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觉醒(二) - 最强妖孽

第842章:觉醒(二)

“滋滋滋!”柳明阳欢快地扬起脖子,仰天嘶鸣。他的眼睛已经红了。这一次,丝毫没有为自己不似人类的嘶鸣声而惊讶。 “我是谁?”他的声音忽然变得男女莫辩,死死盯着徐阳逸:“你猜猜看?小家伙?” 话音未落,他忽然抱住头,发出一声尖锐的哀鸣。 “滚……”柳明阳浑身都在颤抖,红色的眼睛刹那间变白,死死抱住自己的头:“滚出去……”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那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越来越浓,他脑海中突然如同闪电掠过:“太初?!” 太初!这两个字如同闪电一样劈中了柳明阳,他整个人呆如木鸡一样站在原地,过了数秒,才眨了眨眼睛。 “太初?” “我……不……我是柳相!我不是太初……我不是……” “竖子!”他一声大喝,仿佛要躲避脑海中恐怖的,如同潮水一样突如其来的低语,目光如血死死盯着徐阳逸:“杀我真武界数十万修士,今日,就要你毙命于此!” “轰!”随着他声音落下,脚下无光之域疯狂暴涨,瞬间达到三千米范围,一轮明月在其中若隐若现。 “心魔降服。”柳明阳浑身颤抖地看着天空:“本真君的领域,其中妙处,你很快就感觉到了,桀桀……” 徐阳逸神色凝重,所有他学过的神通,此刻全部化作一道道符箓,离他而去。并且,这些符箓在脱离他的身体之后,飞快地朝着中央凝结,成为一枚枚黑色拳头大小的结晶。 “感觉到了么?这种绝望无力的感觉……”柳明阳悬浮空中,双臂展开,如同拥抱宇宙:“本相的领域,剥夺所有神通,没有神通的你,就如同婴儿一样……” 话音未落,徐阳逸身影已经再次冲上。 越来越快了!随着他神通的抽离,冲击之时身上居然带起一片黑气。那是无数符文,从他全身各个部位被纷纷剥离。 “五分钟……”他瞳孔中,只倒映出对方的身影:“五分钟后,所有神通被剥离殆尽。” “找死!!”柳明阳眉头倒竖,一声暴喝,神通都没了,凭什么和本相斗?!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赐予你死亡! “杀!!!”一声咆哮,他飞身而上,对于这一战,他有绝对的信心,有领域和无领域,对方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一拳袭来,他毫不犹豫地挥拳而上。只听“轰”一声大响,他自信满满地面容刹那间扭曲起来,下一秒,一声惨叫从他口中发出,右手响起一片爆竹似的脆响。 小臂碎裂! “怎么可能!?”惊呼之中,柳明阳倒飞数百米,震撼地看着徐阳逸。神通被剥夺,对方怎么可能还能击断自己的小臂? 徐阳逸也愣住了,神通被剥夺,这一拳反而比他全盛之时更强!然而,久经沙场的他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一声长啸中,身形如同猛虎扑上。 “这不可能……禁!封!锁!”面对滔天杀气,柳明阳一声怒吼,双手飞快结印,徐阳逸身上黑色符箓飘飞地越来越多,身后的晶体越来越凝固。 但,他的力量却越来越强! 越攀越高,直指珠峰! 从未有过的高度! 完全纯净的肉体! “这……怎么会这样?!”柳明阳声音都嘶哑了,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神通越剥离,对方越强大!为什么神封结晶越凝固,对方气焰越高? 徐阳逸身形越来越快,随着神通被剥离,他甚至感到了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 身轻如燕,力重如山。困龙出海,鲲鹏升天。 刹那间,已经突入柳明阳方圆百米范围。 生死关头,柳明阳双手一合,死死咬牙,金光爆闪中,大喝道:“天问!” “轰隆隆!”无穷伟力朝着徐阳逸海潮一样凝固,一尊黑色修罗像,数百米高大,飞快在徐阳逸身后凝结,随后双掌一合,黑芒万丈。 然而,徐阳逸停都不停,双掌合拢的刹那全部炸裂! 柳明阳倒抽了一口凉气,徐阳逸距离他不足三十米! “破魂殇!!” “卡拉拉!”徐阳逸身体周围再次出现无数黑洞,一根根锁链闪电一样冲出,但还不等柳明阳松一口气,居然再次崩溃! 一声长啸,他终于突入柳明阳十米禁区。拳头抬起,力走全身,而这一次……拳头上居然旋转着,呼啸着出现了道道幽光,扭曲为一个黑色的漩涡! 好强…… 这个状态……到底是什么状态? 极致的肉体之力,居然强到这个地步!这才是千里不留行上说过的,神通不能加身,法宝无法破体! “轰!!!”拳落。 柳明阳发出难以置信的惨叫,炮弹一样坠落整整三千米!所过之处,空间居然被余力撞击地层层碎裂。化为一条漆黑的通道! “这怎么可能!” “他已经没有神通,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威力?!” “是……他是体修,体修难道就不需要神通?!单单一拳怎可能将还在进阶元婴的本真君打成这样?!” 然,他根本无法多加思考。瞳孔倏然化为针尖状,因为一道迷彩的身影如同魔龙捕食,电射而下! 追魂夺命,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轰!!!” 又一拳,拳震万里,四周空间如同被打碎的玻璃,卡拉作响,随后化为飞灰,片片消逝。 “扑!”柳明阳吐出一口鲜血,在空中拉出一条血线,直直坠落,不敢相信的眼睛映照出紧追而上的死神。 “杂种……” 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拳风再至眼前! 挡不住…… 他能感觉到,那种斩风破浪,所向披靡的气势,拳还没打到他,拳风居然吹的他的皮肤波浪一样翻滚……这要多大的压力,多强的肉体才能做到这一步?! 这一拳,足以将他开膛剖腹。 就在此刻,两人全都愣住了。 “刷拉拉!!”一条触手,死死卷住了徐阳逸的手臂,紧接着,用力一甩,居然将柳明阳无法阻挡的徐阳逸直接甩出千米之外。 “终于出来了……”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目光无比凝重地看着前方。 在他身后,七星神算疯狂计算着。然而得出的结果,却是……平? 平安无事? 柳明阳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肚子,那根触须……居然是从自己肚子里伸出来的? “刷!!”这一刻,天空中银河的中心扩散出一个诡异的黑洞,随着黑洞越来越打开,柳明阳身上肌肤道道炸裂,一根根恶心至极的触手蔓延而出。 “滋滋滋!!”他痛苦无比地尖叫着:“不……我是柳明阳……大晋王朝现任宰相!” “邪魔外道……” “轰!!”话音未落,一个光芒万丈,大约只有一尺大小的金人缓缓飞出,如同抽走了柳明阳的灵魂。 太初! 徐阳逸看到的一瞬间,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这绝对是太初! 而且……和主宰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简直就是……猴子和老虎的区别! 凶猛,残暴,血腥,种种不详的灵气在它周围凝固,化为森罗地狱。和那一片祥和的金光相比,是如此不合。 宁静中的恐怖,恐怖中的死亡。 “你好像并不惊讶。”金人看向徐阳逸:“这样说来,本源之地的一只主宰,吞噬它的人就是你吧?”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全神戒备地看向对方。 好强……那种可怕的感觉,对方没有释放一丝灵力,都针尖一样刺激着他的全身,让他汗毛都服服帖帖地贴在身上。 从未有过这么强的恐怖感…… 就算小青都没有! 而且……这还是个投影,并非现实。对方本体还没有到。 “不回答也没关系。”金人气定神闲地看了一眼周围:“你应该去过巴别之塔,别否认,你身上有某位阁下的气息。那么……你应该知道上官泓。” 上官泓? 徐阳逸微微皱眉,随即想起,那就是在虚妄号控制中枢,那位曾经的宰相。 “大晋王朝有左右二相。上官一族为左相,柳氏一脉为右相。左相掌内政,右相掌兵权,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两人血脉中……从一开始,就有太初因子存在。” 徐阳逸目光微闪:“仙界之战?” “你很聪明。”金人微笑道:“仙界大战你都知道,那么那位阁下应该告诉了你卡俄斯和创始元灵的故事。这在下界,甚至上界都是绝对隐秘。你也很幸运。” “当年两大仙界大战,何等恢宏,诸天万界来助。观星者应该告诉过你,墟昆仑作为不归界的下界,当然也来了援助。” 他看向徐阳逸,徐阳逸沉声道:“柳氏,上官家的人,也在这些人中?” “没错,而且呆了很久。”金人悠然道:“久到太初产生,他们都不知道。久到大帝将自己的种子洒落地球,他们也不清楚。”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完全不知道太初的柳相会突然形成这一位高级太初的通道。按照时间线来说,原来如此。 “你很健谈?”徐阳逸一边谨慎发问,一边思索对策。 “并不是。只是孤独太久。”太初徐徐开口:“你不用紧张,这只是一个临时通道,本圣本体还无法到达。不过十几年后,我相信我们能够见面。” “也不用害怕,更不用闪躲。和本圣合二为一,本圣会带你遨游位面,见证你从未见证过的种族兴衰,位面生灭。逃避本圣,是毫无结果的。因为……” 话音未落,他身体已经化为一片金光,瞬间冲进了徐阳逸心脏。 “卡拉拉……”一个诡异无比的恶魔纹身,出现在徐阳逸胸口之上。 “本圣要找的人,逃无可逃。” “森罗道标加诸你身,就算你逃遁诸天万界,也逃不过本圣的五指山。” @@@@@@@@@@@@@@@@@@@@@@@@@@@@@@@@@@@@@ 居然忘记了更新~囧 另外,前两天跑装修导致状态下滑,昨天跑完状态瞬间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