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祖庭之战(五) - 最强妖孽

第863章:祖庭之战(五)

“轰轰轰!!”千万大晋修士西征,百万道教修士东迎。落霞紫英阵打开的刹那,九龙磐天阵,朱雀龙舞阵,同时打开了两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飞速流转,一道道流光倾巢而出,数十万飞剑凌空,灵气贯日,好似银河围绕圣山。 就在这片流光出现的瞬间,山上所有分支的门主猛然站起,难以置信地看着下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位道姑猛然冲到山前,看着下面那一望无际的流光长河,颤声道:“大阵不破,他们怎么全都冲出去了?找死吗!” 银河虽然苍茫,但是在它对面,是根本看不到头,远超银河几倍,几十倍的无尽黑潮! 放弃护山大阵的保护,冲出去背水一战,根本没有背水的选项!只有死路一条! 三清观,一位老者霍然站起,双手微颤,须发皆扬,声音都嘶哑了:“海蟾派,无为派,崂山派……” 他大吼一声颓然跪在地上:“你们难道不要自己的道统了吗!!!” 这一声,仿佛喊出了宗教信仰的魂。 一位门主站起,另一位也站起,不多时,整个青城山,所有分支门主尽皆起立,接着,派系中的精锐也愕然站起,不敢相信地看着下方。 道教之所以四分五裂,奉三山为祖庭,那是因为理念的分歧,比如有的门派主张自然无为,有的门派主张随缘,几千年的历史长河,这种分歧越来越剧烈,才分为了各种派系。 他们在华夏的历史中颠覆了数千年,秉承自己的理念,一直走到今日。然而……今天,他们却完全抛下了分歧!选择和祖庭站在一起! 十七个门派,数十万修士,这一刻抛却了门派之别,只有一个理念:死守祖庭! 祖庭都丢了,算什么信仰? “一旦这些人死去……这十七个门派……”一位道姑嘴唇微颤:“就等于从历史长河中消失!” “他们全都是派中最后的精锐,掌管各派精要……他们,他们怎么如此冲动!几千年的理念……今日……今日你们一朝抛弃了么?不应如此……不应如此啊!诸位!” 说着说着,不少人热泪盈眶。 是的,不应如此。 但是,更应如此! 这是道教祖庭,张道祖得道之地,当年万界大战张道祖大破数百万真武界敌军之地,心灵归兮之地,信仰萌发之地。这里,也是华夏西南国门。 一旦被破,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种重压之下,几千年的分歧,何其渺小,而这十七派……只是刹那之间,就决定了孰轻孰重,这种胸怀,他们只能敬佩。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看似分歧的道教之下,各大派的声音从大到小,最后,上百个分支的门主,死死咬着牙,朝着下方一拜。 “道友……走好。” “从今日起,我虚无派在一天,海蟾派传承不绝,香火不绝!老夫起誓,今日起,我文始派在一天,无为派传承不绝!我真武派在一天,必定为你净明派护航!” 道道声音,没有灵力,却仿佛传到前方,万军从中,黑色海潮之前,姚昆吾转过头,心中五味杂陈,好似听到了这些声音,回头一望。 这一眼,看的是最后一眼祖庭。 这一眼,也是为海蟾派传承哀叹。 一眼千年,千年的纷争,千年的共存。 “诸位。”收回目光,连同他在内,十七位门主长剑斜指,几十万人面对前方根本数不尽的千万大军,声音颤抖,那是“多”这个词已经达到了极致而带来的无尽压抑,还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冲天。 顿了顿,十七位门主异口同声地一声大吼:“死守祖庭!死守国门!!” “分支虽灭,信仰不灭!!道火永存!!杀!!” 没有任何对话,一声惊天动地的杀字爆发,几十万人,银河星爆一般,义无反顾地冲向前面一望无际的黑潮。 “找死!!!”迎面对上的,就是六大远征先锋军。六位金丹横刀立马傲立阵前,面对着前方银河的轰然爆发,六人一声长啸:“以卵击石!” “拿你狗头祭旗!区区蝼蚁,安敢挑战扶桑?!” “轰轰轰!”六道身影飞速冲出,在他们身后,无穷无尽的真武铁蹄海啸一样冲来。 近了……更近了……黑色,白色,掩盖天际的双方,如同太极流转。 千米,五百米,三百米……零! “轰!!!”碰撞的刹那,无穷灵光飞起,不知道多少修士在首次的碰撞中回归祖庭。但剩下的修士根本没有看一眼,用尽全身力气杀向前方。 向前,只有向前。 后方,已无退路。尽自身全力,求一个无愧于心。 “当!”姚昆吾手起刀落,仅次于金丹的灵气全面爆发,生死看淡之下,一把长剑挥舞为一个白色圆球,一件件偷袭而来的法宝,居然被他一一荡开。只要身处他身前,竟无一合之将! 虎入羊群,随着他一声怒喝,剑尖上灵光阵阵,青莲朵朵,一把剑居然化作千百道,柔若无骨,明明刺向前方,却峰回路转,后心中剑。 “噗噗噗!”所过之处,道道血箭飞射半空,一位位真武界筑基初期的修士愕然捂着咽喉,有的震撼地掩住眉心。他们看不懂,为什么刺向小腹的一剑,却灵蛇一样刺中了自己咽喉? “犯我祖庭,虽远必诛!!”姚昆吾杀到兴起,一声长啸,剑光如匹练,在身侧划过。 寂静无声。 下一秒,周围所有真武界修士齐齐捂住咽喉,血雨纷飞中倒地。 爽…… 他仰天出了一口气,这才冲入真武界五分钟,他已经阵斩几十人。这种通透之感,这种理念豁达之感,这种……无怨无悔之感,潮水一样冲击着他的心灵。抬头入目,星是朗星,月是明月,却让他觉得天高海阔,云淡风轻。 心脏在狂跳,身体却平静到可怕,灵气攀升到了巅峰。他已经不想看自己还剩多少灵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死之前,能杀多少人。 “二师弟……”他抽空看了一眼青城山:“海蟾派的传承……师兄就留给你了……” 不等他感慨,一层层的黑色潮水再次掩盖,而这一次,远不是之前那些普通修士。 重甲军! 每一个人,都身穿刻满符箓的黑色重甲,铁甲覆面,唯一露出来的两双眼睛,透露着无穷杀意。 无一人开口,整齐划一,数十人牢牢围住姚昆吾,身上符箓冲天亮起,如同择人而食的猛虎。 然而,他们面对的是抛弃一切的雄狮。 “还算来了些看得过眼的。”姚昆吾哈哈一笑,长剑一挥,下一秒,千树万树梨花开,一朵朵白色的花朵绽放剑尖,而他容貌急速衰老,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尊踩在蟾蜍上的虚影。 宽袍,长袖,披散头发,容貌模糊不清,却带着一种让人心惊的威严。 “请祖师像?”战场不远处,一个酣畅淋漓的大笑声响起:“海蟾派的看家绝学,姚家小子,咱两就来比一比,看看谁杀得更多!” 不知是谁,姚昆吾大笑道:“好!” 话音刚落,哪一处同样出现一尊虚影。 那是一位女子,脚踏莲叶,手捧莲花,身侧无穷花瓣落下,虽然清丽,却杀意无方。 何仙姑! “轰轰!!”两道光华从千军万马的黑潮中爆发,筑基的神通,不恢宏,不震撼,却让所有人看的热血沸腾。 青城山,不知道多少修士死死咬着牙。 或许……他们杀得入魔,杀得疯狂,没有发现。而在山上却能清晰看到,每一秒,都有无数白色灵光轰然炸裂。每一秒,都有黑色填满白色的位置。 数十万人,怎么比得上真武界千军万马? 人力有穷时。 那些炸裂的白色灵光,全都是还能自爆的修士,绽放出生命中最璀璨的光华。 亦是最后的光华。 “扑!”无数声响,一位道姑神色从容,动作停止,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下。 她手中的剑,直指对面一位千夫长的咽喉。就差一毫米,就能让对方饮恨。 这可是千夫长啊…… 她闭上了眼睛,面带微笑。身体中,七八把长矛已经将她插成一个筛子。殷红的血液刹那间染湿她的道袍。 “无为派当代门主,七妙道姑?”她眼神已经有些涣散,前方黑潮分开,一位穿着黑色甲胄的青年男子,骑在一匹黑虎上踏云而来,冷冷看着她:“悬赏金七十二万。本座问你一句,若是投降,本座担保能治好你的伤。并禀明征北候,赠予万夫长一职。” 七妙道姑没有回话,她的眼睛迷离地看向前方。 止步于此了么…… 自己……还是学艺不精啊…… 几千年和其他门派勾心斗角,有何意义? 自己甚至不如其他几位门主杀得更远…… 在她眼中,前方数百米,一道道灵光炸起。那是十七个支派的其他门主,而……这一片黑潮之中,已经仅剩他们。 后方,一片漆黑,已经看不到白色的身影。 她再将目光移动到自己剑尖地方向,她的剑,从未落下。 “可惜啊……就差一点……” 下一秒,随着“轰”地一声巨响,她七窍中爆发万道灵光,飞快扭曲,爆炸,一朵白莲凌空盛开,方圆百里。 ¥¥¥¥¥¥¥¥¥¥ 不知道怎么地,我设定了11点发,居然没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