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祖庭之战(十六) - 最强妖孽

第874章:祖庭之战(十六)

什么是希望? 他们不清楚,但他们知道,此刻三圣观主亲临,这就是希望! 这个希望很微薄,也很渺小,面对着数之不尽的大晋军队,六大金丹,天边卷金云,以一人之力,如何能守住祖庭山门? 然而,他们的金丹,他们的希望,根本没有一点迟疑,面对数百万人,百丈巨人豪迈冲出,举手投足之间,便有数百人阵亡。 “拦住他!!”征东候大喝一声,顿时,身后涌起一片法宝海潮,统一的利剑,直刺三圣观主全身。 “蚍蜉撼树。”三圣观主朗声一笑,什么叫体修?通体坚固,法宝不能侵,神通不能入,虽然他没有徐阳逸那样纯粹,但是也绝非区区数万人可挡。 他可是八十二万灵!鹤鸣山的镇山老祖! “万丈金身开翠壁!”如同道韵一样的洪钟之音响起,灵气奔走经脉,直透血骨,手中爆射金光万道,浑身都放出一片淡金之色。 “轰!!!”掌起生灭,数米大的手掌轰然拍下,任何触碰到的大晋修士齐齐吐血跌落云端,当手掌和大地接触的时候,一道恐怖的冲击波轰然而起! “刷拉拉!”飞沙走石,抬起之时,地面一个清晰的掌印,周围数百米,大晋王朝修士无一生还! “万道归宗!”鲜红的血液,释放出双方心中的恶魔,三圣观主长笑惊天,身后六只手臂轮转,刹那之间,数百掌影布满天际,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轰隆隆……”巨响不绝于耳,青城山下两百米,大晋王朝的进攻铁蹄终于为之一顿。 所有镇守的修士全都站了起来,服下丹药,拼命调息。 “门主……”一位女子压下心头鲜血,沉声道:“三圣观主……他老人家为什么会来?” 谁都知道,不会有援兵。 他们不是弃子,但是他们必须牺牲在这里,徐阳逸从一开始就告诉所有人,不可能有援兵。 他们从站在这里的一刻,就知道自己必定会埋骨山门,但是三圣观主……他可是金丹啊!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门主没有开口,目光有些泛红地看着悬浮在三圣观主耳际的金色玉简,声音带着一抹哽咽:“因为,将令在此。” 是啊……将令在此。 他们是兵,两百万灵的狼毒真人是帅,是胜是败,为主为奴,都看对方布置到底如何。 他们必须对狼毒有信心,也只能对狼毒有信心。而因为这份信心,明知必死,三圣观主也会来。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现在在青城山所有修士的觉悟。 “哈哈哈!快哉快哉!”三圣观主仰天长啸,戟指所有大晋修士:“你,你,还有你。” “一起来吧。” 手指所过,正是六大远征候。 “呵呵……”苏长青跃下坐骑,冷笑道:“看不清局势的蠢货。” “若你们不归界金丹投降,至少也是一位福地副门主。”征南候撩起青丝,嗤笑了一声,关刀在身后茫茫黑潮上划过:“莫非,你当真以为你一个人能守住山门?” “无量寿佛……”三圣观主非常平静,微笑道:“纵埋骨祖庭,本真人百死不悔。” 话音刚落,身后朵朵金莲飘散,神威万分,宝相庄严。灵力越来越强,而生机越来越弱。 诚如他人所言,他来到这里,同样舍弃了自己的性命。 “既然你有这么远大的志向,那我们就送你一程。”六大征远候全都走下了马,六道强悍的灵气直冲天际,就连周围的碎石都在咔咔作响。六双眼睛扫视着巨人。征东候一声大喝,背上长出四面光翼,朝着三圣观主猛扑而去。 “找死!”征南候关刀在地面上拖出卡拉声响,凤翔九天,一道璀璨金光如同金色幕布蜿蜒而下。 “三千浮屠!灭天道!”两声怒吼,声震长空。随着一片轰隆隆的巨响,山门之前,灵光肆虐。 一块块石头刹那间化为齑粉,数不尽的黑潮围绕三圣观主,将方圆两千米围绕成一根黑色巨柱。即便如此,也无法掩饰其中爆射的灵光。 三圣观主如同道祖再临,手掐道诀,脚下无根莲升,万千青莲汇聚为一朵,他盘坐青莲之上,居然徐徐升起半空,六只手如同六扇巨大的门扉,开合之间,居然无一人可近身。 “轰!”一掌拍下,体修举手投足皆神通,掌下苏长青目光微眯,头顶迅速黑暗。双手一分一合,一枚小巧的金枪在手中嗡鸣不止。 “疾如风!!”仰天长啸,如同如来佛祖手中的孙悟空,周围灵气轰的一声一扫而空。下一秒,巨掌落下。 满地烟尘,冲击波白浪滚滚。就在此刻,指缝中无数金光轰然炸开。 “本真人不是狼毒的对手,莫非你以为你是狼毒不成?!”一声霹雳大喝,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三圣观主手掌上,长枪噗一声扎入血肉,苏长青全身金光飞溅:“烈如火!!” “刷!”龙飞于天,金色的身影带着道道闪电,直接从三圣观主手掌上拖上手臂,顿时一道恐怖的血痕,深可见骨,刹那间在手臂上炸裂开。 “磐若石!变若水!” 又是两枪,金光爆发,几乎直接斩断三圣观主一条手臂,然而,对方神色淡然,无悲无喜,转瞬之间,手臂立刻复原,同时数只巨掌拍蚊子一样拍向苏长青。 “问过本宫了么?”巨掌还未落到苏长青身边,一道身影出现在三只手掌中央,三千青丝尽皆化为赤红,飘飞空中,瞳孔七窍中,道道烈焰焚烧的周围空间都发出了焦臭味。 “鸣凰轮!” 随着她一声尖叫,全身火焰呼啸而出,在身外结成一个巨大的风火轮,转轮之间,漫天火海居然将手掌硬生生顶在外围。 “以一敌六?”一道身影从三圣观主天灵盖上浮现:“不知死活。” “千魂噬灵!” 黑色灵气笼罩之中,征西将军猛然朝着三圣观主头顶一按,顿时,一声惨叫,波澜不兴的三圣观主终于吐出了第一口鲜血。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是狼毒,也想学别人玩大将战?”就在他脑袋后仰之时,征北将军壮硕的身影出现,然而,手中却捏着一柄白骨铸就的巨锤。 “巨灵三杀!!” “轰!!”第一锤,正中后脑勺。一口鲜血喷洒长空。 第二锤,命中背心,携风雷之势,挟电闪之音,顿时,三圣观主的背心都凹陷了一小块。 “最后一锤。”征北将军急冲往下,脸上浮现一抹嗜血:“取你性命!” “咚!!!”第三锤,世界都仿佛停止。砸在了巨人腰椎之上。 “卡拉拉……”一片剧烈的骨头碎响,伴随着压抑的惨叫响彻天空。庞大的身影终于倒下。轰然砸落山门之前。 “观主!真人!您,您还好吧?” 三圣观主倒下的一刹那,所有人全都冲了过来。 三圣观主眼前发黑,但是还是摇了摇头。 以一敌六,实在是太勉强了,就算用出三头六臂的简化版,都无济于事。 六大征远将军闲庭信步,傲立于半空:“服了么?” “呵呵呵……”三圣观主惨笑起来,一开口,鲜血就从他嘴角溢出,身形急速缩小,回归常人,挣脱搀扶他的修士,缓缓站起,幽幽吐了口气。 “真想不到啊……”他回头看了一眼山门,眼中无限留恋:“鹤鸣山老祖居然败阵于此,老夫还有何面目去见山中十几万信徒。” “真人……”身边的几位筑基咬着嘴唇,他们想说,这是以一敌六。他们想说,大晋王朝千万大军陈军于此。非你之罪。 但是,说不出来。 “诸位。”三圣观主微笑着看向山门:“你们知道,为什么三山叫做三大祖庭么?” 还不等人回答,远处铁蹄声起,那一排金色浪潮已至山前。 “轰隆隆……”金戈铁马,百万异兽同时狂奔,形成的那种震颤,足以让天地为之变色。踏在人的心上,成为死神的圆舞曲。 势不可挡,威不可攀! “本真人不知道为什么。”征南候微笑道:“本真人只知道,输了,就得死。” 看着面前如同剥去蛋壳一样的山门,她手轻轻一招:“结屠戮军阵。” “现在,此刻,守在山门前的人,所有人杀无赦。人头摆成京观,本宫……要从山脚一直摆到山顶!” 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也无视后方仅仅只有数百米的金色海浪那是让无数位面颤抖的真武远征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三圣观主只看着所有人缓缓道:“因为啊……三山地位特殊是其一,其二,每一座祖庭的山长,都可以请道魂。” “也就是之前你们看到那**门派所请的东西。” 所有人仿佛明白了什么,一位门主差点惊呼出来:“不可!真人,此物不入轮回!只要您能保存下来!日后夺舍重修,真人绝不可能如此轻易陨落!” “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死。”三圣观主和蔼地看着眼前的人,每一个,都是道教的火种。随手一挥,居然所有人都齐齐漂浮起来。 一朵青莲悬浮在他们脚下,紧接着……居然带着他们朝着山上飞去! “真人?真人!!”刚明白过来的数位门主,眼睛瞬间红了,拼命想从山上冲下去,然而青莲却如同囚牢,将他们死死包裹。 “真人!不行啊!!”一位门主愣了两秒,随后立刻撕心裂肺地大叫道:“您不能死!不能死啊!让晚辈去代替您!您,您绝不可啊!” 然而,没有回答,青莲飞快沿着山道冲入山体,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孤寂的青城山门外,一道苍老的声音。 一个人,一道门,一座山。 “放心,本宫很快就会让他们下来陪你的。”征南候微笑道。 三圣观主转过身,神色无悲无喜,看着悬浮在眼前的将令,那条死守国门的命令,忽然笑了。 一躬到底:“三大祖庭不肖弟子陆相思,请道祖道魂!!!” ¥¥¥¥¥¥¥¥¥¥¥¥¥¥¥¥¥¥¥¥ 晚了几分钟……这两天热感冒,头有点晕,一章要写3个小时左右……实在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