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祖庭之战(二) - 最强妖孽

第860章:祖庭之战(二)

“这是什么” 没有回答,如果有,那就是六大远征军忽然停下了进攻,齐齐分开,让出了数十条道路。刀锋凛冽中的不是平静,而是暴风雨到来的前奏。 “哗啦啦咚”一声声锁链解开的声音,一个个沉重的脚步声,浓雾之后的红光越来越亮,从开始的朦胧,到现在狰狞如血。下一秒,所有红光飞快朝着青城山冲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快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嘶鸣,一个足足百米高的身影,从浓雾中咆哮而出。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 月色之下,百米巨人带着满身浓雾,如同死神挣脱囚牢,飞跃千米,朝着护山大阵凌空砸来。 “这”姚昆吾瞳孔倏然收缩,倒影出恶魔的身影。 战争傀儡 攻城拔寨的利器。一般都是修士铺路,防御工事出现缺口之后再全力冲击,一举击破。 每一尊战争傀儡里面是数百人操控,无论是人,还是造价本身。都价值非凡, 但是这一尊傀儡与众不同。仿佛披着螃蟹外壳的人,没有头部,身体上六只猩红的眼睛,繁杂的符箓爬满全身。 “轰”一声巨响,护山法阵微微颤抖,战争傀儡如同一把尖刀,轰然插入青城山护山大阵。 然而这只是开始 “吼”山顶之上,看着四面八方,笼罩整个都江堰的黑色漩涡,一具具几十层楼高的战争傀儡从黑潮中拔地而起,如同战争要塞,移动堡垒。 “这么多”长青子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一幕,山脚看不到,只有从上到下才能看到。随着一双双猩红的眼睛睁开,黑色的海潮中,让开一条条通道。数百尊战争傀儡全身符文闪耀,枷锁脱落,随后,爆发出一片震天怒吼,疯狂冲向护山大阵 地面都在为之颤抖 就在此刻,三**阵之上,光芒四射,比之前更加凛冽,显然已经是驱动到了七层以上。 “继续开启”付随心在山脚下大声喝道。 是他是看不到,他却可以感受得到 现在这种如同地震,天地将倾的震动感,甚至堪比之前数百万大军的的全力冲锋然而声音只有几十声 这就是地球输给真武界的地方对方是真正一刀一枪拼杀出来,从一次次位面大战中积累的经验和战术,理念远在地球之上,否则也不敢跨越银河前来攻打。 每一场胜利,都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真正的一寸山河一寸血,百万修士百万军。 现在这种震动非比寻常 就在法阵威力继续增强之际,前面数万米白雾轰然而散数百具庞大无匹的身躯,披星戴月,冲散百万人都无法驱散的雾墙,凌空飞跃,直扑青城 “刷刷刷”数百尊几十层楼高的怪物高高跃起,落在下方众人眼中,只有震撼。 “艹”姚昆吾愕然看着头顶那几乎遮盖天空的数百道身影,难得地骂了一句脏话。 下一瞬间 “轰轰轰”一片震耳欲聋的巨响,所有战争傀儡齐齐撞击上护山大阵。护山法阵一阵波动,光芒闪烁,青莲浮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猛烈,让青城山好似黑夜圣山。 但是,还是不破 每一尊,都保持着刺入的动作。姚昆吾目光从傀儡身上扫过,只看到对方身上符文寸寸消失,仿佛要失去灵力一般。 好不祥的预感 不只是他,已经摸索到金丹门口的所有筑基大圆满,半步金丹,虚丹,全都有这种感觉。修士修的是灵气,和天地本来有所联系,虽然没有徐阳逸那种七星神算的鬼谋,但是已经能偶尔预测祸福。 山顶上,徐阳逸手指飞快在身后拉扯出七星轨迹。数秒后,目光波动。 “天青子道友”他喉咙有些哽咽:“准备迎战。” “啊”天青子微微一愣,他负责镇守山门:“护山法阵完好无损,我们要开门迎敌” 徐阳逸摇了摇头:“两个小时之内护山大阵必破。” 话音刚落,青城山下骤然爆发出无穷光芒。当所有符箓收归战争傀儡体内之后,等来的不是沉寂,而是从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拼接之处中,都绽放出令人心颤的灵力波动 扭曲,不详,带着死亡的毁灭。 姚昆吾愣了愣,随后猛然大叫:“防御全面启动法阵他们” 话音未落,所有傀儡齐齐炸裂,数十朵小型蘑菇云轰然布满天穹,周围所有高山全部都为之颤抖,树木海潮一样低伏下去。 要自爆 这句话,姚昆吾还没喊出来,就已经被淹没在吞没一切的冲击波中。 “轰” 从青城山脚开始,数百朵小型蘑菇云同时炸起,形成一片璀璨的流光带,恐怖的冲击波将身后数千米的大晋王朝都冲击的人仰马翻,周围数不清多少树木倒飞而起。青城天下幽,如今,这个幽字已去,方圆万米,居然一片白地 彻底的白地,没有石块,生命,地面齐齐下陷半米,平静如洗。 然这没有完 就在爆炸的同时,无穷无尽的黑影从战争傀儡体内爆发 “扑哧”一位盘坐落霞紫英阵中心的修士刚感觉不对,睁开眼来的一瞬间,只见光影闪过,还来不及躲闪,整个人已经被瞬间打飞 他愕然地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根灵光长矛。 这怎么可能 自己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居然和纸糊的一样而且这根长矛刺透自己之后,居然还继续前行一起串飞了身后的五六名修士 “这是准金丹一击”当瞳孔涣散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最后的画面,看向了覆盖整个青城山底部两百米,密如飞蝗的恐怖箭雨。以及太多太多和他一样,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完全摧毁的道友。 祖庭还守得住么 带着不甘的心,这位无名修士无比遗憾地闭上了眼。 姚昆吾震撼地看着面前,满地硝烟,护照之外爆炸的蘑菇云还未消逝。但铺天盖地的红色矛雨,已经让他心神狂震,这一瞬间近乎失神。 谁都没有想到,真武界决心如此之大下手如此之狠 傀儡之内可是还有几百人啊  这是硬生生用人多的优势,用人命来填用尸体堆下青城 这场血战,从一开始,就是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要么,留下满地尸骸,大晋王朝和柳明阳退回月面。要么就是打通青城连着西南国门之后的双子城一并屠城 “我们错估了真武界的决心”他声音都嘶哑了,瞳孔中密密麻麻的黑影卷动天际浮云,身边,一声声惨叫,这些矛雨不知道何物凝成,并非实物,却能穿透护山大阵。 一位位熟悉的,不熟悉的道友,在这场恐怖的大面积打击之下,刹那间死亡数千人。然而那密如潮水的矛雨从四面八方倾泄,真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就要死在这里 不不是说好死守国门么自己连敌人都没摸到,就要死在这里 “啊”他仰天长啸,心中悲凉,壮怀激烈,就在此刻,一个身影猛然扑倒他身边,一掌将他推开。 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他终于回神。骤然回头,却完全呆住了。 “师师弟”他嘴唇颤抖,不浑身都抖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 在他身边数米之处,付随心被一根灵光长矛贯通胸口,斜斜钉在地面上。目光留恋地看着他,仿佛想说什么,但一开口,全是血。 两人无声对望,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千言万语,无声胜有声,姚昆吾忽然发现自己有太多想说,比如当年一起求道,一起从普通人的古书中得知海蟾派所在,一起拜入仙岛,一起接受教导 但是,他如今什么都说不出来。 付随心已经说不出话了,目光涣散地看着姚昆吾,用尽最后的力量,艰难无比地开口:“师兄” “杀光他” 们字还未说完,他头颅已经低下。 呆滞了半秒,姚昆吾疯了一样冲过去,声音嘶哑,热泪奔涌而出:“师弟不不你们放开我” 刚冲上去的一刻,身边一群人就冲了过来,领头的一位哽咽着,强压悲痛:“师兄你节哀理智一点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要为二师兄报仇啊” 报仇 这两个字,如同惊雷一样劈入姚昆吾的脑海中。他终于回过神来。 放眼看去,刚才军容整齐的紫霞落英阵,这一刻尸横片野,刚才那一波恐怖的矛雨,死伤至少上万人,甚至两三万。但剩下来的人,并没有多少悲伤神色,只是目光如血,看向护罩之外。 护罩未破,人心未破。 从接令来到这里,他们早就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那现在又在这里伤春悲秋作甚 浓雾已经被爆炸的狂风彻底吹散,落霞紫英阵中,所有人都看到对面无穷无尽的六大远征军,每一只军队前方,一尊骑着高大异兽的金丹真人威风凛凛,宛若神明。苏长青目光赤红,六大远征军中,他一马当先,其他五大金丹率领十几万人疯狂冲上。他的目光没有看向山脚,而是直视山顶。 只有那里,才是他心结所在。 “听好了。”血液上涌,他横刀立马冲向阵前,声若雷鸣:“开门不杀”百度一下“最强妖孽”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