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祖庭之战(六) - 最强妖孽

第864章:祖庭之战(六)

“杀!!!”姚昆吾热泪盈眶,一马当先。 看不到,却能感受到,身后那一道熟悉的灵气突兀扭曲,然后轰然自爆,他已然知晓,一位道友已经驾鹤西归。 心如刀绞。 虽然有分歧,虽然几千年没有归拢,但总归是张道祖的一脉。今日大家齐聚祖庭,岂不是当年道祖开天辟地之日的胜景? 然,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分分合合,天下大势。昔日的道友,此刻却陨落于自己身后,自己却根本无法看一眼。 不是不看,是不能看。 他已经不知道杀了多久,四面八方全部都是一排排法宝,身上早已经布满血污,他没有精力去看,也没有时间去看。 他很清楚,只有向前,不停向前,才能为那些战死的道友挽回尊严。 “当当当!”长剑破空,周围数名大晋修士割麦子一样倒下。全身灵力从未如此协调过,尽管协调的同时也如同流水一样消逝,他无怨无悔。 剑光回流,他收剑傲立。身处茫茫黑潮中犹如江中孤岛,那份千军万马之中镇定自若的气度,那份生死看淡,只管沙通天的威势,居然让周围的人一时间没有靠近。 “啪啪啪……”一阵掌声传来,一位手摇折扇的公子凌空踏来,周围大军如同摩西分水杖一样退开。公子仔仔细细看了他两眼:“不错。” “可愿为我书童?” 姚昆吾同样微笑,笑容未落,长剑已经化作一道白龙,直取公子全身要害。 “大胆!!居然敢对秦尚书三公子无礼!!公子看得起你,是你的造化!还不跪下速速谢恩?!” 金光闪耀,公子摊开折扇,千万桃花飘出,和白龙一起化作灰烬。姚昆吾喘着气,擦了擦嘴角鲜血,绑住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却义无反顾地举起,喘息着大笑道:“你,不配。” “我也只是随口问问。”他收敛了笑容:“你们表现出来的气势,本座很欣赏。但是你们,起码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绝不会投降。本座也懒得和你多费口舌。” “尚书府下玄冥七子,送你上路!” “轰!”的一声,虚丹境界的灵力全面爆发,五官开始扭曲,身体开始膨胀:“都滚!!本座要亲手取他人头!” 灵气如潮,那是以逸待劳的灵气,周围人全部退开。半空中,公子身形暴涨,金光遮眼,数秒后,一只如同金刚一般的怪物,头顶双角,全身布满符文,嘶吼着从金光中出现。 间不容发的数秒,姚昆吾灵识终于第一次扫向周围。 几十万大军,投入千万黑潮之中,就像石子没入湖底,根本看不到一丝涟漪。大部分的修士被分割在战场最外围,他们是修为最低的修士,被慢慢蚕食着。白色灵光形成连绵大阵,不断减少。 反而是他们这些一派门主,长老,携疯虎之势才杀入了大晋王朝腹地,但是……现在入目之处,包括他在内,仅剩七道灵光。 每一道都摇摇欲坠,他明白这种感觉,这是灵力即将透支的迹象。人力有穷时,杀到现在,已经够本了。 他目光一点一点划过去,看向后方那座夜色中的迷蒙大山。五味杂陈。 祖庭…… 自己……恐怕永远也无法回去了…… “死!!”一拳轰来,姚昆吾一剑迎上,刹那之间,空气中爆响连连,如同鞭炮,一道身影拉出十几米的血线,直接被震飞半空。 “吼!!!”公子仰天狂叫,双目赤红中,四五层楼高的庞大身躯巨鹰一样扑去:“青城山的人都在看你……哈哈哈!本座就当着他们将你撕成粉碎!看看谁还敢做仗马之鸣!” 一句话,让倒退中的姚昆吾一咬舌尖,差点被震散的灵识再次回神。 是的……整个祖庭都在看着自己。 他就算倒下,也绝不能倒得如此颓然。 目光微微扫过,不只是他,前面所有冲杀的门主,都有数道身影跟了上来,刚才被黑潮淹没的白光,此刻却和另一道灵光一起光芒四射,每一个人都燃尽自己最后一分修为。 心念电转之间,庞大的黑影疯狂扑来。对方修为和他差不多,但是状态,却和现在灯枯油尽的自己天壤之别。 “向伟大的大晋下跪吧,蝼蚁!” “轰!”布满白毛的拳头足足一人大小,带起道道腥风,周围的空气都仿佛一瞬间凝固,他死死咬着牙,下一秒,全身陡然爆发出冲天光华。 一剑西来,惊鸿过眼,只能看到剑光,却看不到出剑。巨兽一声狂叫倒退数米,在这一击无影剑下,左手居然出现了一道数米伤痕。 深可见骨,血流如注。 在他对面,姚昆吾全身燃烧金光,面容急速从青年变为中年,不到数秒,头上已经白发凛凛。 燃烧寿元。 “来得好。”巨兽巨大的牙齿刀锋一样磨着:“这样的对手,才稍稍有些让我折磨的**。” 一人,一兽,凌空傲立,谁都没有先出手。 战争已经开始了一个多小时,后方的几十万修士还剩下十几万,全都被层层黑潮围绕。一层层坚盾,长矛,绞肉机一样朝内不停刺去,空中数不清的法宝密如飞蝗,人人带伤。却拼尽全力维持着平日已然熟悉的阵法。 就在此刻,所有人都齐齐看了过去,就连大晋王朝的人,都看向了身后。 在哪里……灵光贯空,瑞气横陈,黑潮中心,七道光华仿佛月夜太阳,无比耀目。 青城山上,所有的门主,都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燃烧寿元…… 接着恐怕就是自爆…… 几千年的传承,不要了,几千年的纷争,也不重要了。 祖庭之下,何来门户之见? 国难当头,佛道何有偏差? 七道光华的存在,就仿佛信仰的道标。一位门主眼睛微红,看着天穹,已经不敢,不愿,不想去看这一幕,十七只道统的消失,就在他们面前,一母所生,却天人两隔。 “援军呢……”他闭上眼睛,猛然大喝一声:“援军何在?” 话音刚落,他用尽全力化作一道流光,冲向老君殿。 与此同时,全山数十道流光,齐齐涌向山上。就在逼近山顶的一刻,徐阳逸的声音平静响起:“无招不可入。” 最后一个字落下,一只铺天盖地的大手从老君殿展开,硬生生将所有人压在通往老君殿的石阶上。 这个石阶,有一个名字。 登天路。 传说中,张道陵最后就是走上了这里,栽下了桃树,树下悟道,开创道教。 如今……他的后裔,他的道统,数十位门主,齐齐跪在石阶之上。跪在他曾经走过的路上,所有人都虎目含泪,但是对于金丹的谕令,无人质疑。 “你们……”徐阳逸的声音带着一抹微不可查的波动,随后平静如水:“要做什么?” “真空派请战!!”话音未落,一个完全不像道士的彪形大汉站起,胡须过胸,九尺大汉,如今眼眶通红,声音嘶哑,抱拳道:“求真人成全!!” “本真人……” 徐阳逸还没开口,大汉一个磕头直接磕到石阶上,数千年不曾染血的登天路,终于染上了第一抹鲜血。血液四溅中,这位筑基后期的大汉居然第一次拒绝了金丹真人,嘶声道:“真空派第三百二十代门主萧请战!!求真人成全!!” 一跪不起。 血流如注。 不等他说完,一位老者同样叩首,声音哽咽:“积善派当代门主曹无涯请战!!请真人应允!!” 长跪不起。 “鹤山派当代门主天元子请战!鹤山派一万两千二郎,定当杀入敌阵!阵斩敌首!金山派当代门主孙陈规请战!!金山派两万一千修士,必定救出袍泽!” “求战!!求战!!真人,求战啊!!” 无人可见,青城山顶,所有金丹泪洒衣襟。就算徐阳逸这么铁血的人,也是看着天空,无声泪流。 眼看着自己的兄弟,道友,在前面不远,而自己无法去救,数千年的纷争,这一刻完全不重要。他们要救的,是这个人,是这个传承,是这份道门香火。 万道归心。 他没有开口,登天路上的门主却根本没有停下。 他们无法忍受,他们忍不下去! “真人,只要给我一万人,我必定带回所有门主!真人,不可不救啊!祖庭之前,居然让道统消失!张道祖在天之灵如何心安?数千年传承,一朝绝于祖庭之外,真人……” 声音,开始还能控制,到了后面,已经哽咽一片。最后,汇聚成同一个声音。 “求真人成全!!” 齐刷刷,声若洪钟,所有距离老君殿附近的修士全都听到了。 “请战!!所有道教门派请战!求真人开恩!!” 距离老君殿最近的三清宫,四御宫,年迈的宫主齐齐睁开眼睛,晒然泪下。 “道祖……您老人家看到了么……” “我们……并非分裂……道火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