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突破元婴(二) - 最强妖孽

第838章:突破元婴(二)

突变乍起。 下方一片死寂,黑与白交错之间,是血腥的海洋。数百万人的碰撞,每一秒都有无数人死去。而现在,带伤的人,濒死的人,奋战的人,齐齐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符箓盛开之地。 浮空舟上,那位衣着华丽的女子脸色铁青,死死抓着扶栏。身边的侍者要说话,还未开口,女子就沉声道:“滚……” 大晋王宫,十几位侍者正在给苏长青上着绷带。他猛地推开所有人,拼着残余的灵力化作一道金光,勉强飞到半空。 刷刷刷,就在他飞上来的同时,数道人影同时出现。那是之前在大将战中幸存下来的天骄,所有人都死死磨着牙,互相扫了一眼,立刻看向了战场。 就在柳明阳前方,从星空中投射下的光柱中,一道长剑虚影缓缓浮现。 纯洁不可亵渎,高贵不可方物。盛气凌人,贵不可攀。仅仅是一道虚影,周围的空间好似圣化了一般,泛起点点纯白无暇的光晕。 好似神国。 “这是……”褚无眠看了一眼天空,那里,一颗星辰于白日出现,投射出万道星光。 “紫微星……帝星降临……” 澜血老祖愣了片刻,死死盯着场中:“胜负……恐怕就在刹那之间……” 光柱越来越明亮,虚影越来越凝固。柳明阳无比凝重地看着前方,一层层玄奥之极的符箓凌空展开,而他手中金龙……已经根本不听他的控制。颤抖着,咆哮着,不是实质,而是出现于他的灵魂,他的血脉。 那不是畏惧。 而是真正的战意沸腾,棋逢对手,针锋相对。 “轰!!!”一语未毕,巨大的金龙轰然爆裂,化作无数游龙盘绕在周围,每一条龙都没有咆哮,只是眼中神光爆射,数百只龙眼死死盯着中央的人影。 如同战神再世,标枪一样的身影挺立场中,夺走数百万人的目光。但最瞩目的,是他手中一柄纯白之剑。 纯钧! 相应明太祖的召唤,跨越千山万水而来! 徐阳逸胸口起伏,目光闪烁地将纯钧举到自己面前,轻轻一弹,一声龙吟响彻天际。 “明太祖……这就是你的寄托么?”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泓秋水,倒影出年轻而刚毅的面容,这一瞬间,他心中热血简直要燃烧起来。 一位开国大帝,沉眠千年,感受到大晋帝王的挑衅,一丝残灵召唤纯钧前来,将一切都寄托给了自己。 心念相通,随着“轰!”的一声,一片金霞出现在他身后,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力量缓缓升起。 仿佛……抬手就能挥动云彩,举足就能踏平江山。 “帝气……”徐阳逸目光一动,四面八方的金霞飞速朝着他体内冲击,这不是灵气,灵气早就用光,甚至连掐诀都做不到。但他却感觉全身充满用不完的力量。 “刷……”纯钧抬起,直指柳明阳咽喉:“三剑。” “败你。” 话音刚落,身化流光,在光影交错之间,纯钧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断龙台!” 一剑出,柳明阳神色凝重,本以为威势滔天。然而却没有一丝杀意。 仿佛夏夜轻风,万点萤火虫布满天穹。 “当……”周围所有空间居然扬起一声清脆的萧瑟之声,漫天光华构筑成层峦叠嶂的海啸,一扇数百米高的古老门扉,从海啸中拔地而起。 第一剑,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轰!!!”金色和白色的光芒瞬间爆炸,化作死亡的华彩。不知道多少人都全神贯注看着这一幕,就在下一秒,随着一声闷哼,一道人影倒飞而出。随着他的飞速爆退,血洒百米。 “刷!”不知道多少关注着这里的人,齐齐站了起来。 普通修士在看,筑基修士在看,金丹真人同样在看! 青城山顶,三位阳字辈的真人猛然探出身体,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两把帝器相碰,两位帝王的尊严相撞,结果……居然是兵败如山倒? “这是!”大晋王宫,所有天骄双目猛然睁开,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却无法接受。 无它,那道倒飞的人影,居然带着金色龙气。 然而,根本没有时间给任何人反应。 就在金色身影倒飞而出的同时,一个全身白光的身影如影随影,纯钧卷动漫天风云,声音如同收割的死神。 “第二剑。”徐阳逸急冲而上,剑光交叠,灵气海啸轰鸣而起,那扇巨大的门扉之间,一尊威严尊贵的虚影若隐若现。所有灵气都汇聚在他身后,卷为一个庞大的白色灵气漏斗,尖端直指柳明阳。 白驹过隙,刹那芳华。 柳明阳全身都被照得雪亮,他感觉到了……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在关注着这里,他不能败……护国神器都失手,真武界西南国门战役将全面受阻。 他深吸了一口气,灵力疯狂奔走全身,随着一声惨叫,他左半边身体都完全凹陷,眼中却露出了孤鹰一样孤注一掷的凶光。 “本相不可败,真武不可败……”无穷无尽的金光凝聚到盘龙之上,形成一把神圣的金龙圣剑,他残缺的身体一声尖叫,毫不退避地冲上:“区区古帝,也敢在真武大帝面前撒野?!” “给本相破!!!” 万道金龙汇海,化为一条九爪巨龙,咆哮着冲了上去,所过之处,天空瞬间崩塌,化出无数裂痕。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光芒闪烁之中,一道枯瘦的身影惨叫着再次倒飞而出。 “怎么可能!!”大晋王宫之上,所有养伤的天骄齐齐惊呼出声。 “两剑皆败?!”苏长青猛然从打坐中站起,动作太大,胸口的伤痕立刻崩裂,染红衣服。他却不管不顾,死死看着战场:“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 “这可是我大晋护国神器……”白莲心也完全不敢相信:“从无败绩……居然……居然败在一位古帝残灵手中?!” 无人敢在开口,皇宫下方,不知道多少修士震撼的看着这一幕。三剑?真的三剑?三剑就能击败护国神器? “难道我大晋王朝古帝不如华夏古帝!”血手道君嘶声站起,身体都在颤抖,那种不甘心,不服气的感觉纠结心中。这个人……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败了二十二位天骄,居然还能败护国神器? 他难道是怪物不成?! 狂猛的冲击波划过天际,柳明阳的脸上还僵硬着不敢相信的表情,木偶一样直接被击飞数千米,血洒长空。 震撼的表情还在脸上,瞳孔中再次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没有语言,没有表情,脚踏虚空持剑而行,每一步踏下,空间都轻轻一震,带着漫天的杀意,高高跃起。 逆光一剑,却斩破光芒。 “最后一剑,无名。”徐阳逸神色漠然,纯钧再阳光下折射出死亡的绚烂:“记住我的名字。” “有本真人在一天,你们休想踏入国门一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手中盘龙忽然爆发出数个古老的符文,柳明阳瞳孔都成为了针尖状,身体被一股无形之力猛然一摁,随后,只感觉头顶一凉,一股绝大的风压从头顶划过。 “呵……”大晋王宫,青城山顶,所有能动的金丹,全都看向了这里。 没有一个人还坐得住。阳字辈的三位真人,身体颤抖,目光震撼地看着天空,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 十几位天骄,呆滞地看着天空,不知道过了多久,澜血老祖捂着心口倒退数步:“我的天……” 柳明阳只感觉背上汗毛倒竖,半秒后,他正要直起身来。忽然“刷拉拉……”一声脆响,紫金冠断为两节,满头白发披散。 愕然看着被劈成两半的金冠,他抬起头来,还没看口,就看到了令人心脏停滞的一幕。 天空中,残留着一道白色剑痕。 不知其长,不知其宽,横贯整个青城山……不,川中的天空,仿佛将整个都江堰区都劈成两半。 “这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徐阳逸冰冷的声音从身后极远处传来:“这是华夏的土地,只有华夏的帝王,才能一令之下,天翻地覆。” “你们,不行。” 你们,不行。 这四个字,如同雷鸣,冲入下方呆滞的修士耳中。 四面八方,一片死寂。 真武界上方,无数人呆若木鸡,说三剑,就三剑。每一剑都将他们仅存的信心刺得支离破碎。在最后一剑刺出之际,他们听到了心脏破碎的声音。 “咕嘟……”不知道是谁吞了口唾沫,无人说得出一句话。只剩黑色的旗帜猎猎作响。 失控了…… 柳明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完全失控了…… 曾以为自己力挽狂澜,没想到在这个怪物面前什么都不是!手持护国神器,居然被华夏的帝王残灵击败,现在,就连盘龙剑都没有再传达意识。 下方的寂静,很快就会迎来疯狂的爆发,那时候……白色浪潮会吹起反攻的号角,彻底将真武大旗挡在国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