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离火劫(三) - 最强妖孽

第888章:离火劫(三)

沈沉央抬了抬眉:“一炉碧霄丹?” “沈国老。”夏侯不屑地笑了笑:“这等人才,就值一炉碧霄丹?” 沈沉央也笑了,这一刻,他是真正动了惜才之心。 确实是人才。 不需要位面意志,硬抗三等火劫,这种人……即便在墟昆仑,也绝对是一教圣子。 “本圣和你认真说话。”沈沉央往前倾了倾身子,眯眼道:“一件伪仙宝。七界之链积分五十万分。” 夏侯有些意外:“伪仙宝?五十万积分?” “他值这个价。”沈沉央淡淡道:“行还是不行,一句话。要不你说说你的条件。” 夏侯沉吟许久:“煌龙州归我,我可以把他让给你。” “狮子大开口!”沈沉央怒极反笑,挥手打断了两人的通信。 然而……就在这时,沈沉央目光一闪,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地球。 不只是他,所有以为这场大戏已经结束的人,全部都看了过去。每个人的眼中都藏着一抹震惊。 “轰隆隆……”青城山方向,一片火红的灵气再次聚集,比之前更平静。不过看在众人的眼中,却全都深吸了一口气。 “两次天劫!?”虚空之外,一位骑着四不像的女修愕然看向地球:“这怎么可能?” “而且……这次居然是四等劫,渎火劫?” 青城山下,徐阳逸活动了一下筋骨,眼看着楚昭南,赵子七要飞过来,还没来得及笑出来,忽然神情一肃,看向天空:“快走!” 两人都愣了愣,楚昭南抬起头,霍然看到了天空中并未消失的云洞,倒抽一口气,拉起赵子七就朝山上飞去。 还没结束! 然而,反应最大的不是他们,就在徐阳逸那声快走发出的同时,五千米外一圈大晋修士,顿时发出一片凄惨的尖叫,朝着四面八方疯狂逃去。 徐阳逸根本没看他们。 败军之犬,军心已失,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什么时候杀都行。 他的眼中,头顶云洞越来越红,越来越璀璨,但是没有像之前那样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轰隆隆……”云层急剧翻滚,被染做血红的海洋。三秒后,天穹中传来一声悠长的“叮”声,宛若高山流水,紧接着,一滴鲜红的液体从空中落下。 液态火! 速度不快,然而……落下的过程中,所过之处全部一片焦黑!面对他的徐阳逸,眼睛倏然睁大。 “这他妈什么鬼东西……”他看着缓缓滴下的红色液体,却宛如面对太阳!和之前的等级完全不同! 从慢到快,到越来越快!不到三秒,这滴液体完全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不……已经分不清是火球还是水球,水滴外面包裹无穷烈焰,以一种彗星撞地球的架势压了下来! “艹……”徐阳逸难得地骂了句脏话,下一秒,一个赤红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那是一团火。 一团纯净的火,就在这团火出现的时刻,天空中的火球骤然爆发出一声拟人化的尖叫,而徐阳逸手中的烈焰,也猛地颤抖了起来。 南明离火! “轰!!!”还不等他催发,南明离火轰然化作一只朱雀,展翅青城山,映红了半边天际。 徐阳逸都不明白怎么回事。按道理,南明离火早就没有了灵智,他只是为万古丹经王提供燃料,如今……他只能解释为本能。 “先天灵宝?!原初之种?!” 就在南明离火出现的同时,天空中传来无数惊呼之声,下一秒,四道光芒璀璨的大手直接穿过天穹,朝着青城山抓来。 然而,就在他们接触地球的一刹那,护界法阵发出冲天金光,看似残破的护界法阵,居然将四只光芒巨手齐齐挡在天外。 死寂。 虚空中,死一样的静默。 “这小子……我们必须得到!”许久,沈沉央开通了灵识,对着夏侯说道:“有些不妙啊……其他几个老鬼同样看到了。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通天气运,就算在墟昆仑,先天灵宝也仅仅只有七件。掌握在五王二后手中。他……何等何能有此等机缘!” 夏侯没开口,片刻后淡淡回到:“本侯还是想要他这个人。” “愚蠢!先天灵宝何其珍贵!传闻中可以寻觅失传已久的仙界之门!你居然还想要人?” “若不是不敢在不归界动手,灭了这一界,拿到先天灵宝又如何?这一次可是来了四位太虚境!” 这一次,夏侯直接截断了灵识。 他的目光,闪烁地看向下方蔚蓝色的位面。 潜力无穷! 一旦到达上界,必定一飞冲天! 他能看得出来,徐阳逸一身绝学,甚至有可能是学到了上界功法,或者远古传承。不过,这有一个致命弱点。 那就是……这些功法,在下界全部被位面意志限制! “来吧……来墟昆仑吧……”他感觉自己太久没有如此兴奋了,舔了舔嘴唇:“这里才是你的舞台。” “不归界即便曾经是仙界,对于现在的你,也太小了。” “我相信,到了上界的一日,就是你所有功法真正‘解封’的那一天。” 随后,他看向无尽虚空,冷哼了一声:“七界之链已经被太初军团打的连年倒退,前线都打到了腾雷山,居然还想着先天灵宝?” 青城山下,众目睽睽之中,那滴比之前狂猛太多的烈焰居然被朱雀一口吞下,随后,轰隆隆冲入徐阳逸的身体。 徐阳逸呆在原地半秒,随后仰天长啸一声,七窍中轰然冒出漫天火焰。 “徐哥?”楚昭南,赵子七同时出声,紧张地看着前方。 “轰!!”就在此刻,那无穷无尽的白色灵光飞一样从远处冲来,再次包裹了徐阳逸,形成一道璀璨银河。 盘旋着,欢呼着,下一秒,纷纷冲入天上云洞。紧接着,一道灵气的龙卷风,对准徐阳逸天灵盖灌下。 灵气灌顶! “轰轰轰……”巨大的光柱颤抖着,徐阳逸感觉到,随着灵气聚集越来越多,他体内的元婴越来越清晰。 从虚幻到稠密,灌入体内的灵气飞快构筑成婴儿相貌。不过,和其他所知道的元婴不同的,是婴儿盘坐虚空,双手环抱于小腹。双手之中,狼毒的本体正郁郁葱葱。 于烈火中永生。 随着灵气灌体越来越强,方圆万米,齐齐响起一片钟磬之声,天空中,一道道玄黄色光柱垂下,花瓣朵朵。 “仙乐齐鸣……大地飞花……”长青子眼泪晒然而下,这一幕,他梦想了太久太久,如今在自己眼前出现,就算不是他,也感动地热泪盈眶。 这是大多数修士一辈子的追求。 “只差最后一步……只差最后一步了!”他颤抖地半跪于地,在他身后,无数的修士,已经黑压压跪了一片。 “轰!!!”金光万道。徐阳逸七窍之中火焰骤然消失,于他身后,一尊婴儿虚影猛然闪现,立刻消失。在他身后,一片金戈铁马之声,让他如同万军统帅。数不尽的大军虚影出现在他身后。 道成图录,元婴大成! “任何修士,在元婴初成之日都会显出自己的道。真君这是杀戮之道,统御之道,无我之道……晚辈长青子,跪拜真君!!” “恭迎真君元婴大成!!” 以他为首,整个青城山,都爆发出了一片山崩海啸的恭贺之声。 经久不息,轰鸣不止。 第二位真君……于青城山上第二位真君出现!这场战争已经没有悬念,让他们如何不喜?如何不兴奋? 徐阳逸静静看着自己的手。 这就是真君了? 元婴了?自己真的走到了这一步? 内视之下,一尊金色元婴静静盘坐丹田。虽然是婴儿面孔,却感觉宝相庄严。 他能感觉到,现在自己经脉中,骨血里,都流动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和金丹完全不能比。是属于那种抬手翻天,伸脚覆地的强悍。 不欣喜是假的,两百多年的修行,终于走到了下四境最后一境。心灵上的巨大满足,让他几乎都忘了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 当年战战兢兢的小修士,如今地球上十六、大元婴。狂喜之后,不由得感叹白云苍狗。 他的目光看向了四面八方奔逃的大晋修士。 “跑什么。”他轻轻开口,声音却仿佛萦绕在所有人耳边,竟然不少大晋修士吓得双腿一软,跑的更快了。 “领域。”他的目光暗了暗,却并没有立刻用出来。反而笑了笑:“我一直在犹豫。” “我的领域,用什么名字好呢?” “刚才想起,这个领域,扬威于渤海,杀了太多太多该杀之人。所以我决定……”他抬起手,缓缓道:“就叫杀生领域吧。” “轰!!!!”话音刚落,四面八方雾海之中,一根根恐怖的尖刺冲天而起,密密麻麻,根本算不清有多少。无数根本来不及逃的修士瞬间死在尖刺之下,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将方圆数万米形成一个尖刺的囚牢。 扑扑扑……如同地狱的行刑柱,一根根锋锐的倒刺喷发一样刺出,漆黑的灵气弥漫其间。跑的最快的大晋修士很多不是被刺死,而是活活被磅礴的灵力震得粉碎。还有更多的,修为低下,刚刚进入筑基的修士,则是碰到黑雾的瞬间,立刻栽下云端。 毒刺的舞曲,死亡的囚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