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星穹古路(三) - 最强妖孽

第879章:星穹古路(三)

徐阳逸已经陷入了昏迷。 他也感觉非常奇怪,就在对方刚刚咬上他脖子的时候,脑海中什么东西突然爆发了。仿佛长久以来就藏在他的脑海中,只等时机而已。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而且……他感到自己站了起来,轻轻一挥,把自己包裹成血茧的巨大血手轰然放开。 如臂使指。 又好似君王驾临。 明明自己看得到,感觉得到,却根本无法操纵自己的身体。 半空中,吸血鬼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在他脖子上,两对牙印散发出赤红的光芒。 是的,两对。一对两个。 一个是他自己的,而另一个不知道是谁。但是……两个都咬在了同一个地方! 沙拉拉……一滴一滴黑色的血珠从牙印中飘出。吸血鬼心都颤了颤。 它很清楚这是什么,罗天血教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修为的方法,而是给了他们三滴传说是血教圣女的鲜血,有了这个东西,才能炼成摩罗血神阵。 然而……如今正在自己眼皮下一滴一滴地被排出来。 这代表拥吻者的等级甚至在上界圣女之上! “怎么会……”他浑身发寒地倒退数步,声音都在颤抖:“到底是谁拥吻过他……给他打下标记……区区下界……怎么可能有超越上界的东西!” 他早已忘了,当年的真武界,甚至比地球还强上一分。 徐阳逸一点点站了起来,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明明是自己,却又感觉不是自己。他能感到脑海中多了一个人的意识。 不排斥,非常温暖。 “安琪儿……”他看着自己的手,心中有些酸涩发胀,下一秒,一拳轰出。 “嗖”没有之前恐怖的声响,也没有任何异象。但就在出拳的同时,百米之外的吸血鬼胸口猛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它愣了足足两秒,才愕然看向自己的胸口。 “收发自如?” 不等他说话,又是一拳,这一拳直接击中它的头部,随着轰的一声,它整个头部都开始爆开。 “你杀不死我的……”扑拉拉一片响,对方干脆化作漫天血蝠,咬牙切齿说道:“万万没想到你居然被拥吻过……后拥吻者如果血脉不如前者,会激发前者的保护烙印……到底是谁给了你印记!” 徐阳逸无法开口,只是眼角微红。 他想起了巴别之塔的最后,安琪儿义无反顾地咬上了自己脖子的画面。 “不是你能谈论的人。”他终于用尽全力开口,下一秒,手自动抬起,挥舞出一个诡异的印诀。 从未见过,玄奥无方。就在印诀出现的同时,漫天血蝠齐齐尖叫:“血祖七封?!” “轰轰轰……”天际都在翁鸣,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所有蝙蝠身后。在地面上投射出神主的倒映。 所有血蝠都仿佛僵硬了,缓缓转过头,机械地看向自己头顶的巨大阴影,颤抖地几乎飞不动。 “扑……”一只血蝠跌落到地上,全身趴伏,颤抖不已。紧接着,漫天血蝠如同雨点一样跌落,在地面上铺上一层红色的地毯。 徐阳逸也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女性的影子,完全由灵力构成,头插凤钗,云鬓金冠,珠翠满发。却根本看不清容颜。大约有数百米大小。 沙……一根鲜红的舌头从女子虚影口中吐出,就这么一扫,满地血蝠齐齐被清扫地干干净净,仿佛从未出现过。 消失了…… 徐阳逸目光凝重,不是死去,而是消失,他能感到,那只纯血吸血鬼,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位面。 不知道这是谁,相隔无数位面的一根舌头,轻轻一舔,好似君王召唤群臣,吸血鬼居然没有一点反应就被剥离了地球位面。 “嗡……”不等他想完,女子虚影已经缓缓消失。就在同时,三道金色光点齐齐飞出,而他储物戒中的碎片,也一起出现。 四片金色光点盘旋,随后朝着中心全力一合。 “刷……”金光如潮,之前展示过的星图,再次蔓延而出。 就在女子虚影消失的一刻,徐阳逸所有感觉都回到了体内。正当他要仔细看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焦急的声音。 “师尊,您在哪里?” “我在。”徐阳逸定下心神,沉声道:“怎么了?” “天师洞防线已破!敌军已经逼近三清四御宫!这道防线再破……下面就是老君殿了!” 徐阳逸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快了……这场战争最后的时刻即将来到,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成与不成,全都看最后一刻。 他也在赌,赌对方的抉择。 “我知道了。”他沉吟片刻:“让楚昭南告诉所有人,到了现在,全部按照我的计划走,不得有一丝失误。” “是!” 还有最后的一点时间。 他看了看残破不堪的广场,目光落到布满天际的巨大星图上。 浩瀚无边,威严无双。 人面对整片星空,应该生出的膜拜敬仰之心,同样弥漫于他的心中。 “这不是地球的天空。”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那只纯血也在失神中说过,这可能是墟昆仑的星空。但是它也不确定,星穹古路到底是什么?” “听它透露出的只言片语,很可能是一条从未被墟昆仑知晓的……能从地球到达墟昆仑的道路。这和纯血有什么关系?” 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此刻,他胸口中忽然光芒大放,一道青光倏然从胸口飞出。 他愣了愣,却立刻从青光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威严。 羽蛇神! 青光闪耀,片刻间化为一条青色小蛇。如有灵性地看了徐阳逸一眼,随后立刻飞向星图。 在天空中飞旋,最终,落在了左下角的一颗星辰上。 地球! 然后……青蛇居然按照一条诡异的路线,在群星之间飞行起来。不时落于一个地方。闪闪发光一分钟,再次飞走。 “这是……”徐阳逸出神地看着这一切,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这……莫非是羽蛇神成仙了道的路线图?!” 过目不忘的丹灵再次发挥,刚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记入脑海。越想,他越觉得如此! “它停留过的位面,应该留有它的痕迹。且……应该都是有修行文明的强大位面,对,应该是这样,这里停顿的……是七界?” 他伸出手,仿佛要触摸天际,青蛇停留在了一个破损的位面上,在这个位面旁边,还有六个差不多同样大小的位面。 这七大位面,凌驾大多数位面之上,但是……他们并非唯一! 并非只有这紧挨着的七大位面凌驾其他位面。 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株参天古树,傲立于太空中,一花一世界,每一条枝干上,都有无数建筑。 在更远的地方,一只独脚兽沉睡星河,在它背上,头顶,人头攒动。 还有一片海洋组成的漩涡,一群群好似人鱼一样的东西,一座座水晶宫坐落其中。 还有一个满是裂痕的巨大球体,从无数裂痕中迸射出修行的火光。 他看的呆了,如痴如醉。 这,才是这片宇宙的真面目。 这,才是人类的文明无法探索的距离之外,羽蛇神用它几千年的时间,神游银河带来的珍贵地图。或许墟昆仑都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同样强大的修行文明。 “宇宙……真大……”他忽然笑了:“我……真渺小……” 这种绚烂,这种完全不同的修行文明,让他痴迷,让他沉醉。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结束这场万界大战,去到更辉煌的世界! 这份地图,提供给了他一个可能。 一个或许不用去到关注度已经足够多的墟昆仑,去到别的上界的可能! 在那里,没有夏侯,或许也没有太初,或许他们知道七界,或许不知道,但总之,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地球,对于他这种已经知道地球太多秘密的人来说,实在太小了。 “等着我。”他握紧拳头,长长舒了口气,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整片星图开始波澜起来。 就在同时,青色飞到了一个位面之上,忽然停了下来。 没有再移动,而是整个位面,开始微微发红,一股异常熟悉的灵气,冲入他的灵识之中。 “这是……”他目光霍然闪亮:“血族?!” “这里……是血族的老巢!?” 他仔细看了看,星图已经开始消失,那个地方距离七界并不远,是一片旋转的血池,一座恢宏的宫殿傲立血池的最中心。而血池下方,无数巨大的傀儡托着一块块庞大的地面,漂浮于血池之上。 终于找到了! 他手放在胸口,抿了抿嘴,这里,就是自己要去的目标! 如同感应到了他的想法,一道信息缓缓飘入他的脑海。 “元血界。” “与七界处于同一维度,七界之外的第八位面,面积等同于墟昆仑三分之一大小。此界只有血修,功法诡异,非七界选定之人,不可入内。” 他记下了这个名字。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手一挥之下,整个大殿的地面,彻底湮灭。 也包括刻印在上面的传送法阵。 “来吧……”转过身,他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硝烟之中:“结束一切吧……” “真武界,本真人已经没心情和你们纠缠下去了。” “就让西南国门之战,成为二战的莫斯科战役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