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俘虏(二) - 最强妖孽

第855章:俘虏(二)

无人回头,无人侧目。 整座青城山,没有一个人因为心中不忍,因为害怕血腥而偏过头。 经过两年的大战,他们已经是精锐之师。正因为如此,徐阳逸没有开口,尽管他们心中已经五内俱焚,却只能死死咬着牙,强忍着这种提刀冲上去,杀个血流成河的热血。 每一个人,全都圆睁双眼,看着眼前用血染红的一幕。 “咚……”随着一声鼓响,百把鲨齿化作百道寒芒,寒芒所过,血液飞上半空,比朝霞更璀璨。 朝阳子嘴唇颤抖,虎目含泪,目光却死死看着这一幕,要把这一切记在心中,刻入灵魂。 一刀,百名俘虏腰身上全部出现了巨大的裂口,却无一人痛呼出声,脸上反而带着愉悦。 人生自古谁无死? “各位……”忽然,一位修士满嘴鲜血,笑着开口:“我们,先走一步……” 话音未落,第二刀落下,足以将人劈成两半,每个人身子都像折断了那样,却无一人求饶。昂首挺胸,仿佛疼痛不加于身一般。 视死如归。 “降不降!!”柳明阳霍然站起,光幕中透露出他饱含杀意的目光,大喝道。 随着他的一声大喝,周围数十万,百万黑潮,齐齐高呼:“降不降!!” 声音如雷,如剑,如针,刺进每一个人心中。然而,青城山对面,一片沉寂。 那是愤怒的沉寂。 那是恨不得十步杀一人的沉寂。 那是迫于总指挥没有开口,而不得不沉寂。 每一个人,眼睛都血红了。面对山崩海啸的一样的“降不降”的喝问,无人回答。 回答这一声的,只有手中剑。 “嗡……”不知道谁人开始,剑鞘狂震,这不是灵气,而是纯粹的怒意。紧接着,整片青城山,一片剑鸣之声,不知成千上万,连绵如海。 “很好。”柳明阳神色平静如湖:“斩!!!” “咚!!”第三声鼓声响起,百道寒光再次闪耀。带起冲天血光。 所有修士的上半身,全部被斩断,死亡的下半身,扑通通全部掉入山雾之中。明明很淡,此刻却感觉浓郁无比的血腥气弥漫整片山脉,无数的人……身体都在颤抖,胸口起伏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继续。”柳明阳磨牙道:“带上来。” 话音未落,又是百人,而这百人刚刚带上来,整个青城山上,终于压抑不住发出了一片极其忍耐的哽咽。 “师尊……”真武派,所有弟子齐齐往前一步,嘴唇都咬出了血。 前面第一个人,就是真武派的掌门,如今对方披头散发,却精神抖擞,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之前的惨剧。 不只是他,这一次押上来的,居然全部都是各派被抓的掌门,长老,足足五十多人。 柳明阳微笑道:“跪下。” “在千万人前忏悔你们的罪孽。本相可以赐你们一刀。” “哈哈哈!”话音刚落,一位老妪仰天大笑:“邪魔外道,也敢让道教长老下跪?痴心妄想。” “呵呵……”柳明阳笑的无比平和,下一秒,血光一闪,老妪双腿几乎齐膝而断,再也控制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半空。 老妪双目刹那间红了。 怎可跪?! 怎么可以跪死祖庭?! 这是自己信仰所在,是道教祖庭所在,就算要死,也是站着死,怎可能在真武界贼子面前下跪?! 瘫软的身体,挣扎着要站起来。柳明阳惬意地看着那一具苍老的身体无力挣扎,忽然身子一闪,出现在老妪身后。 “蛆虫一般,还想表现一些所谓气节?”他轻轻伸出腿,缓缓地,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踩向老妪头顶。 轰!!! 血液瞬间爆炸。 如果说之前,还是暴怒,杀意弥漫。这一刻,已经不是愤怒所能形容的了。 就算死,也不得好死,而是倾尽折磨。大晋王朝居然在阵前虐俘! “你敢!!!”这一刻,聚集到顶点的杀意轰然爆发,数百道霞光化作倾天剑雨,从青城山上轰然射出。 一往无前。 根本不惧前方是否元婴真君,这一剑出,有死而已! 死有何惧! 若让对方这么折辱华夏烈士,还不如一死! “放肆!!”徐阳逸还没开口,朝阳子哽咽的声音已经猛然炸起:“都给本真人回去!无大帅号令,谁敢妄动……” 谁敢妄动,斩立决! 这句话,在他喉咙中郁结数秒钟,却死死抿着嘴唇,硬生生吞了下去。 他说不出来。 这是一片赤子之心,他看到了,刚才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冲出去的数百剑光,全部都是老妪所属的海蟾派修士。 斩? 不……这种情况,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他都好几次差点踏剑而去,什么都不管,只要将对方杀个血流满地,杀个天翻地覆,就算身死也毫无怨言。 但是……八位真人的目光交接,都知道不能这么做。 “哀兵必胜。”徐阳逸嘴唇都咬出了血,声音从未这么嘶哑过:“真武界等不起了……每等一天,晋后主被擒的几率就大一天。他们也知道哀兵必胜,但是,他们军心大破,士气大跌,必须有一个方法挽救濒临崩溃的士气。” “那就是……杀俘……”三圣观主目光紧闭,眼角湿润,他都不知道是用多大的力气才死死压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柳明阳要调动全军最后的士气,和青城山做倾力一击,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而我们,维持这份哀兵心态,才是人少之下最大的本钱。”天青子目光泛红,袖袍中的手都掐出了血,沉声道:“诸位……切不可意气用事,青城山最后的大战将至。黑云压城,山雨欲来……西部国门是立是破,责任都在我们身上。” 徐阳逸深深看向对面数十位长老,再看向踩在老妪头顶的柳明阳,声音如同被锁链困住的囚兽,只等着撕裂锁链的那一天。许久才嘶哑道:“你……该死。” “柳明阳……若不将你碎尸万段,青城山就不算胜。” “不仅仅是你,几百万真武界修士,都得给今日两千人陪葬!” 这些,柳明阳听不到,他华美的靴子已经踩上了老妪头顶,轻轻碾磨,仿佛在踩踏蚂蚁,神色冰冷:“跟我说。” “我,愿意归顺大晋王朝,从此为柳相马前卒。” 无人回答。 数秒后,他脚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却充沛无比的笑声,由小到大。仿佛震慑苍穹。 “呵呵呵……哈哈哈哈!”老妪用尽全力,想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然而,柳明阳已经进阶元婴,实力何其强大,只轻轻“嗯”了一声,力透脚尖,一阵骨骼脆响,老妪硬生生被踩了下去。 “老身……八十岁筑基,一百八十岁筑基大圆满……” 她声音挣扎着,颤抖着,却透着一股绝不低头的屈服,大笑道:“身为一介女流,资质不佳。这一百八十年,生我者,父母,养我者,天地。老身今日被俘于你等之手,自然是学艺不精,然,你居然厚颜无耻劝我投递叛国?何其可笑!哈哈哈!” “老身……上了这个战场,就没想过活着回去……西部国门,就是和老身这般碌碌无为,却殚精竭虑的修士组成,别说你,就算晋后主在!你真武界也别想踏过半分!!!” 她的目光看向光幕,神色忽然慈祥了起来:“海蟾派的各位,老身……先走一步……” “若在座海蟾派有一人胆敢退缩!有一人不胆敢临阵脱逃。苍天有眼,海蟾派列祖列宗,包括老身,必在九泉之下化为厉鬼吞噬尔等!!” 话音刚落,她下颚猛然用力。就在此刻,柳明阳的手却抓着她的下颚,将她硬生生提了起来。 “想自杀?” “本相何曾给过你自尽的资格?” 老妪的声音还在振聋发聩,这一刻,所有海蟾派……不,整座青城山的修士,终于无法忍耐下去! 就算死,都不给! 士可杀不可辱,若就这么一刀,他们认了。但是现在这样,谁都不认! “真人!!”柳明阳话音刚落,三道嘶哑无比的声音响彻徐阳逸面前,三道身影透着必死的决心,声音无比哽咽,泪流满面地跪在他面前,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大喊:“海蟾派大弟子,姚昆吾请战!!!” “海蟾派二弟子林园请战!!海蟾派三弟子付随心请战!!” 三道身影,带着浓浓的必死之心,就在他们跪在徐阳逸面前之时,数百道光芒已经全部跪在八位真人面前。 “海蟾派请战!!!” 声音整齐划一,如同利剑出鞘,直指天空:“就算我们要死,也绝不可看着长老如此死去!!” “请战!请战!!请真人下令!!我等万死不悔!!” 徐阳逸嘴唇都有些颤抖,偏过头去,无人可见,作为主帅的他,眼角终于有一滴泪流下。 他看到了,那位海蟾派的三长老,在柳明阳,此刻没有任何恐惧,有的只是一抹求助的目光。 看向他的求助。 他悄然风干那滴泪水,声音坚决:“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