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擒贼后擒王(一) - 最强妖孽

第892章:擒贼后擒王(一)

徐阳逸也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太可怕了……歼星武器一击之威,乃至于斯。他率先飞了起来,随后幸存者全部升空,灵识扫荡四面八方。 “滋……”赵子七,楚昭南,猫八二就在徐阳逸身边,赵子七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声音都发颤了:“难以置信……这……也太恐怖了一点……” 都江堰消失了。 不只是都江堰,包括蔓延到成都的诸多国道,山丘,树木,房屋……一切的一切,好似从未出现过。整片大地,除了黄沙就是黄沙,一片荒凉。 根本无法想象几十分钟前这里还一片葱郁。 “呼呼呼……”狂风卷黄沙,黄沙烈烈,带着都江堰昔日的辉煌,带着满地的血与泪,也带着残破的千年古迹,辗转飞灰,卷入半空,飘到远方。 无一人开口。 数分钟之前的毁天灭地,大晋王朝最后的疯狂,国门大胜的欢欣鼓舞,百战余生的心有余悸,三种感情交织为一条叫做沉默的绳索,让所有人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艹……”楚昭南脱了力一样扑通一声盘坐半空,颤抖着手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 他身边,赵子七看似平静地看着周围苍凉的土地,眼角都在抖动。许久才沙哑开口:“大楚……你打我一下……我们……真的在刚才的天劫之下活下来了?” 楚昭南没有理他,叼着烟,想抽嘴唇却仿佛抽筋了一样,怎么也吸不进去。 他的目光看向了大地,极目远眺,一片苍茫,平滑如镜,地面上的一切都化为齑粉。一个巨大的莲花形状,方圆数万米,整齐地刻印在大地之上。 仿佛一曲令人心酸的悲歌。黄色世界中一抹森绿,下限千米以上,处于整个莲花凹痕的中心。周围全部是悬崖绝壁,整整齐齐,同样光滑平静。 “妈的……”他狠狠咬了咬烟屁股:“我们……居然没死!” 到现在,心脏都还在狂跳。 那种生死之间的徘徊,挣扎,只差一道光幕的冥河就在眼前展开。这种场景,太过让人难忘,让人震撼。 徐阳逸目光一寸一寸从地面上掠过,许久,看向天空中的太阳,声音有些嘶哑:“我们赢了。” 结束了…… 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门之战终于结束了。入目之处,大晋王朝所有修士在这一击下尽皆成为飞灰,整个都江堰除了青城山和一个数万米的巨大凹痕,再无其他。 话语很轻,随着狂风送入每个人的耳中。身边的 这种劫后余生的情感太过强烈,足足过了数分钟,才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啊!!!” 不知道是谁,仰天嘶吼,心中狂猛的感情泄洪一样冲了出来。紧接着,一片片充满血性的怒吼响彻已经成为沙漠的都江堰。 “我们赢了……赢了!!艹!!看到了吗!最后是我们站在这里!!是我们!!通报!通报全国!西南国门惨胜!!哈哈哈!” 夹杂着泪水的狂啸,随风而去,坠入黄沙。几百万人的殉国,最后几十万人的坚守,这里,始终插着华夏的旗帜。 鲜红,如血。 不曾动摇。亦不曾陨落。  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境界之差,忘记了一切的一切,天空中震荡着发泄的大吼,一声又一声,如同大雁南飞。 后山,那条通往前山的道路上,无数满身是伤,已经无法站起的修士,带着笑容,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悄然闭上了眼睛。 弦,断了。 那根紧绷住所有人的弦,在最后的歼星武器莲华之后,悄然断裂。 徐阳逸收回目光,眼中发红,他没有欢呼,而是“刷”一声,手中凝聚起一把灵光长剑,剑指黄沙,沙哑道:“致敬。” “向殉难于这一战的百万道友,致敬。” 欢呼声渐渐弱了下来。无数人鼻子发酸,还能动的,不能动的,重伤的,轻伤的,拿得起剑的,拿不起剑的……这一刻,全部挣扎着拿起身边武器。 无论是断剑,还是只剩下剑柄。 刹那之间,几十万把长剑斜指黄沙,同一个方向,那是大晋王宫最后存在的方向。也是伤亡最多的地方。 无声胜有声,那种汹涌澎湃的壮烈之情,好似于无声处听惊雷。 无人开口,只剩一片片热泪泪洒长衫。 “礼毕。”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也没有让人热血沸腾的演说,十秒后,徐阳逸手中长剑收回。 “我会记住的……”一位年轻修士,悄然收回长剑,热泪盈眶。这一战中,他全族只剩下他一个人,父亲,爷爷,奶奶,亲朋……为了保护他而死去。他也从一个菜鸟,一个以为自己能在这片战场上杀百破千的年轻人,破茧化蝶为现在的百战老兵。 “安息吧……母亲……”一位女修,将剑投入山下,随着“呈”的一声,剑死死插入青城山脚。 “父亲,我还活着,我会好好活着。师弟……你先去,我会连同你和师门一起,将我们这一脉发扬光大。师妹,这一脉还剩我一个人,我们还没死绝。你听到了么……” 一把把利剑,如同流星陨落,插入青城山脚下,刹那之间,一片龙吟之声,青城山脚出现一片沾满血污,破损无比,却带着一股惨烈豪壮之意的剑林。 这是历史的痕迹。 这是勇士的伤疤。 寂静无声,数百万英灵与他们同行,化作星辰,在天上护佑他们。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阳逸才从这种悲壮的气氛中惊醒过来,轻轻舒了口气,看向青城山。 不……还没有结束。 还有最后一步! 只有完成这一步,青城山之战才能说是圆满。 如同感应,就在他目光看过来的一刻,整座山猛然震了震。 “沙沙沙……”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在万籁俱寂中如此清晰,围绕整座大山的水墨画,一点一滴化为飞灰,点点飘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不用徐阳逸说,立刻将整座大山全面包围。就在他们阵法落定的一刹那,所有水墨画发出一片剧烈的声音,随后如同黑色蝴蝶,飘飞空中,美轮美奂,又好似大战之后焚烧在战场上的钱纸,被狂风送入漫天黄沙之中。 无人说话,严阵以待。 晋后主……七百万元婴修士,终于要出来了。 黑色光点渐渐消失,却并没有动静,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以后,随着“哗”的一声巨响,万道黑光碎裂。一道身影从黑光之中呼啸而出,头也不回地冲了出来。 就在冲出来的一切,身影明显愣了愣,却根本没有在意,而是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天边。 “想走?”徐阳逸抬起脚,脚下风云收缩,下一秒突兀出现在身影之前:“在这种情况下若让你走脱,本真君颜面何存?” “滚!!!”身影中传来一声暴喝:“大胆刁民,敢拦御驾?找死不成!” 话音未落,一片铺天盖地的灵光悄然而至。 一掌。 和当日青城山同样的一掌。 掌破虚空,威破轮回,同样的力,同样的人,然而,对手已经完全不同。 “大哥!洋芋!”赵子七,楚昭南,猫八二顿时站了起来,他们的观念还没来得及转换过来。而且……再怎么样,徐阳逸也是新晋元婴,怎么可能是晋后主这种七百万灵元婴巅峰的大修士对手? 徐阳逸冷冷看着那一掌逼近,曾经感觉无可躲避的一掌,现在在他眼中却如此缓慢,甚至掌中灵力结构都一清二楚。 因你,大战而起。 那么,就得因你而灭! “真君!老祖怎么不躲?这,这可是七百万灵级别的顶尖元婴啊!”他站在原地,磐石一般纹丝不动,包围这里的华夏修士却已经焦急无比。再怎么说,两人的底蕴,修行岁月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谁都知道越到高阶,同境界之间差距越大,尤其……现在对方超越狼毒真君三个小境界! 微微一笑,左腿旋圆,腰部轻轻一扭,肌肉暴起,紧接着,一道惊天烈焰轰然而出! “穷途末路,还敢摆皇帝架子?你还真是好胆色。” 剑。 烈焰之剑! 腿风未到,晋后主已经倒抽了一口凉气,瞳孔之中,映照的不是徐阳逸,而是一只朱雀,仰天而飞。 好强! “轰!!”毫无犹豫,他立刻下飞五十米。就在头顶,一片火焰的河流轰鸣而过。他都感觉难以置信,一腿竟然踢出了万剑齐飞,朱雀天翔的感觉! “卡拉……”一声轻响从头上响起,他愕然站起身,头顶金冠应声粉碎,满头白发披散。 时间仿佛静默。 不敢相信…… 晋后主双手虚无地拖着,看着垂在手中的苍苍白发,眼睛焦灼中带着一丝震撼。但是紧接着,他根本不敢多想,脚下空间层层缩紧,一步迈出之时,就想走到天边。 “轰!!”就在此刻,他脚下猛然传来一声爆裂之声,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震惊至极的声音:“灵气紊乱?!” “很失望么?”徐阳逸一步踏前,站在身影身前,抬手一挥,方圆两万米被彻底封死,成为囚牢:“还是震惊?觉得自己是不是出错了位面?” “晋后主道友?” 晋后主的神色,从震惊,到平静,只用了一秒钟。 看似平静,心中却已经翻江倒海。 道友…… 怎么可能…… 这简直不科学! 那个被自己追杀数万米,如同蝼蚁一样的小子,居然结成元婴!这才几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