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歼星之门——莲华(一) - 最强妖孽

第889章:歼星之门——莲华(一)

“你们……都该死。”毫无怜悯之心,他双手狠狠一握,云海轰然震动,四面八方的尖刺居然疯狂朝着中心靠拢。 “不!!我投降!投降!!真君饶命!饶命啊!” 顿时,惨叫声四面八方而起。徐阳逸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层层黑雾平地而起,道道尖刺若山峰挪移,全部以他为中心飞速靠拢。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刚才四周逃跑的大晋修士,此刻全部朝着徐阳逸倒冲回来。黑色的潮水,如同之前围攻他一样。然而不一样的,是现在每一个修士脸上都带着死亡的绝望,根本没有一点想动手的心情。 “卡卡卡!”就在所有大晋修士全都逃到青城山下,看着尖刺疯狂逼近,甚至太多人闭上眼等死的时候。尖刺终于停了。 “呵……呵……”不知道多少劫后余生的修士,惊恐万分地张开眼睛。 入目之处,浓雾都成为一片血红,刚才百万修士,这一瞬间起码少了几十万!尖刺上倒挂无数尸体。血迹斑斑。 剩余的人,被赶猪一样赶到这里,心脏都狂跳不已。 不知道是谁,一把扔掉自己的武器,声音都嘶哑了,哭喊道:“我投降……我投降!!” “投降!投降!请真君不杀!” 刷刷刷……几十万把武器被扔入雾海,剩余的所有人全部跪在云端,以额触地,颤抖着不敢发一语。 被杀怕了…… 刚才短短十几分钟,不知道多少人死于杀生领域,现在谁还敢做仗马之鸣? “太强了……”长青子呆滞地看着山下,刚才还在担心对方还有百多万修士怎么办,没想到徐真君领域刚刚张开,瞬间屠杀干净! 难怪元婴真君不允许出手。 有的元婴真君领域并非如此恐怖,但是一旦有一个徐阳逸这种变态,百万大军说灭就灭。这是战争中绝对的禁忌武器! 徐阳逸缓缓从半空中站起,抬腿之时,脚下空间如同出现了一个黑洞,周围云层全部蜂拥而入,一步迈出,仿佛跨过千山万水,踏在了黑压压一群跪拜的大晋修士面前。 缩地成寸! 刚才还有一丝侥幸的大晋修士,刹那间鸦雀无声,头埋得更低了。元婴的显著标志,他们已经无法再自欺欺人。 天澜宗宗主,一位貌似五六十岁的老者,在徐阳逸的脚落在他面前的时候,瞳孔倏然收缩,眼睛都成为了针尖状。 好可怕…… 离得远还感觉不到,在自己面前……就像黑暗中自己面对着万神的灯火,情不自禁地下跪一样。那种顶礼膜拜,完全没有一丝抵抗之念的心情,海潮一样冲击着他名为“抗拒”的心锁。 沉默,徐阳逸就平静地站在他们面前。而他在三秒后,已经发出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得得”声。 那是上下齿因为极度畏惧而不停碰撞的声音。 无声中气势,他感觉到好像一只死神巨手在自己头顶抚摸而过。而他,就是巨手之下那只温顺的小猫。 不只是他,他周围的人,全都瑟瑟发抖,汗如雨下。 “即便是柳相也无法给我这种感觉啊!” “这就是百万级金丹,两百万的元婴之下第一人进阶元婴之后的实力?” “他在等什么?是在暗示?我们……我们要怎么做?” 五秒……十秒……二十秒后,天澜宗宗主猛然福至心灵,眼睛一亮,满含惊恐与虔诚中,手伸向了储物戒。 这一瞬间,他是犹豫的,但是,立刻咬了咬牙,下一秒,手捧一份玉简,光华四射:“天澜道天澜宗归降,求真君不杀,天澜宗七万门徒命册在此,还望真君笑纳!” 声音颤抖着,诚惶诚恐。 徐阳逸没有接,冷冷地看着跪在自己眼前,双手举过头顶的白发老者。一言不发。 老者根本不敢动,保持着这个姿势整整数分钟,满头冷汗如雨洒下,整颗心都在胸腔乱跳,足足五分钟后,才听到了一声淡淡的“嗯。” 玉册飞走,老者浑身散了架一样,立刻以额触地。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紧接着,一道道声音立刻响起,生怕自己慢了“岐黄道元真门全宗投降,求真人不杀!五万七千名门徒命册在此,还望真君网开一面!腾龙道归藏教全教举降,六万三千名教众命册在此,求真君不杀!归藏教必定肝脑涂地,以报圣恩!” 一道道声音,海浪一样起伏。大晋王朝八十三大宗门大教,鏖战两年三个月零七天,打开了老君殿的大门,却在二十分钟内于青城山顶全部投降。 百万修士齐解甲! 一份份命册飞到老君殿上,何其辉煌,长青子,华阳子,在青城山顶死死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共计一百二十万大晋残兵,于中午十二点三十五分,全军投降! 华夏军,剩余七十八万,战死二百三十二万。伤者无数。 大晋王朝,剩余一百二十万,战死四百七十一万,无伤者。 “道祖在上……”一位年轻道士,完全放松之后,脱力地靠在墙上。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热泪纵横:“各位道友在天有灵……你们看到了吗……” 一位女修,手中长剑当啷落地,红唇紧抿,含泪看天:“师兄……是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啊!!” “当……当啷……”所有修士的长剑,随着他们的心情齐齐落地,数秒之后,青城山上爆发出一片压抑到极致之后,触底反弹的发泄怒吼。 “啊!!!!” “我们赢了!赢的是我们……是我们啊!!” 无数人坐在地上,含泪大笑,仰天狂笑。然而,他们灼热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徐阳逸。 “日后……我必然有一日,达到真君的地步……”这一道身影,披洒着太阳的光华,在所有大晋修士跪下的那一刻,已经完全铭刻在了每个人心中。这一句话,几乎在所有活着的修士心中升起。 一人抗下大将战。 两人围困晋后主。 一人剿灭百万大军。 然后在数百万人面前仙乐齐鸣,大地飞花,立地成婴。 一战封神! 随着徐阳逸一次次微微的点头,一份份命册全部飞到了青城山顶,所谓命册,乃是任何一教的真正家底。信奉同一个神明,同一种信仰,一旦在命册上勾去他们的名字,轻则修为大降,跌落一个大境界。重则成为废人。 当所有大宗的命册全部飞到青城山上之时,徐阳逸的目光静静看向了天的另一边。 在那里,柳明阳仿佛苍老了百岁,仍然是朱红色的蟒袍,仍然是玉带金冠,然而整个人的精气神,却仿佛走到了修行之路的尽头。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徐阳逸,迎向他投过来的目光,表情似哭似笑,说不出的诡异疯狂。 许久,他如同机械一样沙哑开口:“你元婴了?” 不等徐阳逸回答,他冷笑着转过头,看向前方黑压压一群跪在半空的大晋修士:“临阵投敌,你们还没有把大晋王朝放在心中?” “生于斯,长于斯,叛于此,本相真不知道,大晋王朝竟然还有这么多软骨头。” 面对他声音平静如水的质问,无一人开口。更无一人敢回头与其对视。 没人想死。亦无颜以对。 话音刚落,他手中金剑飞快黯淡下来,随着一声清脆的卡擦声,一道道裂痕布满剑身,随后片片破碎,化为一片金光,消失于天穹。 大晋王朝,气运已绝,气运之剑永不可能再现。 “你在杀俘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天?”徐阳逸平静开口。 柳明阳同样平静地看着他,目光冰寒:“你是在问老夫后不后悔?” “不,从来都不。”他转过目光,看待宰牲畜一样看着那一群大晋修士:“只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徐阳逸的右拳动了。 “嗖……”几乎听不到的声音,空间没有破碎,甚至一点异象都没有。然而,柳明阳的瞳孔却倏然尖锐。 这不是没有…… 而是举重若轻,大巧若拙! “轰!!!”下一秒,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面前整个空间爆发出一圈千米的冲击波,在空中拉出一道血线,直接飞出近千米距离。 随着一声轰隆巨响,他全速撞在了一座山峰之上,哗啦啦……山峰都为之垮塌,元婴境界的体修,已经开始展现他恐怖的实力。 硝烟散落,巨石如雨,数秒后,柳明阳捂着满是鲜血的嘴颤巍巍地从半截山峰中站了起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怨毒。 好强…… 太强了…… 至少四百万灵,不,五百万灵以上! 一次拳击,居然让自己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直接刺破他的灵气护罩,现在他灵气都无法凝结起来。 简直是人形的杀戮兵器! 这种人……绝不能让他活下去! 他的目光扫过在徐阳逸脚下跪伏的前.大晋修士,满是血污的脸上扬起一抹妖异的笑容,仿佛老脸都为之绽开。 “原来是这样啊……” “那老夫就放心了……”他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笑声如同夜枭,数秒后,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狂笑之后,他猛然低下头,死死看着徐阳逸:“老夫先走一步。” “你,就跟着下来陪我吧!” “还有你,你……和你们……这些无胆叛徒,还有整个华夏西南国门!一起来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