都是必杀。一万米,这是他所了解的,元婴必杀的距离。 对方现在都没有出手,应该是距离不到,不是不出。对方要的……是确实的让他毙命。 “扑扑扑!”身侧数声惨叫,五位天骄吐血倒飞,这一击足足抽空他全身70%的灵力,如果不是丹药补充,恐怕速度会立刻减慢。但就算如此,眼前也瞬间一花。 距离他身后一万八千米处,龙袍中年男子双目平静,只是每一脚踏下,横渡千米,空间对于他仿若无物。只是一双眼睛钉在徐阳逸身上,从未离开。 看似漠然,实则……随着他路过,空间寸寸爆开,是彻底的粉碎,可见对方心中狂怒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谁敢拦我!!”徐阳逸一马当先,彻底冲出整个灵光海潮,横刀立马,一声长啸。一种龙出生天的感觉油然而生。 沉默,随后,整个现场爆发出一片冲天欢呼! 二十二位天骄联手封锁,还被对方冲了出来! 就连真武界的修士,眼中都出现了惊惧之色,这个人……怎么这么猛?他不怕死吗?他没有痛觉吗?他……他怎么就真的冲出来了?! 长啸声中,他身形更快,所有能增速的神通全部用上了。还有五万米……还有五万米就是青城山,只要到了那里,他才能彻底安全! 他不由自主再次运算起七星神算,他不信,他不信这个命!他不相信自己真的会死在这里。 但是半秒后,他死死咬了咬牙。 不能算了…… 周围的一切全部被禁锢,除了他自己,这应该是对方的元婴威能,或者领域之威。然而……他算出来的,还是死死死! 不过这些卦象,在出现的一瞬间就化为飞灰,之后再不可算。 “咳咳咳……”澜血老祖嘴角溢血跌下云端,目光不甘地看向徐阳逸,冲出去了……他竟然真的冲出去了!二十二位天骄名声扫地,真的没有拦下对方! 尤其是对方最后一击,堪称惊天地泣鬼神,他从中感觉到了一缕元婴之威。若不是对方一意冲出,恐怕……刚才那一掌,会有人陨灭。 地球怎么会冒出这种怪物? 就在他看着天边那一个小点的时候,他愕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天空,还有他本人,以及端坐半空打坐的天骄,居然齐齐朝后倒退! “这是……”他愣了片刻,猛然抬头看向身后。 那里,一袭龙袍,然而身侧,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疯狂蔓延,吞噬天穹,黑洞之中,一片片幽魂尖叫,一只只怨灵哀嚎,仿佛死亡的黑洞。 “这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其他天骄同样震撼地无以复加,随即全力朝着外面冲去。 领域! 晋后主展开了往生领域! 无差别杀戮……足以见一言不发的对方心中怒火之盛,不将徐阳逸扒皮抽骨,绝不会回归。 “你完了……”当飞出数万米后,他才心有余悸地看向领域展开之处,突兀地狂笑起来:“你完了……你完了!哈哈哈哈!” “青城山的真君都不敢救你!你完了……你死定了!哈哈哈!” “无怪啊……无怪……”两秒后,他磨着牙低下头:“容郡主……全名司马容若……晋后主赐号容,不仅仅是他唯一的女儿,而且……也是唯一的接班人!” “当七皇子司马拓死在地球之后,大晋王朝只剩这一位公主……为了真武界的士气,为了大晋王朝的接班人,你……必死!” “轰隆隆……”黑色领域如潮,厉鬼如海,黑色所过,没来得及躲开的真武界修士割麦子一样齐齐倒下,甚至没有一点声音。前方的徐阳逸已经浑身发毛,汗出如浆。 这一次……比耶路撒冷更加急迫。那时候他有秘宝防身,现在……什么都没有。 “听我说。”忽然,徐方圆的声音在他耳侧响起:“青城山……有一件道统灵宝,山河社稷图。只要对方响应接触,将会将双方拉入其中,百日之内化为灵气,回归天地。” “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做到阵斩容郡主,这件法宝范围一千米。” 一声毕,再无声息。 徐阳逸目光一闪,身形微缓,脑海中菩提子急速运转,在万分紧急的状态下,抽出一抹灵识,一部分思维,考虑着要怎么做。 怎么办……怎么做才是唯一一条正确的路? 他的眼中,现场化为了一根根针,只有一条线,可以通过针眼。而这条线,模模糊糊,还没找出来。 不是徐方圆要害他,而是现在的情况,所有一切都是临时确定的,战场瞬息万变,现在他面临的局面危若累卵,规定死了反而不好。 这是对方对他的信任,信任他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对方恐怕也没想到他真的能阵斩容妃,而且还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出乎了对方的预料,对方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只能信任。 “艹……”他狠狠骂了一句太久没有骂过的话:“你也真高看我。” 就在分神的一刹那,他猛然看到脚下已经蔓延出一片黑色。 领域…… 没有空想别的了,他咬了咬牙,全速冲出。然而就在此刻,他身后轰然爆发出万道金光! 元婴出手! “万道祥光归紫府。”从开始到现在,他甚至没有回头去看一眼晋后主的时间,那恐怖的灵压仿佛一把尖刀,架在他脖子上,松懈一秒就是危在旦夕!刚才只不过徐方圆抓紧时间说了一句,领域已至。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晋后主的声音。 磅礴,如同神灵低吟。肃杀,我花开后百花杀。 随着这一声,整个领域顿了顿,徐阳逸心中警铃大响,全速朝着领域边缘冲去。 “千条瑞气贯黄庭。” “轰隆隆……”元婴之威,天摇地动,这已经不是金丹级别的异象了,而是真正的天地灾难。声音落下的同时,他感觉到……天,亮了。 现在是白日,却比白日更灿烂。比阳光更耀眼。天空仿佛裂开,一道道金色灵气烟雾一般冲来。 “刷刷刷!!”徐阳逸的身影刹那间没入无穷霞光之中,看似温和,实则……就连他下方的山雾都在轰隆作响,天空中阳光摇曳,元婴一击,相隔数万米,威力如斯。 不能停…… 绝不能停!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巨大的冲霄在这一刻完全发挥了作用,如同两扇巨大的门保护着自己,自己好歹也有百万灵以上,对方七百万灵……相隔数万米远,他杀不了自己! 他只是要阻拦自己。 若是怕痛,若是畏惧,接下来就是万米之内元婴真君的必杀一击。 霞光万丈之中,一片片刀剑碰撞之声不绝于耳,笼罩方圆千米。须臾之间,一道浑身是血的人影带着一声长啸轰然冲出。 看似伤痕累累,实际上并不重,根本没有深可见骨的伤痕,只不过看起来可怖。但是……冲霄之上,已经布满缺口。 晋后主缓缓看着远去的身影,不急不躁。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对方真正动了杀心。 若说刚才还是猫戏弄老鼠,让对方受辱而死。现在不同,现在……就是必杀对方。 “其他人拿不下你。” “若本真君出手还让你离开,本真君还叫什么真君?” “轰!!”整个领域倏然收缩,无穷黑光从平地冒起,他以一种比徐阳逸快十倍的速度,根本无法形容地冲了过去。 “这老妖怪!”徐阳逸当然感受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没有速度神通有多致命,眼中的山,变大的速度太慢,真正的归心似箭,恨不得一秒就站在青城山之下。 “一分钟……”他死死咬牙:“一分钟后……我会被这怪物追上。” 生死时速,他反而平静了下来,开始思考自己还有什么。 他遥望青城山,四万米……还有四万米距离,不……不对! 他眼光忽然一亮,在和徐方圆几乎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他忽然想到了一点。 响应……接触? 也就是说……要有正面的接触? 他……我明白了…… 脑海中一点电光闪过,他差不多明白了徐方圆朦胧的想法。或许此刻徐方圆都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想到了。 “老头子……你他妈真够看得起我的!”他磨了磨牙,却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有一种酣畅的快感。 如果成功……真武界花费几年布下的囚牢将迎刃而降! “轰隆隆……”黑光如潮,笼罩数万米,威势虽然不如当初白萨木的沙尘暴,然而……却让整片天空暗无天日,宛如地狱。 十秒……二十秒……一分钟! 黑云压城! 身后万米,无穷无尽的黑云潮水一样涌上,两人的距离已经堪堪达到了一万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