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连池碧波(二) - 最强妖孽

第89章:连池碧波(二)

“赵副省长的不成器子孙。”赵元静看似腼腆地笑了笑,压低了声音:“以后徐先生要有什么在明水省不好说的事情,找哥们儿准没错……对了,徐先生,楚哥去年在我这里寄存了一口箱子,说是你的?” 徐阳逸微笑着点了点头。楚昭南说的人,原来是他。 至于另一个人,徐阳逸则感觉有些意思了。 胡八。 “你这是干嘛?”胡八如同他的仆人一样,帮他们拉开了车门,沉默地坐到了驾驶位上去。 “这事儿有意思了。”赵元静笑了笑:“胡八也是国土资源局胡局长的远亲,不过,他刚才求我托个话。想拜在徐先生门下学武,我当然不敢拿主意。还是请徐先生定夺。” “我的武术他学不了。”徐阳逸看都不看对方,坐到了后座上。 胡八也没说什么,赵元静更不可能劝。随着车引擎启动的声音,夜色中,他们再次向四大连池开去。 一路上,赵元静旁敲侧击地询问徐阳逸的出处,不过什么都问不出来。他感觉很奇怪,他试探过许多上流社会必须知道的东西,甚至尝试性地用了多种礼仪接触的方法。发现徐阳逸根本不知道。 这样的人,怎么会让楚昭南对他说:以后,这个人的事情,自己必须尽心?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和他们的生活有所交集? 但是,偏偏是这个什么都问不出来的人,他的一举一动,却根本没有同龄人的浮躁,反而沉静地让他都感到赞服。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种沉静,绝不是装出来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对楚昭南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然后……细思恐极…… 就在这样闲聊中,一路开到了四大连池。 夜色下的四大连池,湖边有不少旅游,摄影爱好者在露营。是夜,繁星如洗,夜空如墨。银辉洒下的湖面泛起点点波光,如同一面浮动的镜子。夏夜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舞在湖边草地。轻柔的风声,低沉的人声,非但没有让这里觉得喧哗,反而反衬出它的静谧。 一望无际的池水旁,十几座死火山,如同夜晚的火炬,矗立在近乎神圣的宁静之下。其中,一座足足有千米高,三四千米宽的巨大死火山,如同火炬中的圣火,与天毗邻。 “先生,这就是华夏国著名的第四纪火山群,四大连池火山群了,一共由十五座火山组成。最大的那座,叫做老黑山。”李宗元恭敬地帮徐阳逸打开车门,笑着解释。 徐阳逸有些出神地看着眼前的火山群。天苍苍,野茫茫,苍茫之中,如同十五柄利剑。远远看去,都让人心神震撼。 然而,谁又能想得到,在这最大的老黑山火山湖中,水下几百米,藏着一只千年老妖? 造物的神奇,远古的遗泽,钟天地灵秀,最终在这里汇聚一堂。形成了人类难知的真实。 “赵先生。”徐阳逸看着十五座连绵起伏,夜幕下如同伏虎的火山群,淡淡地说:“我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了。” 赵元静心中微微有些不爽,楚昭南的吩咐,他是会做的。但是,如果徐阳逸自己都不主动和自己热络,难道自己要贴上这个脸去? “没关系,徐先生,我就将就你们车休息一下。”不过他什么都没表露,仍然笑的和熙:“等明天徐先生走的时候再一起走好了。不介意吧?”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如果我们明晚还没回来,你可以自己先走。” 赵元静微笑点头,点了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徐阳逸和李宗元离去的背影,忽然嗤笑了一声:“真够装的。” “以为有楚哥给你撑腰了不起了么?”他双手伸到中分发里,梳理了一下被夜风吹散的头发:“我有心帮你,和无心帮你,虽然都是办事,差距可是很大的……” 徐阳逸和李宗元信步走到山脚下,并没有走正路,而是走到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 从下车开始,李宗元就背着一个包,到了现在,他将包打开,里面,迷彩服,军用靴,一应俱全。 徐阳逸二话不说开始换衣服,几分钟后,深呼吸了一口:“还是这身衣服爽利。” “确定是这上面?” “放心,先生,没错。” 徐阳逸点了点头,后退了几步,下一秒,灵力倏然运转全身!属于练气中期的强大力量,让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没有路的山壁上冲了过去! “九十七……虎鹤!” 徐阳逸每一脚踏上去,立刻,落脚之处就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痕。顺势往前一冲,立刻就是六七米的距离。他整个人如同一只往上爬的壁虎那样,在夜色中丝毫不引人注目地往上攀爬。 “咔擦……咔擦……”就在他往上攀爬的同时,他根本不知道,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正颤抖着用手不停摁下快门。他灯光都不敢打开,喉结拼命抖动着,手抽风一样抖得厉害,镜头正对着徐阳逸。 这是一个简陋的帐篷,络腮胡中年男子腿边放着面包,牛奶,和一些防腐食品。然而他根本来不及吃,就在刚才,他架设起来的dv准备拍摄有关四大连池夜晚的私人教学纪录片。阴差阳错地想出来上个厕所,往dv看了一眼,这一眼,却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这绝对不是人! 如果是人,根本不可能这么往山上跑! 一跳六七米……在根本没有路的山体上奔跑,这,这是人猿泰山吧? “未知……这一定是未知……”他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如同天文爱好者拍摄到了实况飞碟那样,他的右手,本来拿着一份报纸,上面赫然写着:四大连池惊现神秘水怪。现在,这只是手却根本不知道怎么放了。 想放到腿上,却又舍不得,拿起来,放下去好几次,最终一把丢在地上,压低嗓子朝着帐篷里喊道:“老方!老方!快!快起来!出大事了!” 喊了好几声,没有反应,他急的满头大汗。很想进去把对方叫醒,却生怕错过目睹这惊人的一幕!在这种纠结与焦灼之间,他身子倾来倒去,脸上一会儿是焦急一会儿是兴奋,最终,他咬了咬牙,喊了几次都没叫醒,老子不叫了!活该你看不到! 他激动地摆弄着dv,想把镜头拉近,但是……现在太远了,他只能拍摄到一个类人的物体,在千米倾斜山崖上,如同矫健的岩羚一般奔跑跳跃。甚至他都不肯定,这是不是个人! 雪人?传说中未发现的物种?超级武道高手? 卧槽!不管是哪一样,他都激动地睡不着觉! “妈的……妈的!早知道能拍到这个,老子一定买个几万的专业摄影机!这,这太他妈的带劲儿了!”他兴奋地咬牙搓手,睡意全部不翼而飞。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他已经被当成了雪人,非人类物种。爬这种山,别说他练气中期,就算初期也丝毫不费事。李宗元早就现出了妖形,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先生,不如我载你吧?” 徐阳逸摇了摇头,他是感觉好久都没有动弹过了,想活动下身子骨而已。 手抓住一块岩石,双脚凿子一样刺在山体中,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繁星。仍然离自己那么远,但是,这一刻,却仿佛伸手就能够到。 脚下,是已经数百米高,变得蚂蚁大小的树木,甚至能看到那些细不可见的帐篷。 头顶,月光将夜云染出不同深浅的墨色。偶尔能看到一只夜鸟飞过。清新的空气灌入肺腑,仿佛能让人都飘飘欲仙。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他感同身受地感叹了一声。 “好诗!”李宗元不失时机地赞道。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这个文盲,手再次轻轻一抓,这一次,用上了灵力,足足十几米,一晃而过。随后,双手如同虎爪一样,灵巧地抓住了岩壁。 “我靠!这他妈的!”他这一个动作,让络腮胡已经眼中放光:“这他妈是飞鼠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山精?野怪?一跳二十米?青蛙转世?!” 他真个人都差点钻进了摄影机,他甚至猜测了几十种,这个生物近处是什么模样。会不会是全身毛发?会不会是独眼獠牙?会不会是手长过膝盖? 妈的!妈的!都是该死的dv!太不给力了! 徐阳逸根本不知道有一个安静的观众,就在他灵力全部爆发之后,仅仅半个多小时,他就登上了临近山顶的位置。 李宗元喘着粗气跟在后面。一开始,徐阳逸没用灵力的时候,仅仅靠着修行强化过的身体,他还能保持不相上下,但是一旦爆发灵力,他早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徐阳逸笑了笑,从他这里看上去。还有一百多米就能到达山顶,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沸腾的火热。 从毕业大典开始,帝器两个字,就死死跟随着他,如影随形。他一切事情,都和帝器有关。 朱红雪,神秘空间,万古丹经王,黑杀令……它就像将一切都牵起来的一条线,如今……终于要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