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低调中的奢华 - 最强妖孽

第903章:低调中的奢华

徐阳逸目光一闪,这句话含义太多。 “地球……”他试探问道。 梁将军没有开口,深深点了点头。 徐阳逸闻香知雅意,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突破,晋后主肯定被转移到帝都了,很可能已经被逼问出一些什么。 看到他的眼神,梁将军低声道:“轩辕剑主阁下,天载阁下亲自出手,已经有了一些推测。” 不再说这个话题,此话不可传与第三人耳中。梁将军谨慎地从内衣袋中掏出一块玉牌:“这是天载真君亲自叮嘱,说一旦发现您,就将他交给您。” 徐阳逸诧异地接了过来,仔细一看,里面是一段影像。 “这是……”他皱眉看了两眼,目光骤然闪耀:“这是我当初结婴之时!” 无数的画面冲入脑海,地球上,青城山金光万道,紫气贯空。就在青城山上方,无数红色灵气形成天劫,朝着青城山一轰而下。 但,最让他关注的,并非这里。 “这是液态火的时候。”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回荡画面。那些灵气仿佛红色海洋,起伏不定。远超之前成为光芒的火焰。 就在此刻,宇宙中四道声音齐齐惊呼“原初之种?!先天灵宝!” 紧接着,四只铺天盖地的大手轰然落下。 “刷!”他霍然睁开了眼睛。 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从心中急剧升起。当时形势太过危急,就算他都来不及顾忌悄然在地球外看着这一切的墟昆仑。但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 “一共四位……其中一个是夏侯,应该是四位太虚,呵呵,墟昆仑对地球的‘关照’表面上淡了,但是在这些真正高层眼中,还真是数万年如一日。” 心中一种不甘的感觉涌现。 曾经的不归仙界,和真武仙界火星撞地球,演化了这片星域如今的景象。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他不甘的是,作为这片仙界的后人,如今居然还会受到曾经下属的监视。甚至对方看到好东西立刻出手,哪有半分敬畏? “我曾许诺,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的话,必定让地球重归仙界荣光。当时天地呼应,已经成为道心大誓的一种了。”他目光有些迷离:“也不知道多久可以实现。” “另外,我飞升以后,要怎么去面对墟昆仑?如果让他们知道……不,他们一定会留意,现在就敢不留任何面子出手。我一旦到达上界,说不定迎接的就是灭顶之灾。” 自信,但不自负,这是他立足的根本。他见过太虚境的恐怖,小青法海当年一气化几十万里洞天福地,笼罩整个兰州,绝非他现在可以比肩。 “看来,要仔细考虑一下了。” 按下这份焦虑,他发现这块玉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是?”他有些意外地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符箓:“远距离传送法阵?” 一股灵气送入法阵之中,刹那间,房间内灵光闪动,一个方圆两米的法阵出现在房间内。 “如此,先别过了。后会有期。”徐阳逸朝着梁将军拱了拱手,对方行了个军礼回答,他立刻踏入法阵之内。 眼前光影流转,普通传送的副作用已经不会让他头晕目眩,除非从地球一边到另外一边,才有些微眩晕。不过五分钟,他面前旋转扭曲的空间已经开始分化,三秒后,一片白光闪耀,他居然出现在了一片桃花林中。 仙雾升腾,周围群山层峦叠嶂,一株株桃林掩映其中,不远处,一栋小小的阁楼如同半遮面的少女,若隐若现。 “无根树,花正无,无形无相难画图。”就在此刻,一个苍老的声音,仿佛响彻于天地,悠然在耳边响起。 随着一阵踩在落叶花瓣上的声音,一位垂垂老者冉冉从树后走出,手拈桃花,微笑道:“无名姓,却听呼,擒入三天造化炉。” 一层层的声音,如同海潮交叠,此起彼伏击打着徐阳逸的内心。朦胧之中,一片仙境在眼前展开,无根树飘摇,无根花飘零。元婴以下者,恐怕这一个声音就会让他心神失守,陷入幻境。 试探? 徐阳逸微微愣了愣,立刻反应了过来,微笑着拱手道:“天载前辈,莫非不相信我迈入元婴?” 幻境无用。 天载一身道袍,长须飘飘,仙风道骨,深深看了看徐阳逸一眼:“两百年元婴,这等资质……狼毒真君莫怪老夫试探。实在是嫉妒啊。” “你我同为元婴,也不必叫前辈,道友相称即可。”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短短试探,他已经认可了徐阳逸的境界。 “走吧。”他笑着朝阁楼抬了抬下颌:“这里叫做‘寒舍。’乃是比国家绝密会议室更加安全之地。也是这次四大元婴聚会的地点,希望道友不会嫌弃。” 话音刚落,两声长笑从桃树后传来:“能到张道友的寒舍,还有嫌弃的理由?” “轩辕道友,徐道友。”天载转过身,微笑拱手:“无量天尊,两位道友何时到的?大师呢?” “也是刚来。大师暂时脱不开身,由老夫转达。”轩辕剑主毫不避讳自己审视的目光,看向徐阳逸,数秒后才收回:“你,很好。” 徐阳逸同样打量着这位两界元婴第一人,此刻的对方,身上没有半点灵气,他们一行人,仿佛数位老翁出游,肆意山水之间。这里必定是避世之地,但就算有人看到,也不会觉得他们就是华夏最强的五人之四。 “这就是元婴的生活?”他有些发散的想到,和其他几人一起走进寒舍, 楼阁不大,外面鸟语花香,一片世外桃源景象。一方古拙的桌台,四张太师椅。任由谁都不会想到,元婴盛会居然远比金丹简陋的多!根本没有金丹那种动辄车马成群,前呼后拥的景象。 返璞归真。 名望,声势,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已经是身外之物。 徐方圆惬意地靠在桌椅上,微微笑道:“贤侄,此处切莫看它古拙简陋,其中妙处,可谓难以言传。老夫只和你说一句,此处香茶,皆为张老道君亲手烹制,取华夏最幽之泉水,最北之初雪,最香之茶山,加上元婴妙手,个中滋味,啧啧……” “一门双真君,这等待遇,应当。”轩辕剑主饶有兴趣地看向徐阳逸,他神色平和,无喜无悲,只是眼中透出一种欣赏。 不需要试探,他这等境界,只差一步突入阴圣。只需要看一看,就知道徐阳逸是真还是假。 四人落座,徐阳逸刚坐下去,就轻轻咦了一声,有些愕然看着下方座椅。 “可是感觉灵气冲顶?”徐方圆一甩拂尘,微笑道:“你真以为这是‘寒舍?’贤侄,这屋里任何一样东西,在外界都万金难求。单说这椅子,采八百年的无根树,五百年之时发的第一株嫩芽编织而成。走遍华夏,无根树一共十二株。有清心静气,凝神灌顶之效。在这上面别说打坐,就算坐下来休息,都等同于普通打坐。” 他敲了敲桌子:“再说这塑玉桌,两千年的忘我树,华夏只有武当山顶晴日峰有一株。放上面任何东西,都可保持数百年不朽。华夏只有这一张。你以为他是简陋?不,他是奢侈!” 徐阳逸看着那张有点掉漆的桌子,只感觉哭笑不得。 什么是底蕴? 这就是底蕴。 “磕磕”就在此刻,门扉敲响,两个声音轻声问道:“张真人,可要上茶?” “老夫两个不成器的道童。”天载轻抚长须,一派仙风道骨的神色,微笑道:“给几位真君上最好的茶。” “是。” 不到三秒,四盏香茗被端了进来。然而让徐阳逸惊讶的是,端茶的两人,居然是两位金丹初期! 他愕然抬了抬眉,真是好大的排场,金丹做门童,宝物做桌椅。低调中的奢华,被天载诠释地淋漓尽致,对比起他,金丹看起来反而像是暴发户了。这种才是贵族。几百年修来的心态和品位。 法不传六耳,这个地方,可谓天载禁地,比在国家会议室开会隐秘了太多。 而许多元婴才可以享受,才能懂得的资料,技巧,一些考虑的方法思路,也不会 因为诸多金丹听不懂而给国家决策带来困扰。 在这里讨论,决断,提交上去,这才是元婴的做法。 他们,就是独立的修行国务院。就是华夏几千万修士头上的“五皇。” 这是皇帝的餐桌。 当然,在皇帝的餐桌上讨论的,也只能是开疆拓土,裂土封王的帝王事。 “好茶。”一杯香茗下肚,徐阳逸眼前一亮,就这一杯茶,居然感觉自己灵力网上窜了一丝。没有感觉喝进茶,只感觉喝进浓香,和浓稠地化不开的灵气,冲入四肢百骸,一片舒爽。 数秒过后,天载轻轻放下茶杯,随着“当”的一声,整个阁楼都安静了。 “晋后主脑中有两层禁制。”他没有废话,直奔主题:“第一层已经破开,耗时一个月,第二层,估计需要八个月。本来我们预估需要一年,现在狼毒真君突破元婴,七个月,应该足够。” 徐方圆看了徐阳逸一眼,传音入密:“仔细听。” “你现在的实力,有资格加入主宰华夏修行界的大事。每五年,我等四人都要选定一个地方聚会一次。这算是修行界的五年计划。修行大学的建立,世家的等级划分,包括修行网的册立,修行资料的传播,各大省份的开发力度,都是以五年为轮回重新洗牌。” “或加强,或削弱,本来是我们四人决定。既然现在你也突破元婴,你自然有这个资格。第一次参加,少说多看。你实力虽在,对于着眼整个修行界的大事决策,还是多向几位老前辈学习。”

上一篇   第902章:回归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