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结婴(二) - 最强妖孽

第884章:结婴(二)

柳明阳目光死死盯着前方冲来的仙子身影。 很强…… 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 这是哪位元婴?大战数年,双方的元婴都有记录,他从未见过这位女子的身影。新晋元婴? 然而,没有时间给他多想了。 “卡卡卡……”苏星瑶身侧打开无数空间裂缝,一面面灵气构筑的镜子从里面飞出,每一面都倒影出柳明阳严阵以待的身影。数万宝镜折射阳光,让她仿佛凌波仙子。 没有语言,手轻轻一握,下一秒,数万道光芒从宝镜中爆发,铺天盖地朝着柳明阳冲来。 “黯灭领域!”柳明阳目光一眯,一尊金色宝印从他天灵盖冲出,同时,双手抬起,黑潮起伏。 但,紧接着他眼睛都瞪圆了。 无效? 苏星瑶身上居然没有一个黑色晶体浮起。 “轰轰轰!”震惊的刹那,数不尽的光华在他前方百米处爆开,宝印散发出一片淡蓝光芒,将柳明阳死死护在其中。不过就算如此,他都听到了周围空间粉碎的声音。 “卡拉拉……”剧烈的爆炸足足持续了两分钟才结束,光华熄灭之时,柳明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立刻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 在他面前,苏星瑶白衣飘飘,青丝乱舞,神色如同西天王母,冰冷而高傲。 一只手已经高举半空,如同圣剑。然,更恐怖的,是她脚下千米金色光池,一尊巨大的千手观音虚影正从下方缓缓抬起。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 “百解之零。”空灵的声音如同死神的诏令:“仙法.无相观音。” “轰!!!”雪白如玉的巨手挥下,仿佛天地都要被斩为两段。 恐怖的冲击波瞬间咆哮整片山脉,飞沙走石中,所有树木齐齐低下自己的头颅,如同朝圣。 每个人都呆住了,尤其是真武界。特别是五大远征候。 “这到底是谁!!”秦湘妃死死咬着红唇:“感觉不到灵气……这是不是真君?如果是,为什么不打开领域?如果不是……柳相……” 柳相这么不中用? 被一个女人压着打? “刷!!”肉眼可见的白色冲击波圈瞬间掠过天际,柳明阳闷哼一声,身形已经被打落千米。没入层层山雾。 白雾缭绕中,一片寂静,鸣鸟不飞。 下一秒,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一条红色巨蟒直冲天际,双头独角,如同游龙一样盘旋空中,四只眼睛死死盯着苏星瑶。 柳明阳盘坐巨蟒头部,眼中惊疑不定。 前有猛虎,后有饿狼,他此刻竟然感觉进退不得。 进,这个女人拦路,狼毒正在进阶。这场战斗已经很难达到目的。 退……他怎么退的回去?! 如坐针毡,这是真正的如坐针毡,难道真的要掀开那张底牌?他心如刀绞,灵识一扫之下,怒火冲霄:“谁允许你们撤退的?!” 四面八方,肉眼可见,围困青城山的层层黑潮,居然在飞快退去,转眼之间,起码有一半的部队,已经和围城的黑潮脱节。就连天空中的浮空舟,都有至少三分之一熄灭灵光,开始掉头。 没有回答,只有无声的撤退,他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仔细一看,咬牙怒吼道:“十五大洞天福地……你们就不怕晋后主归来之日兴师问罪!?” “皇帝被困,尔等不思救驾,居然临阵脱逃?!” 多米诺骨牌,终于开始了崩塌。 从晋后主被困,若不是柳明阳适时进阶元婴,大晋联军早就一盘散沙。但是传闻死去的狼毒归来,三公神龙卫全军覆没,这就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那时候,不知多少人心系洞主安危,打算退回各大洞天福地行推算之策,营救洞主。 就在这种时候,柳明阳亲自出面,高压全军。青城山顶和狼毒真人双龙会战,若他一鼓作气大胜狼毒,他还可以指挥下去。 但是,接下来苏星瑶的出现,狼毒立地成婴,他自己被压制,强行拧在一起的绳子,终于绽开了。 还是那句话,柳相并不等于皇帝+元老院。 他,不是晋后主。 “你们敢!!!”看着完全沉默,全线退却的黑潮,柳明阳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之中,盘龙金剑一声咆哮,金龙之海呼啸而出,直冲其中一座洞天。 刻骨的寒意。 大厦将倾! 在这种骨节眼上撤军,事后他们大不了迁移别的王朝圣地,但是他们呢? 他大晋国相和这几百万大军呢? “轰……”一片光华四射,那个洞天中飞出一块玉佩,光华万道,稳稳挡住了这一击。 “站住……回来!回来!你们难道不顾王朝安危了么!!不怕晋后主秋后问斩么!”无声的退却,竭斯底里的大喝,柳明阳孤悬上空如同负伤的野兽,却再也唤不回自己的同伴。 跟悲哀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只能借助晋后主的名号。 这一切,徐阳逸都看不到。 他已经完全神游于元婴的海洋,所有灵气冲入他体内的一刹那,他忽然感觉,身体中什么东西被撬动了。 那是一种来自于血脉的悸动,一种来自于灵魂的颤抖。 仿佛在和这片天际呼应,和位面呼应,和规则达成什么共识,下一秒,他感觉整个人都空灵了起来。 那种来自于位面的,最为纯净的本源灵气一口气冲入了他的筋骨,血肉,和他体内的灵气交融着,一种肉眼难辨的变化,在体内悄然发生。他如同老僧入定,灵识仔细检查着身体的每一处,不放过一点瑕疵。 冲阶,就是冲破身体的束缚,在天地灵力的帮助下打破身为“人”的定格,朝着“神”的方向迈进。 “嗯?”他微微皱了皱眉。 没有体障? 怪哉,每一次大小境界,全都有体障,虽然对于体修这无关大碍,但忽然消失,却让人觉得有些不妥。 瞳孔微缩,无数灵识在识海中汇聚为一尊纯白化身。朝着中心猛冲起来。 识海无边无际,白雾缭绕。随着他的冲过,白雾层层散开。 越往里走,他越感觉不对。 “不是没有出现……”他凝重地看着四周:“是体障在出现的瞬间,不,或者说在凝结的时候就被震碎了。仿佛……在为什么东西让路?” 就在此刻,一片迷蒙光华,打断了他的思想。 他已经距离识海中心不愿,在那里,红于金的光芒照亮层层白雾。三角形的金丹旋转其中,下方,**因果灯火焰通天燃烧,一寸寸炙烤着这枚金丹。 “卡拉……”就在他冲到前方的同时,金丹之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刹那之间,蛛网状的裂痕布满整个金丹。 破丹成婴! “不……不对……”他眉头皱的更加厉害:“太顺利了……这可是下四境最后一个境界!怎么会一帆风顺?” 不是他有受虐癖,而是多大的回报自然有多大的危险,这次进阶元婴虽然局面出乎预料,但是绝不可能如此顺利。 不仅如此……他总有一种可怕的危机感,萦绕心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卡拉……卡拉……”一阵阵金丹破碎的声音响彻灵识,几十分钟之后,整个金丹爆发出一片璀璨金光。随着光芒越来越盛,他的眼睛都情不自禁地闭上,最终,天地间一片金色,闪耀数秒,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是……”他愕然看着前方:“元婴呢?” 按照道理,破丹成婴这是必然,但是丹破之后,居然没有元婴! 在他面前,一株灵气构筑的尺许高小树,轻轻飘扬,本该出现的元婴金身却毫无踪迹。 “这不是元婴……”他深吸一口气,走上去:“这是狼毒本体。” “差点都忘记了,自己是妖修出身。” 就在他手触摸到小树的那一刻,整个狼毒本体化为一道绿光直冲天际,直接突破他的灵识,**,冲入云霄,没入头顶云洞。 外界,突如其来的一道光芒,让所有人都愣了愣。 然而,绿光没入天空云洞之后,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音讯。 无人可知,此刻天穹之外,夏侯,沈沉央,以及数个看不清装扮的人,目光已经凝聚在了地球上。 一道璀璨的翠绿光华,如同启明星一样从地球上青城山方位冲出,没入宇宙。 仿佛一把钥匙,围绕在灵气漩涡周围的绿,蓝,褐,金四色悄然而去,而剩下的那片火红越来越炙热,越来越绚烂。 “轰隆隆……”随着火红色开始蔓延,周围的陨石碎片,太空残渣,居然顷刻间化为灰烬!就连号称静止的宇宙,空间都模糊起来。 “木系妖修,火木相克,这是离火之劫。”沈沉央目光微动:“五行九等,离火劫中的第三等天劫,这位小妖修,妖体很强啊……就算太虚境也不过某一行的六等天劫,他元婴期居然能达到三等天劫?” 话音刚落,那片赤红之云如同受到了什么召唤,开始缓缓旋转,终于顺着那个巨大的灵气漏斗,疯狂地朝着青城山冲去。 “开始了。” 灵识之内,徐阳逸猛然抬起头。 感觉到了…… 开始了……这才是真正的结婴。 一股难以言喻的天地威压,夹杂着毁灭一切的炙热温度,恐怖的杀机,正从一个冥冥不可琢磨的地方,对准他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