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山河社稷图(二) - 最强妖孽

第826章:山河社稷图(二)

就在他们消失的原点,一个黑色奇点缓缓出现,越来越大,越来越宏伟,一道道水墨画痕满布长空。十分钟后,一幅不知道有多大,环绕整座青城山,甚至可以称得上铺天盖地的巨大水墨图,散发着一道道黑白光芒,缓缓出现。 不知其大,不知其高,只能感觉到那种宏伟的灵力,超越元婴,简直让人心神颤动! 青城山道统灵宝,山河社稷图! 大晋王宫,一个身影猛然站起,不敢相信地看着下方。浑身都在颤抖,身边的随从愕然而恭敬的说道:“丞相……您……” “救驾……”高大身影的声音都嘶哑了,猛然抓住随从的脖子,疯狂咆哮起来:“救驾!!救驾!!!去传令!!你聋了么!!” “捧日军!从龙军!征西将军何在!征东将军何在!!让他们马上全军出击!!!救驾!给本相救驾!!” 就在黑色巨掌崩溃的那一刻,所有天骄齐齐站起。 爆裂的狂风,甚至这里都有感觉。每一个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青城山。 没死…… 那个人……那个怪物……他居然没死! 在晋后主的惊天一击下,他,他居然活了下来! 没有人开口,因为他们的心是颤抖的。这个人……狼毒,就是他们心头的伤,心中的刺。这根刺不拔掉,遇到狼毒他们根本不是一合之将。 道心破了,谁都知道,一个金丹,居然从真武界一直杀回了青城山。破了他们二十二人,往日的骄傲被这个人踩在脚底。若不是元婴出手,他们恐怕还有人陨落。 然而……元婴出手,还没拦下来对方。第一击不相伯仲,第二击被对方耍了一顿,第三击……这个杂种居然这么得民心!让这么多筑基炼气,还有五位金丹都愿意为他传功!为他挡下这一击! 难道他们不知道,只要挡不住,这些人全都得死? 难道他们不怕死? 征远候长叹一声,左手呈剑,在右臂上飞快写到:苏长青道心被破于青城。 然后,右手呈剑,在左臂上写到:苏长青重铸道心于青城。 这是一种决心,一种表态,任何金丹都不是庸手,如果不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他无法再晋级。 血流满臂,他无动于衷,而是看向徐阳逸的方向,居然双手抱拳,拱了拱手。 “何必为这种杂碎致礼?”白莲心冷哼道。 “我服。”苏长青长叹一声:“本真人虽为金丹,却为大晋王朝南征北战,荣膺征远将军。后获征远候。若狼毒弃暗投明,本真人愿为他力保。谋得一将军职位。” 白莲心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数秒后,狠狠一锤虚空,发出“碰”的一声巨响:“明日……本真人申请调令于魔都……不到能斩杀此獠的境界,绝不回青城!” 林无踪垂着头,他气量狭小,一意孤行,剑走偏锋之下,同样进阶金丹,并且实力极强。然而今天一役,彻底打消了他的自尊心。 “杂碎……”他目光通红地看向青城山,这么远,已经不是灵识可以看到的地方了。磨牙道:“总有一日,本真人会将你碎尸当场!” “一人不行……就十人,百人!我真武界人才济济,人命填也填死你。你……就给本真人乖乖等着吧!” 就在此刻,整个真武界大军忽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鼓声。 “咚……”响彻天地,白云层层破碎,传入每一个真武界修士的耳中。 二十一位天骄立刻站了起来,苏长青愕然看向天空,失声惊呼:“点将鼓?!” “怎么可能!”秦步尘目瞪口呆:“我军策略是围而不打,围点打援!只等巴基斯坦到伊朗的战争一结束,立刻降临魔都战线,彻底撕碎华夏防线。怎么可能有点将鼓?!” “点将鼓……一旦响起,就是全军出击的准备……”澜血老祖颤抖地看向青城山:“没有任何理由,除非……”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除非……大晋王朝的皇帝有大难! 否则,这种决策绝不可能更改! 忽然间,苏长青微微愣了愣,虚空一抓,戒指上喷出一道光幕,一位面容阴沉的老者,身着九蟒袍,头顶紫金冠,平素在他们印象中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模样已经不见,而是面如白纸,声音发飘:“征远将军苏长青,立刻回大晋王宫。征战四方所有将军都在王宫等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长青皱眉。 老者抿着嘴唇,数秒后,才从牙缝中吐出几句话:“救驾。” “陛下被困……全军救驾!不得有误!” “从即日起……本相接手大晋王朝一切事宜!全军马上提高到最高等级,六个时辰之后,全军,全力,进攻青城山!” “违令者,诛十族!” 光幕消失。 所有人都愣了。 僵持了两年的战争,如今终于被打破。真武界已经不能再守下去,被困的是元婴真君,是一代王朝之主!他们的策略刹那间天翻地覆! 每一个人,此刻都明白了,之前为什么有那种来自因果之中的不详预感。 无人开口,谁都想到了今天这一幕怎么来的,起因……居然只是因为一个人! 因为这一个金丹,国君受困,元婴被擒! “不……”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这……怎么可能是金丹做得到的?” 林无踪疯了一样站起来:“一个金丹……我也是金丹!他……他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一点?!” “是了……是了!这是梦!这一定是梦!哈哈哈!没错……这是一场梦啊!” 所有人都目光闪烁,离开了他几步。 随着他疯狂的大笑,数秒后,“轰”的一声巨响,彼岸花开。 林无踪,陨落。 还是无人开口,每人的眼睛里,有深思,有坚定,更有决杀的意志。 “道心完全破裂。”澜血老祖看着天空中庞大的彼岸花,叹道:“自认为无法突破天道誓言,心魔上身,而最后一刻他感觉到了,选择兵解。” 谁的心中都无比沉重。他们的状态并不比林无踪好太多,那个人的名字……高山仰止,如同巨石一样压在他们身上。 不杀对方,他们基本就废了。 “大战将至。”苏长青忽然开口:“这是真正的全面战争,千万人级别的战争,血将会洒满整片山脉,树长出的叶子都会是红色。” 他看向众人:“我们,并不是毫无机会。” 所有人若有所思,随后沉默无语地互相拱了拱手“保重。”“道友也是。”“杀光他们。” 化为流光飞去。 整座青城山战场,刹那间风起云涌。 沉寂了两年的万丈寒潭,被一人搅动,随着一位位洞天之主的驾临,随着一名名征远将军的来到,谁都闻到了一股浓烈到极致的火药味道。 黑色的狂潮,终于卷动了万里旌旗,不再如同两年中留有余地,而是枕戈待旦,军容齐整。一排排黑色的海潮布满天穹,数不尽巨大的傀儡莅临青城山周围。无穷无尽的飞舟,仿佛从云层中拱卫而出,带着黑色的杀戮光泽,从四面八方包围整座青城山。 没有无休止的冲杀,只有刹那间的寂静无声。但这种炙热中突如其来的死寂,就好似暴风雨前的平静,让所有人都汗毛倒竖,长刀在握。 王朝和道统的决战,这场磅礴的风暴,已经在残酷地酝酿,现在的无声,是为了最后的爆发。 青城山顶,老君殿,所有金丹全部汇聚于此,加上徐阳逸一共四人。 “也就是说……山河社稷图,在百日内会让收入其中的任何东西化为灵气?”徐阳逸若有所思:“那么……徐真君……” “这您不用担心。”现场除了金丹没有其他人,之前在徐阳逸身后说话的金丹勉强笑道:“它是道教的道统灵宝,无论如何,也会巧妙运用规则规避。可以说……晋后主一旦进入山河社稷图,就再无出来的可能。” 徐阳逸闭上眼睛沉吟着,不会的……徐方圆必定不会杀死晋后主,且不说对方实力和他不相上下,能否杀死都是一个问题。单单一个活着的晋后主,就比死去的晋后主有价值太多。 无论是作为筹码,还是从对方口中挖出真武界的虚实,都远超杀死对方泄愤的价值。 对于这种等级的主帅,杀戮,是最愚蠢的选择。 他有一种预感……这种事情真武界同样会知道,接下来就是和对方抢时间,在彻底降服晋后主之前,顶住真武界疯狂透顶的全面进攻……千万人级别的血战即将拉开序幕。 但……自己在这场大战中何去何从? 冲锋陷阵?自己现在恐怕一旦现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危险性太大,他不惧牺牲,但是惧怕无所谓的牺牲。 万军从中,成千上万筑基的大阵,甚至因为他做过的事情,数十万,百万修士大阵围杀他都不足为奇。而且……守远比攻有优势,护山大阵是绝对的血肉磨盘,对方只有用人命来堆青城山。但数千年的道统,出过飞升道祖的教派,护山大阵这么容易? 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一位金丹真人沉声道:“真君离去之前,让我将此物交给道友。” 那是一份玉简。 徐阳逸拿了过来,贴在额头上,许久才放开。 轻轻叹了口气,徐方圆对他的安排非常意外,却在情理之中。 总指挥兼后勤部长…… 现在他不能上战场,和晋后主相反,活着的他就是精神支柱,而他一手炼丹神技,注定要在这场大战中活人无数。

下一篇   第827章: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