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在遇故人(四) - 最强妖孽

第86章:在遇故人(四)

他发紫的嘴唇大张着,一句话说不出来,满头冷汗。 徐阳逸静静地走向满身微颤的胡娇娇,对方的头发,这才缓缓落下。 “啪嗒……”她的包,那个爱马仕的包,在她颤抖的五指中落到了地面上,双腿都在微颤。看着缓缓走来的徐阳逸,面无血色。 这,这,这是个妖怪! 刚才,没有人感觉能比她更深!就在刚才……她仿佛置身台风眼中!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星爷的大片功夫之中! 那种……一瞬间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感觉,太深刻了。深刻到现在,她看到徐阳逸平静地走过来,身体就开始本能地发抖! 害怕到了极致! “你,你别过来!”她颤声道,上一秒,她还怒喝着让对方过来,下一秒,她却连对方的靠近都感觉是威胁! 徐阳逸嘴角勾了勾,嗤笑了一声,仍然不徐不疾地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别过来!”“咚!”胡娇娇背已经靠上了车,她是真的被吓怕了。 “你知不知道我大哥是谁!”瞳孔中,徐阳逸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她已经吓得口不择言,声音嘶哑到了尖锐:“你,你,你如果对我做了什么!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明水省……不!全国你都寸步难行!你别过来啊啊啊啊!!” 徐阳逸走到了她的面前,两人距离不超过二十公分。 “傻逼?”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胡娇娇:“是骂我?” “不!不是!不是骂你!不是骂你啊!!”胡娇娇差点吓哭了,尖叫着回答。 “刷!”徐阳逸抬起了手,“啊--------!”胡娇娇立刻尖叫着蹲了下去。 一个响指的声音响起。徐阳逸笑了笑,看着真正哭出来的胡娇娇。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时亮了起来。 “三年半不见,你还是这个样子。” 一句话,立刻将胡娇娇从噩梦中点醒过来,冬日瞬间化为寒冬,她立刻站了起来,一把抹去生理性的眼泪,声嘶力竭地高喊了一声:“大哥!” “大哥,你快来管管吧!他们几个都不要我了!” “我,我被这个混蛋给欺负了!呜呜呜!” 她脸色微微泛红,抿着嘴唇,甚至挤出了几滴楚楚可怜的眼泪,刚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带着一抹复杂的笑容站在车旁,目光,却没有在她身上。 他身后,还有好几个人,有的神情激动,有的对着奥迪上下来的男人竖了个中指,有的夸张的做了个鬼脸。但是…… 还是没有人看她。 “你怎么在这儿?”徐阳逸同样意外,却忽然恍然大悟:“明a-aa6666,这是……内部车?” “这是我的车!”男子一锤胸膛:“咱们南通省分部,所有活着的第一名,终于又见面了!” “欢迎回来,魁首!” 胡八满头冷汗,嘴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一拳,从未见过的一拳!就是他学泰拳的那位拳王,都不可能打出风压! 这,是传说中的境界! 这,根本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之中!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愣住了。 现场,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候,出现了七个人。然而,没有人去注意他们,所有人,都震撼地看着徐阳逸。 “我的老天……”一位大学生,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你你你你们看到没有?刚才,那那那个女的,头头发都都飞起来了!” “叶问吧这是?!”一位女大学生,死死抓着身边男同学的胳膊,眼睛都在冒光:“他能一个打十个吧!” “何止十个……”男同学眼中的眼神,震惊之后是极度的震撼和崇拜:“五十个恐怕都行啊……” “这真的假的啊……”中年男子掏出了一根烟,却死活对不上烟嘴,嘴唇和手指都在轻颤:“世界上还真有这种武学大师?才这么年轻?” 没人敢说话。 都被刚才那一拳震撼住了。 如果,身边没有胡娇娇的对比。那一拳,可能算不上什么。只是让大家觉得快,非常的快,极致的快。 但是,再加上了出拳的瞬间胡娇娇头发全部往后飘的话…… 那个场面,太震撼了! 非人的力量! “大哥,大哥!”胡娇娇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小鸟依人地朝着领头的迷彩男子跑过去,爱马仕的包,好几万的包,被那一拳吓得震到了地上,她都不敢去捡起来。 男子看了一眼跑过来的女人,朝徐阳逸抬了抬眉:“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的,楚昭南。”徐阳逸很不负责任地耸了耸肩:“我只是没想到,这是你的车,我现在不太方便去找你。” 楚昭南点了点头,看着胡娇娇跑到距离他只有半米的地方,眼睛都没扫她一眼,一个巴掌就印到了她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再次让所有人从震惊中又清醒了过来。 女人们打了个摆子,就算隔着这么远,她们都能感觉到那一巴掌有多痛。 男人们也吞了口唾沫,他们同样能感觉到,那一巴掌对方有多用力。 “啊……啊!啊!!”胡娇娇几乎被一巴掌扇飞,捂着鼻子摔倒了地上,起来之后,首先是痛呼了一声,随后,是因为看到满手鼻血的尖叫。最后,是难以置信的尖叫! 为什么! 一直对自己好,全省所有官二代都认定的大哥,自己迷恋的大哥,怎么会打她? 不,不对!大哥好像认识这个王八蛋? 他居然为了这个混蛋打她?! “大,大哥!你,你……”她话没有说完,楚昭南已经抓着她的喉咙把她提了起来,冷色冰冷:“道歉。” 胡娇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从未见过大哥神色这么冷过。 他们这个圈子,是有分级的,楚昭南副部长的孙子,省长独子,毫无疑问稳坐第一。她胡娇娇是纨绔,但是,楚昭南比她更纨绔! 对方要说省里第二名,没人敢说第一! 对于楚昭南的命令,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情。就像领头羊对羊群下令一般。她只能拼命点着头。 “嘘……”高野的嘘声从身后传来:“我听你说起过好几次这个小美人儿啊,你不是对她还不错?真舍得打?” 楚昭南笑了笑,拇指划过胡娇娇的脸:“听着,我不欠你什么。” 随手,他看向徐阳逸:“但是,我欠他一条命。” 胡娇娇的头皮都要炸了! 如此之近,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非常开心,但是,现在,她怕的浑身发抖。 怎么可能! 这种下里巴人居然能让大哥欠他一条命?这是在骗她? 楚昭南松开了手,胡娇娇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不面子,几乎是哭着爬到徐阳逸面前,半跪着抹着眼泪,声嘶力竭地嚎了起来:“我错了!先生!我……” “他姓徐。”楚昭南在她身后幽幽地说。 “呃……”胡娇娇哭泣的声音有节奏地顿了顿,随即,更大声地哭号道:“徐先生!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呜呜呜……您就原谅我吧……” 周围的人,都快木然了。 这个剧本怎么回事? 反转太快了吧!导演你确定你写的剧本没问题? “这,这是怎么回事?”一位司机抽着烟,脸上的肌肉直抖:“这是……牛逼的让人道歉,然后来个更牛逼的,让这个牛逼的人道歉?” “这逼撕得精彩啊!”学生们则是乐此不疲:“这反转得。有水平,有难度!” 剧情反转太突然,突然到周围的人开始默默上车,精神矍铄地开车。 嘛……虽然时间晚了点,但是居然看了这种好戏。呵呵哒,可以发朋友圈求点赞了。 “我他妈敢打赌!头发飘起来一幕绝对能让我被点一千个赞!” “弄得这么血肉模糊的干嘛。”车一辆一辆地从他们身边开过去,徐阳逸哭笑不得地看着楚昭南:“你也不欠我的……哦,对了,起来吧。” 胡娇娇哭声立刻停止,但是却带着惊惧的意味立刻跳进了车里。 “我欠。”楚昭南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一句。 “先走吧。徐哥。”罗三丰走了上来,摩拳擦掌:“早就想抱一腿之仇了……你等着……你,你你他妈练气中期了?!” 这一声尖叫,他没控制住。刚打起来的气,立刻泄了下去。徐阳逸笑了笑:“侥幸,侥幸。” “虚伪!”罗三丰狠狠对着徐阳逸竖了个中指。不做声了。 “除了我,半年前刚进入练气中期,他们都是初期。”楚昭南笑了笑:“早让你们认真修炼,不听?现在知道差距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偏了偏头:“这三年,发生了很多事。而且,我不能在这里久待。徐哥,你的处境有些微妙。咱们先走。” 其他人也要跟过去,楚昭南抬手制止了:“有些事,你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有jq!”一位娃娃脸的学员怒视对方,徐阳逸依稀记得,这是被楚昭南虐过的人。 回答他的,是一根中指,楚昭南和徐阳逸两人一跳,直接跳到了旁边的农田里,找了个田坎坐了下来。 “你可让我好找。”楚昭南递过来一根烟:“我时间很紧,有些话,我必须对你说。” 徐阳逸点上,心中感慨如潮。 三年了……整整三年,这些才是真正的故人。 本来,他们甚至可以说有些些嫌隙。但是,有一件事,让他们毫无顾忌地走到了一起。 他们,都是从那场大屠杀中活下来的人。 真正的战友。 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每个人都在为活下去努力着。最终,十三个人,剩下了七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