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祖庭之战(八) - 最强妖孽

第866章:祖庭之战(八)

天穹之外,夏侯目光闪烁地看着这颗蓝色星球,许久没有开口。 就在此刻,他身后一扇百米高的金色大门无声打开,一道道远超地球和真武界的符箓围绕左右。白光闪烁中,一行数百人,仕女在侧,力士在中,每走一步,脚下生莲,每动一瞬,灵光万道。 三头貌似麒麟的猛兽,全身燃烧烈焰,拉着一辆白金车辇,一名带着斗笠遮住脸的马夫驱赶猛兽,而他,竟然是元婴中期。 “老夫早就说过,不归界,碰不得。”一个声音从车辇上响起,缓缓道。 “太一教教宗沈沉央?”夏侯收回目光:“你怎么到了这里?” “你来得,老夫就来不得?”声音淡淡笑了笑,随后哼了一声:“老夫……有一道熟悉的灵气在不归界,他坏我大事,老夫此次亲自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百多年前,巴别之塔中,上官泓捕捉的太初被徐阳逸放走,和上官泓联系的,正是墟昆仑国教太一教的教宗,沈沉央。 “你能清楚不归界的事情?”夏侯目光微微一扫,眼睛微眯。 沈沉央仿若未见,目光鹰隼一样扫视地球:“不知道……但,老夫天人合一状态居然都斟不破对方到底身在何处。这就有些古怪了。” “天人合一都找不到?”夏侯抬了抬眉头。 沈沉央嘿了一声,脸色阴沉。 何止找不到…… 除了对方在地球,是修士以外,他根本找不到对方任何线索! 除了对方身上有比他更高阶的推算功法,别无它解。 青城山,一片死寂。 天空中,六朵青莲缓缓消逝,徒留一片令人颤抖的灵光波动。 无人开口,所有大晋王朝的修士,全都愣住了。刚才那种一指破天的感觉,化作永久的画面,停留在他们心中。 “这到底是……”征远候浑身颤抖地看着天穹,六朵青莲消失之处,还留下一个个扭曲的漩涡。他一丝灵气都不敢放出,就像刺猬在老虎面前,无论如何都不敢张开全身尖刺那样。 “不归界竟然有这等底蕴?”前方,一位身着黑甲的女子,脸色惨白地看向天穹:“这……竟然给我一种墟昆仑的感觉。” 无人敢开口,生怕一开口青莲再开。茫茫千万余人,居然鸦雀无声。 就在此刻! 极远之处,真武界后方五千米处,猛然爆发出一片金色光华。 大晋王宫,六蟒椅上,脸色阴沉的柳明阳倏然站起,金龙案几上一排军令被他顷刻间扫落地上,声音中杀意横溢。 “杀!!” “攻破青城山,鸡犬不留!!” “刷拉拉……”太阳初升都莫过于此。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画面,金色霞光给地面铺上一层金纱,在整个真武界后方,一轮旭日冉冉升起。 “这是?”无数浮空舟上,不知道多少人愕然回头,随后,每一艘浮空舟的舰长齐齐倒抽一口凉气,脸瞬间就红了,声音嘶哑,当场跪地。 “恭迎戮仙台降临!!” 不只是他们,大晋王朝所有修士,这一刻全部从惊愕,化为震撼,最后变成狂喜,所有浮空舟之上修士全部转身,半跪,激动无比:“戮仙台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刚才被压抑下去的士气,这一刻瞬间攀升到顶点! 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齐齐大喝,声音震天动地,就连青城山都听到了这一片山崩海啸。 随着金光乍起,成千上万的金色光柱直冲天际,冲破黑夜,冲破苍穹,直达地球之外! “轰隆隆!!”随着一片璀璨金光,整个都江堰黑夜转白日,化为金色的天地。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一道道灵线从大晋王朝后方冲天而起,没有纷乱,而是如臂使指,在虚空中构成一道完全由灵线组成的巨台。共九十九层,每一层,朱雀衔灯,烛龙环绕,玄武雕刻,即便是灵线构成,也透露出难以言喻的威压。 无数的大晋修士端坐其上,阁楼初现之际,从底层开始,齐齐大喝。 “大晋王朝罗天道罗天六祖驾临!” “大晋王朝焚日道青玄三仙驾到!” “大晋王朝修罗道平海八圣在此!” 随着一个个声音,到达没入天上的最顶断之际,三道恢宏的声音响彻整个都江堰。 “大晋王朝三公在此!” “余太师。孤独太傅。高太保!” 话音刚落,三道虚婴境界的灵力横扫全场! “刷……”随着所有声音落下,从底层开始,一盏盏朱雀衔灯缓缓点亮,一层,两层,十层……九十九层! 通天之塔! 绮窗出尘冥,飞陛蹑云端! “这是……”天穹之外,车辇上的身影霍然站起,夏侯的目光也立刻投了出去,随后,两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仙宝?!” 从他们的位置看过去,地球上,华夏位置,一道金色光柱居然突破大气层,突出晶壁系,达到了位面之间! “不!”沈沉央目光何其毒辣,看了数秒,长长舒了口气,坐上了座椅:“非仙宝。” “仙宝残片,否则现在的不归界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可怕的威压。而且是极小的残片。”他声音阴郁:“真武界慌了,虽然晋后主在你我眼中算不得算么,但大千世界中也算一方霸主,身为真武界五老星,一旦被捕,嘿嘿……这场战争的转机恐怕就从这里开始,他们真正在动用压箱底的东西了。” 真武界曾经同为仙界,虽然一场仙界大战彻底破损,但好歹有一些残宝流传了下来。 “呵……”青城山上,所有修士都倒抽了一口气。 就算再看不懂,此刻铺满都江堰那恐怖的灵压谁都能感觉得到。 那种……呼吸之间,都让人呼吸不畅的灵压…… 从一层到九十九层,数十位金丹,顶峰三大虚丹。从三省六部,到三公太保,这才是大晋王朝真正的底蕴! 他们忽然明白了,刚才的攻击,并非海啸,看起来很像,但这才是海中巨兽的真正面目! 当之无愧的绝大杀器! 那一切的进攻,都是为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徐阳逸平静的目光中,一道充满杀意的火焰冲天而起。 来了…… 终于来了…… 身为主帅,他没有冲锋陷阵,他看着下方的修士却无法救援,一切的一切,都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 现在,这场恢宏的大幕终于要彻底打开。 “道友……”长青子都有些震撼,就算道教都没有这么恐怖的法宝,汇聚所有人力,物力,这简直……简直就是举国之力的底牌! 没有回答。 他愕然回首,徐阳逸已经不知去向。 这里距离老君殿还有千米距离,登天路上,此刻已经发出一阵“咔咔”之声,而一道身影,飞速奔腾其上。 正是狼毒真人,徐阳逸。 “大楚!!”他一声大喝,周围全部都被封禁,声音中带着海潮将起的急切,和杀意满腔的激动:“听我号令!若无招而动,杀!!” 最后的关头将至,他已经顾不得是谁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牺牲了这么多……看着一位位道友死在眼前,看着一个个传承消失,他强压下心中杀意,只为最后的胜利。 “开始了么?”一个巨大的山洞中,地面上刻满了数不清的符箓,方圆千米,一圈圈筑基后期的修士盘坐于此,外围,上千劲装修士背负长剑,死死看着眼前的一切。 狼毒真人有令,擅动者,杀无赦。 不等徐阳逸回答,一股狂暴无匹的灵力,甚至冲破护山大阵,直达这个深山中的洞穴! 开始了…… 无声的回答。 “是!!”没有任何犹豫,楚昭南半跪接令。 这一刻,没有朋友,只有将帅。 “登……”徐阳逸抬脚一踏,青城山顶峰的老君殿仿佛支离破碎,连接老君殿和下面的登天路居然咔咔作响,呈现出无数裂痕。 同时,数不尽的符箓在整条登天路上若隐若现。老君殿前,当日张道陵亲手栽下的桃树,居然于枯枝中发出新芽。 随着新芽越来越多,整个老君殿周围,道德经幽幽浮现,所有金丹都被排斥而出,惊愕之中,只见徐阳逸的身形没入其中。 空间封禁。 “忘尘。”他强压心中的波动,尽量平静地传音道。 “弟子接令!!”忘尘也明白,真正的十级海啸将至,立刻在灵识中回音道。 只有他们两人,还有赵子七,猫八二,是徐阳逸信得过的人,灵识也是连接了他们。 “记住……你在天师洞后,只许败,不许胜!但,必须苦战而败!” “是!”忘尘顿了顿:“那其他道友……” “他们会理解的。”徐阳逸一步踏上老君殿,闭上眼睛:“战争……哪能没有伤亡。就算你师尊我,都可能死在这里。” “卡卡卡……”登天路终于断裂,整个老君殿平地起飞,升入云端。 “子七!” “在!” “切记,你在三人中境界最高,筑基后期,无我诏令,擅动者斩!” 徐阳逸停了一下,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包括你。别逼我挥泪斩马谡。” “是!” 整座青城山,都看到了老君殿升入空中。不止如此……坐忘峰,悟道峰,百万峰,龙虎峰……所有山脉中巨大的山峰,居然全都轻轻颤抖,无穷白云从山腰处弥漫,仿佛立地飞升。 “卡卡卡”随着一阵惊心动魄的嗡鸣,十座大山拦腰而断,齐齐拱卫老君殿,君临青城山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