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祖庭之战(十一) - 最强妖孽

第869章:祖庭之战(十一)

不等这一片冲击波完毕,青城山上所有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噔噔噔!”一层接着一层,连续三十阶戮仙台亮起,每一阶四方亮起一个兽头,张开大嘴,疯狂汲取着周围的灵力。 这不是普通的汲取,甚至超越元婴,随着他们的汲取,四周空间卡拉拉出现无数裂痕。从那些裂痕之中,一种从未见过的,远远凌驾于灵气之上的白色光点,群龙汇海一样朝着戮仙台涌来。 十万,百万,千万!上亿!数亿! 不到数秒,戮仙台已经成为一个纯白色的光芒圣台,一层洁白无瑕的光焰,围绕着巨台旋转,仿佛火焰的漩涡,恶魔的舞蹈,地狱的开口。 下一秒,整个巨台,居然花朵一般盛开。 层层叠叠,光芒万丈,一道百米粗细的金色灵光,从花蕊中直冲天际! “歼……歼星武器!?”一位带着闽南口音的修士脸色刹那间变白,他看到过数年前的那一幕,璀璨的光华从云层中投下,刺破一切,台湾宝岛瞬间化为飞灰,不知道多少级的庞大海啸几乎要淹没福建的沿海城市,整整一年不能出港,台湾的位置至今都留着一个巨大的漩涡。 那是地球的伤痕。 仿佛是回应了他的话,光柱并不粗大,却透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圣洁,威严,不可超越。射入天穹之处,黑云旋转,成为方圆几万里的超级云洞,紧接着一层一层被点亮。 仿佛天地间唯一的烛光。点亮万世苍茫。 整片天空,从都江堰这一点被染做金色,随后疯狂铺开,化为纯金的神国。 都江堰,成都,四川,重庆,云南,贵州,西藏……西部六大省份,居然在这一瞬间黑夜转白,不只是修士,所有凡人都看到了。 “这是?”街头,巷尾,楼房中,没有经过战乱的地方,太多太多的凡人走了出来,看着这一幕黑夜奇景。 “我的老天……”一位扫垃圾的环卫工,推了推帽子,呆呆地看着天边迅速铺开的金霞。而不远处的烧烤摊,所有人都看呆了。 省会门口国道,无数车辆拥堵,呆滞地看着天空中烂锦飞千丈,金波涌万棱。拍照声响成一片。 “首长!”总参,机密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数位大校几乎是冲了进来,声音都嘶哑了:“西南片区灵力暴动!已经高达六千万灵以上!西部六省同时出现天地异象!您……” 事态紧急,不等首长开口,他已经打开了电脑。刚一打开,屋子里两位中将的目光倏然直了。 华夏西部,一片红色信号,蔓延六省,而且还在疯狂扩散! 这到底什么东西?! 一位中将最先反应过来,猛然站起:“还看什么!立刻通知西南战区全面戒备!人群疏散!” “胜负已分。”天穹之外,夏侯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是灭星,是歼域级别的武器,也是,晋后主被擒,他们已经没有一丝时间去拖延了。” 他转身离开,在他下方不远处,青城山升起的那道金光,已经在空中炸裂为无数的焰火,朝着下方疯狂射去。 这一刻,华夏所有监视器上,都能看到覆盖整个西部的金色之雨。 就在他们落入大气层的那一刻,地球的护界法阵猛然亮起无数光华,华夏上空,那把残剑轰然炸响,看似灰暗的护界大阵,从这一个节点亮起,一点,又一点,瞬间遍布整个地球! 在它们上空,是漫天带着火光的箭雨。 “轰!”残剑划出万道符箓,数不尽的无根金莲虚空开放,每一朵都由符箓凝铸,玄奥万分。由它开始,每一件超级法宝都爆发出了恐怖的灵力,将地球上空这最后一层网拉的牢不可破。 但是……不够! “轰轰轰!”金光陨落,穿过大阵之时光芒瞬间黯淡,但是仍然有千万,上亿,无穷的光芒越过这张渔网,抵达华夏西部。 星落如雨。 “轰轰轰轰轰!!!”当第一道光芒出现在毫无知觉的凡人耳中的时候,黔江之上一座大桥刹那间化为粉碎,一对深夜未归的男女看着身后狂风炸起,愕然回头望去。 灭世的一幕。 无穷无尽的金色光芒从天而降,往日的高楼大厦,亭台楼阁,根本没有一点反应就淹没在金光之中。几十年来的现代化建设,在这一刻完全付之一炬。 没有声音,没有尖叫,因为来不及。光芒之中一切都化为虚无。丽江,贵州,昆明,洱海,西双版纳……一直拉扯到重庆,刹那间一片火海。 杀戮之光,没有怜悯。 如果不是护界大阵的保护,这几个省能剩下多少人都是未知数。 “哗啦!!”仿佛神劫一样的光华之中,八百万散魔大阵应声而破。化为漫天青色光点,消散在天地之间。 无人行动。 所有青城山的修士,看着以自己头顶的天空为中心,朝着六大行省放射着金色光芒的天穹,以及天空中飘飞的八百万散魔阵的灵光,如同月夜萤火,幻梦彩蝶。死亡中的绚烂,神罚般的一幕,让人永生难忘。 大晋王宫中,柳明阳端坐黄金椅,手中握着一枚金质的令箭。刚才他一扫扫出去了所有将令,唯独留下了两枚。 一枚,就是此刻他握在手中,上面盘踞金蛇的将令。 面前的光幕上,青城山护山大阵爆裂的那一刻,他嘴角终于拉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紧接着,金蛇令飞速射出,闪电一样冲到千万大军之上,忽然炸开。 “吼!”一只九头异兽,如同麒麟,完全由灵光构成,仰天大吼!声震万里。 灭界令! 千万黑潮缓缓升入空中。最前方六大远征军,六大金丹,齐齐睁开眼睛。随后,仰天长笑。 征北军,大汉抖了抖身子,禁空已消,他一扯缰绳,两人高的猛虎拔地而起,脚踏黑云。 “儿郎们……”狂风在呼啸,吹动披风凛凛,手中长枪冰冷,亟待鲜血染热。他一声怒喝:“给本真人……杀!!!” “是灭界令?”前方,苏长青纵马狂笑:“不留一犬一卒,不死不休!杀尽道统最后一人!哈哈哈!好!好!!好!!!” 狂笑完毕,他的目光死死盯向青城山顶。 你就在那里吧…… 等着我,本真人这就来取你狗头!圆本真人道心大誓! 杀。 非是人吼,乃是天音。 随着这一声,整个戮仙台轰然崩溃,数百道至少筑基大圆满的灵气从天边卷来。围绕大晋王朝的十五大洞天福地,三十分钟之内,灯火通明,悬空山,倒流河,白骨圣山,血腥荒原,万千浮空舟,飞剑修士围绕在侧,终于挪动了他们天空中庞大的身影。 这一刻,山上每一个人,心情都格外平静。 “杀!!” 连绵大喝,群山低伏,草木悲鸣,百万道剑光冲出群山,在天地间拉出黑与白的帷幕。 与此同时,徐阳逸冷冷看着手中消散的光华,没有一丝感情地看向角落的临阳子。 如临大敌,临阳子长剑横胸,目光如虎。全身的灵气攀升到了巅峰,随着肌肉的起伏完美协调。 这是面对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强敌,人本身生出的潜能。 “道不传非人。”徐阳逸的身影渐渐没入白雾,冰冷中肃杀无限:“承了张道祖的道统,如今居然在道藏之地挥剑,你们太极剑用出的一瞬,真的不感到羞耻么?” “你放屁!!!”这普通的一句话,临阳子目光刹那间通红,本来防守的他,几乎怒发冲冠一样冲了出去。 剑光如匹练,刹那间撕开层层白雾,却看不到徐阳逸的身影。 “四象轮回!!” 随着他一声怒吼,全身剑气四溢,这座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古殿,瞬间千疮百孔,无数的防御符箓嗡鸣不已,四面八方绽放朵朵金莲。 “你参加过几次道统之争?!”临阳子势若疯虎,刚才徐阳逸的一句话,彻底戳中了他的心:“你知道道统之争有多么残酷!?” 一剑袭来,荡开层层白雾,却看不到徐阳逸的身影,临阳子磨牙大吼:“出来!” “滚出来!” “只会呈口舌之利的匹夫!” 忽然,他感觉背后风声响起,条件反射地挥手一剑,但剑还未到,一股大力已经狠狠印在他背心之上,他吐着血飞出去数十米,轰一声撞在一排书柜上,轰隆隆扑倒数排。 “这就是你的理由?”眼前一阵眩晕,他听到了脚步靠近的身影,咬牙一剑,却什么都没刺中。 “三环套月!两仪化生!!” 巨大的恐惧和愤怒充斥心头,他仰天大吼,身侧无数灵剑飞射,仍然什么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我等眼看着就能坐上山主之位……”他撑着剑,喘着气道:“然而……偏偏真君出关……” 体修的一脚,尤其是徐阳逸这种极致的体修,就连柳明阳都退避三舍,何况他? 他目光打量着四周,一字一句,字字见血:“真君就算了……我们心甘情愿……但凭什么……” 猛然扬起手中剑,颤抖着指向四周,如同困兽:“凭什么他传位给你一个外人?!” “凭你两百万灵?!”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疯狂一剑,剑光横扫四周,方圆百米白雾玉宇澄清,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嘶吼道:“没有道统,没有传承,理念不同!你这个……你这个邪魔外道,居然让真君传道!居然传给你总指挥之位!” “道教老了……祖庭也老了!真君都老了!新的道教,应该以我们为主!绝不会奉你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