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南天门 - 最强妖孽

第900章:南天门

天功榜? 徐阳逸眼睛一亮,从上次兑换地功榜,他得出一个结论:要换绝对不要换法宝,而要换能用的灵丹妙药。或者原材料。 冲霄早就崩溃了,至始至终都没有解封,这让他非常郁闷。 巨大的拱门大约有百米高,二十五米宽。典型的华夏红木门赤铜钉的风格,南天门三个字就刻在上方一面数米大的匾额上。无比醒目。 说不激动是假的,虽然被地功榜坑了一把,但是天功榜观星者曾对他说过,里面藏着的都是佛陀道祖级别的宝物。虽然不知道存不存在,虽然自己兑换不起,但是看一眼也极有裨益。 金光渐渐散去,无穷仙雾从四面八方升起。观星者呆在原地数秒后,颤巍巍地走上去,浑身星辰都无比闪烁,有些呆滞地伸出手,抚摸上那扇红木大门,声音都在颤抖:“真的是天功榜……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你到底是谁!” 无人回答,徐阳逸警惕地看着苏星瑶,灵气不动声色运转全身。 “让开。”苏星瑶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刚才那个温柔的声音只不过昙花一现。她缓缓抬起手,一个金色的符文出现于掌心。刚刚闪耀,观星者倒抽了一口气:“仙界印玺……” 观星者全身星辰已经灰暗,喃喃道:“这……是只有仙界圣女才可拥有的仙界印玺烙印……你……是曾经的真武仙界圣女!!” 徐阳逸目光霍然闪烁,沉默之中,眼中多了一丝疏离和冷漠。同时,心中疑窦如云。 这幅星图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将仙界圣女做成生棺? “咔……”随着印记金光闪耀,一声沉闷的响声响彻于整个空间。紧接着……“卡卡卡”恢宏苍凉的声音不断响起,仿佛位面初生之日,拨开了天和地。万道白光从海天一线中直射出来,吞没所有人的身影。 “真的打开了……”观星者摇着头,震撼地站在南天门下,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嘶哑:“真武界圣女,打开不归界最大的秘藏……天尊在上……难道我一直都错了?我从未看透过当年两大仙界之战的本质?” “轰!”随着他这句话说完,浑身星光暴涨,形体都开始模糊起来。 徐阳逸目光闪烁,他太清楚这是什么了。 道心不稳! 活了十几万年的观星者,道心应该坚定如铁,万魔不侵,如今居然为了这一幕道心不稳? 他不理解,观星者是记录者,两大仙界之战,是这片星域最重大的事件,甚至没有之一。 因为这场大战,无数上界崛起。因为这场大战,两大仙界陨落。也因为这场大战,漫天神佛飘散。 如今,被人当面推翻自己所记录的“真实,”这种感觉,甚至比地球修士看到徐阳逸的英姿,从而发起对自己的质问更加严酷。等于从根本上否定观星者这十万年来的努力。 徐阳逸没有管他,这种事情,自己度不过,谁去都没用。说什么更没用。 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缓缓打开的大门之上。 “卡卡卡……”苏星瑶手中符箓如同钥匙,数分钟后,这扇百米大门终于裂开了一道两米大小的裂缝。 徐阳逸抬腿就走。 就在进门之时,他没有回头,沉声问道:“你恢复记忆了?” “没有。”苏星瑶神色冰冷,淡漠如出水芙蓉,甚至没看徐阳逸一眼:“只不过感觉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记忆。” 顿了顿:“比如所谓的姐姐。” 徐阳逸点了点头,他对苏星瑶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对方是苏怜月的妹妹,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亲骨肉,这就让他冷漠了一分。第二方面,就是对方是当年真武仙界的人,而且荣膺圣女一职,这让他更加排斥。 最后,就是现在对方这种冷漠到陌生的态度。 一股逆火从心头升起。是他将对方的魂体融合,是他将对方从傀儡状态解救出来。对方有什么资格对救命恩人假以颜色? “从今天起,我们两不相欠。”他抬腿朝门内走去。 “等等。”苏星瑶终于看了徐阳逸一眼,如同冰山女神,投来自己的眷顾:“带我走。” “不是离开这里,而是离开这个位面。”她淡然看向上空,仙雾飘渺,仙风阵阵,吹起三千青丝。远岱不如峨眉,点绛不若朱唇,苏星瑶绝美的面容,在这一刻如同要凌空飞去。 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美得如同月夜仙子。 “我能感觉到,我要去的地方,就是你要去之处。” 徐阳逸不置可否,身化黑光,飘然而入。 苏星瑶紧随其后。 门内,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他以为的兑换项目根本没有任何影子。但就在他踏入的同一刻,随着“刷”的一声,所有白雾轰然飞散。如同巨人吹了一口气,玉宇澄清。 一个庞大的身影,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 “这是……蛇?”徐阳逸愕然看着面前的东西,就算他早有准备,也完全愣住了。 没有法宝,没有兑换榜,而是一条足足有二十米大小的巨蛇,浑身笼罩层层雾丝。但,它并不是活物。 傀儡。 不……或者说,是一种科技产物。 徐阳逸走了上去,手缓缓抚摸着巨蛇的表面。 入手冰凉,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黑色材质。他尝试了一下,元婴级别的灵力居然无法透体而入,就连表面都无法渗透。 “这到底什么东西?” 疑惑的目光继续打量,数十分钟后,他肯定了几个点。 第一,这是傀儡术方面的产物。更像是一个容器。 第二,这条蛇每一个部位,都是用一种元婴都无法打破的材质做成,通体没有一丝空隙,这是一个整体。 第三,他的符箓在研究完乾坤之后,已经算出类拔萃,但是,这条蛇表面上刻满的暗纹,他居然一个都无法辨识出来! “如果我将这条蛇身上的符箓完全研究之后,我的丹道应该更上一个档次!”他目光火热地想到。 “位面飞梭。”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苏星瑶缓缓道:“用于位面穿行。” 不等徐阳逸回答,她接着淡淡道:“你可知,何为飞升?” “飞升,就是从一个位面前往另一个位面。其中距离以光年计,就算中三境最后一境的修士,花费毕生也无法到达。所谓飞升,是上界打开通往等级低于自己任何一界的空间折叠通道。但即便如此,也至少要飞行五年以上。” “通道中,充满着空间乱流,以及各种狂躁的空间灵气。还有太多你想象不到的危险。比如,有人忽然截断了这条通道。那么,飞升者只能死在通道之中。” “从古至今,任何飞升者,都必须配备各种法宝。防御的,攻击的,可谓武装到牙齿,应对位面通道中任何突发情况。但无论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位面飞梭。” “飞升,一场空间旅行之旅,只有它,能完全保护好飞升中的人。就算通道断裂,它也能自动寻找有灵气,有智慧生物的位面。” “所以,本真君飞升之时,就要乘坐这个东西?”徐阳逸缓缓道:“之前的星图,应该就是路线图。原来如此,这两个东西是这样才相得益彰。” 终于明白星图的用处了。 路线图,没有它,不可能在飞升中找到准确的路线,即便有上界召唤也一样。 苏星瑶没有看他,确切说,她的冰山上,只需要一座寒冰的王宫,不需要任何人。只是冷然开口道:“是。我会和你一起走。” “我为什么要带你?”徐阳逸挑了挑眉峰:“让你去了元血界之后再认为理所当然么?” 人的性格,感情,无人可琢磨。上一秒的和风细雨,很可能下一秒就刀兵相向。 比如现在。 “起码你不懂怎么操作它。也不懂如何规避飞升的危险。”苏星瑶仍然没看他,雪白如玉的手指轻轻从巨蛇黑色鳞甲上划过:“如果我的态度让你感到不悦,我表示抱歉,我的人格尚未补完,复杂的情绪处理我并不擅长。” “至于理所当然……”她顿了顿,古井无波:“这只是一场交易。” “我会回到华夏,再不参加对真武界的战争。等待你飞升的一刻。只有飞升者,才能进入飞升通道。我就算开启了它,也无法进入。” 徐阳逸气笑了:“你是真武仙界的圣女,如今就眼看着两界大战?” 苏星瑶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这么弱的真武界……也仅仅是真武界。” 说的模糊,徐阳逸却懂了。 真武界是真武界,真武仙界是真武仙界。 她拒绝承认弱者。 不过那一句“人格尚未补完”让他心里好受了一点。 没人愿意当东郭先生。他不求知恩图报,至少大家能和睦相处。别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脸。仿佛自己救她是理所当然。 或许是因为苏怜月的原因,他感觉更加失望。对于那个苦命的女人,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他确实是存着报恩的心。 “交易到我踏上七界的时候结束。”他看着巨蛇,背对苏星瑶问道。 “当然。”苏星瑶绝美的身影飘然而出:“从此以后,死生不必相见。” ¥¥¥¥¥¥¥¥¥¥¥¥¥¥¥¥¥¥¥¥¥¥¥¥ 比较郁闷,最近好几个朋友看了说最近没写好,我都黑人问了,果然作者也有适合自己的题材,一度开始质问自己想写一本玄幻是不是想法错误了? 还是应该滚回去写都市~ 比较郁闷,明明自己已经很认真了,却没得到认可 不过再怎么说,这本也要写完,再谈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