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擒贼后擒王(二) - 最强妖孽

第893章:擒贼后擒王(二)

第一腿,他还没看出来……不,不是没看出来,而是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自己在山河社稷图中困了数月,灵力已经趋于金丹级别,再无元婴之威。对方本来就强,这合情合理。 但是……当他缩地成寸用出来,再被对方强制灵气紊乱打断的时候,他的心就沉到了海底。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就算他看起来再怎么镇定,背心都已然湿透。 他的沉默,看在周围所有修士眼中,全都瞪圆了眼睛。 “这……”一位已经灵力几乎枯竭的中年修士,此刻激动地脸色都在发红:“狼毒真君……刚才击败了晋后主?” “对方……连他一招都挡不住?” 无论晋后主什么灵力。 但他的名字,在英灵碑上,是真武五老星!七百万灵的顶尖修士! 这就够了。 “怎么会……狼毒真君……逼退了七百万灵的晋后主?这可是大晋王朝的皇帝啊!我的天!!狼毒真君刚刚晋级就这么强了?!道祖在上,这,这真的还是天才?这是魔鬼吧?!” 议论声越来越大,数秒后,几十万人汇聚成恢宏的人流,齐齐只有一个声音,撼天动地! “降不降!!降不降!!降不降!!” “大胆……”晋后主嘴唇都在颤抖,不是惊慌,而是耻辱! 一国之君,被一群残兵败将围困,一起责问他降不降?兵临城下,自己如同池中鱼,这种感觉……将他堂堂七百万元婴钉在了耻辱柱上! “大胆……大胆!!大胆庶民!!” 一声怒喝,如同滚雷。已经不多的元婴灵气轰然爆发,黑云压城一样笼罩全场,晋后主胸口急剧起伏,被气的发抖的手指,从现场刹那间被元婴气势压得鸦雀无声的人群上指过:“朕一国之君,九五至尊,尔等区区贱民,残兵败将……焉敢逼宫?!” 气势太盛。 真武五老星,绝代元婴,大晋皇帝,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居然逼的现场修士无一人敢接话。 当然,除了一旁冷笑看着他的徐阳逸。 外强中干,色厉内荏。 刚从山河社稷图里面出来,他还能剩下多少灵气?现在的晋后主能不能有金丹中期的实力都是个问题。 如果没有……他目光微闪,那就别怪自己面子里子都给他剥干净了。 晋后主咬了咬牙,金冠已经丢失了,满头白发披散,浑身龙袍残破不堪。然而到了现在都还维持着一国君主的威严,悬浮半空,不动如山,巍峨如岳。 他伸手撩起披肩白发,目光看向徐阳逸,他已经知道,自己走不掉了。 灵力几乎干涸,但眼光还在,他一眼就看出,徐阳逸绝非新晋元婴的实力,那种让周围空间都模糊的灵力波动,至少是四百万灵以上! 如今的他……能架得住三百万灵都是问题。 在劫难逃。 扶正残缺的金冠,系好盘龙袍,他冰冷地看着徐阳逸:“朕有一句话想问。” “大晋王宫呢?洞天福地呢?柳明阳呢?还有朕的千万大军呢?” 心绪已定,他神色反而平静了下来:“朕身为一国之君,尔等区区庶民,有义务回答朕。” 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他瞳孔倏然收缩。面前的空间已经层层塌陷,一股凌厉无匹的拳风朝着他胸口轰来。 “大胆!!!”他双眉陡然扬起,曾几何时,有人敢对自己的谕令不答反打?这样的人……这样的孽畜,如果在大晋王朝,他早就拖下去凌迟! 他不知道,他的大晋王朝,已经在柳明阳丧心病狂之下化为了飞灰。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晋后主一声闷哼,身形陡然下落三百米。 华夏的修士都呆了。 七百万灵的晋后主,如今毫无还手之力,简直像大人打小孩一样,拳拳到肉。 “问题不错。”徐阳逸脚踏虚空,居高临下地看着晋后主:“可惜,本真君不愿回答。” 惨叫连连,一串血花洒落半空。 所有修士都呆滞了。 这真的是七百万灵的晋后主? 怎么……如此不堪一击? “这一拳,是为你们掀起战争。”徐阳逸冯虚御风,满含杀意地看着下方浑身是血的晋后主,忍耐许久的杀意轰然爆发,身形化作黑光,虎扑而上,快到根本看不清运动轨迹。 “贱民……”晋后主能看得到,但是现在根本无法反映过来。在他瞳孔中,徐阳逸的拳头带起漫天业炎,朱雀展翅。 “轰!!!” 第二拳,正中晋后主天灵盖。 “啪啦!”刚刚系好的鎏金玉珠冠,轰然碎裂。 “扑!”晋后主七窍流血,如同血魔,眼中只有徐阳逸的身影。 该死……该死! 大不敬……以下犯上!此等孽种,就该丢进孽龙渊,被万龙撕咬而死! “盘龙!!!”他大喝一声,这个贱民,触碰到自己都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今竟然敢妄动龙体,今日就算拼得千年修行不要,也誓必要这种不尊九五的杂碎削减当场! 然而,毫无反应。 他心猛然悬了起来。 怎么会…… 盘龙金剑,是大晋气运所在,大晋不倒,盘龙不灭。自己所在,千万里瞬息便至,这…… “咚!!”已经无法思考了,眼冒金星之下,他感觉头盖骨都碎裂了。只剩下鲜血狂喷的感觉。 元婴……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绝对的元婴,这一击,已经堪比元婴中期顶峰!来无影去无踪,灵力凝结为一点爆发,确实是元婴征兆。开始的一点侥幸之心,现在完全灰飞烟灭。 “这一拳,是对死去百万修士一个交代。” “若不是你还有用,必斩你首级供于青城山下。” “贱……”晋后主眼前刚刚有点光亮,灵气立刻运走全身,就在此刻,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被拉住了胳膊。 动弹不得。 “咚!!”刹那之间,第三击来到。他已经看不到自己的伤势了,然而所有修士都能看到。 他整个人如同虾米一样弓起来,眼珠突出,再也没有一丝尊贵的模样,龙袍,金冠,玉带,瞬间碎裂,残破不堪,比难民更难民。 这一击,让他喷泉一样直飞天上数百米。 “够狠。”楚昭南舔了舔舌头,看向徐阳逸的身影满是火热。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这么强? 屠元婴如无物,这才刚晋元婴啊! “太强了……有狼毒真君在此,国门必定不破!七百万灵?在我们狼毒真君手下也不过土鸡瓦狗!” 耳边朦胧传来无数修士的嗤笑,晋后主居然从半昏迷中醒了过来。 尊严,荣耀,被这三拳全部打碎,被无数地球贱民围观之下,自己居然不能作为一国君王倒下…… “狼毒……”他浑身颤抖地睁开眼睛,所有灵力汇聚于一掌:“朕!要!你!死!!” “轰!!”一只黑色巨手,方圆万米从天而降。徐阳逸只是嗤笑了一声,根本不躲,就在巨掌临近的时候,猛然一声大喝! “破!!!” “轰隆隆……”灵气飞散,露出其中晋后主满是怨毒,气喘吁吁,却难以置信的身影。 紧接着,他就被一脚踢入尘埃。 “咚……沙拉拉……”如同炮弹,不可一世的晋后主落入老君殿门口,死狗一样瘫软在老子雕像之前,十分应景。 “咳……咳咳咳……”他支撑着要站起来,却被一只脚踩着头,轰一声踩到了地上。 这个……贱民…… 最后的意识闪过,他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一片寂静。 三拳一脚,打晕晋后主,就算对方现在灵力不济,但是眼界,神通还在,若非超出太多,完全碾压,绝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许久,四面八方,一片欢呼声响起。徐阳逸仿佛屠龙的勇士,死死将对方的头踩到老子雕塑下。 “下跪磕头吧……”他压下心中的杀意,舔了舔嘴唇:“接着,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虚伪的尊贵被一击即破,跌落凡尘,他也不过是一介修士而已。 欢呼声中,四面八方忽然飘起无穷绿叶,点点鲜花盛开。另一道身影猛地冲了出来。 然而,身影冲出的时候,就彻底愣住了。 “这是……”徐方圆愕然看着周围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都江堰呢? 大晋王宫呢? 十五大洞天福地呢? 大晋千万修士呢? 还有……晋后主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震惊开口,却立刻感受到了晋后主微薄的灵气,转头一看,一幅被雷劈了的表情。 徐阳逸大马金刀地坐在那位自诩为帝,尊贵无方的晋后主身上。对方面朝大地,如同在给老子像磕头,浑身血污徐方圆敢保证,对方逃出来的时候绝非如此! “嗨。”徐阳逸两手放在膝盖上,逆光之中如同王座:“你好啊,道友。” 徐方圆点了点头,立刻冲过去,晋后主不能死,身为大晋五老星,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但是,刚飞了几十米,他立刻触电一样停下来。随后一声惊呼,声音都变了调。 “道友?”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倒退了数步,眼睛倏然瞪圆,难以置信地惊呼道:“元婴初期!?”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