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祖庭之战(十四) - 最强妖孽

第872章:祖庭之战(十四)

一片片璀璨的光华从青城山上空爆发。将这片夜空都倒映得五彩缤纷。 青城两个大字,刻印在古老的山门之上,随着现在整片天地的颤抖,嗡鸣不已。 没有了彼此,没有了距离,眼中只有对方颜色不同的修士,压抑两年的大战,被一根根导火索全面点燃,就连天空都在悲鸣。 今夜,注定骨堆川原苍,血染天穹赤。 “吞天大阵!!”真武界前方,数十道声音恢宏响起,这是真武界的真人。随着他们一声令下,数十面大旗扬起,数以百万计的真武界修士全速冲杀而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三百米,两百米! “准备”山门之前,为首的中年男子一(身shen)道袍,目光炙(热re)地燃烧,如同黑夜烈焰。一只手,早就高高抬起。 死守国门 下方三大阵已破,数十万人殉国,山门之前,自己就是最后的屏障。 何惧之有? 在他(身shen)后,青城山数千年山门巍峨不动,苍劲有力的青城二字金光四溢。围绕山门,十万修士盘膝而坐,双目紧闭,飞快掐诀。 “太极判以成乾坤,乾为父,坤为母,肇造乾坤祖杰” 恢宏的颂道之声响彻青城山脚,就在他们面前,黑云翻墨未遮山五十米外的场景根本看不到,入目之处,只有数之不尽的真武界修士。 一百米! “放!!”中年男子一声大喝,山门之前所有修士双掌一合,道韵传播四周,天气灵气瞬间紊乱! “两仪分而为(阴阴)阳,阳属天,(阴阴)属地,胚胎天地元神!” 十万人异口同声,青城二字之上金光万道,一头青牛虚影脚踏祥云,步步生莲,朝着山顶走去。而就在青牛前方,一位面容模糊不清的青年,牵住牛头,朝着山下一带。 尹喜牵牛! 若无尹喜牵牛,何来五千言道德经? “哞”青牛虚影发出一阵低沉鸣叫,下一秒,从青城山开始,青色一片片蔓延出去,在天空中形成一把把倒悬利剑! 昔(日日),张道祖青城山斩八百万鬼修。 今(日日),道统后续青城山誓杀千万敌人。 “斩!!!”中年男子目呲(欲欲)裂,用尽全力一声大喝,刹那之间,整片天穹洒下无穷青色剑雨。 就在同时,闪耀之处,一位老者手中将令一闪。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仰天大吼:“神霄派弟子何在!!” “在!!!”周围十万带甲之士,齐声响应,声若雷鸣。 “五雷正法!!” 不只是他,混元派,南无派,金辉派,正乙派所有门主齐齐睁开眼睛。数道声音,同时响起! “天心本我神雷!!正乙金光神雷!金辉破魔神雷!!” “当”老君(殿dian),一声钟鸣。数以十万计的符箓升上天空,起码五尊足足有百米高的青色虚影,在青城山各个地方瞬间出现,眨眼消失。徒留半空中青莲朵朵。 午夜青莲,刹那芳华。 “轰轰轰!”天穹之上,雷公睁眼,七个巨大的云洞缓缓形成,一片片白色的光芒将他们层层照亮,条条电龙游走其间。随着一声巨响,数之不尽的狂雷夹杂着青色剑雨倾盆而下。 风伯,雨师,雷公电母,当青城山底蕴张开之时,天地都为这华夏第一大教折服。 雷声千嶂落雨色万峰来!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恢宏的声音响彻大晋军阵之中,柳明阳的声音如同开天神灵,一只金色大手,方圆万米展开,其中一枚种子,闪烁着幽暗光华。 “忽如一夜(春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话音刚落,种子表面爆裂,一根根树枝顷刻间横空布满天穹,蔓延数万里,绿叶招展,含苞待放。 “轰隆隆!”无尽的雷霆打在树木之上,一朵朵白色花朵绽放,绝大多数神雷居然被这一片建木之壁拦住,无法下落,只有数百道落入其中,炸起漫天银白细雪。 每一道,都杀伤至少数百人,甚至太多大晋修士惨叫都没有就被雷霆化为灰烬,惨叫声不绝于耳,但是对于千万级别的大战,这些惨叫太渺小了。根本无法阻拦战争铁蹄的前进。 是的,无法阻拦,这个磨盘一旦开始旋转,除非一方从地球上消失,否则绝对没有停下的一刻。 “云阳派准备玉线派准备。铁观派准备!” 没有慌乱,没有震惊,大晋王朝的铁蹄已经杀入了青城山(禁jin)地范围,山门在望,下方的修士已经能看得清那一片黑潮的每一个人。 锵锵锵,所有人拔出手中长剑,人群绕开,一只只十余米大小的傀儡已经出现在战阵前方,双臂合拢,形成一面巨盾,等待着火星撞地球的一瞬。 摊牌吧 现在,没有任何一方还能藏得下自己的底牌。 “滋滋滋”山顶,山腰,数个门派,每一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把刻满符文的长工。新上阵的新兵们呼吸急促,嘴唇颤抖,心脏都好似跳动在耳边,而老兵们,眼中只剩一片杀意。 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不知道多少人倒下,但是更多的人海潮一样弥漫了过来。青城山门已经近在咫尺,这一刻,所有人化(身shen)嗜血猛兽。 六大远征候一马当先,苏长青握了握手中长枪,大晋王朝就像一个拳头,含而不发,甚至灵力神通都没有驱动,征战过太多位面的他们非常清楚,要摧毁一个道统祖地,最好的办法不是远程打击,而是近(身shen)杀戮。 道统的根基不是法宝,而是人,只有杀光这些人,才能真正做到摧毁一方道统。而这,法宝做不到。 “沙沙沙”枪尖在空中拉出破空的金铁交鸣之声,就在十米之内,他一声大喝,虎跃青城,金丹灵力全面爆发,长枪如龙,一枪刺入了面前防御的傀儡头部。 “卡拉”他听到了颅骨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傀儡头部爆开,一位年轻的修士,眉心被枪尖穿透,双目带着无限的遗憾,死死盯着他。 死不瞑目。 “垃圾”他啐了一口,长枪一拖,顿时十米傀儡化作片片碎片,尸体也被甩飞空中,长枪再次化作漫天枪影,仰天大笑:“投降不杀!!!” “轰!!”枪尖上带着金色游龙瞬间爆发,将这一片地方撕裂一个缺口,就在他(身shen)后,无穷无尽的死神御剑而来,在天穹中拉出死亡的残影,投(射she)出末(日日)的绝望。 “投降不杀!!!”无穷无尽的黑色,瞬间冲来。 那是寂静的一刻。 那是血腥的一刻。 时间仿佛放缓,这一刻中,不知道多少修士倒下。不知道多少地球修士咽喉被大晋王朝的长枪洞穿,也不知道多少大晋修士死于华夏修士的长剑之下。 但,无人停下。 血与血不交融,却能交织出令人无法停手的杀戮序曲。 “放!!”随一声令下,整座大山,蓝色的光幕刹那间充斥方圆百里天穹,寸寸见(肉rou)地冲入迎面而来的大晋军阵之中。 “夺夺夺!!”每一只箭飞出之际,都化为一只仙鹤,合影翻飞,数百万没入真武界大阵,却被一层层法阵拼命削弱,无数人倒下,却更多人站起。 “再放!!”山腰,山顶,嘶吼之声已经嘶哑。这是三段(射she),第一次箭雨刚刚过去,紧接着的箭雨铺天盖地而来。湛蓝色的光幕从未停歇,尽自己全力削弱着大晋王朝漫无边际的大军! 苏长青长啸惊天,六大征远候如入无人之境,方圆百米内无人可进,一圈圈尸体已经躺满周围。征北候长刀化作数十米长的刀芒,将面前数位修士同时斩为两半,看着天空中不断喷(射she)仙鹤灵箭的上空,长刀滴血指向天际:“何人敢为本侯拿下此地?本候免他一教十年纳贡!” “大晋王朝天龙教愿往!!”随着一声大喝,数千道(身shen)影冲天而起,上方被压制,这种感觉同样不好。 “大晋王朝罗火宗愿往!大晋王朝凤鸣道愿往!” 成千上万,黑潮平地波澜,一道道人影携各色灵光直冲天际。就在这一刻,山腹中看着一切的忘尘手都在颤抖,嘶声道:“启阵!!” 底牌尽出 双方都一张张抽着对方的底牌,谁先抽光,谁就死。 而抽的方式,是用人命去堆,人命去填!堆满这千古名山! “嗡嗡嗡!”随着他一声令下,现场所有修士死死咬着牙,目光赤红地看着光幕,齐齐颂道。 一位年轻男子,看着山门之前已经混乱无比的场面,心在滴血,嘴唇都咬破了。 他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往(日日)里一同扶持,走过百多年的亲朋好友,全在山门前 山门前七大宗派,他被挑选出来,来到这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道友上阵杀敌,然后血染山门,自己却只能在这里等。 如今终于到了自己上阵的时刻。 “展太极图,不外九宫与八卦!”成千上万人,齐齐大喝一声,每人头上长出一朵灵光青莲,迎风摇曳。 “轰!”随着青莲光华没入头顶大阵,整座青城山猛然绽放出万道金光。 黑夜山,光明顶。 随着青城山光华大闪,现场所有人全部吐了一口鲜血,面如金纸,甚至太多人白发丛生。 这个大阵,竟然是以修士的生命力来维持! 999感冒胶囊还是不错的,今天好了很多,虽然还有点晕,但是还不错吧,刚起来不久,一睡睡了一天,(热re)感冒真的很痛苦 今天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