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祖庭之战(七) - 最强妖孽

第865章:祖庭之战(七)

“放肆!!”话音未落,山顶七个声音同时响起,徐阳逸的声音如同滚雷:“你们在逼宫?” 无人敢答。 只能长跪不起,登天路上染上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以额触地。 “退下,镇守自己的领地。你们想报仇……那就在他们杀进来的时候,给本真人杀光他们!” 仍然无人回答。 是的……他们都知道,这次请战很可能不允许,青城山有多少修士他们心里还不清楚?根本没人调动得过来。 但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袍泽死在前方……就这样看着仅剩的七大门主惨死军阵,而他们后方就是祖庭,他们忍不下! “真人……”大汉抬起头来,死死咬着嘴唇:“真的没有一点可能么?” “没有!”徐阳逸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拔高,身为主帅,切忌朝令夕改,他想勒令所有人退下,话到嘴边,却变成长叹一声,挥了挥手,轻声道:“诸位……退下吧。” “本真人保证,这一战,一定会有一个圆满的答复。” 不等下方所有门主答话,一片金丹灵力,已经将所有人送往山下。 “你……还好?”老君殿,长青子看着双手撑在眉骨上,神色明灭不定的对方,沉吟许久才问道。 徐阳逸无声点了点头。 有的东西,总要有人去承受,一般都是最坚强的那个人。 徐方圆之后,是他。 房间内突然沉默,谁也没有率先开口,那种心如刀割,却不能述诸于口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数秒后,徐阳逸有些哽咽的声音响起:“身为龙虎山祖庭两大金丹,你就不心痛?” 长青子沉默,许久才道:“心痛有什么用?” “他们的牺牲,是为了祖庭的存在,香火的延续。只有不辜负他们,才能报答他们在天之灵。” 字字力透千钧,发话之际,居然在半空中引起道道震动。 天人感应! 徐阳逸霍然抬起头来,眼中一片清明,眯着眼睛看向长青子,肯定地说:“不是你。” 不是我? 不等长青子细想,徐阳逸已经长身而起“走吧,十七位英雄,我们不能让他们在永眠之际还无人相陪。” 青城山外。 “轰!”又是一拳,一阵噼啪的破空之声急速响起,七道身影吐着鲜血倒飞而出。玄冥七子全部现了真身,七头巨兽肆虐半空,周围大晋修士将七个战团围得水泄不通。 “咳咳……”姚昆吾抬起被献血迷糊的眼睛,咬牙看向前方。视野已经朦胧,痛感都在远去,若不是那个心中的声音在支撑着他,他现在恐怕早就倒了下去。 不能倒。 不能在祖庭面前败得如此难看。 “吼!!!”在他前方,一道吼声响起,空间都微微震动,巨大的身影居高临下轰然落于半空,两道怜悯的目光看蝼蚁一样钉在他的身上。 身体好重……他咬咬牙,支撑着要站起。“轰”的一声,一只腥臭的巨爪已经将他踩死半空,毫无感情地碾压着他全身骨节。 杀! 心中狂怒如潮,他习惯性地握紧手中绑紧的剑。却发觉不知何时,剑已经跌落谷底。 “这就是所谓的一国国教门主?”轻蔑的声音在头顶高傲地响起:“不过如此。” 青城山上,无论是谁,嘴唇都被咬的死白。 “士可杀不可辱。”一位年轻的修士遥望远方,牙齿咯咯作响:“他们……该死!” 半山腰,七**阵之中,无数的修士死死握着手中长剑,若不是金丹谕令,这一刻有血性的人谁能忍得下去? 但是……现在他们是军队,是在这片战场上鏖战了两年多的军队。他们必须忍,也只能忍。 只有各大派的门主,神色隐忍中带着平静。 “老夫,成全你们……”靠近山顶,所有道教大支派全部聚集于此,真武,全真,文始,灵宝,丹鼎……这里几乎是道教所有精锐之所在,一位位门主看向山下,霍然出现了一丝了然。随即,无限不忍布满眼中。 “你们做的很好了……”冲虚派的门主紧紧抿住嘴唇,目光所过,这十七人……所过之处尽皆血路,十七道血路居然冲入了大晋王朝八百米! 仅仅十七个人,面对千军万马,放下生死居然突破大晋王朝防御圈八百米,以一介筑基之身。那些缓缓合拢的黑潮,仿佛还在诉说着刚才十七人冲阵的画面。 这是奇迹,每场战争都有如此大大小小的奇迹,只不过,有的被人看到,有的被人无视。 “安心去吧……”文始派,一位老者闭上眼睛:“之后,交给我们就好。” 巨兽轻轻碾压着姚昆吾的身躯。 它能感觉到,脚下破布一般的人已经差不多没动静了,十七人虽然对于千万人来说,沧海一粟都抬举了他们,但这次居然冲进来了几百米范围,对于这种敢做仗马之鸣的蠢货,杀一儆百是最好的选择。 “已经死了么?”巨兽抬起脚掌,冷笑道:“脆弱如同瓷器。” 就在此刻,它脚下忽然爆发出万道金光。不只是它,所有巨兽脚下,赫然光华万丈。 它只愣了一秒,随后瞳孔倏然缩小,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可怕…… 这一招极其可怕!它脑海中的神经拼命提醒着它!甚至逃开成为本能,它能感觉到……有一个威严无方的生物,从不知道多少位面之外,用一双看穿幽冥的眼睛盯在了他的身上。 “逃?”姚昆吾喘着气,浑身鲜血,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脸上带着一抹平和的笑容,微笑着摇了摇头:“晚了。” 狂风乍起。 风卷起他因为燃烧寿元,而老龄化已经挽不住的道髻,本来合身的道袍现在空空荡荡,然而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座山峦。 他抬起头,最后看了一眼熟悉的月夜星空,最后定格在身后大山之上。 这一招一旦用了,轮回都没有,残魂都无法搜集。但是……就这样倒在千军万马之中,他不甘心。 竟然在祖庭面前小觑天下英雄? 竟然以为道教上百分支祖师皆庸碌之辈? 在下姚昆吾无能,唯一能用者,命也,今日,就用性命教会你,打怕你,告诉你们,身后十万大山,你们,去不得。 “八仙令。” 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漩涡轰然裂开。 不……不止一个,而是六道声音,如同神灵,几乎同时响起。 本来还剩七人,其中一人已然驾鹤西归。 有的传承被留下,有的已经消失于历史长河。 “何人以性命为赌注,以不入轮回为代价召唤本圣?何人敢动老夫道统?性命为引,轮回为标……不走奈何桥,不看三生石……哪位门主如此决绝?” 七个声音从半空洒下,无人可见,天穹之外,一个高大伟岸的声音猛然一顿,难以置信地看向下方蔚蓝的星球。 “果然……果然有底蕴在!”夏侯的声音再不复沉稳,而是一片劫后余生之感:“幸好……幸好墟昆仑从未对不归界下手……他们居然还藏着这么深厚的底蕴!” “这境界……跨越无穷位面……锁定一个人……六位阴仙?不,不对……还要超过!这……跨界而来居然达到了阴仙中期?!他们本体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难道真的有仙界存在?除了十几万年前的不归界和真武界,还有其他仙界位面?!” “这道神通只能锁定一个对手。而自己生死魂灭,地府无他名字,只能称为孤魂野鬼,他们真的不要命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了。 就在六道声音出现的一刻,这片空间都仿佛被凝滞。 六大太虚境同时出手,被后辈不惜一切代价召唤而来,虽然因为位面规则,以及真正的压箱底神通限制,只能攻击一人,但……太虚出手,威力岂同凡响? 当日小青和非太虚的法海就能拉扯出几十万米的巨大幻境,何况七大太虚! “东华帝君王玄甫,应你所求。正阳帝君钟离权,应你所求。纯阳帝君吕洞宾,应你所求。纯佑帝君刘海蟾,应你所求。辅极帝君王重阳,应你所求。活死人墓太和祖师,应你所求。太乙道君萧元升,应你所求。” 任何一个名字,都是当日声威赫赫的名字。随便一个人,都是历史上天才人杰。如今一起出手,还在飞奔的玄冥六子,刹那之间不动了。 “刷……”大晋皇宫,柳明阳猛然睁大了眼睛,浑身都抖了抖。 “这……这是什么境界?” “这个境界……简直堪比夏侯!这到底什么东西!” 不只是他,所有真武界修士,齐齐震撼地看着天空,六道青莲盛开空中,随后……六根磅礴无比的手指轰然碾下! 没有惨叫。 下方玄冥六子,瞬间湮灭,没有反应,如同臭虫。 同一时间,奔杀在大晋王朝最前方的六道声音,带着一抹满足的笑容,身体悄然沙化,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