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祖庭首战(一) - 最强妖孽

第829章:祖庭首战(一)

这一鼓,彻底打响了真武界的军心。 徐阳逸目光闪烁,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过,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 “各位。”他的身影化作一道黑光,疾冲对面漫无边际的黑潮,声如洪钟,震颤青城:“华夏万胜!!万胜!万万胜!!!” “华夏万胜!!万胜!万万胜!!!”下方的修士齐齐发出一声怒吼,白色的潮水带着数十尊庞大的阵法,朝着黑潮冲去。 “杀!!!”就在同时,黑潮之中杀气轰然爆发,比白色浪潮多几倍的人海,带着漫天剑光,带着无穷浮空舟,战争傀儡,朝着青城山全力碾压。 黑云压城,甲光向日。 压抑整整两年的大决战,于此刻,此时,此地,全面爆发。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响起的一刹那,苏长青猛然一摁面甲,单枪匹马轰然冲出,狂风吹动他血色披风。长枪斜斜拖地,居然在空中拉出一道炙热的火花。随着他一马当先,他身侧一排金色的潮水,同时雷动。 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却整齐划一,无一匹争先,无一匹落后。沉默无声的死神张开双翼,践踏出杀戮的序曲,挥洒出死亡的华彩。形成一片金色的海啸。 “刷拉拉!”海啸之中,一面龙旗扬起,“征远候”三字跃马青城。 大晋王朝六大远征军,出击! 从青城山上看去,中央五万米的天穹,刹那间飞快从两边合拢,死寂的黑,沉默的白,即将交织出死亡的华章。阳光,也从洒满大地,到越来越窄,最后……只剩下了一条缝。 宛若太极。 五千米……三千米……一千米…… 零。 那一刻,无声。 风停了,云止了,世界都仿佛停转。 阳光,彻底被杀戮淹没。这片天地只剩下黑与白的血腥。 下一秒,一片震颤大地数万里的喊杀声轰然爆发! “杀!!” 剑战横空金气肃,旌旗映日彩云飞! 浓雾翻涌,白云破碎。冲在最前面的,不是水银泻地的双方修士,而是一尊尊大阵,如同移动堡垒。有的周身环绕星辰,有的接天壤地,有的无根莲生。就在他们对面,黑潮之中同样是漫无边际的各种大阵。仿佛天空航母,密如飞蝗的修士围绕身侧。 乱雷满空,双方的杀气都攀升到了顶峰。数以百万计的灵气齐齐闪耀,无穷无尽的剑光彻底淹没天穹。 恢宏的灵光照耀数十万里天穹,大阵与大阵的碰撞如同火星撞地球。但闻“轰隆隆”一片惊雷之声,首当其冲一尊数百米高大的金色虚影,脚下云雾升腾,踏灵龟,按金剑。就在两军交接的刹那,身侧三百米灵气金剑轰然而出,带起漫天山雾。 “道教真武派在此!!”数千大喝,毫无惧意:“谁敢来战!!” 话音未落,剑起波澜,丝丝缕缕的日光竟然都无法遮盖这一剑之威。然就在此刻,真武界中猛然爆发出万道剑光,如飞蝗过境,江河倒倾,携漫天灵光而来,死死挡住了这一剑。 “轰!!”璀璨的灵光吞噬两人的身影,一道冲天光柱赫然在人群中爆发。随之疯狂扩散。 这是阵法和阵法的对决,外人一旦进入,只会刹那间化为飞灰。两大阵法恐怖的灵气如同渤海那样,将周围万米齐齐分割,形成令人心颤的真空地带。 “下界贼子焉敢盗用我真武名号!”随着一声暴喝,万剑归宗。白光之内,一朵方圆千米的剑莲盛开于真武大帝虚影之前,莲中再生莲,层层叠叠数百米高,每一朵莲花之中,一位黑衣修士傲然而立。 “本座剑下不杀无名之辈。”真武虚影抬起金剑,声若雷鸣。 “大晋王朝御史台,前来取你狗命!”数千真武修士齐齐大喝,随着这一声,剑莲解体,化作无边剑雨。 万剑飞仙。 同一时间,牵牛大阵斩风破浪,数千道士脚踩七星之中,剑光冲霄,每一剑挥出,立刻带起一片腥风血雨。尹喜牵牛,居然无人可挡,刹那间踏破真武界两座阵法。 文始之威,乃见于斯。 “宁以义死,不苟幸生。”剑阵头顶的苍老虚婴摁着手中长剑,看向面前一望无际的黑潮,全力喝到:“斩!!” “安敢放肆!?”就在“斩”字出口的一刹那,五道流光倏然从天空中降临。儿童,少年,青年,壮年,老年。五位两百米高的虚影围绕牵牛大阵身侧,同时,天空中白云齐齐散开,一座庞大到堪比青城山的悬空山遥遥从云中探出。 “真武清虚洞光福地在此!特来取你项上人头!” “刷!!”巨大的白色光柱冲天而起,磅礴无边的灵压,再次将这里撕裂为一片空白的战场。 数十上百尊大阵的交击,随着“嗡嗡嗡……”之声,白色光柱越来越多,越来越炙热。下方的山雾,不知不觉已经化为红色,数千年不染血的青城山,今日山川尽赤。道教祖庭硝烟滚滚,断肢横飞。 就在战场被分割出来之际,所有修士,都已经越过光柱直扑对手腹地。 “给本相全歼青城!”柳明阳全身因为过度的杀意和激动而颤抖,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天穹都布满杀戮,浸染着每一个人的心灵,他全身衣袍无风自舞,忽然,目光一凛,死死看向了一处。 那里……居然被迅速撕开了一道缺口,大约一万人跟着一人,好似摩西的分水杖,周围居然没有一个真武界修士敢于上前! 徐阳逸一马当先,横刀立马仗刀天下,两扇臂刃掠动四野风潮,真正的十步百人,无一合之将! 冲霄完全展开,寒光所致,血肉模糊。无边血雨萧萧下,他站立其中,仿佛地狱死神。 面对着如此惨烈的一幕,诡异的是真武界所有修士居然只是齐齐举起手中长枪,无一人敢越雷池半步! 大将。 这是对方真正的大将! 明知道杀了对方有万般封赏,然而,面对着死神一样的对方,那种铺天盖地的杀气甚至超越金丹威压,然,面对着对方冰冷,没有丝毫怜悯的目光,所有真武界修士心脏都冰冷了一分,汗毛倒竖中,无人敢拂其缨。 “刷……”徐阳逸周围血雨落下半空,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包含血腥味的空气。浓重的杀欲中竟然带着半分清明。 这就是自己要的,壮志饥餐胡虏肉,谈笑渴饮匈奴血。杀杀杀!杀到尽兴,杀到自己最后一分灵力,杀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杀一个随心所欲,杀一个酣畅淋漓。 一人面对数万人,却如同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心中的豪气完全爆发,他睥睨一眼面前黑压压的真武界海洋,猛地一声长啸,就在真武界所有人手心都微微出汗之际,哈哈大笑:“谁敢来战?!” 他目光傲然而冰冷地扫过全场,面前茫茫黑潮,竟然神色紧张,全部退避三舍! 他身后,并非无人,一只万人大队,赫然从头至尾跟在他身后。为自己心中偶像披荆斩棘,任何胆敢靠近徐阳逸身边五百米内,就算身陨,都要将他们斩杀现场! 人人带伤。 但无一人却步! 没有命令,没有召集,只有用自己不算太高大的身影,杀出前方一条血路。从无对话,却将后背交给这些完全不认识的人。 谁敢来战!四个大字如同雷鸣,漫无边际的真无大军,无人敢应,无人敢答! 武圣关公叫阵,莫过于此。 他并不介意,身形一闪,冲霄刀光如血,掠过之处,数十道血泉疯狂涌起。成为杀神的背景。 太阳失去了颜色,天穹没落了光泽。身处这种千万级的大战之中,才能真正感受到历登高山临溪谷,乘云而行,小天下万物众人,唯我独尊的豪气干云。 “问遍真武群雄!谁敢来战?!”他再次仰天大喝一声,惊雷滚过,真武界被人当面斩杀,仍然无人敢答。 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 胆色已破。 一声长啸邀战,震惊百里。就在战场最前方,苏长青长枪指天,身后“征远”二字龙旗猎猎飞扬,数万金甲军环绕左右,所过之处,无可抵挡。 就在这一声谁敢来战传入他耳中之际,他双目倏然血红,猛然一回头,同样一声长啸龙吟,身化金光轰然而去。 “安敢欺我真武界无人!?”怒喝之中,长枪破云贯日,身上灵气萦绕中,竟然凝聚出一只金色巨虎,咆哮着冲了过了来。 另一边,白莲心如游身花丛,飘渺一剑间,轻云蔽月,无人可看出他的出剑轨迹,所过之处,人头落满。 他承认,他逃避了。 事到临头,他还是不想和那个恶魔交手,他不认为自己能胜得过他,所以选择了离开那支矛头。尽管他从一开始就看到了那个人。 但此刻邀战的声音,简直是给了他一个狠狠的巴掌。几个小时前那种耻辱,那种尊严被当众撕烂的痛苦,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他以为自己忍得住,但是…… 他忍不住! “竖子大胆!!!”漫天剑影陡然收缩,面前死死咬牙的一群修行小队本已经准备自爆,却见那个神魔一样的修士冲天而起,一声长啸直达心头:“本真人来战你!!” 不只是他,徐阳逸的声音就像发动了集结号,刹那之间,十七道灵光冲天而起,还没升上半空,全部展出了自己的金丹异象。

上一篇   第828章:道统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