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俘虏(一) - 最强妖孽

第854章:俘虏(一)

“轰”剑光横跨万米,就在进入都江堰边境之时轰然炸开,化为一个数千米的血红“杀”字。 狂暴的元婴灵力如同怒海狂潮,将天边的云彩都撕得稀烂。柳明阳轻轻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目光如同老鹰一样看向徐阳逸:“带上来。” “一万两千米么”徐阳逸目光轻轻闪动,和自己全力发挥可以说毫无差距。对方显然在进阶元婴的时候受了不小的伤,而且现在还没有恢复完毕。 人潮分开,足足两千人被带了上来。就在他们出现的一刻,青城山齐齐响起一片剑鸣。 狂风吹过竹林,卷起一片萧瑟。落叶飘摇中,夹杂着狂潮一样的怒火。 那不是剑鸣。 而是欲拔而未拔,在看到这一切的那一刻,几乎血液倒涌,恨不得拔剑长啸的逆血。和拔到一半,理智告诉自己总指挥还不曾下令,将剑插回自己心房的不甘。 不只是他们,包括徐阳逸在内,八位金丹的目光瞬间通红。 俘虏。 华夏俘虏极少,太多的修士是宁可自爆也不愿被俘,但是总有一些人因为昏迷,或者自爆被打断被被俘。 所有人都衣冠破烂,然而眼中却燃烧着熊熊烈焰,昂首挺胸,不似俘虏,更似英雄。 “要交换俘虏”三圣观主眉头轻轻一皱:“怎么个交换法” “切勿大意。”天青子沉声道:“俘虏必须交换,否则太伤军心。不过怎么交换,还得三思而行。” 徐阳逸没有回答,第一反应就是灵识扫荡整座青城山。 没有一人出声,仿佛百万烈士英灵碑。尽管有的人身体颤抖,手上青筋毕现。有的人目呲欲裂,嘴唇都咬出了血。但是,他没有开口,没有军令,居然一人未动。 拔出的剑,再缓缓入鞘。那一片静谧之中的“沙沙”声,好似响彻他的心底。 感同身受。 他非常清楚,这些人能把剑插回去,是多么的压抑,多么的忍耐。只因他军令未下。 “等对方出招。”他收回灵识,咬牙道。 “咳,咳咳咳”柳明阳一阵咳嗽,华贵的蟒袍遮住嘴,缓缓站起,眼中杀意横溢:“狼毒,你可听说过大晋柳氏” 不等回答,一朵莲花一般的法器飞到青城山面前,缓缓张开,成为一片光幕。 “大晋王朝左右二相,左相掌政,右相掌兵。左相为柳氏,乃大晋王朝开国勋贵。屹立真武界已经数千年。” 他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喘着气道:“右相用兵乃是煌煌正道。我柳氏一脉,从来都剑走偏锋。所以,每一代柳相都有一个不太好听的绰号。” “毒相。” 话音未落,他轻轻一挥手,眼中的目光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仿佛看到血腥的野兽。 “咚咚”大晋王宫城楼上,已经架起百面大鼓,隆隆鼓声震天。而随着这阵鼓声,一片**上身,带着黑色面具的彪形大汉,扛着一把半人高的斩马、刀,刀刃上锯子一般布满利齿,从天而降。 “此刀,名为鲨齿。”柳明阳从牙缝里飘出一句话:“直破修士护体灵力,从腰上斩下,足以将人懒腰砍为两截。且,死者会无比痛苦。因为” 他缓缓一笑:“此刀,一刀杀不死人。” “至少三刀,这三刀,叫做鬼门三关。受刑者无比痛苦,能亲自感觉到肠子,内脏被一节节砍成肉末,最后,斩断脊椎,完成腰斩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之后,他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的红晕,叹息道:“美不胜收。” 最后一个字落下,所有金丹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极其不妙的预感,就在同时,百把鲨齿舞动漫天白光,朝着前方百人倏然挥下 狂风如刀,初阳如血。 八位金丹浑身骨节猛然咔咔作响,所有人包括徐阳逸在内,这一瞬间,心脏猛然停止了跳动。浑身血液突兀地冲到头顶,无人注意到,每一个人的脚步都毫不犹豫地迈了出去。 这是华夏的修士。 他们用自己的血肉包围了祖庭,守卫了国门,如今,居然在百万人面前被问斩 真武界从来没想过交换俘虏,数万人,不要了,柳明阳今日就要用华夏修士人头祭旗让所有人看到,胆敢阻拦真武铁蹄者,必定魂断青城。 兑现当日诺言,杀真武界一人,屠地球百人。 然而他们没有动。 不约而同,八位金丹全部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不止如此,就连脸色都没有变。 不能去每一位真人心中立刻明白了过来。 为将者,这三个字浮现于脑海,其他人可以乱,但是他们不能乱其他人可以意气用事,但是他们不行 其他人可以哭,可以喊叫,他们也不行。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英雄被斩首于现场。 就算军纪再好,这一刻青城山上也爆发出一片忍不住的惊呼之声,甚至能听到不少人脱口而出的“不住手”等怒喝。 “刷”就在刀接触这百人衣服的瞬间,突然停下了。 整个战场,一片死寂。 “咳咳”柳明阳目光如毒蛇一般从所有人身上扫过,冷笑道:“无胆匪类” “看着你们的人死,居然动都不敢动。和妇孺何异” 没有人开口。 八位金丹面沉如水,他们都能感觉到,身后那如同实质的目光,那蕴含着一道道热血的眼神。他们知道,只要他们现在一声杀,就是万剑出青城。不把真武界杀个底朝天,决不罢休 然而不行 徐阳逸看的非常清楚,就在大晋王宫之中,那道曾经让他都惊心动魄的杀机早已沸腾起来,如同金蛇狂舞。以大晋王宫为中心,形成一个半月形的包围圈,起码有十几道恐怖之极的灵气。 一旦冲过去,一时的意气用事,换来的就是西南国门的全体崩盘。 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都在发抖,那是杀意已经攀升到顶点,几乎破体而出的汹涌,如同海啸的中心。 杀杀杀 杀光这帮杂种 心中一个声音拼命咆哮,脑海中仅剩的一点清明死死压制住这份磅礴的杀意。 “你们可有数万俘虏在我们手中。”他双手放在裤兜中,指甲将手心都划出了血,明明心中杀意已经快爆炸,说出的话却云淡风轻。 “随你”柳明阳猛然一声咆哮,猛虎一样看着徐阳逸:“敢杀一人,我等破了成都之后,近两千万人,无人可活古有张献忠屠四川,今日,老夫就杀得你们湖广都填不过来” 对方心中的戾气完全爆发,杀意几乎化为实质,声冷如刀:“本相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 “投降,大开国门。本相承诺,只诛首恶否则” 无人开口。 天人交战。 答应不可能,然而,人情,理智,人伦,这些每一个都在催促他们开口答应。 八位金丹都知道,只要不答应,今日这几千人就是死期,而且死的无比凄惨。这才是大晋丞相,真正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晋后主,为了西南国门大战,他根本不会在乎几万人的死活。 理智是否决的,情感却在点头。 杀,不杀,就在徐阳逸一句话。 一念之间。 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踏前一步,心中如同万刀搅动,脸色平静如洗:“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这句话一出,身后大山上无数修士,眼圈倏然红了起来。 一道道寄托哀思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光幕。一位少年修士,筑基初期,眼泪在听到这一句话之时,晒然而下,泪洒长空。 “父亲你走好”他声音都嘶哑了,目光如血,嘴唇也咬出了血。却没有一丝抱怨,有的只是满腔仇恨,和无边杀意。 元婴,不可怕了,当热血在头顶炸响的一刻,他就没想活下去。 只等一声令下只等那一道号令,他万死不悔。 一位女子,静静地取下手中戒指。 无名指,婚戒。 成色很新,不会超过一年。 也不是什么修士的天材地宝,更不是法宝,只是很普通的黄金。 然而,就是这轻若鸿毛的戒指,如今在手中重如泰山。她死死握着戒指,目光一刻不曾移动。失了魂,丢了魄一样,木偶一般看着光幕。 全身,只余一道纯粹至极的杀意。 无数的人,每一个人,喉咙都痛地厉害。那是撕心裂肺的伤,因为,徐阳逸下一句话就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无人开口,总指挥不下令,他们必须令行禁止,这一幕,会永远铭刻于他们灵魂。 我们不能救你们。 对不起,我们只能为你们默哀,请你们好好上路。 但请你们放心,之后的事情,虽万死而不辞 这一刻,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心存侥幸。现在,以身殉国,杀尽天下真武蝗虫的念头,已经植根于每个人心中。 安静若死,柳明阳嘴角带着一抹嗤笑,不带丝毫感情,右手闪电一般挥下。 “杀。” “刷”百把长刀扬起,闪烁着血腥的红。 真的不好意思,最近说这个词的次数多了点然而装修房子,大家都懂的,要跑的太多了,有时候跑完一天,就再也没有力气和心情码字了 昨天是去跑了空调和冰箱,下个星期,五之前,所有都能搞定实在是对不住各位了请各位看官老爷原谅则个百度一下“最强妖孽”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篇   第853章:柳相成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