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突破元婴(四) - 最强妖孽

第840章:突破元婴(四)

“当!”徐阳逸一剑斩上,剑气破空,刚刚逼近一百米,无往不破的纯钧居然被硬生生弹开。纯钧沉声道:“不可,他现在已经处于天地灵力规则笼罩,比帝气更加高级,属于位面意志。根本不是帝器可以斩得动的东西。” “那怎么办?”徐阳逸抿着嘴唇,心中无比焦灼。青城山战场眼看就要掰回一城,只需要熬到徐方圆出现,晋后主束手就擒。对方属于真武界的绝对顶层,他脑海中的东西太有用了。 或许……这里就会成为二战中的莫斯科战役,一举扭转战局! 但前提是绝不能再出现第二个元婴。 “没有办法。”纯钧器灵凝重地看着天空中旋转越来越快的灵气漩涡:“除非……你能突破位面意志……你,你做什么?!” 话音未落,徐阳逸已经冲向那一片灵光之海。 “轰隆隆……”就在他面前,巨大的灵气化作风暴。直接让天穹都失去了颜色,这场战争从早晨到现在,已经逼近傍晚。血红的夕阳之色从灵光的缝隙照射下来,将这一片万米之大的灵气漩涡抹上血腥之色。 “放肆!!”“你住手!!”“竖子安敢?!”“再往前一步,老夫必定取你狗命!” 就在靠近灵光之海边缘五百米范围内,十几道身影已经严阵以待地准备迎敌。 苏长青,白莲心,澜血老祖,褚无眠……所有被击败的天骄此刻齐齐云集前方,各种神通交相辉映,组成一条上万米宽的防线,将后方的灵气漩涡死死包围。 负载帝气的纯钧完全爆发,徐阳逸的身后蔓延出一道白龙虚影。面对前方上万米封禁,毫不退避。 真武界所有天骄都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前方白龙,只感觉面对远古巨兽的冲击。一栋奢华无比的龙形浮空舟上,一位身穿金甲的女子一声怒喝,已经化作一道青光飞出。 “将军!”身后的人阻挡不急,焦急地呼喊。 “少废话!!”女子目光如血,三千青丝飘扬,娇丽的面容布满寒霜:“擂进军鼓!全军出动!无论如何都要保下柳相!!” 与此同时,又是五道光芒从布满天际的浮空舟中飞掠而出,八方远征将军齐齐冲来。再也顾不得镇守阵地,一位元婴真君出世,影响太大。 就在他们冲来的时候,徐阳逸一声大喝,声如惊雷:“滚!!!” 五位征远将军还未冲到,白龙如同银色长河掠过十几位金丹,刹那之间,惊呼连连,所有金丹居然近身不能! “一群废物!”金甲女子手持关刀,无一丝秀丽,反而宛若杀神降临,用尽平身最快的速度。因为过度的惊怒,声音都有些嘶哑:“本宫……” “轰!!”话音未落,白龙掠身而过,还没有说完的话完全被封堵在喉咙里,下一秒,她已经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好强! 这是她跌落之前最后的念头。 自己金丹中期,居然不是一合之将。这还是对方心神完全没有在自己身上。 早已知道对方很强,但是亲自碰面,才知道同等境界居然可以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差别。 “拦住他……”金甲女子稳住身形,用尽全力大喊道:“真武界精锐何在!护国军!拱卫军!!金丹真人何在!供奉何在!!” 她声音都嘶哑了,她知道这只是无力的呼喊。白龙所过,所有真武天骄全部倒飞数百米外。同一时间,大晋王朝停止许久的大鼓终于再次敲响。 “咚咚咚……”声音震动天地,数百面上百米的大鼓齐齐敲响,彻底唤醒每一个人。紧接着,十几道灵气构筑的烟花轰然炸开。 “刷拉拉……”天穹一片五光十色,压过夕阳血光,仿佛在昭示这场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一个个古老的文字出现在天空之上,澜血,洪铸,北邙,苍溪,洞云…… “澜血洞天老祖求援!”“洪铸洞天道子求援!”“北邙洞天圣女求援!”“苍溪洞天长老求援!” 下方,全部人都呆住了。这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用的死命求援令牌。此令出,无论身处何地,无论有何种事情,必须全部前来支援,违令者比死还惨! 宗门铁律! 不到十秒,悬浮极远之处天穹上的各个洞天齐齐打开自己的山门,一片五颜六色的光华,甚至铺满整个天空,数不尽的军团化作道道流光,疯狂朝着这里冲来。 这一瞬间,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一道道流光划过天空,看不清楚面容,仿佛流星群,又好似夕照繁星,蔚为奇观,惊心动魄。 然……这一声,同样敲响了华夏修士的神经。 “这是……元婴异象?”青城山顶,华阳子愣了一愣,随后三道流光不分伯仲地冲出。最前方一道毫无任何犹豫,一道烟花轰然炸裂空中。 千米灵光青莲盛开,带起漫天符箓。青城山上所有修士,看到这一幕全都呆了呆。 “道宗令?”后山,数不尽的道士齐齐站起,震撼地看着天空。下一秒,华夏方面同样腾飞起无穷剑光直射天际,在这一片天空拉起恢宏的幕布。 后山之中,一片残破的道观。上万名道士道姑静坐八卦广场之上,和其他道士不同,他们一袭黑白双色道袍,背负长剑。就在看到青莲的一刹那。所有人睁开眼睛,上万人整齐划一,腾空而起。 “纯阳剑派,来援!!” 无数剑光破空,加入青城山轰然而起的剑光幕布。 “当……”山顶老君殿,从不曾敲响的道钟被一百零八位道士敲动。一所所残破的道观,一间间恢宏的殿宇之中,数不尽的流光破空,化为璀璨的银河。 “武当派,太极道来援!”“华山九华观三千剑修在此!”“天师道符修前来!” 道统底蕴,同样不弱,在华夏扎根数千年的道统,一旦爆发,威力丝毫不弱于王朝。两片流光的幕布全力朝着中央的灵气漩涡靠拢,仿佛二龙戏珠。 “你疯了么!!”就在漩涡之前一百米处,纯钧怒喝道:“你这么进去是找死!” “位面意志,天地规则,你现在根本不是接触这些的时候!你完全无法抵抗灵气风暴的撕扯!这片漩涡,对于对方是滋养的天地,对于你就是还魂的地狱!你难道不懂?!” 徐阳逸一声不发,全速朝着前方冲击,就在他身后,近二十道金丹流光尾随,他们目呲欲裂,再一次无法阻拦,再一次眼睁睁看着对方单骑而过。甚至这一次对方根本不需要叫阵! 何等屈辱! 他的灵识已经全面铺开,当看到两方刹那间爆发,涌起数万,甚至十万米的惊天光幕之时,心中终于舒了一口气。 只要给他挡住…… 他……就有一丝希望!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纯钧终于无法维持他尊贵的模样,寒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现在进去就是找死!我也会跟着葬送在里面!” 五十米…… “不,你不明白。” 徐阳逸的声音忽然响起,无一丝退避:“你只要看好朱氏后代便好,你不了解……那种真正在几十万人战场上冲杀过,只剩下自己从满地尸骸中醒转的感觉……” 纯钧愣了愣。 他明白,他非常明白,作为最早跟随明太祖的圣剑,他如何不懂? 但是,他没有反驳。 “那是人间地狱……”徐阳逸抿着嘴,渤海的满海血红再次浮现眼前:“真武界,和地球,只有一方能存在下来。任何一个机会,我都不能放过!” 三十米! “即便为此献出生命?”纯钧终于开口,却不再阻拦。 他更明白,有所为,有所不为。 只有做到其他人不能做到,方能登临绝顶。 “即便如此。”徐阳逸声音没有半点迟疑:“而且……我应该不会死。” “轰!”下一秒,他已经冲入漩涡之中。 “哗啦啦啦!”数不尽的灵气光晕立刻海啸一样涌来,这一瞬间他好似身处银河,漫天星辰朝着他冲击。纯钧深吸了一口气,英俊公子的模样再次幻化,正要防御,徐阳逸忽然沉声道:“不……用尽全力,带着我朝柳明阳那里去,你应该能找得到!” 纯钧死死咬了咬牙:“你真的要找死?!” 话音未落,漫天灵气光点已经疯狂冲来,每一点都带着恐怖的天地至理,位面意志。别说金丹,就算元婴都不敢触碰。纯钧紧紧闭上了眼睛,徐阳逸相反瞪圆双眼。两人的心脏都几乎停滞,等待着彗星撞地球的一刻。 然而,在接近徐阳逸体外一米处,居然全部停了下来。 “刷!”纯钧猛然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徐阳逸仰天长叹,暗中握成拳头的手终于放松。 手掌,后背,已经冷汗淋漓。 “走!!”他立刻发号指令,却没有动静。 “走啊!!”他转过头,怒视身边的纯钧,紧接着,纯钧全面爆发,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冲向漩涡中心。 所过之处,群星退避,如同星辰之主。 “怎么可能……”纯钧颤声道:“从金丹开始,每一次大境界的进阶都有位面意志加护……你可能还不懂,但我知道的……这等于闯入位面意志的领域。但是……现在位面意志居然对你网开一面?!” 徐阳逸已经没有开口的功夫了。 他的眼中,前方混沌的灵气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端坐的身影。一股极其强悍的灵力,虽然紊乱,却在不断调整。 他没回答,因为只有他知道。羽蛇神作为世界意志的化身,第二个修行文明的守护者,在他体内唤醒了一颗种子。 这颗种子,吞噬了太初,或者说是自己觉醒。他就凭着这一点,赌位面意志绝对不会对羽蛇神有排斥,所以……麻着天大的胆子闯进了这里。 闯进这……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其他人进阶元婴的绝对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