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连池碧波(一) - 最强妖孽

第88章:连池碧波(一)

“他们都在我的藏龙军团。”仿佛看出了徐阳逸的心情,楚昭南直接了当地开口:“明水省舵主千刃,接到了黑杀令。” 黑杀令! 徐阳逸的目光,骤然亮起。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万万想不到,竟然是这种东西! 黑杀令,任何叛修,任何背弃大道的任何种族修士,都会被列上黑杀令名单。可以说,黑杀令是最高等级的榜单!也是最穷凶极恶的人的榜单! 它,和天妖榜并不冲突,天妖榜排序是实力。但是,后面的悬赏金,就是黑杀令所公布! 任何上了黑杀令的修士,不死不休,无期无限! “谁发的?”徐阳逸咬了咬牙,平静了一下心绪。沉声问道。 楚昭南看着天上的星光,许久才说:“徐哥,你知不知道……黑杀令,除了csib能发,还有一种发法……” 徐阳逸一把捏灭了手中的烟头,目光如剑看着楚昭南:“以金丹修士的名义?” 楚昭南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一切都明白了……徐阳逸脑海中如同闪过一道光芒,所有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难怪,楚昭南会急着找他。 难怪,政府会抹灭他的存在。 难怪,千刃会动手。 难怪,那三个斥候到死都不敢说自己的命令。 有金丹真人,世界巅峰,对整个修士界发了黑杀令! 见者必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谁?”他收敛起心中泛起的杀意,冷声问道。 “浮云真人。”楚昭南直视着他的眼睛:“这次浮云真人是只发给了他门下的弟子,一共三位羽林卫分舵舵主,五位天道分舵舵主,一位csib分部副部长,还有一位多宝阁片区总裁。他们……全都是筑基前辈。其中,多宝阁元宝前辈已经筑基大圆满。” “现在,朱红雪大案未平。不过,再过个几年,等朱红雪事件后续影响消了下来……” 他没有说下去,转移了话题:“几年,对我辈修士不过是眨眼之间。”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十位筑基修士,一位金丹修士的追捕! 但是,下一句话,让他睁开了眼睛。 “因为,你手里,有帝器。”楚昭南看了看表,加快了语速:“徐哥,除了这些人,没有任何人知道你被点名黑杀令。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你的黑杀令。你从空间裂缝出来后,在明水省,是最好的结果。千刃就算想杀你,我已经请了修真法院的人在磐山市监督。除非他不怕身败名裂前途尽毁。你在这里暂时就是安全的。” 他深深看着徐阳逸:“但是……这个安全绝对不长久,金丹真人之间的利益交换,不是我们能参与的。徐哥,你的时间……非常紧。” 徐阳逸目光闪烁,许久,才说:“你知道帝器?” “天道当日所有录像都记录了下来。”楚昭南看了看表:“不行了,我停久了,恐怕引起千刃怀疑。我必须走了。徐哥,浮云真人现在还不敢明目张胆对你下手,他并不希望其他真人知道你手中有帝器。你一定要把握住这些时间!” “一旦等浮云真人的利益交换完毕,整个人族修士届都抹去你的标志的时候……” 他没说完。将一把钥匙塞进徐阳逸手里:“等会儿,有人会等你,拿走他手里的东西,用这把钥匙打开。” “最后……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有帝器。” “我得走了。”楚昭南站了起来,递过去一个手机:“欠你的,我还你了。以后……” 他顿了顿,认真地说:“我一定还会见到你。” 他伸出了拳头。 “当然。”两人的拳头,在半空中无声地碰了碰。 “朱红雪……” 下一秒,两人异口同声地发声。又同时住嘴。 片刻后,徐阳逸目光坚定地看着对方:“留给我。” “我答应过火云,我徐阳逸,有生之年,必斩此妖。” 楚昭南点了点头,徐阳逸丢过去一条项梁:“给我找找相片里的女人。” “相好?”楚昭南揣到了衣袋里。 “不。”徐阳逸摇了摇头:“只是一个承诺。” 楚昭南走了,徐阳逸却并没有离开。他们见面太过突然,但是也太过重要。 他需要时间整理一下思绪。 一根一根的烟抽下去,田坎上一地烟头。许久,他才抬起了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任凭夜风吹动自己的头发,喃喃道:“因为天道的记录,引起了金丹真人的觊觎。而天下独步是浮云真人创立,他必定第一个到现场,所以,他给我发出了追杀令。” “不止如此……很可能天道分身的所有数据,都被他截了下来。” “帝器……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引得浮云真人这种身份对我亲自出手?” 他沉默了下来,心中浮现出了极偶然的一股焦躁。但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很快……就知道你的真面目了……”他深深抽了口烟,眯着眼睛看着烟雾随风而散:“解密大师碧波么?别让我失望。” 他继续整理思绪。 他想到了楚昭南为什么会找到他。听他的意思,他和千刃已经算闹崩了。然而,修行界是不能插手地方政务的。也就是说…… 千刃要想调阅整个明水省的摄像头,必须经过楚昭南老爹的同意! “楚天一……”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不算模糊的身影,笑了笑。 当初阻拦自己冲阶的,应该是他吧……但是,他对楚天一却并没有多大的恨意。反而有着一股尊敬。 一个凡人,一个普通人,在数千练气修士大溃逃的情况下,能以手无缚鸡之力和其他筑基修士站在一起,直面生死。不说他护犊子护得对不对,这股大是大非的气节,徐阳逸相当欣赏。 由楚天一调教出来的楚父,拒绝千刃是理所当然。 所以……他一出城,恐怕就被严密关注着明水省一水一动的楚家发现了。他依稀记得自己曾听到胡娇娇他们说过的话,大哥正在赶过来。想来,那个时候楚昭南就过来了。这次出行虽然有了些小小波折,但是却联系上了自己真正的根据地,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个意义,丝毫不比解密小盒子来的小! 所有的问题到这里都结束了,只有一个,一个最严重,看似最难以决断的问题,横在他面前。 “离开吗?”他深深抽了口烟。 他犹豫了片刻。但是,仅仅两分钟,他的目光已经坚定了起来。 犹豫的,不是舍不舍得人族,对于实用派,没有舍不舍得,只有好不好用! 他犹豫的,是自己要不要在走之前,给浮云真人留下一个值得记一辈子的痕迹! 天无绝人之路,即便是金丹真人暗地里的黑杀令,即便他现在只是练气,他也同样具有独特的优势! 忌惮。 对帝器的忌惮。对身怀帝器的他的忌惮!就是他现在最大的依仗! 浮云真人……在没有摆平其他势力对他的制衡之前,他不敢把这件事捅破天,因为他自己就想独占帝器! 楚昭南有句话很有意思……他眯了眯眼睛,“除了这些人,没有任何人知道你被点名黑杀令。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你的黑杀令。” 这中间……只要自己够胆,可操作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一旦成功,他可能立刻就会上全国通缉榜!甚至悬赏金都高的让人咋舌! 那可是,真正的……胆大包天! 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再也平静不下来,在他胸口中如同火浪一样翻滚。 几乎没有多加考虑,他立刻认定了这个想法。 你不仁,我绝不会讲什么义气。 他沉默了下来,脑海中,开始一点一滴地补完这个疯狂的计划。 “你会后悔的……”许久,他冷笑着站了起来:“就算要走,当年许诺我的东西,也该算一算了。” “那,可是我以人族修士徐阳逸的身份,拿到的该属于我的东西。” 不急……时间还够,现在,一分钟都不能浪费,但是……一分钟都不能急! 一步错,步步错。越急,越可能达不到效果!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这个计划,就是要走在大胆,疯狂,与极其的小心谨慎的独木桥上。任何一边偏了一分,都可能摔下钢丝。 “现在……”他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冰冷地说道:“帝器的真面目,才是所有计划的关键。” “浮云知而我不知,敌暗我明,兵家大忌。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先知道帝器到底是什么。 “浮云,面对我一个小小练气,你都不敢大魄力先斩后奏,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吗……”他嗤笑者朝天空吹了声口哨:“我,高看了你。” 说完这句,他洒脱地走回了国道。 来到车旁,这一段路其他的车早开走了,不过,他却发现多了两个人。 不是胡娇娇,而是最先离开的青年。 “徐先生。”青年满脸热情,上来就握住了徐阳逸的手,用力摇了摇:“早就听楚老大说起过你,今天才见到当面。没想到就在我面前都没认出来。这件事情,我首先要道歉,任由胡娇娇乱来……真是不好意思。以后徐先生的事儿,就是我赵元静的事。” “你是?”徐阳逸笑了笑,这些人应该都是认识楚昭南的,看样子,自己离开的时候,楚昭南对这些人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