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俘虏(三) - 最强妖孽

第856章:俘虏(三)

不准。 这两个字,如同万斤巨石,压在所有人心上。 姚昆吾,林园,付随心紧紧咬着牙,心仿佛被千刀万刃破开,血流不止,伤痕林立。 是啊……肯定不准的……在青城山这个血肉磨盘杀了整整两年,他们都知道,真武界已经无计可施,这是对方最后一招,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的惊天一击。 汇聚千万修士,誓必轰开华夏西部国门。 现在,每一个人都珍贵无比。一旦自己意气用事,西部国门大破,四川省沦陷,接着就是双子城重庆,再接下来……从长江源头一拦,华夏……建国之后从未分割的华夏,就会被真武界拉成两半。 这个罪责,无人可担。 但是……他们心中的热血在呼喊,毛发都在咆哮。 自己的长老,眼睁睁看着在面前被虐杀,自己却不能动!要把所有的精力,杀意,化为萤火,在最后一战中彻底燃烧。 无人可说,却也无人起立。 “三长老……”许久,大弟子姚昆吾站了起来,再也无法控制住,泪流满面,声音嘶哑,如同儿子离开母亲,跪在地上,朝着真武界的方向狠狠磕了几个头,嘶声道:“晚辈……资质不佳,三十岁踏上修行之路……一路走来……谢谢您……” “您和大长老,每日每夜,对弟子耳提面命,寄予厚望,弟子一步步从炼气走到如今筑基后期……一切……一切……” “一切的一切……弟子如今的所有造化,都多亏师尊……” 话音未落,他已经泪洒长空。 一阵呜咽的哭声,从七尺男儿口中发出,无人可看到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的后背,轻微抽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到他哭的肝肠寸断,看到他哭的泣不成声。青城山上,此刻没有哀,只有恨。 恨……我地球和你真武界无怨无仇,你横跨不知道多少光年,都要掀起这场万界大战。 恨……你柳明阳,士可杀不可辱,当着几千万人虐俘,不给所有英雄一个痛快。 恨……此刻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也恨……子欲养而亲不待。多少年的日夜相守,如今一朝天人永隔。 “这群杂种……”一位英俊的少年,只有炼气中期,眼泪却根本忍不住掉了下来。手中长枪都随着他的心嗡鸣作响,如同困兽一样低声嘶吼:“我不把他们杀光……西部国门就不叫大胜!” “老子就算死,也要啃下他们一块肉!”另一边,一位光头中年男子,舔着嘴唇,胸口起伏地厉害,哽咽道:“咱们的英雄,不能白死!” “柳明阳……”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全部看到了对方身上。 毒相,柳明阳。这个名字,如今深深刻在了所有人心中。 不是畏惧,和境界亦无关。而是一种怒发冲冠,凭栏处的满腔杀意。 即便境界相差千万,这一口气,不能不发! 姚昆吾压抑地哭泣着,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失态,否则……整个青城山的修士恐怕都忍不住。他现在是标杆,要怎么做,他了解。 “哈哈哈哈!”就在此刻,柳明阳一阵大笑传来:“何必如此?” “只要你归降,你的师尊就毫发无伤。” “本相谕令:若所有俘虏之亲友,师徒归降,本相必不动他们一根毫毛!” 这一声,把姚昆吾的心,从无边的悲痛中拉了出来。 “海蟾派听令。”他嘶哑着声音开口,虽然很轻,却传入众人耳中。 无一人起身,所有海蟾派剩余的弟子,无比坚定地回答道:“谨遵大师兄谕令!” “起来。”姚昆吾仿佛一瞬间彻底长大了,随着他一声令下,所有人终于站起。三圣观主想要说什么,徐阳逸却抿着嘴唇拦住了对方。 一片静默中,姚昆吾立于所有金丹之前,嘶声道:“亮剑。” “刷刷刷!”数百把剑出鞘,一片寒光四溢。 “致……谢师礼……” 本来刚硬的声音,这一声之下,如同无边落叶萧萧下,说不尽的心痛,道不完的离愁,述不清的杀意。 “锵!”所有海蟾派修士,双手抱剑,对着老妪的方向深深一躬。 老妪双目大亮,老泪纵横,仿佛要想说什么,柳明阳却一把捏碎了对方下颌,冷冷看着对面数百人集体鞠躬行礼。 “杀。” “五刀分尸。” 话音未落,老妪身体被抛上半空,紧接着,五道光华齐齐亮起。 光暗,尸落。 天空中只留一片血雨。海蟾派所有人,无一人哭泣出声,无一人闭眼,全都死死盯着这一幕,吃人一般看着柳明阳。 你……该死! 你不死,何以谢天下! 现场,一片肃穆,不知道是谁,率先半跪于地。而紧接着,整片山峰之上,人影海潮一般齐齐跪下,无声向西。 跪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这种视死如归的气节。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三圣观主眼中热泪已经快要流下,嘶哑着看着前方跪着的数百名海蟾派:“日后,鹤鸣山在一天,海蟾派在一天,老夫起誓。” 徐阳逸出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泪已经干了,化作汽油,燃起心中无边杀意:“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他看向对岸,再无犹豫,心中隐忍被硬生生,血淋淋撕下,长身而立,拱手道:“诸位道友,走好。” 这一句话,若黄钟大吕,声音寂渺中,掩藏着血肉模糊。 随着他这一声,其他七位真人齐齐出列,深吸一口气,神色振作,不似送别,反而更似祝贺。 “诸位,走好!” “明年此日,老夫必定告知你,青城山一战我等如何破敌!” “各位道友……一路勿牵挂,你等遗志,我等必定完成!” 话音未落,徐阳逸抬起手,众目睽睽中,大喝一声:“剑来!!” “刷拉拉……”青城山顶,老君殿前,那一株张道陵亲手栽下的桃树哗啦作响,一道绿叶倏然飞出,在半空中一分八,化为八把桃木剑,落入所有人手中。 八位真人相视一眼,随之仰天大笑。徐阳逸长笑声中,在手掌上狠狠一划,血液瞬间泼满桃木剑,再将此剑轻轻放开。 但见木剑化为一道流光,落入下方山雾。 “本真人在此起誓。”他双手拱着,朝着天空一躬,血流横溢,却毫不在乎:“我等不死,国门不倒!!”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三圣观主长笑当歌:“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今日道教祖庭,我等倒要看看,你怎么攻得进来!” “本真人亦起誓,本真人不死,国门不倒!唯一死而已。我等八位真人在此立誓,必破大晋王朝于青城山!” 八个人,声音却响彻天际。青城山上,所有人目光刚刚平息,再起波澜。 金丹发了道心大誓。 他们……还有何可惧?还有什么退缩的理由? 不……他们,从刚才开始,就从未想过退缩! 不杀进真武蝗虫,愧对天地,愧对先烈! “我,三丰派大弟子永真子,在此立誓,唯有马革裹尸而已!”一位中年男子一声大喝:“三丰派在此!后退者斩!!” “刷刷刷!”他身后数千把剑同时出鞘。没有回答,只有剑鸣代表着他们的决心。 他仿佛开了一个头,接下来,无数的分支,这一刻齐齐举起手中长剑。 “丹鼎派在此立誓!全真派在此立誓!!混元派全派上下一万两千人以老君名义起誓,不破真武,誓不归山!!清静派起誓,必为师兄报仇!杀尽天下真武修士!云阳派起誓,死守国门!” “锵锵锵!”一道道剑光直冲天际,万剑出鞘,青城山成为一片利剑之山。 那不是剑。 举起的,是执念,是杀意,是满腔热血。是一片丹心。 这一刻,青城山众志成城。 就算之前困住晋后主,也从未如此万众一心。 柳明阳看着那一边群情鼎沸,眼中划过一抹无奈,但随后,立刻被满腔杀意填满。 不能等了…… 之前等,是在等自己结婴。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元婴……是伪婴。 结婴之时受创太重,他几乎今生都无法达到真正元婴的地步。而且……现在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晋后主被擒,一旦他被抓住,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明知道这会让对方成为哀兵,但是也只有这个方法能调动起真武界最后的士气。他已经决定了……凭着这股气,他要和青城山做殊死一搏。 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底牌!不顾任何人的性命!只要救出晋后主! “杀。”他冷声道。 “何惧之有?”就在他话音刚落下,几十位道教派系的长老,掌门,几乎是同时踏出,大笑道:“不过一死而已。” 一位老者欣慰地看着青城山:“我看到他们了……他们……长大了……” “可惜,师尊无法陪同在你身边了……” “何道友,你比我大,这等事情还是我先来为好。”一位青年修士仰天大笑,一步踏出,眼中再无一丝不舍,只有欣慰:“本座冲虚派副掌门,谁敢来斩我?” “斩你者,真武界马前卒而已。”柳明阳嗤笑道,抬了抬手,刀光乍起。 没有哀嚎,没有求饶,血肉横飞之中,数十人齐齐倒下,无一丝怨言。 “长大了啊……”一位老者微笑着看着青城山:“老夫……死又有……” 话音未落,刀光闪过,人头冲天飞起。 “师尊!!!”青城山上,金丹派所有修士死死咬着牙,看着前方血肉的猩红地狱,心中杀意无限。 “师尊……一路走好!”金丹派所有修士齐齐躬身,嘶哑道。 仿佛灵魂的挽歌,一位位掌门死在鲨齿之下时,青城山上,道道声音响起。 “师尊……走好……师兄……一路安好……二长老……晚辈誓必为你报仇!”

下一篇   第857章:战局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