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山河社稷图(一) - 最强妖孽

第825章:山河社稷图(一)

身后狂风呼啸,空间塌陷。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这一击如果挡下,再无顾虑。 但是……他挡不下。 看似平常的一掌,其中蕴含的盛怒,灵力,尤其是这个距离……远超之前晋后主的任何神通。 无相观音? 不……连用两次,他的经脉早就哀鸣着不堪重负,一旦使用第三次,他和废人没区别,而且,也根本用不出来。 灵力见底,鱼肠,米斯特汀都在休眠,朱雀落刚刚用出,还有几千米,烈焰居然被这一掌轰然拍散。 怎么办! 七星神算的死,原来是在这里?在自己家门前?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那么……就拼到最后一刻吧!”他一咬牙,掏出了一把太久没有用过的丹药。 爆气丹。 这种丹药对于自己用处极小。但……那是一颗的情况下。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丹药行业需要用它,他几乎不会炼,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成为自己最后的底牌。 还是底牌太少。 他苦笑了一声,将几个玉瓶的爆气丹一口吞下。经脉中顿时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痛,仿佛千万把钢刀刮着自己的骨髓。 还好……还在承受范围。起码让自己干涸的经脉再次得到了灵气的滋润。 “朱雀落!!” 随着他一声怒吼,猛然转身,面朝巨掌急退。本来被吹散的火焰居然齐齐围绕在身边。魂守化为金色长河,灵力运转到极致,准备面对这惊天一掌。 然而……他立刻知道自己想错了。 距离自己还有一千米的时候,那种恐怖的灵压,已经远超自己承受的范围!他甚至看到了七星神算死字的下场。 化为飞灰。 “这个老怪物……”他心中升起无穷不甘,面前天幕都仿佛塌陷,一声长啸,就在灵力要全部轰向那一掌之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五个声音。 “狼毒真人莫慌,本真人来相助!”“别怕!区区一掌而已!”“拜道友所赐,我荣登金丹,今日,便让我等为道友接下这一掌!” “还有我!”“青城战区龙舞小队前来相助!”“青城战区凤鸣小队愿为真人效力!”“不过一掌而已!我们几万人难道还接不下它?!”“还有我!”“有我!”“我们都在!” 徐阳逸愣住了。 随即,眼眶微微一红,在千钧一发之中,竟然分出一缕灵识扫过。 在他身后,五位金丹傲然而立。 其中三位,穿着道袍,对他微笑。另外两位,境界都没有稳固,这种时候接下这样的一击,修为必定破损,说不定就会成为废人。 而这两个准废人,竟然对着他深深一躬,毫无退意。 五位金丹当头,在他们身后……是蔓延无际的修士群体。 地球的修士群体。 无数的道士,无数的迷彩服修士,无论炼气,筑基,此刻,全部都站在他身后,众志成城! 一道道玄奥的符箓,从他们身上蔓延出来,他们是一个锥形,一人接一人,最后,一位道士金丹,飘然来到他身侧,将手搭在了他肩上。 “在青城山门口撒野,道统传承,莫非还怕了他区区元婴?”道士笑道。 这,就是他斩陶青,斩容郡主,破二十二金丹,平手晋后主,戏耍对方的回报。 不是境界,而是人情。 徐阳逸没有开口,眼角微微抽了抽,忽然仰天大笑:“是啊……何惧之有!” 下一秒,一股磅礴巨力轰然冲击到他身上。 那不是一股灵力,而是不知道几千,几万的修士,自愿作为他的后盾,将全部灵力暂时输入到他身上。 除非偶像,除非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修士能得到这种殊荣,这是万众归心,患难与共。 “卡卡卡!”他体内的灵力节节攀升,虽然是暂时的,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半步元婴……虚婴……直到……元婴初期!甚至还没有停,直冲中期! 随着徐阳逸一声长啸,他的灵力定格在了元婴中期境界! “轰隆隆……”一啸定山河,周围一切在他眼中都不同了,他虽然没有真正元婴的感悟,只是灵力达到,也无法动用元婴神通,却感受到了元婴威能。 就在他面前,万米巨掌击破虚空,已经不到十米。 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他抬起一只手,本来是剑,代表进攻。却心中一动,双臂交叉,用出了一招他几乎都快遗忘的招式。 龟负。 天道中第一个学会的防御招式。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那看似无物不破的巨掌在打到他身上时,泛起一圈恢宏的黑光,他死死咬着牙,作为这个锥子的第一段,他决不能倒。 “轰隆隆……”巨掌中蕴含的灵力堪称磅礴!他全部顶住了这一段,但……他心中绝不认为这就足够! 你晋后主的脸,我还没打够! 无论如何都要斩杀自己? 就让你们看看,你真武界无论如何也斩杀不了自己! “破……”他轻声道,身体如弓,用尽全力超前踏了一步。全身青筋迸现,一块块肌肉炸起。 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想法,身后所有人齐声怒喝:“给老子破!!” 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 这一声破,竟然真的让黑色巨掌破开一丝。 不够……还不够!徐阳逸目光泛红,这一掌,就要当着整个真武界,彻底打碎他们的军心! 要他们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然而,晋后主境界太高,又有不少人加入了这只庞大的队伍,却仍然无法撼动。 这就是元婴之威,以一当万。 他能感觉到,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改变僵持的局面,就像自己改变青城山战局那样,但是……这一点不管后面冲来多少修士加入,仍然纹丝不动! “妈的……”就在此刻,他忽然间感觉身体一松。 这一刹那,他还以为自己的阵型崩溃了。但立刻发现不是。 而是……自己的灵力……居然提高了! 不是境界提高,而是单纯的灵力提高。就在他身后,金丹中期以后已经随心消失的虚灵仙体漩涡,翁鸣出现。 下一秒,他身上所有漩涡节点,爆发出一片冲天青光。而且……背心,头顶,赫然出现了两个漩涡! 他都愣了,两个漩涡齐开……这…… 原本是八倍……现在……是三十二倍! 媲美普通金丹后期三十二倍的灵力!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前方,沉声道:“破。” “轰隆隆!!!”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万丈黑光平地而起!一道道黑色灵气凌空飘散,那恐怖无匹的万米巨掌终于灰飞烟灭。 他终于仰天舒了一口气。这场跨越万里的大逃杀,终于结束。 逆天改命…… 七星神算居然算错了,必死的结局,竟然被他走了出来! 直到此刻,他再算,出现的却是吉,吉,还有吉! 随着巨掌溃散,身后不知道多少人哀鸣一声,粽子入锅一样落下。那是灵力用尽,再也无法支撑的体现。 最直接的就是几位金丹,除了道教三位,其他两位两眼一黑,生死不知。 “救人!”徐阳逸一声大喝:“马上把他们带到最大的广场!” “立刻带上所有灵植,这些人……本真人来救!” 你们选择了相信我,那么我,就给你们相应的报答。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一花一果,皆为因果。 吼完这一句,他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个战场。 那里……才是决定这场战斗走向的主战场。决定能不能打破这个僵局的关键点。 天空中,无边绿叶飘下,徐方圆已经张开了他的领域。 长生领域。 “轰隆隆……”回答漫天绿叶的,是从晋后主脚下涌出,无边无际的黑色地狱。 晋后主平视前方,无悲无喜,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那一掌溃散。他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功夫去管别的了,徐方圆……长生领域,灵力和他不相伯仲,大敌当前,焉有其他心思? “此乃何阵?”他终于开口问道。 “三清四御天道列阵。”徐方圆的声音从虚空中降临:“不用白费心思,此阵,就算本真人也要十日才能轰开。为了请君入瓮,两万极阴极阳血脉的童男女为国捐躯。你,也算死有余辜。” “你莫非真的觉得能杀得了我?”晋后主淡淡道。 “杀不了。”徐方圆的声音仿佛笑了起来:“两年来,本真君一直在找破敌之策。奈何你们就像一个缩头乌龟,只要龟缩就可。不得不说……” 他顿了顿:“老鼠多了,确实难打。” “哦?”晋后主微笑:“那么被老鼠啃掉版图的你们,岂不是更加下贱?” 话音未落,他双目圆睁,一只手猛然伸出,和天空中凌空而来的一道人影拍在一起。 “轰!!!”灵气暴涨,恐怖的冲击波让青城山树木一片波澜。晋后主冷眼对着徐方圆:“你就不怕本真君拆了你的青城山?这可是在护山大阵之旁。” 徐方圆声音冰寒:“你没这个机会。” 话音刚落,两人双掌交接的地方,轰然爆发出无穷图录。 三清四御,诸天八仙,一个个神灵一样的图录从双掌交接之处蔓延而出,但……全都是水墨画。仿佛一卷水墨盛开于两人双掌。 “这是……”晋后主深吸一口气,脸上第一次微微变色,猛然看向徐方圆:“你疯了?!” 徐方圆哈哈大笑:“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来吧……让两年来第一次元婴交手更加璀璨。” “你住手!!!” “刷!!!”随着晋后主一声还没喊完的惊呼,两人的身影齐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