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晋后主(三) - 最强妖孽

第823章:晋后主(三)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没有忐忑,没有畏惧,只有全力以赴的冲刺。 “刷拉拉……”天空地面,再次收缩,缩地成寸展开,就在绣刻着金龙的靴子踏上天空的一瞬间,恶魔终于张开了它的羽翼。 “抓到了你。”晋后主看不清容貌的面孔上,发出一句淡淡的声音:“小家伙。” “轰隆隆!!”随着他话音落下,无穷无尽的黑光喷薄而出。地狱展开,元婴出手,自己的元婴不动,多少人上去都是死。 黑云如潮,层层黑云之中,晋后主的身形竟然缓缓化作烟霞消失。紧接着,汹涌而来,将天穹染黑的云海之上,堆砌出一尊巍峨的面孔。 “快……再快一点……”不知道多少地球修士提着一颗心看着战场,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元婴还不出手。 就在后方无穷黑光即将刺到徐阳逸身上之际,忽然之间,无穷金色从他身侧蔓延,宛若一条金色长河,方圆千米之内,一片金光璀璨,那些黑光居然齐齐缓了一缓。 一张古朴的卷宗,围绕着徐阳逸缓缓摇动,每一次摇动,都绽放出万道光华,光华之内好似绝对领域,居然元婴真君的神通都缓慢了半分。 全场静了一静,随后同时响起一片倒抽凉气之声,二十一位天骄的眼睛都有些微微发红。 好法宝…… 居然能扛住元婴真君的一击,而且本人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天空之中,巍峨的面孔眼睛微眯。心中杀意几乎要彻底爆发。 “蛆虫。”一个宏伟的声音从黑云面孔中响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安敢抗命?” 回答他的,是全速飞行的身影。还有百忙之中竖起的中指。 “很好……” 话音未落,黑色面孔大嘴张开,无穷阴魂从中飞出,尖叫着齐齐抓向徐阳逸。 “碰”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毫无犹豫,双手合十,一圈金色光池从自己脚下飞快拉开! 而他的灵力,也在飞快下降。 天空中,仿佛静了静,下一秒,一个雷霆一样的声音布满整个青城山:“竖子焉敢?!” 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都认出了这一招…… “是那一招!”征远候本来正在打坐,霍然站起,难以置信地看向徐阳逸:“是那一招……那一个击溃我等五人的神通。” 没有人开口。 不是震惊这一招再次出现,而是震惊于……面对元婴真君,居然敢对对方拔剑! 这种绝对劣势,两人距离不到万米,而对方居然选择了亮剑!而不是坚守? 理念之差。 老君殿,徐方圆猛地站了起来,胸口急剧起伏,这一瞬间,他非常……非常想亲自出手,救下自己的后辈。 他在对方身上看到了一种近乎道的理念。 自己的道,不容亵渎。 丹可磨而不可夺其色,兰可燔而不可灭其馨。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金可销而不可易其刚。 铁骨铮铮。 然而……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能……他不能这么做。只有他,才有可能改变战局的机会。否则拖下去,一旦别的地方战局结束,苏杭一带国门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所有担当,方为修士。”许久,他睁开眼,有些模糊,喃喃道:“你明白的吧……” 不止这些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不敢相信的一幕。 一个金丹真人,对于七百万灵的元婴真君,王朝之主,挥出了自己道的一击! “呵……”战场的远处,一位地球筑基修士浑身浴血,已经被无数真武界修士围困,这一瞬间,他放下了抵抗,而是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朝着徐阳逸的方向鞠了一躬。 随后万剑穿身。 青城山上,不知道多少闭关的修士看着这一幕,豁然开朗,醍醐灌顶。 “刷!”两朵硕大的彼岸花,盛开于青城山上空。金丹灵气贯彻天地。 顿悟。 一步金丹。 然而,这两位新晋金丹没有欣喜,而是遥遥对着徐阳逸鞠了一躬。 一技之师。 而晋后主的震怒,正是来源于此。 千万级别的战场……无数人众目睽睽……一个区区金丹,居然对自己亮剑? “你找死。”森冷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紧接着,所有飞扑而下的怨灵尖叫着在半空中凝聚,汇聚成一把三尺黑剑。 此刻,两人已经相距七千米。 “斩。” 黑剑轰然落下,而无相观音恰好从光池中冒出巍峨虚影,但……这一次的观音……有些不同, 怒容。 任何观音像,都是慈眉善目。这一次的观音,居然是怒容! 并且……没有千手,反而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抬空一举。 “轰!!!!” 金色和黑色的浪潮,刹那间碰撞。一股恐怖的冲击波迅速吹过全场。所有的山雾,方圆数十万里,眨眼间被清空,周围的树木,旗帜,如同被狂风刮过,猎猎作响。 然而……没有爆炸! 整个战场,每一个已经做好大爆炸防御准备的修士,数秒后颤抖地睁开眼睛,随后,齐齐张大了嘴巴。 一个黑洞一样的黑球,在其中缓缓凝聚,不停旋转,一道道紫电雷光涌入其中。看一眼,就让人心神震荡。 否极泰来! 当两方神通威力完全相同之时,偶然可以出现这种现象。 静。 死寂的静。 谁都没有想到,徐阳逸全力一击,居然已经可以媲美元婴。虽然这只是晋后主信手一击,但……对方可是元婴后期!绝非新晋元婴! “我的天……”修罗狱林无踪想站起来,却无力跌坐,震撼地看着否极泰来:“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怪物……到底怎么修炼到现在?” 澜血老祖表情凝固,他也想不到,这惊天亮剑,居然和元婴不相上下? 对方才金丹大圆满而已!不是半步,也不是虚婴! 所有天骄齐齐看了一眼,其中十几位天骄齐齐喷出一口闷血。 天道誓言……他们刚才心有退意,这是来自于自己道心大誓的惩罚。 就在寂静之中,天空中黑云轰隆隆分开。 一道身影,从中徐徐踏下。 面容沉定,但谁都知道,对方心中必定怒火焚天。 真君一击没有拿下金丹,这就是耻辱。 “你真的让朕动怒了。”他看着观音虚影缓缓消失,前方全力冲刺的身影,手指已经开始飞快掐诀。 元婴真君终于决定动用神通。 然而……就在此刻,那将消未消的观音虚影,忽然反手一掌。 晋后主只愣了一瞬,下一秒倒抽一口凉气,正在掐诀的双手猛然停下,闪电一样朝下冲去。 这一掌不是劈向他。 而是劈向否极泰来! 没有任何考虑,也不容他考虑,他一句找死都还没有骂出,身体已经本能地冲下。 曾经徐阳逸和方程斗法之时,否极泰来让当时的古松都慎重。此刻挖掘自己每一分潜力的情况下,徐阳逸想起了这一点。 “刷!”金光如潮,快捷如电。就在距离否极泰来还有五十米时,悄然化作金光消失。 刚刚冲到这里,神色冷然的晋后主愣了。 全场都愣住了。 这是……被耍了? 这是虚招!对方用极其精确的计算,算出到达这里无相观音必定崩溃,但是……晋后主不能不管。元婴级别的否极泰来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真武界人多,这一炸下去,重伤的绝对不是地球! “沙沙沙……”所有人都敬畏地看向晋后主,对方身侧,一道道阴灵哀嚎着冒出,在天空中化为飞灰。周围的空间都开始轰隆震荡。 怒不可遏。 先是不分上下,随后被耍……当着千万人的面…… “后主阁下……要全力出手了。”白莲心终于舒了口气,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徐阳逸距离青城山还有七千米……若真的让对方逃回去,他别说架子,面子里子全都没了。事到如今,已经不是真君能不能放过徐阳逸,而是必须杀了对方!否则……真武界的士气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撑下去! “他必须死。”征远候脸色铁青,看着已经成为一个小点的身影:“否则……变数无限。一个能勉强接元婴真君一手的金丹……这就是一把剑,一把极其锋利的剑,他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战场。有他在……说不定带着十万修士就能攻破一座洞天。” 他顿了顿,咬牙切齿,却无比肯定:“他必须死!必须!” 如同印证了他的想法,他们能想到的,晋后主不可能想不到,他双手一合,空间停止了震动,一片恢宏的灵气魔神一样涌起。 “俯视星辰,如游碧落。” 一声落下,开天。 黑云层层散开,现在明明是白天,却仍然一片漆黑,天空中,无数星斗高悬,群星璀璨。 “高超云汉,恍接苍穹。” 声音如同巨灵神,响彻战场,话音刚落,无数形成爆闪,化为一颗颗流星陨落。 “魂守!!”徐阳逸一声大喝,这是他第一次喊出自己本命法宝的名字。魂守,灵魂守护。徐氏一脉列祖列宗庇佑。两字落下,身侧外围金光暴涨,形成一条一千多米的金色长河。 符文翻涌,无人可知他的本命法宝到底有何作用。天空中群星陨落,白日转夜。海啸一样的元婴威压,伴随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轰然压下。一道道星光,在夜幕中拉出比夜更深的裂痕。不将徐阳逸彻底粉碎,绝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