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连池碧波(五) - 最强妖孽

第92章:连池碧波(五)

“放肆!”周围三位老者齐齐发出一声怒吼,但是,徐阳逸的变动太快!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上前阻挠! “咚!”下一秒,徐阳逸的脚已经踢到了男子交叉的双臂上。 “登登登……”男子赫然倒退了三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神尊!”三位老者已经冲到了对方面前,面带焦急:“您,您有没有……” 如玉的手抬起,制止住所有人的开口,男子目光流动:“给你说出自己名字的机会。” “以人类的身体触碰本尊,你已是死罪……” 话音未落,他的眼中倏然闪过一抹汹涌的怒意。 第二脚……再次在他瞳孔中出现!比第一脚还快!正对他的面门! 修长的腿在半空中带起破空声,快到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神尊!” “咚!”徐阳逸一脚踩在了地面上,男子在这一瞬间,已经凌空后跃,他的头发如同亿万条小蛇,无限延长,立刻插入了周围,仿佛蜘蛛结网一般,让他诡异地悬浮在了半空! 他的目光,带着一丝震惊看向湖边石台,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类,速度竟然这么快!并不是特别高大,爆发力竟然这么强! “他的身体居然可以媲美妖体?!”这个想法还没落下,他赫然发现,石台上,只有三个人! 那个男人呢?! 去哪里了?! 震怒,难以置信交杂在一起,身后,却传来一声剧烈的风响,就像一辆高速奔行的车辆猛然间停下的急刹车! “明神尊道……作茧自缚!” “嗡!”他浑身的头发,刹那间将自己包成了一个丝茧。紧接着,下一秒,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隔着层层防护,都让他感觉一颤。 “堪比妖体的人类……”他深吸了一口气,耳中,却忽然飘过来一个声音。 “徐阳逸。” “你记清楚了。” “下次想对人动手的时候,最好先掂掂自己几分成色。” 沉寂。 下方的三个老者,愕然看着天空,他们完全不相信,自己家的少主,当代明神,竟然会被一个没有动用神通的人类打到这种地步! 虽然肉搏并不是傀儡神通的长项,但是,任何明家的人都知道,傀儡是他们的武器,弱点是他们本身,谁都有练习过古传的炼体功法。对于一些普通的修士,明神大人根本不需要动用傀儡,一只手就可以玩死他们。 然而现在……竟然被一个人类踢飞了? “放肆!!!”憋屈,暴怒,成为一条条毒蛇缠绕在明神心中,小看对方了……然而对方给他的回答更加暴力!没有什么和解,更不会有讨好。一脚,两脚。再告诉他,你根本不像你想的那么高高在上! 他再也无法保持宁静如水的神色。 这是挑衅!是侮辱! 是人对于神明的亵渎! 亵渎者……必须以灵魂来偿还! 丝茧刹那间化为无数丝线崩裂,抽在徐阳逸身上,他却挡都不挡。 这种小痛,聊胜于无。 他眯着眼睛看着从茧中走出的明神,此刻,对方银发乱舞,但是皮肤却变成了全黑,如同蚕蜕皮之前,一道道古怪的白色符箓花纹布满身上,两只眼睛,同样是死寂的白色。 “开第十棺……”他的声音,如同冰冷的死神:“你想死……本尊成全你。” “神尊大人!”“大人三思!” “当……”就在此刻,一声悠扬的钟鸣,从湖上传来。 徐阳逸从口袋中掏出表看了看,午夜十二点,逢魔之刻,准时来到! 传说中,下午五点到六点,晚上十二点,日夜轮换之时,就是逢魔时刻。 在这段时间,阴气大盛,可以看到太多平时无法看到的东西。比如现在…… 空无一人的湖面上,不紧不慢的钟声,缓缓响起。在宁静的夜晚中无比清晰,在火山口之间悄然回荡。每一声,都让人感觉宁静悠远,回味悠长。但仔细听去,一种让人疯魔的杀戮之感,夹杂着无边的痛苦,绝望,却在每一次钟响的余韵中,层层潮水一般涌来! 那是普通人……永生一世,都无可听到的钟声。 只不过,这只是钟声的本质,并没有人在其中加入什么神通,虽然心神略微受影响,却并不是无法抵御。 “哗啦啦……”午夜十二时,火山湖中,生物丰富,此刻,全都如同听到了什么召唤一般,竟然一起游到了水面。尽情地嬉戏,又仿佛在等待什么的降临。 它们是在等待……等待着这个无人可知,普通人眼中的火山湖中,位于食物链顶端真正君王降临! 就算白垩纪中生代的顶级水中掠食者龙鲸,在这里,也无法称孤道寡。 即将出现的,是真的一国之主,一湖之君。 徐阳逸眯着眼睛,看着湖面上的一切变化。他赫然发现…… 起雾了。 雾很浓,几乎是刹那之间布满他的眼睛,四米以外,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是……一阵轻柔的“哗哗”声,却从湖中心缓缓传来。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从湖中心冉冉升起。 很奇怪,雾浓的伸手不见五指,然而,那个升起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都看清了它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庭院。 一个各种骨头搭成的庭院! 一位穿着道袍的枯骨,正在用一根足足有一米长的不知什么骨头,撞击着一口破损发绿的,三米大小的铜钟。 “当……当……”骷髅撞钟,声传四野,死一般寂静的迷雾,万骨楼阁。如果是普通人在这里,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 午夜十二时,枯骨撞钟,万物让道,浓雾四起,就连湖边的萤火虫,此刻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安安静静。 钟响十二,浓雾中,水下,忽然,两团巨大的绿光,幽幽亮起。 朦胧,透着威严,并且……急速往上攀升! 徐阳逸,和明神,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心脏碰碰跳动的声音。 要来了……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嘴,握了握拳。传说中……五代十国时期就活下来的大妖,碧波老怪,即将在这片浓雾中现身。 那两团绿光……他很清楚,那是对方从水下几十米处凝视上方的眼睛! “哗啦!”一声巨响!他眼睛眯了眯,手习惯性地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因为,在他眼中,哪座万骨凉亭,陡然拔高! “不,不是拔高!而是……”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而是……这就是对方修在身上的亭子!”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火山湖中央,飞快隆起! 看不清是什么,更不知其大,不知其长!只能听到庞大的身躯抬起时,无数的水流顺着它的身躯滑下,如同一场淋漓暴雨! “咚……”地面微微颤了颤,徐阳逸清楚地感觉到,一种重心失衡的感觉。 这,是对方在迈步。 “丝……”浓雾中,水声如同暴雨,稀里哗啦,两团绿光,仿佛雾中的灯塔看着在场五人。每一个人都清楚地看到…… 他们脚下的湖水……下落至少五米! 数千米火山湖……下降五米!可想而知对方妖体! 现场,一片死寂。 徐阳逸,和明神还算好,后面三人,早已汗出如浆,双腿颤抖。 “丝……”一种诡异的声音传来,每传来一次,必定伴随着湖边草地上一片静谧的“沙沙”声。徐阳逸开始还没有明白,但是转瞬就立刻知道了。 这是……对方的呼吸! 一旦呼吸,那就是从湖中心为风暴的一场小型旋风……周围的草地都为之低伏。 “本座碧波。”一个说不出男女的声音,在浓雾中悠然响起:“诸位道友久候了。” 老黑山,火山湖,千年巨妖,碧波老怪,终于现身! 不知其型,不见其面,不知其体积大小,更不知其神通境界。 它,就如同这片雾,无法让人看清它本来的面目。 他的声音,不大,远没有到群山震慑的地步,却清晰地响在每个人的心中。 “晚辈当代明神种子之一,见过碧波前辈。”明神强压下心中对徐阳逸的杀意,微笑着微微鞠躬,随即一只金质的盒子飞向浓雾:“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前辈笑纳。” 盒子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浓雾明显收缩了一下,盒子顿时化为一道黑影,飞入其中。 片刻后,声音响起。 “三百年的朱果,道友有心了。” 徐阳逸拱了拱手,什么都没说。 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明家,他早就从李宗元的话中了解了一些。对比起这种妖修大家族,自己真的算是一穷二白。 “诸位道友不必惊惶。我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我碧波虽然不行走与人世,但是从不做偷鸡摸狗自降身价的腌臜事。”浓雾中,那头不知名的巨兽缓缓开口道:“两位的委托,本座亲自接下了,必不会让两位失望。明家后辈,你身为当代明神种子之一,明家也算与本座有缘,你先拿出来吧。” “本座解答,一人只有半个时辰时间,过时不候。各位道友,自行珍重。” “是。”明神恭敬地回答,别说他只是明神种子之一,明家有足足二十位种子。就算当代明神的身份,也无法不对这头千年老妖无比忌惮。 他拿出一个戒指,轻轻一抹,一道金色光幕陡然出现,其中,一张古老到几乎破碎的羊皮卷,正翻腾不已。 储物戒指! 徐阳逸眼睛一热,这可是真正的高富帅标志。一枚储物戒指,售价高达十几亿华夏币!对于他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也只有当代明神种子之一,这种等级的修士,能拿得出来。 尤其……对方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竟然带了三枚戒指! “解开封印。”碧波的声音淡淡道。 “前辈……”明神身后一位老者,躬身道:“并非是明家故意不解开,而是……” “闭嘴。”明神看都不看对方,拱手道:“谨听吩咐。”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一抹戒指,顿时,一道红光,如同拨云见日,带着一声清脆的龙吟,仿佛能照亮整个空间,猛然从戒指里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