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祖庭之战(三) - 最强妖孽

第861章:祖庭之战(三)

不杀? 这一句话,让镇守这里的所有修士双目赤红。 这是道教祖庭。 华夏几千年的底蕴,国教所在,道祖张道陵斩八百万鬼修所在,也是飞升所在。 数千年底蕴,祖庭山脚,岂是真武界说破就破? 几千年传承,岂敢在祖庭门口叫嚣开门不杀? 这简直就是踩在千年大教脸上扇耳光! “众修士听令……”姚昆吾哽咽地站了起来,眼泪已干,死死抓了一把地面,抹去嘴边血迹,嘶哑着嗓子朝着阵眼再次一拜:“请……五祖仙剑!” 心中狂怒,天下道教同出一脉,如今居然祖庭门口受辱?这份大怒,甚至刹那间超过了师弟的身死。 话音刚落,他毫不犹豫对着阵眼一躬,随着这一拜,海蟾派所有修士头顶齐齐盛开一朵青莲,一缕精气飘飘荡荡飞入阵眼之中。 “刷!”五把长剑应声而出,若虚若幻,于虚空之中明灭不已。 “海蟾派大弟子姚昆吾,请纯佑帝君敕令!”他一声大喝,一道流光从泥丸宫中直飞其中一柄。 那是一张符箓。 一张极其普通的符箓。 然而,这一道符箓,全宗只有一页,一页单传。 就在接触之时,长剑之上光华四射,其中一剑灵光冲天,通体透亮,如同跨越时空而来。随着光幕展开,居然出现了一幅湖边山水图,不带一丝杀意。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在这片满是血腥的战场上,无比突兀。 “轰轰轰!”纯白的光柱通天彻地,道教,这个数千年来分支成各大派系的华夏国教,这一刻,整个青城山各大派系全都看到了。 “这是……祖器?”半山腰,萨祖派的八门分离金光阵中,为首一位老者倏然站起,目光凝重地看着下方:“下面……已经到这种局面了么?” 山门之前,伍柳派当头一位中年男子长叹一声,轻抚一份手臂长,古旧无比,贴满封条的金盒。看着这道光柱沉默不语。 清静派,南无派,云鹤派,虚无派,灵宝派……这一道光柱升起的刹那,所有人竟然感觉到深藏的法宝颤抖不已,仿佛在呼应数千年来分支的各大教派,在祖庭面前合二为一,重现当日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涵关的一统天下之景。 青城山顶峰,老君殿。龙虎山长青子长叹一声:“道教分裂数千年……于今祖庭统教化……” 九龙磐天阵,一位中年道姑愕然看着自己手臂,那里有一道符箓刻印入骨,还不等她惊呼出声,手臂一痛,一把破旧古筝飞凌半空,洒下万道银光。 朱雀龙舞阵,三位男子储物戒中光华大放,根本没有一丝预兆,三件法宝冲霄而起,化为三道百米光柱,仿佛撑起祖庭的脊梁。 “怎会?”三位男子震撼的看着落霞紫英阵中白色光柱:“祖器……居然自己共鸣?不请自来?” 征北军,征北候是一位彪形大汉,眼中闪过一抹惊愕,前方千米开外,白色光柱之中,一剑流转,道不尽的凌厉,说不完的芳华,于清风细雨中暗藏刀光冷雪,即便是他,都感觉心中一寒。 “曹阁老!”他猛然回头喊道。 在他身后,一个上万人的大阵中央,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倏然睁开了眼睛。 他行动仿佛僵尸,愕然将手伸入衣服,掏出来时,只看到一块怀表,上面指针飞快旋转。 “两百万灵?”他眉头一凝,深深看向徐徐展开的光柱,传音道:“不愧是不归界四大修行古国,华夏的千年大教,底蕴果然深厚。这是镇宗法宝,堪比新晋元婴一击。” 征北候深深一躬:“有劳了。” “呵呵……”曹阁老的目光无比凝重:“你以为就只有这几把么?” 话音未落,“轰轰轰”一共十七道光柱顶天立地,从三大阵中徐徐升起。仿佛在告诉真武界,不只是你们有底牌,数千年大教每一派都绝非普通角色。 “沙拉拉……”恐怖的灵力铺天盖地,密不可分,这几派本身偶有嫌隙,这一刻,十七件法宝却密不可分,形成一道连绵不绝的光幕。 下一秒,根本不等他们反应,十七道灵光携开天辟地之威,轰然爆发! “大晋二十八星宿何在!!”曹阁老瞳孔陡然收缩,喊话之时,双手飞快掐动,周围一道道通天光柱亮起。 他身边,上万人,然而光芒之下这才看清,这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堆堆傀儡!人柱! 一声落下,二十八道光芒仿佛早已准备,从黑潮二十八个星位轰然升起。 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一只只星官虚影组成诸天星图。群星璀璨,紧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无量光,从碰撞之处爆发,仿佛太阳刚刚形成。声音被光芒吞噬,灵力被海潮淹没。在群星闪耀之间,真武界排头的上万人,没有一丝声音,悄然化作灰烬。 光潮疯狂蔓延,已经看不清多少生命被瞬间收割。任何一派的开山祖师,都绝非浪得虚名。大晋王朝二十八星宿,也盛名之下无虚士。但是,青城山有道祖曾经布下的护山大阵,即便过去几千年,威力也绝非真武界现在的法阵可比。 何谓道祖? 创立国教,飞升传说中的仙界。造化开天地,理念布轮回。 这是道统和底蕴的战斗。个人的战斗力,除非达到了徐阳逸柳明阳那一级,否则,在战争的机器下无比渺小。 山顶,徐阳逸神色微动,也大感意外。 他能感觉到……十几件教派开山祖师的遗宝,就算是他,也必定尸骨无存。 大爆炸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光芒才散去。入目之处,围绕青城山周围三千米内的敌军全部一扫而空,整齐如白地。 曹阁老喘着气,脸色一片灰败,身为大晋三大国师之一,居然被这一场恐怖的杀戮之光震得灵力虚浮。他冷冷看了青城山一眼,磨牙道:“任何位面战争……最难打的永远是那个位面的顶级教派……老夫是领教了。” 死了多少人,根本不能去计算。他目光不动声色地朝后方看了一眼:“一个时辰后,护山大阵崩溃之日,就是尔等灭族之日!” “阁老?”征北候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给我一个时辰。” “其他两位国师和柳相本人,正在搭建戮仙台……一旦戮仙台搭建完毕,就是我们全面进攻的时候。” 听到戮仙台三个字的时候,征北候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可是歼国级别的法宝,真的打算毁灭半个华夏?这可是我们大晋打下来的属国!所有资源都会随着戮仙台的出现化为乌有!” 曹阁老霍然抬起头来,目光狰狞,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柳相已经说过,不惜一切代价。你我都应该清楚……身为真武界五老星之一的晋后主一旦被抓,会是怎样的后果。” “整个真武界远征计划,将会跟着他一人陪葬!” 征北候沉默了三秒,再次转身之际,火红的披风如同天边晚霞,眼中神色已经从刚才看到青城山些许底蕴的震愕,化为一片肃杀。 没错…… 一旦晋后主出事,后果谁都担不起! “诸位。”能坐到他的位置,绝非心慈手软之辈,他对着肩膀上一只纸鹤沉声道:“盛宴开始。” 随着一声令下,茫茫黑潮之中,数不尽的傀儡再次站起。 和之前的不同,这一次的战争傀儡是人形,高只有六七十米,但是两面巨盾,却足足有一百多米! 而所有先锋部队,水银泻地一样涌入傀儡身后。随着一阵震颤人心的“咚咚”声,起码数百尊傀儡,从四面八方朝着青城山压来。 “他们要用人命来填?”紫霞落英阵中,林园擦去嘴角的鲜血,沉声道。 姚昆吾摇了摇头,他的感觉从未如此敏锐过,师弟的死,面前的难题,让他每一条神经都紧绷起来。 所以,他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为什么一开始就要用人命来填? 山门之外是入口,青城山布置重兵,却还没有到这个地步。而且,他们都是选择强攻,甚至极少动用底牌。这不合常理! 事反常即为妖,他沉吟数秒,朝着一位老者鞠了一躬:“李牧高道友,传闻重阳老祖有一面千里镜,可侦测五百里内所有灵气变化,但求一用。” 老者点了点头,一面巴掌大的镜子飞了过来。姚昆吾刚刚抹上一丝鲜血,下一秒,整个镜面瞬间破裂! “这怎么可能?!”李牧高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着镜面,声音都颤抖了:“此镜相传数百年!名曰观天镜,五百里内灵气变化毫无遁形!除非……” “除非什么?”几个人齐声问道。 李牧高仿佛想起了什么,不敢相信地看向真武界,震撼到:“除非……除非超过此镜三倍以上的灵气聚合……” 一句话,全部死寂。 数秒后,几个人全部转头看向真武界。姚昆吾死死咬着嘴唇,是了……开始的冲击,现在巨盾傀儡的遮挡视野,全部都是为了这一击…… 这一击,对方有信心彻底轰开祖庭的护山大阵! “观天镜的灵气容量是多少?”他转过头,嘶声问道。 李牧高也完全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四百万灵。” 四百万灵! 三倍以上…… 一千二百万灵! 元婴下一境初阶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