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再拒夏侯 - 最强妖孽

第834章:再拒夏侯

半空中的大晋王宫,数双苍老的眼睛从黑暗中睁开,立刻跪倒在地:“拜见夏侯!!” 声音很响。 可惜,夏侯的灵识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他们没有恼怒,只有惶恐。目光立刻找到了徐阳逸。一双双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浑浊老眼中,刹那间带上了炙热的嫉妒,嫉妒的疯狂。 幸运啊……何等的幸运! 居然让夏侯青眼有加!墟昆仑高层的存在,那可是他们的不传之秘!每百年,真武界送去多少珍宝,只见过夏侯一次照面!此子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夏侯青睐!? “如何?” 夏侯仿佛只对徐阳逸有兴趣,好似完全忘记这里还有其他人一般。 徐阳逸没有任何考虑,摇了摇头。 “为何?”夏侯仿佛预料到了他的反应,居然带着一丝笑意。 “这不是幸运。”徐阳逸看着天空,拱了拱手:“这是逃避。” “哦?”夏侯的反应更加奇特,这一次……仿佛更加愉悦。 徐阳逸根本不想,坚定地说:“位面大难临头,居然选择飞升,不是逃避还是什么?” 没有回答。 数秒后,天空中的声音笑意消失:“很好。” “本侯要定你了。” “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 “七界之链,这一片位面之弦最至关重要的防线,在墟昆仑等着你。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声音消失。 下方所有修士,这才回过神来。 所有地球修士,脸色激动地泛红。 拒绝了……狼毒真人拒绝了飞升!而且看起来还不止一次! 这可是飞升啊……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若不是狼毒真人这一次告诉世界万界大战,若不是他点亮了通界灯,地球可能永无飞升之日。而就是这个带动一切的人,居然当面拒绝了上界的邀请! 唯大英雄能真本色 是真名士乃自风流。 七界之链是什么?墟昆仑有什么?夏侯是谁?还有谁在看? 他们的心都在猛烈跳动。 然而……没有功夫去考虑了,这小小的插曲对于整个战场太过短暂。就在声音消失的下一个刹那,青城山顶,一声声苍凉的号角吹动。 “呜呜呜……” 冲锋,冲锋!还是冲锋! 热血,从天外回到体内,所有华夏修士赤红着眼睛看向对面,那一望无际,铺满天空的黑潮。 胜,大胜!自己的偶像狼毒真人大将战败尽真武界天骄!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反击时机? 黑色潮水本来已经冲到了青城山外五千米,不知道华夏修士中谁高喊了一声:“杀过去!!” “不能给狼毒真人丢脸!!” 这一声,如同在池塘中丢下一块巨石,刹那之间,整片海洋都泛起惊涛骇浪。 “杀!!”“祖庭若失,有何面目去见天师?!”“昔日道祖祖庭斩鬼十万,今日我等后辈青城破敌千万!”“就是死,也绝不能丢狼毒真人的脸!”“真人在上,我等哪有脸后退一步?!” “轰!!”随着一声声怒吼,徐阳逸一招败天骄的豪情彻底点燃了华夏修士的战意,气势如虹,气吞万里如虎。比黑色少了数倍的白色,此刻不顾生死杀入黑色浪潮,本来是黑云围月的画面,瞬间犬牙交错。 “死守祖庭!!”“死战不退!!”“除非杀光我们!否则青城山大门绝不为尔等敞开!!” 彻底爆发。 斩陶青,斩容郡主,平晋后主,困晋后主,一招败群雄,在这里终于形成了最宏大的海啸。 最前方,真武派真无荡魔阵头顶一声长啸,经过数个大阵的冲击,真武荡魔大阵已经浑身黯淡,摇摇欲坠。然而,那位老的快要死的虚丹哈哈大笑中,踏云而立,站立在大阵头顶,长剑当歌:“众妙无门是谓玄之主!!” 其他小队还不明白,但是所有道教修士听到这一句话,无论龙虎,青城,鹤鸣,三大祖庭的人,眼眶倏然泛红,无数的道士,无论是不是修士,长身而拜,分离数千年的道教,这一刻居然心念一统。上百万的声音异口同声,如黄钟大吕。 “群魔尽扫是谓武之真!!!” “祖庭不灭!道统不灭!!” 真武派老祖哈哈大笑中,长剑一刎,血洒半空。然而,这一次真武派的精英没有一个反对,而是齐齐举起长剑,横剑自刎。 数千道血箭挥洒空中,道教中,真武大帝又名荡魔祖师,杀戮最重,这句话喊出的同时,就代表他们已经决定留在这片战场上。 无人知道这位老祖的名字,也无人知道随他而去的几千人。或许……尸体都无法找到。 “刷拉……”一片血雾浸染真武荡魔阵,本来暗淡无比的大阵刹那间爆发出恢宏光芒,居然在所有修士殉国的情况下,大帝奋起万尺剑,周围一片黑色顷刻消失。 随着真武大阵再次爆发,所有的大阵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战争的局面……居然被硬生生地缓缓推了回去! 从五千米,开始一米一米地往外推! “走好……”山顶,鹤鸣山的年轻道士闭上眼睛,虎目含泪:“鹤鸣山三万天兵,半年内必定突破重围。道友安心。” 白浪如潮,炙热的火潮,反吞士气低落至极的黑色海浪。 徐阳逸目光闪烁,一座座法阵,一位位门派之主,不知多少人选择以身殉道,不知道多少年轻道士的血染红青城山外的土地。他心中热血直冲头顶,就算全身没有多少灵力了,凭着一股豪情,一股胆色,并未后退,而是直接踏前。 “一剑平生恨,气短英雄胆!” 冯虚御风,手指从黑压压的真武界潮水上划过,傲然看着天边奔逃的十道流光,声音如同黄钟大吕:“谁敢来战!” 还是那句话。 还是那个人。 两秒后,徐阳逸深吸一口气,运足灵气,声音如同战神远播万里:“谁敢来战!!!” “轰!!”随着这一声,火红的朱雀缭绕身后,傲立于千万大军之上,勾勒出让人心颤的战神图录。 真武界一片沉寂,数百万人面对一将叫阵,无一人敢应。 三尺青锋败天下,一骑白马开吴疆。 无论华夏,还是真武,都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杀得霸道,杀得嚣张,杀得所有华夏修士心在欢呼,血液在沸腾! 十几位金丹的联手一击,非但没有让狼毒真人受半点伤,反而让他显出了战神之姿!这种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气魄,这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自信,简直是给苦战中的华夏修士都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顶回去!!!”金色浪潮和白色海浪交锋的前线,一位全真派的道士一声大喝,长剑斜指,身边的修士一人高呼,万人相应,一道道灵光冲天而起,竟然硬生生再将大晋六大远征军顶回去百米! “扑哧!”不知道多少法宝瞬间洞穿了他的身体,万军从中,他此刻眼神留恋都没有,而是学着天空中的狼毒真人,同样长啸一声,哈哈大笑:“死而后已!” “轰!!”白光炸裂,魂飞魄散。 “以身殉道!!”道君骑虎游八极,剑光照空天自碧,无穷无尽的飞剑从青城山飞出,如此良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全军出动中,黑压压的灵剑之雨,每一柄都踏着一位筑基修士,将天穹都染做一片流霞。 毫无顾忌,毫无退缩,竭尽全力冲向天空中的浮空舟。哪怕面对着凶猛之极,贯穿天际的炮火。 然,无人却步,无人后退。 旗帜在前,焉有后腿之理! “跟我冲!!”“决不后退半步!!”“真人在,祖庭不倒!!!”“区区真武界,有何惧哉!”“大不过一死!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顾身惜命,莫入此门!贪生怕死,请走别路!” 如果说刚才还有人怕死,这一刻,再无一人贪生。数不尽的灵气在空中纵横,一件件法宝,一次次自爆,硬生生将多如蝗虫的真武界冲过去数百米距离! “杀!!!”后方密如繁星的白色浪潮蜂拥而上,杀红了眼,就在此刻,一片绿色灵气蔓延头顶,青城山上,一声朗笑:“峰抱三方列,潮迎一面来!” “今日,华夏盟军必胜!青城山必胜!祖庭,今日绝不会倒!!” 朝阳子长剑横胸,镇守老君殿:“想攻入祖庭,那就用命来换!” “道教数百万修士在祖庭等你!” “刷拉拉!”绿色灵气笼罩之下,华夏修士越战越勇,每一寸,都用鲜血染红。却无一人后退。 在天空中图腾的带领下。 在心中热血的指引下。 死守祖庭!死守青城! 每一米,每一寸,都是用血染红。血越多,红越甚,斗志越炙热。 反观真武界,心中有的只是沮丧,沮丧,还有沮丧。黑色潮水一退再退,退无可退! 名震大晋王朝的十七位天骄……不,二十二位天骄。先斩陶青,再斩容郡主,再困晋后主!最后……一挑十七!两小时之内势如破竹! 这……这真的是战神再世吗? 怎么可能有这种金丹! 他们那位九百九十九万灵的轩辕剑主,是不是可以一挑十五? “后退者斩!!!”就在黑色浪潮兵败如山倒的时刻,一个咬牙切齿,满含恨意,却威严无比的声音猛然响起:“后退十米,杀!后退百米,夷三族!!后退三百米,诛九族!!” 天边,一片金色浪潮,将天空都染做赤金,巍巍皇气之中,一道九蟒袍的身影踏空而来,目光中什么都没有,只有滔天恨意,以及最上方徐阳逸的身影。 ¥¥¥¥¥¥¥¥¥¥¥¥¥¥¥¥¥ 今天可能一更……瑟瑟发抖……各位不会打我吧…… 最近装修真的跑死了……我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