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祖庭之战(九) - 最强妖孽

第867章:祖庭之战(九)

“这是什么?祖庭……居然是这般模样?难以置信……几千年来从未见过,甚至古书中都毫无记载。” 无数修士齐齐看着悬浮半空的山峰,目瞪口呆数秒后,随即爆发出堪比大晋王朝千万人的激动呼喊。 “万胜!大破敌军!!虽死犹幸!!” 种种不停的欢呼响彻天空,天穹上,相隔近万米,巨大高台和十峰一殿遥遥对峙,仿佛两位对弈棋手。 一子落下,便是生死相搏。 还不等他们说完,一道狂猛无比的灵压,远超所有金丹,甚至加起来的总和。生生压住了所有人的话。 强大无比,堪比元婴! 为帅者,不仅要有清醒的头脑,更要有强悍的实力。 这是徐阳逸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展露全部灵力,而这一举动,更加增加了三百万修士的破敌之心。 “嗖嗖嗖”七十八道灵力从老君殿中爆发,徐阳逸的声音如同神明:“诸位门主,接令。” “擅离职守者,杀。后退不前者,杀!不尊将令者,杀!将自己将领示予他人者,杀!!” “杀大晋王朝一人,奖一枚制定丹药。杀金丹一人,赏结婴丹一枚。” 丹药! 所有人目光刹那间火红,他们站在这里,对于真武界,本就是你死我亡,现在加上这种重赏,不知道多少人已经磨刀霍霍。 来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护山大阵还没破,狼毒真人就摆出决一死战的势头,但这不重要,从刚才十七只传承消失开始,这一战,就只有一方能站在这里。 “刷刷刷……”军令如雨下,所有门主全部都接到了军令。只不过一页细长竹简。看了一眼之后,全都沉默地收入体内。 狼毒真人已经说过,示予他人者,杀。 令如雨下,须臾之间,所有人都接令。待全部看过之后,徐阳逸的声音洪钟一样响起:“不到谕令的时间,地点,擅自出击,别怪本真人心狠手辣。” 现在不是仁慈的时候。 “是!!”一片回应之声响起,偌大的青城山,瞬间全部动员起来。 潜藏在前山两百万修士,如同群龙汇海,从一座座道观,一个个阵法中走出,每秒钟,都有清澈的谕令之声响起。 “金丹派,死守百万峰真君观要冲,若无命令,擅自行动杀无赦!” “正一派,死守登天路要冲,违令者斩!茅山派,镇守天师洞,无令擅动者,斩!冲虚派……老华山派……萨祖派……” 刹那之间,顶峰的老君殿,反而一片清明。 “道友。”朝阳子皱了皱眉:“你这是何意?” 三圣观主也不悦道:“难道不需要我等?真正的海啸将至,你将我等排斥在外,是何道理!” 长青子没说话,他已经大约明白了什么。 老君殿中,徐阳逸恍若未闻,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目光深邃。 千万人打三百万,怎么打? 任由对方耗?他不认为耗得下去,而且……一旦其他地方坚持不下去,增兵西南国门,国门必破! 与其祈祷别人,不如依靠自己。 刚才下三阵几十万人的大战,看似山崩海啸,但是他知道,这不是,这只是风雨欲来之前的轻风,真正的狂风暴雨,远超这阵轻风,他也不相信,征伐这么多大小千世界的真武界,攻城手段仅此而已。 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 “引进来打……”他的手指从桌面上青城山地图上划过:“请君入瓮,背水一战。” “要么满盘皆输,要么杀通天。” “下了这么大的诱饵,护山大阵全开,几十万人的牺牲,就是不让他们看出倪端。而千万人……光凭我们根本杀不完,唯一的道路,只有一条……” 他手指用力摁了摁:“全灭敌将。” “然,战争中敌将绝对不可能单独出现,他们怕我,之前一战彻底打碎了他们的道心,所以……我们必须让他们上来。看到有真正杀死我的机会,才会让他们利令智昏!” 就像古代两国交战,一国杀到帝都,对方皇帝唾手可得,万世名将都忍不住这种诱惑! 就连他自己,都算进了这场大战中的一环,最后一环。 “一切,最后还要落在自己身上。”他忽然笑了:“能者多劳是这个意思么?” 收敛笑容,他目光看向外面,这里已经一片通透,金光出海天之间,光耀万里。连带着上方的大晋王宫,十五大洞天福地,如同金龙翔日。 “柳明阳……”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看了墙角的古钟。 还差十几分钟一个时辰…… 七星神算99都不会出错。 “本真人离开半个时辰。”徐阳逸压抑着心中汹涌的杀意,平静开口,声震四野:“无招不得入内。此令一视同仁。” “道友。”朝阳子眉头微皱,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大晋王朝显然动用了极其强大的法宝,此刻我认为主帅不应外出。护山大阵一旦告破,四面八方的军情雪花一样冲入老君殿,无人协调……” “我自有安排。”徐阳逸目光扫过殿外三人。 朝阳子,华阳子,临阳子……内鬼只能在三人之中。 这个内鬼必须铲除,而真武界动手之日,必定也是他动手之日。否则一旦他计划成功,最后两军对峙,却从背后插出一把尖刀,他受不起。 “幻灵。”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杀意如同怒雪纷飞:“你的幻境无法影响金丹,但是没关系,现在我多加了一层封锁。你只需要遮挡半个时辰,不让他们太快觉察。” “好。”幻灵轻轻答道,迷蒙蓝光闪起。 蓝光之中,徐阳逸的身形化作一道极其隐晦的流光,直冲后山。 “锵锵!”飞行之中,冲霄已然出鞘。眼中杀意凛冽。 “我不知道你是谁……” “但是,这几个月我也熟知青城山所有布置,底蕴。你背叛位面,那么只能协助大晋王朝救出晋后主,你要去的……只有一个地方!” “后山,天师道场,道藏所在。而且……是身外化身前往。你一个人的背叛,让数十万道友陷入生死两难之境,你……该死!” 狂风呼啸而过,他修为超过其他人太多,无一位金丹可察觉。 这是他唯一可以为下方修士所做的事情,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半个时辰,就是战争全面爆发之刻,大阵告破,海潮一样的修士冲入祖庭,而他的计划,也在悄然启动。 黑白的博弈,棋盘之上,胜者为王。 他已经无法考虑会死多少人了。 “嘘!”一声口哨,一道肥硕的身影轰然从树林中冲出,猫八二难得地正经,没有一句废话,和徐阳逸一起朝着后山冲去。 从前山往后山的道路,一片通畅,徐方圆总帅令在手,无一阻拦。 两个多月,他早已熟悉前后山的布置,极快到达了一片竹林之前。 这里,只有金丹级别的修士可以进入。 令牌一晃,光华大放,朦胧之中整座竹林已经消失,他面前呈现出一片恢宏殿宇。 汉白玉的广场,比起金銮殿有过之而无不及,殿宇飞檐走壁,雕梁画栋,八卦,太极随处可见。仙鹤飞行其间,异兽奔腾左右,仙雾缭绕之中,勾勒出一片世外桃源。 两旁巨大的池塘中,青莲朵朵,随风摇曳。徐阳逸还没开口,猫八二忽然说话了:“别动。” 徐阳逸抬了抬眉,猫八二鼻子抽了抽,这种场合,就算是它都不敢犯抽,沉吟两秒:“有血腥味。” 狗的鼻子比人灵太多,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根本不避讳身形,朝着金銮殿冲去。 无论是谁。 皆不是他一合之将! 百万灵级别的金丹,近乎元婴,元婴之下无敌手。 “轰!”黑光呼啸,掀起周围白雾,这些白雾能隔绝灵识,他也看不清前面到底有什么。 越来越近,如同摩西的分水杖,就在靠近金銮殿一百米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脚步。 被灵光带动而分开的白雾中,显现出一地尸体。 全部都是一剑穿心,毫无抵抗力,并且,死前脸上都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就不怕死后不入轮回么?”他轻轻为一具尸体合上眼,沉声问道。 “早已无轮回,又何谈入轮回。”一个声音从大殿百级汉白玉台阶上传下,平静而温和:“真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是我失算了。” 徐阳逸站了起来,冲霄折射出死亡的华彩,冷冷看着上方的身影:“我早就想过,徐真君为什么要传位给我,为什么当时局势如此紧急,他不对你们说。” “那时候你就确定是我们三人之一?”白玉阶上的男子轻声道。 “只能是你们。而且,你们动手的时刻,必定是祖庭无法抽身之际。我也只是赌一赌,没想到你们更耐不住性子。”徐阳逸缓缓朝着台阶走去,从牙缝中蹦出冰冷的话语:“看着你们的道统在眼前消失,你们助纣为虐,此罪一。” 一步踏上,杀气已经毫无阻拦地放射而出,周围浓雾都为之驱散:“身为道统之一,背信弃义,投靠真武界,三姓家奴,此罪二。” “罪三……”他脚步渐渐加快,身形如烟,冲霄都在嗡鸣:“你们太丑陋,本真人看不下去。” “三罪并罚,赐死!” “轰!!”就在他冲上的一刻,两把剑齐齐架住冲霄。徐阳逸的脸色终于完全冰冷下来。 “朝阳子,临阳子……你们有何面目面对百万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