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祖庭之战(十七) - 最强妖孽

第875章:祖庭之战(十七)

又是两枪,金光爆发,几乎直接斩断三圣观主一条手臂,然而,对方神色淡然,无悲无喜,转瞬之间,手臂立刻复原,同时数只巨掌拍蚊子一样拍向苏长青。 “问过本真人了么?”巨掌还未落到苏长青身边,一阵格格娇笑,秦湘妃三千青丝尽皆化为雪白,眼睛转黑,朱唇点绛,玉臂横陈,三十六天魔拉紧丝线,三圣观主那只手竟然进退不得。 “鸣凰轮!” 随着她一声尖叫,口中吐出一枚指环,迎风见长,呼啸着套上那只手臂,随着一片黑光爆闪,手臂应声而断。 “轰!!”手臂落地,溅起漫天尘埃。然而三圣观主只是眉头微皱,断臂之处金光浮现。 还是太勉强了啊…… “以一敌六?”一道身影从三圣观主天灵盖上浮现:“不知死活。” “千魂噬灵!” 黑色灵气笼罩之中,征西将军猛然朝着三圣观主头顶一按,顿时,一声惨叫,波澜不兴的三圣观主终于吐出了第一口鲜血。 “真人!!”后方所有打坐修士齐齐站起,却立刻听到一声大喝:“站住!” 鲜血从三圣观主头顶流下,白发染赤,他轻声道:“大将仍在,谁允许你们私自妄动?” “大将?”一阵哈哈大笑,就在他脑袋后仰之时,征北将军熊安国壮硕的身影出现,然而,手中却捏着一柄白骨铸就的巨锤。 一道道可怖的符文弥漫其上,三圣观主心中一凉,刚才的一分心,居然让对方突入自己护身灵气。 死兆已现。 “巨灵三杀!!”根本没有给他反应时间,熊安国全身肌肉暴涨,一只巨熊虚影在背后浮现,脸颊,胸口布满黑毛,如同人形巨熊,用尽全力挥出一锤。 “轰!!”第一锤,正中后脑勺。一口鲜血喷洒长空。 第二锤,命中背心,携风雷之势,挟电闪之音,顿时,三圣观主的背心都凹陷了一小块。 “最后一锤。”征北将军急冲往下,脸上浮现一抹嗜血:“取你性命!” “咚!!!”第三锤,世界都仿佛停止。砸在了巨人腰椎之上。 “卡拉拉……”一片剧烈的骨头碎响,伴随着压抑的惨叫响彻天空。一道道金光从三圣观主身体中喷薄而出,巨大的身影在金光之中越来越小。 “观主!真人!您,您还好吧?” 三圣观主倒下的一刹那,所有人全都冲了过来。 他眼前发黑,但是还是摇了摇头。 以一敌六,实在是太勉强了,就算用出三头六臂的简化版,都无济于事。 “呵呵呵……”他惨笑起来,一开口,鲜血就从他嘴角溢出,回头看了一眼山门,眼中无限留恋:“鹤鸣山老祖居然败阵于此,老夫还有何面目去见山中十几万信徒。” “真人……”身边的几位筑基咬着嘴唇,他们想说,这是以一敌六。他们想说,大晋王朝千万大军陈军于此。非你之罪。 但是,说不出来。 “诸位。”三圣观主微笑着看向山门:“你们知道,为什么三山叫做三大祖庭么?” “本真人不知道为什么。”秦湘妃微笑道:“本真人只知道,输了,就得死。” 不等他们回答,天边,一片恢宏的号角声由远及近。而在号角声之中,天边那一片金色海潮已至山前。 “轰隆隆……”金戈铁马,百万异兽同时狂奔,形成的那种震颤,足以让天地为之变色。踏在人的心上,成为死神的圆舞曲。 势不可挡,威不可攀! 看着面前如同剥去蛋壳一样的山门,她手轻轻一招:“结屠戮军阵。” “现在,此刻,守在山门前的人,所有人杀无赦。人头摆成京观,本宫……要从山脚一直摆到山顶!” 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也无视后方仅仅只有数百米的金色海浪那是让无数位面颤抖的真武远征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三圣观主只看着所有人,忽然笑了。 笑的洒脱,笑的豪迈。 死寂,所有人仿佛明白了什么,一位门主立刻惊呼出来:“真人,不可!!” 但是,晚了。 话音未落,在场所有人脚下生出一朵青莲,紧接着……居然带着他们朝着山上飞去! “真人?真人!!”刚明白过来的数位门主,眼睛瞬间红了,拼命想从山上冲下去,然而青莲却如同囚牢,将他们死死包裹。 孤独山路,幽幽古灯,数十万青莲蔓延而上,仿佛青城山点燃的一排镇魂灯。 “真人!不行啊!!”一位门主愣了两秒,随后立刻撕心裂肺地大叫道:“您不能死!不能死啊!让晚辈去代替您!您,您绝不可啊!” 所有修士全都明白了,刹那间血气立刻冲到头顶,无数年轻的修士,甚至扑通一声跪在青莲上,哽咽道:“真人……不可啊!” “您是鹤鸣山掌教!晚辈地位如此卑微,何等何能让您护送!真人,但求一战!华夏修士绝非畏战之辈!!真人,晚辈愿陪同您长眠山门!但求一战啊!!” 然而,没有回答。 一句句泣血的诉求,越来越远,越来越薄弱。 三圣观主闭着眼睛,感受着天穹的震颤,无人可见,他的手都在颤抖。 “以为送走就能躲过杀劫么?”苏长青冷笑:“放心,青城山破之日,本真人立刻送他们下来陪你。” “轰隆隆……”滚滚铁蹄已经淹没了他的声音,七十万破界军风驰电掣,整齐划一,于山门外一百米,齐齐举起手中长枪。 他们眼中,看到了对面一片血腥地狱。 看到了血腥地狱中面容平静的护道道君。 还是一个人,一道门,一座山。 “踩碎他。”秦湘妃毫无感情说道。语毕,数十万骑如同金色狂潮冲过半空。 就在此刻,三圣观主站起了身子,对着青城山门一躬到底:“三大祖庭不肖弟子陆相思,请道祖道魂!!!” 天穹之外,已经离开不知道多远的夏侯目光倏然闪烁,倒抽一口凉气猛地看向了地球。 巨大的车辇慢行于宇宙,忽然,沈沉央的声音惊惧响起:“停!停下!立刻跪拜!!” 从他开始,整个百人车队,立刻下拜。 宇宙的极远处,一颗飞驰而来的星球上,一个巨大的眼睛突兀睁开。在它周围,所有星球全都在颤动不已。 “这是……”星球立刻停下了前进,颤抖地看着天空:“这是……仙?” 整个地球之上,一道恢宏的大门打开。 圆形大门,完全由灵气构成。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大门,这是…… 太极! 开天太极,两仪八卦。随着大门的打开,整个战场,再次死寂。 又来了……又来了!! 之前**门派用过,请始祖。而这一次……来的是谁? 这股灵气……不,这没有灵气! 这是一种感觉,只要触碰,就感觉一片星域都在对方掌控之中! “众星之主?!”天穹外,一位虚空钓鱼的老翁一声惊呼,随后立刻跪拜于地:“不……不可能!仙人从未降世!仙界都是传说!怎么可能……” “轰轰轰……”青城山下,如同神国打开的大门,别说真武界,就连三圣观主自己,都是目瞪口呆。 禁术,只能用一次,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而且局限太多。 位面法则的局限,跨越位面的禁锢,让这一式禁术只能灭杀指定一人,距离不得超过一千米。否则禁术就是无敌的存在。 刷拉拉……太极大门打开,一道青色身影,平淡无奇,身着道袍,从里面一步踏出。 踏出之际,地球没有任何反应,天穹外却肉眼可见,整个地球……随着这一踏,居然顿了一顿! “何人唤本道祖?” 声音也是平淡无奇,但是这种声音,却足以让任何人跪拜! “哗啦……”不知道是谁开始,大晋王朝一位修士终于挺不住了,疯了一样跪下来,以额触地。 前方的破界军也完全呆了,他们身下的异兽早在这个普通身影出现之时,就半跪于地,别说嘶吼,就连尾巴都夹得紧紧的。 三圣观主抖了抖,立刻反应了过来,双膝跪地,不停磕头:“不肖弟子陆相思,求道祖解难!”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都愣了愣。 道,道,道,道祖?! 那,那……那这个人……这个人岂不是…… 他颤抖地抬起苍老的头颅,因为禁术的消耗,他全身已经开始了萎缩和崩溃,然而这一刻,眼中只剩一片火热。 环顾道教,但凡道祖,只有一人! “朝闻道,夕可死!!”他用尽最后的力量一声大喊,拼尽全力在虚空中磕了个头。 青年男子虚影没有开口,仿佛看透了三圣观主的所求,许久,才长叹一声:“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道教道祖,张道陵,应你所求。” 面前六大金丹,已经面无人色,他们都跪在了地上。满头冷汗。 怪物…… 真的是怪物! 上次来的,还是近乎夏侯,但是这个人……不,这个怪物,仅仅虚影就超越夏侯之上! 那是一个人面对宇宙的颤抖! 就算现在这里这么多人,被围困的反而不像是这个虚影,而是他们。 跑……离开这里。心中在尖叫,脚步却无法迈动一步,那是生物在面对超出自己太多的未知的本能。 只能承受死亡。 话音刚落,跪在虚空中的几十万破界军,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齐齐化为飞灰。 没有动作。 没有灵力调动! 就这么静静地,在青城山门之前,化为虚无。 ¥¥¥¥¥¥¥¥¥¥¥¥¥ 最近真的蛋疼……先是装修,然后接人感冒……也是哔了狗,今天应该好了,昨天多发了一章,3更, 像爆发……却有心无力……我简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