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星穹古路(二) - 最强妖孽

第878章:星穹古路(二)

轰隆隆……十米高大的(身shen)影被打出数百米,一串血迹洒落空中,三颗头颅瞳孔齐齐收缩,带着一抹狂怒。 几千人地融合…… 居然还不是这个杂种的对手! “你这个……”当清醒的感觉袭来,它带着满嘴的血腥正要回头,一只拳头却准确地印在他的脸上。 “嗡嗡嗡……”从拳头入手之处,它全(身shen)波纹一样震颤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巨力拼命撕扯着他的全(身shen)。 一口鲜血吐出,但是根本不等他反应过来,无穷无尽的拳影铺天盖地而来。 “滋滋滋!!”剧痛的叫声响彻天际,这一片天地都被恐怖的破坏力撕碎。每一拳砸下,空中响起不堪重负的悲鸣。整个巨大的蝙蝠被压死在地面上,道道血迹飞溅而起。 数分钟后,徐阳逸直起(身shen)子。刚才拳拳到(肉rou)的打击,他敢肯定对方再也没有战斗力。体修杀伤范围不如法修广,但千米也是有的。不过最恐怖的,还是直接击中**,那凶残的灵力波动足以绞碎对方的五脏六腑。 “呵……”擦去脸上的点点血迹,他缓缓吐了口气,看着脚下已经不成人形的巨大(肉rou)块。 整个吸血鬼都没有一丝形状,四分五裂,刚才就好像狮子扑倒猎物之后凶暴的撕咬。 “起来。”他((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看向下方:“就这么被打败,别逗我了。” 沉默。 “我能感觉到你灵气还在。别想着骗我离开的主意。” 话音刚落,下方血(肉rou)模糊的场景猛然收缩,仿佛恶魔之口,化为一个数米大的符箓,下一秒轰然爆炸。 无数的血(肉rou)翻飞到四面八方,随着滋滋的声音没入地底。紧接着,整片地面都波动了起来。 “嗡嗡嗡……”一股极端不详的灵气从下方冲出,随着“卡”的第一声响,一根血色长枪从下方突兀刺出。 徐阳逸反应何其之快,就在刺出的一刹那,早已离开原地。但是并没有结束,紧接着数之不尽的血色长枪铺满整个地面,甚至将传送法阵都全部销毁。一块块汉白玉的砖石被全部顶起,硝烟弥漫。 他的(身shen)体如同蝴蝶一样在长枪之林中挪移。这些长枪并非兵器的长剑,而是一个个尖锐无比的三角形。仿佛全部由凝固的血块形成。又仿佛缠绕着灵魂。让人一眼看去,遍体生寒。 “摩罗血神阵……”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就在此刻,他忽然回头,朝着(身shen)后全力一拳。 “轰!”无数的倒刺横飞千米,飞溅之中,化为一滴滴鲜血落下,没入地面,很快,又是数不尽的倒刺冲出。 “别费心了。”喘息的沙哑之声再次响起:“你真以为我们敢来,就没点底牌?” “老夫承认,你狼毒很强,但是再强,面对一个王朝,也绝非你所能力敌!” “叮当……”话音刚落,徐阳逸瞳孔倏然收缩,立刻抬头看向头顶。 一盏小巧的金铃,正在上方盘旋不已。 是它…… 看到金铃的一瞬间,徐阳逸心跳都停止了半拍。 这……就是那个曾经让自己停下,不敢再追击的东西!也是大晋王宫那个不可言说之物。始终锁定他的法宝! 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机笼罩全(身shen),他拳头忍不住捏紧,这么多年来,能让他感觉到危险的东西,除了当年的小青,沙之白萨木,巴别之塔中的主宰分(身shen),羽蛇神之外,这是第六个。 “盛宴开始。” “轰!!”血色如潮,倒刺仿佛要铺满整个天际,速度远超之前。他毫不犹豫朝上冲去,但就在此刻,却发现动不了了! 愕然看向下方,不知何时,他的双腿居然被无数血手死死抓住,而血手的来源,居然是一个个已经被吞没的神龙卫! 哀嚎,哭泣,悲伤……无数的负面(情qing)绪刹那间侵蚀了他的脑海,他几(欲欲)仰天长啸,脑海中,菩提子却忽然发出一片青光,让他神智一清。 回过神来,四面八方已经全都是血手,带着悲鸣抓向他,仿佛要将他拉入无底深渊。每一只手都是从倒刺上长出,连接着一个扭曲的(身shen)形。神龙卫几千人,数十位金丹,那种恐怖的拉扯力,居然让他都动弹不能。 “蹭蹭蹭!”下方,死亡的花朵绽放,一只血色长矛从下部刺出,要将他整个人刺死在上面。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死亡威胁。 “朱雀落!!密林斗繁星!!”生死关头,一声大喝,朱雀火焰轰然爆发,一层黑色铠甲在火焰中缭绕全(身shen),一片明亮的烈焰疯狂冲出,在周围数百米形成绚烂的火海。 “滋滋滋……”四面八方的血手齐齐融化,却并未蒸发,而是再次落入泥土。这一次……下方整个大地都海浪一样波动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咬了咬牙,从火海中拔地而起,凤凰一样冲上天际,黑甲缠(身shen),火焰随行,如同战神降临。 “垂死挣扎。”苍老的声音响彻四周:“体修虽然罕见,却绝不是绝迹。漫长的岁月中,法修同样有对付体修的手段。为了确保能杀死你,老夫特意拿出了镇宫之宝融神灯。” “可以啊……为了杀你一个,神龙卫七千人,金丹真人三十二人,再加上大晋三公,你……死的物有所值!” “轰!!!”话音未落,地面层层破裂,一个血色孔洞,方圆百米出现下方,孔洞周围,一只只血手挥舞着,一道道哀鸣,悲呼,将这里凝结成地狱的入口。而在孔洞之外,满地数十米的巨手朝着徐阳逸海潮一样抓来! 避无可避! 徐阳逸目光谨慎地看着四周,铺天盖地……确实没有一丝躲闪的余地,灵气运转全(身shen),牢牢护住自己。 “啪……”一只手捏住了徐阳逸,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几十只!不到十秒,已经在天空中交织为一只巨大的血茧。 层层血幕之中,他尝试着挣扎了一下,眉头立刻皱起。 集结几千人之力,几十位金丹的(禁jin)锢,他竟然无法挣脱! 不仅如此……里面的血手道道符箓浮现,他看出来了,这不是杀戮,而是封(禁jin)。 对方要将自己永远埋在这个地狱之口中! 而他引以为傲的体修之力,此刻如同百炼钢遇到了绕指柔,四面八方那种(阴阴)煞之力,居然隐隐压制自己的**。想爆发,却根本无从爆发,无比难受。 “卡卡卡……”就在此刻,他目光微微一凛,不知何时,从他铠甲上蔓延一层活物一样的符箓,所过之处,密林斗繁星迅速灰暗。 “这份大礼,觉得如何?”(身shen)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几千人的血祭……还是大晋王朝最顶峰的一批人……” 一只冰凉的手摸上了他的脖子,他平静地没有一丝波澜,淡淡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体修是至阳之体,九万九千(阴阴)年(阴阴)月(阴阴)(日日)生的至(阴阴)之体女修鲜血,在融神灯中炼制九九八十一天,才有这一份法阵……” 话音未落,(身shen)后的声音猛然倒抽一口凉气。 无穷血海之中,一道璀璨的光芒闪起,威力之大,可谓撼天动地。 无相观音! 唯一没有被抽离的神通。 “我大意了……”徐阳逸叹了口气:“不过,不会有下次。” “是的……”(身shen)后的声音也平静道:“不会有下次。” 下一秒,一个苍老的头颅猛然咬上徐阳逸的颈脖,而他的灵力轰然朝着四面八方爆(射she)而去。 “卡拉拉……”金光之海拉开脚下,巨大的观音虚影缓缓抬起。 然,就在观音肩部刚刚出现的时候,却从未有过地摇晃起来。 一股极强的眩晕感猛然冲入徐阳逸脑海中,那种感觉极其熟悉,脑海中无数画面走马灯一样闪过。 巴别之塔中,和安琪儿相遇,到最后的中枢,到后面的羽蛇神,再到对方一口咬上自己的脖子…… 是了……这就是当时被安琪儿咬住的感觉…… “我说过……没有下次……”朦胧之中,苍老的声音桀桀笑道:“我们准备了这么久,三公齐齐出动,你真的以为还有下次?” “来吧……来到我的国……成为我的民……从此以后,毫无意识,漫无目的地游((荡荡)荡)于地狱,无偿地听命于我吧……” 徐阳逸的瞳孔闪了闪,开始缓缓溃散。 心中,无限后悔涌出。 修行之道,陨落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下一秒会陨落。太多太多的时候,一次疏忽,结果却无法承担。 比如现在。 他明白对方这是要做什么了。 拥吻…… 纯血吸血鬼的拥吻,除非安琪儿这样毫无私心,否则……就算是他,都敌不过这种血脉之力。 迷蒙之中,眼前(情qing)景再次变换,他仿佛看到了那片星图,仿佛看到了一份极其久远的传承……非常古老……甚至在地球形成之前…… 苍老的头颅死死咬住徐阳逸的颈脖,他感觉到了……(身shen)下的男人肌(肉rou)正在放松,灵识正在消弭,而另一种和自己息息相关的意识,正在对方血脉中萌发。 “罗天血教的血奴**果然非比寻常……”他满足地眯了眯眼睛,值得了……虽然为此真武界献上了大笔大笔的定金,但是狼毒一死,青城山必定败亡,这一战,终究是他们赢了…… “独立于七界之外的第八位面……传说中这片上界最古老的传承……呵呵呵……” 就在此刻,他猛然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尖叫着腾飞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一人大的三头六臂吸血鬼震撼地看着徐阳逸:“他……他(身shen)上怎么会有另一个纯血血修的印记?!” “而且远比我纯净……他……居然被上界修士拥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