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祖庭之战(四) - 最强妖孽

第862章:祖庭之战(四)

无人开口。 所有人都感觉手足冰凉。林园,姚昆吾嘴唇颤抖着看向黑潮后方。 “诸位……看得到么……”李牧高声音都在颤抖:“本座……是否看错了?” “你没看错。”姚昆吾倒抽了一口凉气,嘴唇都快咬出了血:“灵识隔绝……” “真武界后方三千米处,灵识完全隔绝!祖庭大阵你我都知道……张道祖的八百万揽天散魔阵,道教绝唱,虽然本阵在后山,前山只是辅阵……但……它的效果是禁空,破法,身处阵内,大阵‘看’到的东西会投射在我们灵识中,现在……居然我们三千米都看不过去……” 没人在说话了。 谁都赶到了不对,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当年刘备的西蜀就是这样灭国,如今……相隔几千年,大晋王朝居然要再来一次! 就在那三千米之后,一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聚集,这才让大晋王朝不惜用人命来堆,让他们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正面战场。而当后方的潘多拉之盒打开的时候……用如此多人命填出来的东西,威力根本不敢想! “快!!”姚昆吾转过头,一把抓住了林园,眼睛都红了:“你立刻去老君殿!亲口告诉狼毒真人!绝不能传讯!青城山不知道有没有内鬼,传讯纸鹤一旦被拦截,或者通讯被窃听,山门告急!!” 林园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消息必须立刻告诉山顶,他正要化作流光飞去,却忽然回过头:“师兄,我会请求真人派遣援军!你……千万保重!” 最后四个字,声音已经哽咽,二师兄死去,当年山村的三个顽童,如今三个半步金丹,一路走来,相互扶持,而付随心……在根本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已经先走一步。 这就是战争。残酷,无情,不会因为谁的感情而停下杀戮的脚步。 姚昆吾愣了愣,他脑海中忽然想起徐阳逸交代所有坐镇修士的第二句话。 “不需要。”他微微笑了起来:“你师兄我,必定会看到西南国门大战落幕的一刻。” “但……” “别废话!”姚昆吾陡然喝到:“难道你想让二师弟死不瞑目?!” 林园咬了咬牙,飞身而去。 洗剑池,悟道树,一百零八级问道石阶……往日已经走的熟悉无比的道路,此刻却心急如焚,就在他踏上最后一节台阶,往下一看的时候,却完全变了脸色。 不只是他,老君殿门口,徐阳逸和其他金丹,全都目光陡然缩紧。 青城山下,一片红色的海洋,一些完全不属于地球的符箓布满整个山脚,直逼山门,将外面的三大阵完全吞入一片血腥之潮。 “怎么会这样?!”林园愣了一秒,随后嘶哑地大喊起来:“他们什么时候布下的法阵?!居然可以深入道祖布置的大阵?” 心如火燎,这等于将山门外和整座青城山完全分开!外无援兵,前有虎狼,山门室外的**派焉有命在? “怎么了?”就在此刻,一个威严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金丹级的气息弥漫而出。他浑身抖了抖,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那种绝望之后的希望,让他瞬间半跪于地,眼睛都红了,嘶声道:“晚辈海蟾派林园,求真人火速发兵!大晋王朝正在凝聚超过元婴境界的灵力!下三阵危险之极!” 真人的目光在下方扫了一圈,淡淡道:“是高等阶的禁灵大阵啊……这就对了……” 对了? 林园心中疑惑还没去,头顶上已经轻轻摁上了一只手:“狼毒很谨慎,他的布置,本真人都不知道,有劳你了……” “去下面陪你师兄,亦是不错的选择。” 轰!灵力直透全身经脉,林园剧痛都忘记了,魂飞魄散之际,震撼地抬起头来,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身影。 原来是他…… 难怪……难怪徐真君在日,擒拿晋后主没有对任何人说……原来他老人家早就怀疑有内鬼……而且身份极高…… 真没想到……居然是你…… 真人手轻轻一握,林园瞬间化为飞灰,周围空间微微一震,被封禁的四周才恢复原状。 他目光微动,身形悄然消失,化作一道暗影,直冲后山而去。 落霞紫英阵,每一个人都愕然看着周围的一切,就在刚才,一片红雾从四面八方冲出,刹那间淹没整片山脚。身处浓雾之中,一切都是黑白双色,灵识被封禁,灵力被压制,不知是何种法宝,效果可怖地惊人! “禁灵大阵?!”李牧高惊呼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头顶百米之处:“有内鬼?!这是什么时候?他们根本没人进来!” “不!”姚昆吾沉声道:“他们……进来过。” 他的眼睛,落到了散落地面的一片片灵气长矛上,诡异的是,长矛并未消散。而一根根丝线,正栓在长矛尾部。不管是肉眼,还是灵识根本无法探测!身体也无法触碰! 刚才满地狼藉,没有人发现,现在仔细一看,一百零八根血色长矛,格外锐利,呈天罡地煞之数插满了整个地面。此刻,所有红雾都是从中散出。 姚昆吾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次。 大晋王朝的攻城战,以灵气为媒介,以傀儡为载体。禁灵大阵是破法阵的统称,以符箓的繁复,用材的等级划分。真是好深的伏笔。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姚昆吾,怎么做?海蟾派是这里的主帅,他是海蟾派大弟子,他一句话,决定着落霞紫英阵数万人的走向。 姚昆吾没有立刻说话,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林园活下去,而他,在付随心死的一刻,就已经决定死守山门。 但,他绝不愿白死!死也要死的有价值。而他现在,能确定一件事。 确实有内鬼。 阵法一道,繁杂无边,张道祖的大阵不是没有破绽,即便当日没有,现在几千年过去,也必定有。要对应这个破绽,对方尝试阵法起码以周计算,一次阵法推演少说三天以上。而现在简直是如鱼得水,若没有人透露出祖庭大阵的内容,他绝不相信。 而能接触到祖庭大阵实质性符箓的,只有金丹真人! “不是狼毒真人,现在想来,徐真君没有开始将总指挥之位托付给三位金丹,就已经是心存疑惑。而他选择托付了狼毒真人,那么必定是值得相信的……” “这个消息……”心中逐渐下定了决心:“必须告诉狼毒真人!” 然……怎么告诉? 他的目光看向大阵之外缓缓行来,却如同大山一样坚不可摧的无穷巨盾,还有被巨盾遮掩的,那一道无形杀机。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山脚之下被禁灵大阵封为死域,大晋王朝的推进看似缓慢,却没有一点破绽。一点点蚕食他们的生存空间……当兵临城下之日,就是刺刀见红之际。 心脏狂跳,他再次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他很清楚,他非常清楚。现在,他们眼前只有一条路。 不归路。 数秒后,他下定决心睁开眼,无声地撕下了一截道袍,沉默地将道袍缓缓缠在手上。 一圈,又一圈。 外面那沉重如山的脚步声,仿佛对他毫无影响。也不管对方缓慢却毫无破绽地推进。 “师傅说过,曾近佛道大战于白鹿原,最后人人都杀到脱力。”他说着毫无关联的话,神色从容:“那时候啊……元婴还很多,就算元婴真君,到最后都握不住剑。” 没人打搅,众人目光闪烁,仿佛明白了什么。 “怎么办呢?”他继续缠绕着,越缠越紧,将剑柄和手死死缠到一起:“师傅说,只要将手和剑绑在一起就好了。” “就算没有灵力,也能咬下对方一块肉。” 缠好,起身,他轻轻一弹剑身,龙吟阵阵,忽然笑了:“道统之争尚且如此,何况位面之争?可惜……本座曾经一直只当故事来听,从未想过,我还真有这么做的一天……” 他抬起头,看向天上繁星,喃喃道:“师弟……师兄可能要来找你了……你别怪师兄下来得太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应该清楚……” 周围一片寂静,大阵之外,成百上千的巨盾就算推进再缓慢,距离青城山也只有两千米距离。对于修士,这已经是一个致命的绝对攻击范围。 所有人都没有开口,也没有惊惶。“咚咚咚……”脚步声如海潮,越来越近。茫茫震颤之中,一片衣袖撕裂之声响起,无论男女,老幼,青壮,全都无声地撕下道袍,将手和剑牢牢缠紧。 行动胜于雄辩。 就在巨盾进入一千五百米范围之内,姚昆吾抬起手中长剑,大喝道:“开阵门。” 无一人反对。 “沙沙沙……”护山大阵上,一个数百米的灵光漩涡出现,姚昆吾最后看了一眼所有人,身化流光,第一个冲出。 在他身后,除了必须留下来的人,其他所有修士,这一刻如同沉默的磐石,万剑凌空,形成璀璨的长河,轰然而出。 从数分钟前开始,这里就一片肃杀,无一人开口。 “刷刷刷!”数万修士开阵迎敌,周围所有留守修士目光泛红,全都压抑住了眼中热泪,深深鞠躬。 后无退路。 前有追兵。 笼中囚鸟要想不死,只有放弃鸟笼。但是……这个鸟笼是他们祖庭所在!信仰所在!道教分支数千年,三大祖庭无人可撼动。这里,是他们心灵的标地。 为信仰而战,虽千万人吾往矣。 无需多言。 万界大战剧情肯定有爆更……不过目前还没存稿啊……臣妾最近做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