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晋后主(四) - 最强妖孽

第824章:晋后主(四)

然,就在星光接触金色长河的一刹那,速度再慢! 徐阳逸目光闪烁,本命法宝他都是第一次用,没想到效果如此之好,元婴真君的神通都能挡下。但还不等他惊喜,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猛地喷出一大口血。 “卡卡卡……”不止如此,他身上皮肤都开始裂开。 魂守……作用是防御,或者说,构造本命法宝的时候,他只有组建出防御符箓的时间。这个防御不是普通的防御,而是吸收。 和他千里不留行相得益彰。 但……再高强的吸收,也终有尽头。 这一招远远超出了魂守可以吸收的量,就在他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魂守上也传来了难以负重的哀鸣。 危在旦夕! “超负荷?”他死死咬着牙,根本不敢撤去魂守,一旦撤离,必定顷刻间被撕碎。 就在此刻……他身上忽然压力一轻,随着全场的惊呼声,一朵青莲在他头顶缓缓盛开。 每盛开一分,周围就出现一圈涟漪,而这些涟漪波动开去,居然是一圈圈的八卦。 “水映七星,斯文瞻北斗。”另一个同样恢宏的声音在徐阳逸头顶响起:“天成八卦,用坎镇南离。” 青城山真君出手! “轰!!!”下一秒,天空中一声巨响,星光,青莲几乎同时破碎。徐阳逸已经趁着这宝贵的时间冲出千米! “徐方圆!!!”晋后主的怒喝响彻半空,就差一点……功亏一篑,他如何不怒:“朕今日不斩杀此子,枉为真君!!” 平手,戏弄,到真君出手,他的怒火终于被攀升到了最顶峰! 而且……不是他怒不怒的问题,徐阳逸今天不死,后患太大!士气的后患承担不起,军心的丧失他更承担不起!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在一个区区金丹手中吃了这么大的闷亏! 他的眼中杀意凛然,最后六千米……那……你一步都别想动! “轰!!”处于元婴绝杀范围,徐阳逸前方无数黑雾落下。 这是……威压。 元婴威压! 宛如囚徒面对侩子手,那种无可抗拒的,天然而成的威压。 元婴之下,只能跪伏。 随着一片片烟雾笼罩,就在徐阳逸周围的真武界,或者地球修士身子一软,齐齐半跪于地,汗如雨下。 元婴之威,如山如岳。 老君殿,徐方圆手动了动,却再也没有出手。 真真假假,才能钓上这条大鱼。 要给对方一种可以追上的假象,又要给对方不得不杀狼毒的理由。那小子……居然做到了…… 平手……戏耍,杀独女,再加上渤海的新仇旧恨,这几个不得不杀的理由,让晋后主没有发现,他已经远离真武界数万米。 盛怒遮人眼。 “去死吧……杂碎……”真武界二十二天骄,目光赤红地看向徐阳逸,死吧……死吧!死在这里!让我们的道心誓言圆满,你……非死不可! 但是下一秒,他们齐齐瞪圆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难以置信……地球怎么会出现这种怪物!?” 就在他们震撼的目光之中,徐阳逸根本不受阻拦,反而速度更快!再次冲出数百米! 长风破浪,披荆斩棘。 徐阳逸双目闪亮,如同一头孤鹰,展翅飞翔。 这是镜中花。 井中月,镜中花。井中月高悬地球头顶,成为万界大战的道标,而镜中花……是上界灵玉,可以改造一个人的灵气! 上界灵气,抵消了元婴威能! 最后五千米! 他不知道,老君殿……徐方圆已经双目炙热。 来了……终于来了…… 这么大一条鱼,这么长一条线,以自己唯一血脉做诱饵……对方……终于踏进了自己的绝对领域! 这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唯一亲人,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要怎么做,但是……我已经不敢打乱你的心神……”他闭上了眼睛,心中一股战意直冲天灵盖:“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能猜得到……你……做的很好……” “接下来……就让老夫告诉所有人,什么才是元婴级别的战斗……” “两年了……整整两年,终于找到了点燃导火/索的契机……” 他睁开了眼睛,微笑道:“只是想不到……你比我这个发起者明白得更透彻。我没有做完的计划,只有一个模糊的构想,你……居然能完全地,不,更加完美的复原。” “天纵奇才啊。” 天空中,晋后主距离徐阳逸的距离,仍然是七千米。 晋后主深沉的目光看了一眼青城山,对方距离青城山仅仅只有五千米,护山大阵两千米厚度……真实距离还有三千米,大约十几秒的时间,自己可以斩杀对方。 狼毒必须死,这个念头已经植根于他心中。但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杀死一个区区金丹有如此多的阻挠! 然,阻挠越多,说明对方越看重。而他也明白了,一旦这小子晋级元婴,威力将不可想象!或许一时间胜不过自己,但是绝不会低于四百万灵! 只不过那小子的本命法宝有些麻烦,里面符箓品级极高,一万米……还不够安全。五千米才是确凿的击杀距离。 五千米的距离虽然有些危险,但是却值得一杀。他有绝对自信可以安然离开。 “你……逃无可逃。”主意打定,他森然一笑,这一次缩地成寸,居然直接拉近了千米距离。 他没有看到,就在他踏足青城山五千米之内时,层层山雾之下,山谷最底部。整整两万道士,裸露上身,身上刻满了金色符箓。就在这一瞬间,齐齐抬起头,然后大笑着横刀一抹。 这全是之前战斗中悄然埋伏在这里的修士,脱离了队伍,只等着最后一击, “扑哧!”血箭飞到半空,然而,却化为漫天血雾,融入到山雾之中。 就在这一刹那,晋后主停住了脚步。 在青城山外五千一百米处。 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袭上脑海,他没有半点犹豫,转身就要走。 身后灵气停下,徐阳逸终于回过头,看了第一眼这个追在身后的死神。 看不清晰,但是却感受到了对方的退意。 为什么退? 他几乎没有考虑,朗声道:“司马拓还活着。” “刷拉拉……”晋后主脚下,无数暗云聚拢,缩地成寸正在进行之中,却猛然停住,回过头死死看向徐阳逸。 “我知道他在哪里。”徐阳逸心脏狂跳,祖宗你可别坑我……现在应该是你们已经发动了吧?我的猜测没有错吧?你必须和晋后主完全接触,而且要一个极近的距离,近到……真武界必须全力营救这位王朝之主。 心中无数念头电转而过,晋后主此刻居然进退两难。 被一个金丹真人逼的进退两难。 真武界是世袭模式,司马容若已死,若有生之年没有儿女,王朝大位将落在其他人身上。但……若司马拓还活着…… 然则,周围的危机感一秒浓郁过一秒。刹那之间,他已经有了决断。 让对方说出来,然后全力击毙对方。整个过程大约一秒。 “哪里。”他终于沉声问道。 就在这一刻,山雾之下,无穷血光暴起!刹那间笼罩青城山外五千米!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转头就跑,全力冲锋! 他感觉到了……血光暴起的同时,青城山巅,一股浩瀚如海的灵气轰然落下。 不好! 晋后主脑海中警铃大作。 中计了……但是这个局……真的是对方下了血本!尤其……尤其还有如此强悍,聪明绝顶的金丹为饵! 他脑海中忽然明白了。先杀司马容若,自己必定出手,但那时候,自己是可杀可不杀。然而……之后的局面,完全由这个区区金丹一手营造,造成了自己不得不杀的局面! 万众瞩目,他第一道神通虽然相隔数万米,但是却打出了否极泰来。士气受挫。 紧接着,佯攻否极泰来,自己营救,却被狠狠耍了一把。士气再挫。 到了这里,他不杀徐阳逸,已经无法正真武界军心。一个金丹当着元婴亮剑,斩杀王朝继承人,并且和王朝之主拼了个旗鼓相当,再狠狠耍了一把。若不杀……真武界的士气将低迷到无以复加! 对方这个鱼饵,就这样一点一点,将自己引入了这个大阵。 他想都不用想,如此殚精竭虑地引自己进来,这个大阵威力绝对不同凡响。 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无懈可击。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做鱼饵的人,他就是将这些环连起来的线。 他没有慌乱,反而抬头平静看着天空,喃喃道:“常年打雁,反被雁儿啄了眼啊。” 话音刚落,他轻飘飘抬起一掌,朝着徐阳逸飞去的地方拍去。随后,看也不看,凝视天穹。 “轰!!!”一声巨响,这看似软绵绵的一掌,居然将天空拍出一个一万米的窟窿!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印在虚空,里面是无穷无尽的漆黑。而手掌印一阵爆响,顷刻间逼近徐阳逸。 终于走进了自己可以绝杀对方的距离,然而这全力一击,也是他给徐阳逸的最后一击。 ¥¥¥¥¥¥¥¥¥¥¥¥¥¥ 这几天,我很烦躁 可能大家无法想象,我甚至很想说我手贱写什么万界大战……我在渤海一战中挥洒了90%的精力和热情,当接下来几张发现需要再来一场大规模决战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无法写出来了! 我已经2天没码字了,就是在筹谋这几张之后的青城山大战,读者看着爽,十分钟,这几张我要写几个小时,再加上不再状态~如果到时候没满意地话,可能会1更1----2天 质量比数量重要 休息一周,我肯定能为后面的青城山之战写出完美的章节,但是~~时不我待,希望明天可以调整好,存稿到829,一直卡在这里,很蛋疼,因为这事情失眠几天了,可能不是作者难以体会这种卡文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