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祖庭之战(十二) - 最强妖孽

第870章:祖庭之战(十二)

“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徐阳逸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临阳子双目瞬间通红,反手一剑还没挥出,身体却顿住了。 冲霄已经顶住他的脖子,徐阳逸冰冷说道:“因为这种该死的嫉妒……你让几十万道友因你们而死……” “你,死有余辜!” “啪!”寒光闪烁,临阳子身体刹那间化为道道金光飘散。金光之中,映照出徐阳逸有些阴沉的脸色。 “呵呵呵……”临阳子最后一道声音响起四周:“放心,不是我的,你也得不到……” 徐阳逸眯起眼睛,这两个人的债还没有还完,不过这句话,让他非常在意。 大殿外,战斗时丝毫看不到身影的猫八二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刚进来,就耸了耸鼻子:“好重的血腥味。” “血腥味?”徐阳逸放下心中沉思,皱眉道:“死了太多人。” “不……”猫八二畏首畏尾地走了几步:“不对啊……这血腥味比外面重太多,仿佛所有的死人,血都集中到了这里?” 徐阳逸目光一闪,全速冲向了大殿中央。 这座大殿历史已经有数千年,历朝历代加以维修,目前保留着明代风格。但每一间房间都自成空间,有时候转过一扇屏风,透过一道木门,会发现眼前豁然一亮,来到另一个地点。 这里是道教最大的底蕴之所在,谓之道藏,对于不熟悉者,这里是迷宫,对于熟悉者,这里是无尽的宝库。但是,除了真君令牌,谁也无法上到最后一层。 不过,最珍贵的东西放置的位置并非最后一层,而是……倒数第二层! 最后一层,放置的是张道陵符,印两宝,道教的象征,精神寄托之所。其他秘宝,全都放在倒数第二层。 比如山河社稷图。 几个月,徐阳逸早已经将这里熟络,飞速冲上倒数第二层,真君令牌一闪,层层禁制驱散,下一秒,一人一狗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 如同恶魔的眼睛,蔓延出一道道红线,全部是由人血绘制。徐阳逸一步冲到窗前,往下一看,刚才雪白的广场,现在一道道恐怖的符文无声出现,在整个大殿区域形成一个方圆千米的大阵! “这是……传送法阵?”徐阳逸心头冰凉,他终于明白了临阳子所说:不是我的,你也得不到是什么意思。 丧心病狂如斯,居然引狼入室! “他们疯了?!”猫八二也愣住了,震撼道:“大晋王朝到底给了他们什么好处!?居然祖国,母星都不顾了?!” 如果他们没有发现,在两军交战最激烈的时刻,柳明阳或许就会从这里走出。也许……还带着大晋王朝各路天骄,各方虚婴! 这是致命的一击! “应该是让道教成为大晋王朝的国教。”徐阳逸死死握着拳,磨牙道:“他们就他妈没想过!一个战败国,哪里来的资格谈条件!皮之不存,毛之焉附的道理难道不懂?!” 低沉的吼声从嗓子压抑而出,这里太危险了……必须毁灭,但是……现在哪里来的实力去毁掉这里? 就在此刻,整片殿宇齐齐翁鸣起来。 所有红色符箓光芒万丈,好似轻微地震。徐阳逸目光一闪,立刻冲向了法阵之后。 在那里,一片黑白双色之光若隐若现,一卷一米长的卷轴在空中沉沉浮浮。 山河社稷图! 无论如何,这张图要保住!这是华夏的希望,也是地球的希望! 只有抓住晋后主,这场战争才有转机! 就在他碰到山河社稷图的刹那,一片金光闪烁,竟然将他猛然弹开。 “洋芋,你没事吧!”猫八二吃了已经,立刻跳过来舔着他的手。 “没事!”徐阳逸一把推开了它,双眼已经有些发红。 整片广场,震颤越来越猛,不问可知,外界大晋王朝已经打破了护山大阵,而这里……马上就要进行群体传送! 来的是谁? 大晋三公?六部?三省? 还是左右相国,或者……柳明阳本人? 还是十五大洞天福地之主? 但是,山河社稷图他根本拿不走!上面的封印,只有元婴可解开! “元婴?”他脑海中忽然一闪,神色平静了下来。 猫八二眼睛打转,他太了解徐阳逸了,对方的平静不是平静,要么是杀意攀升到巅峰,要么是决绝。 无论哪一种,它都无法更改。 “我明白了。”震动越来越剧烈,随着“轰!”的一声,这间屋内的符箓冲天闪耀,连带着广场上出现的无数符箓,都泛起了百米红光。 殷红如血,徐阳逸闲庭信步,一屁股坐了下来,拇指擦了擦嘴角,缓缓道:“只有拿到山河社稷图,才有可能解开封印。这份封印徐真君设定为只有元婴才能解开,应该是害怕万一青城山沦陷,别的元婴可以取走。” “但是……他没有想到,柳明阳也进阶了元婴。如果我离开这里,一切都完了。” 不只是要贡献青城山…… 对方是要火中取粟,一旦毫无顾忌,千万人的庞大战力爆发出来,足以夷平都江堰! “你,你不会是……”猫八二愣住了,他看到对方用手指擦去冲霄身上的血迹,如何不明白对方的想法? “不,你听我说,你来日方长!你现在就跟……” 话音未落,徐阳逸冰冷的目光看过来,它下面的话全部吞进肚子里。 “你如果敢说我现在跟夏侯走,别怪我翻脸无情。”徐阳逸出了口气,目光柔和了一些,一道令牌飞入猫八二口中:“这是真君令。” “无论交给龙虎山的两位真人,还是鹤鸣山的三圣观主都可以。” “告诉他们……不,或许不用说,现在临阳子,朝阳子应该已经被发现,他们可比我心狠的多。也仔细得多。另外,我的布置不要动。他们应该懂。” 猫八二死死咬着令牌,声音有些发颤,尾巴都耷拉了下来,红光中看不清神色:“你呢……” “男人嘛,要么不答应,答应了就要做到。”徐阳逸站了起来,一脚将猫八二踢了出去:“我会守在这里。” “你疯了么!这里来的绝对是大晋精锐中的精锐!千米……一次性可以传送上万人!你这是找死!” “你也太小看我了。”徐阳逸掰了掰脖子,豪气冲天地说:“别人我不敢说,老子守在这里,谁死还不一定!” 就在同时,整片广场的震颤已经达到了顶峰,一个个符箓爆发出诡异的光芒,天空中白光落下,成百上千的人影,已经虚虚折射在大阵之上。 “走!!”徐阳逸一声大喊,目光牢牢看向这一层的传送阵。 他能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道熟悉的灵气,远超其余诸人,正在其中缓缓凝结。 “汪!”猫八二再也不说什么,在如同地震的广场中飞奔,这些投影在十几分钟后就会化为真人,这之前根本无法攻击。 飞快冲出阁楼,在地面上打了个滚,它全速朝着大殿之外冲去。 但,就在冲到门口的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 “老夫让你走了么?” 两方荷花池中,水柱轰然暴起,两只血液凝成的巨手,带着满手莲花莲叶,突兀横跨数百米,朝着飞奔的猫八二抓去。 “汪!”一声惨叫,手顿时捏住了猫八二的身躯。声音淡淡道:“死。” 全力握下。 就在此刻,猫八二的身影陡然膨胀,许久不见的三头巨犬用尽全力挣脱手臂,趁着对方灵力还没有完全构筑完毕的时候,脱身而去。 “找死。”与此同时,第一道身影凝聚完毕,一个苍老的老者微微一笑,手轻轻一动,两只百米血手继续追上。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不动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滑下,本来平静无波的面容忽然扭曲,嘴唇张大,瞳孔微缩,机械一般转过头,看向大殿之上,白玉台阶上站立的人影。 “狼……狼毒……”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一声惊呼倒退数百米。 他有秘法,所以才能提前出现,这本来是好事,然而现在的人都没有出现,变成了他一个人面对狼毒。 “好久不见。澜血老祖。”徐阳逸看着指尖那一片旋转的纸片,眼中闪过一抹不舍,随后化为坚定。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澜血老祖倒飞之中,宽大袖袍一挥,无数血色蝙蝠呼啸而出。 面对漫天蝠影,徐阳逸气运丹田,一声大喝。 “喝!!!” “哗啦啦!”所有血蝠还没到近身百米范围,全部破碎! “这句话是我该问你的。”话音刚落,徐阳逸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台阶,澜血老祖一声尖叫,背后生出双翼,飞速倒退。 “你,怎么在这里?” “当!!”冲霄和一柄骨刀接触,澜血老祖吐血倒退:“狼毒……休要猖狂!青城山大阵已破!大晋王朝百万雄兵压境,现在投降,老夫保你世袭王公!!” 徐阳逸带着笑容,一刀比一刀狠,三刀之后,澜血老祖骨刀破碎,被震飞半空。 “那么,我也给你一个选择。”徐阳逸将手收在腰际,冲霄寒光凛冽:“告诉我澜血洞天的秘密,我可以让你死的愉快点。” “三,二……”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