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在遇故人(三) - 最强妖孽

第85章:在遇故人(三)

胡娇娇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这一切,只感觉头皮都炸了! 一次不算完……他还打算来第二次? 有没有天理?! 有没有王法了?! 他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他就看不懂这个车牌的含义吗!就看不懂这辆车的含义吗! 但是,怎样的怒火都比不过心中的恐惧,她心头在暴怒,说出口的却是尖叫道:“住,住手!别,别撞了!这里面有人重伤!” 后排晕得七荤八素的三个人,脸色都情不自禁地黑了。 “撞。”徐阳逸用灵识扫了一遍,笑容更冷:“不知悔改,继续,撞。” “嗡!”油门加大的声音传来,胡娇娇亡魂大冒,她意识到了,对方真的准备梅开二度! “兄弟!兄弟!够了!”不止是他,其他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中年男子忍不住高叫道:“兄弟!别撞了,他们显然后台大!哥们儿,劝你一句,这车牌的人咱们惹不起!你再撞真出事了!” 大学生们也把手放在嘴边喊道:“大哥,别撞了,再撞真的出事了!之前是他们不对,我都拍下来了!你没事儿的!他们要告你我们愿意提供视频!” “是啊,老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算了吧。”“兄弟,差不多行了。” 虽然关着车窗,但这些声音徐阳逸听得一清二楚。李宗元不敢做决定,只能看着徐阳逸。 “我以前,看过一则网页新闻。”徐阳逸忽然笑了笑,开口道:“一位中学生还是高中生,去扶一位老人。却被老人讹了几万。” “道德体系有裂痕。”他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淡淡说道:“我想过,我怎么办。得出的结果是,就算打到底,也要把官司打下去。当然,这只是我作为普通人的想法。” “一个人觉得宁事息人,一百个人宁事息人,结果,人人都为这道裂痕添砖加瓦。” “儒家的隐忍,不是说的这种隐忍。当然……”他收回了目光:“最主要的,这女人,不懂事到了让我烦的地步。” “撞烂它。” “我保证人毛都不会掉一根。”他翘起二郎腿,幽幽点燃一根烟,看着烟头平静地说:“直到他们懂事为止。” “是!”李宗元大声答应了一声,这种感觉……不明觉厉。 “咚!”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七十多万的奥迪a6l,和两百多万的gtrnismo再次撞到了一起! 第二次! “我艹……”中年男子都忍不住骂出了声音:“这哥们……有性格……但是,他以后怎么办?先不说这个车牌是不是普通人,几百万啊这可是!” “哇……”车里,少年忍不住天旋地转吐了一地。还没开口,胡娇娇嫌弃的声音就干呕着响了起来:“恶心死了!怎么办啊!” “恶心你妈比!”少年根本没想就骂了出来:“马上逃出去!” “你闭嘴!”青年也恨恨地看着胡娇娇,他万万没想到,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们今天就遇到了个不要命的! 诡异的是两次他们皮都没擦破,然而,光是这种惊吓,都让他们吓出一身冷汗! 他已经无比后悔,纵容胡娇娇去找事!谁知道对方根本不带鸟他们的! “道歉!立刻道歉!”少年看了后方一眼,尖叫道:“他,他,他又要撞过来了!” 还,还来? 青年的脸色都变了! “要道歉你去!”胡娇娇撕心裂肺地尖叫,张这么大,从没这么屈辱过! 哪一次不是别人对她道歉?哪一次她做错了什么有事过?凭什么给那个下里巴人道歉! “胡娇娇。”青年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这,可是大哥的车!” 胡娇娇愣了愣,随即呸了一口:“那又如何!要我给这个乡巴佬道歉!给我听清楚!没门儿!!” 沉默,大约0.5秒。 “胡娇娇……”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了口:“这是我找大哥借的车,算了,你,也给我听清楚……” “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胡娇娇愣了。 她想不通,这到底怎么了。这么怕?因为别人撞两下袒护了自己十几年的学长就和自己恩断义绝? 树木倒塌只是一瞬,但是之前被白蚁蛀空的过程,却长达数年。 “我们道歉!”根本不给她多想,青年伸出头去就喊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 “兹……”正在再一次后退的车,终于停了下来。现场每一个人,都松了口气,但是,他们接下来看到了更不可思议的一幕。 青年几乎是铁青着脸下了车,他们这个圈子,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如今,胡娇娇惹出来的事,又是他来收的底!而且是绝不情愿的收底!他已经可以想象明天他的脸被登到各种网页新闻上! “胡娇娇……”他咬着牙,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对着车里点了点:“你他妈好自为之。” “以后,没事别他妈来找我!磐山市老子不认你这号人!” “不认识就不认识!谁在乎!”胡娇娇一股憋屈涌上心头,伸出半个身体对着外面尖叫道。 青年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实拍富二代or官二代现场撕逼啊……”后面的大学生轻声感慨。 “咚……”“咚咚咚……”关门声陆陆续续响起,胡娇娇,少年,和光头司机,全都走了下来。 “开门啊!”她站在车头都有些变形的奥迪前面,死死咬着牙:“不是要我道歉?怎么?门都不敢开?” “不必了。”徐阳逸的声音,透过厚厚的窗户传了出来:“你走吧。” “呵……”胡娇娇都气笑了。 这事儿!没完! 自己当众丢了这个大脸,青年和自己反目成仇,自己吓得魂不附体,不就堵了你一下吗?不就甩了你瓶水吗?你矫情个鸟?! 要在磐山市,能让你这破车死三次! 现在,你他妈还敢得了便宜卖乖? “先生,真的让他们走?”李宗元问道。 徐阳逸塞上了耳机,点了点头。 不是怕了,而是看到这个聒噪的女人,他有些烦了。 脑海中,忽然跳出一个为了妹妹付出一切的女子身影,虽说有些模糊了,但是,却活力十足。 一样米养百样人,当初认识的人,不知道谁还活着。勾起他心中一股斯人已逝的伤感,他忽然觉得现在的事情很无趣。 和这个不懂事的中二叛逆少女较什么劲? 他忽然觉得之前有些好笑。懒得去管这件事了。 “咚咚咚!”急促的敲窗声,响起,胡娇娇越敲越大力,刚安静了不到两分钟的嘴,再次响了起来:“开门啊!” “怎么?怕了?不敢见了?刚不是这么牛逼?逼着要我道歉啊!” “现在我走过来了你不开门了!怕什么怕!是男人站出来啊!”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 他静静摘下了刚带上的耳机,湖泊一般的眼中闪过一抹森然杀机。李宗元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灵气沸腾了起来! 如同化成了一千把尖刀,握在一位死神手中,就要喷发出去! “主人!不可!”他急的满头大汗,转过身去连忙说道:“您这样会收到修行法院的追捕的!这女人身份应该不低!” “我的手。”徐阳逸冷笑着推开车门:“难道会杀这种无名之辈?” “哒……”万众瞩目之中,他走下了车。紧接着,立刻感觉到一道眼神钉在自己身上。 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光头男子。看样子,武功应该不低,可惜…… 不是修士,武功高低又有什么用? “哟?终于舍得下来了?”胡娇娇冷笑着摸着自己的爱马仕:“我还以为你不敢呢?胡八,给他道个歉。” 众目睽睽,光头男子却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站到徐阳逸面前,所有人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比徐阳逸高了一个头多!达到了夸张的一米九以上! “这,这是保镖吧?”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出,出个门,还带保镖?” “这哪儿是道歉啊,这是威胁吧!”有人嗤笑着呸了一口:“这年代,就是这样的人多了,才法制不如人制!” 徐阳逸淡淡地看着如同小山一般的胡八,忽然笑了。 他笑着伸出一个拳头,笑着在胡八面前晃了晃。对方毫无一丝感情地看着徐阳逸,嘲讽地看着在他看来脆弱不堪的拳头。随后…… “咚!”一声闷响!周围所有人都感觉一阵劲风拂面!胡娇娇的头发都在往后翻飞! 巨大的风力,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心中的震惊差点让她再次尖叫! 这还是人?! 这绝对不是人! 这是怪物! 普通人出拳能引起风压?你在逗我?! 对了……胡八!胡八怎么样了! 没有惨叫声,再次睁眼,全场沉默。 刚才的风压声,每个人都听到了。 “咚……”接下来,是胡八双膝跪地的声音。 徐阳逸的拳头在他身侧,没有对准他,但是他立刻知道,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男人,一拳……能打死他! 只需要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