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人面之门(三) - 最强妖孽

第913章:人面之门(三)

徐阳逸在观测,他们也在猜测着,应对着对方接下来的手段。 最顶级的高手决战,不是上来就性命相搏,而是寻找契机,一击毙命。 耐得住性子的猎手,才是好猎手,而就算猎场在歼星母舰主场,他们都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猎手。 光幕上,三人倏然分开,化作三道流光冲向三个控制核心。 “意料之内,晋后主被擒,他们应该知道怎么打破歼星母舰的主控室。”紫袍人霍然站起:“传令……” “武灵王阁下。”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出现在他身后,一个红色袍子的男子半跪于地:“人面之门,请容本将前去。” “一百零八封魔军,必定将此獠斩杀门前!” 紫袍人顿了顿,转过身一看:“大晋王朝国舅,禁卫军统领容十一,你想为晋后主和你侄女容郡主报仇?恕我直言,就算一百零八封魔军全上,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他有些心有余悸地看向屏幕:“他……我看到就感觉仿佛人形凶兽……这种压力,甚至透过光幕都能感觉得到……” 容十一的声音从牙缝中飘出:“本将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七界之上的沈教主,不是有那个东西么……” “你……”紫袍人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容十一:“你……疯了?!” “我没有!!”容十一猛然抬起头来,表情都扭曲了:“届时……如果我失去控制,你们封死人面之门,等元婴回援,一切都能解决!” “杀我侄女,毁我大晋,本将必杀他!” 沉默。 数秒后,紫袍人下了决断,或者说,现在是和时间赛跑,根本没有功夫给他做更多决断。 一个红色玉盒飞到容十一面前:“要么杀了他,要么他杀了你。” “是!” 通道中,徐阳逸带着楚昭南等几人飞速前冲。 没人,没人,还是没人! 越往里冲,空间越大,而偌大的空间,这种毫无人迹的死寂,一道道角落里的不详和肃杀之气,让他感觉一张无形大网已经张开,后方的妖魔鬼怪和他一样一紧张,正死死捏着收网的装置。 漫步于地狱,伴随的只有死亡和杀戮。 又好像一张无形张开的网,网住其中奔跑的猎物。 就在此刻,他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徐哥?”楚昭南,赵子七,忘尘顿时停下,愕然看着捂着自己眉心的徐阳逸。 许久,徐阳逸才站起来,咬牙道:“没事……” 猫八二没有开口,它对他太熟悉了,对方苍白的脸色,还有一瞬间划过眼底的震撼,它不觉得这是没事。 徐阳逸揉着眉心,心脏都在狂跳。 死神……不止一个! 第一个死神,是手中核武之王,华夏顶级核武盘古。 八亿九千万当量的超级核弹,一旦炸裂,足以毁灭整个母舰! 但是,前提是他在主控制室。 第二个…… 他的眼神有些忧郁,心中警报越来越响,那个连接着自己的恐怖存在,已经冲过了木星,直冲月球。 大约还有二十多个小时,对方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走。”他深吸了一口气,全速冲向各个地方。 体修也有体修的坏处,若是法修,面对这种情况放出各种灵识神通,甚至傀儡,寻找的时间比体修快得多。但是体修只能用自己远超法修的速度去一点点找。 迷宫……迷宫!还是迷宫!不知道飞了多久,巨大的歼星母舰之中各条岔路,实在是让他耗费了太多的寻找时间。好几次他都以为找到了其中深藏的米诺陶斯,却根本没有人面之门的半点影子。 “这样不行。”赵子七忽然开口:“徐哥,我以为你知道路,看来你也是沿着这个方向走?这种超级母舰内部必定有顶级设计师设计了各种回路,一条错很容易完全偏离。” 他挣脱了徐阳逸的灵气,深吸一口气,脸色忽然苍白,两眼睁开之时,无数阴灵浮现。 “去!” 数不清的阴灵呼啸着冲向各条通道。赵子七闭上眼睛,耳朵有节奏地跳动着。 “在这里!!”十分钟后,他抓着徐阳逸朝着一条通道冲去。 又拐过十几个转角。他已经知道找对了。 符箓越来越密集,越来越玄奥,刻在墙上仿佛无数魔鬼的眼睛看着他们。前方数个阴灵引路,朝着人流聚集最多的地方冲去。 十分钟后,一群人的眼前豁然开朗。 所有的符箓,在这里仿佛汇聚成海,密集程度甚至让他都有一丝眼晕。而在符箓汇聚的中心,是一个庞大的广场。 寂静,神圣,只能用这种感觉形容。一块块极品灵石,每一块都有一米大小,形成特殊的晶体,水晶簇一样拱卫在广场周围,内部都有一个符文闪动。让这里好似夏夜萤火虫的海洋,美轮美奂。 而更重要的……是这片大约千米之大的空间里,矗立着一道巨大的门。 整个连为一体,一张灵气勾勒的女子的面孔浮现其上,紧闭双眼。大约两百米高,一百米宽。 “不归界的蛆虫。”女子的面孔忽然发出声音,冰冷地看向徐阳逸:“此乃寒海仙宫注资,联合其他四大势力共同打造的人面号。若你敢……”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陡然拔高,瞳孔都收缩了。 在她巨大的瞳孔中,徐阳逸根本没有废话,浑身朱雀火焰冲天而起,左拳紧握,周围虚空都在阵阵嗡鸣,崩塌。 “轰隆隆!!!”巨大的大门没有一丝抵抗,刹那间碎裂。人面女子陡然睁开双目,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 烟尘弥漫之中,他已经看清了里面的一切。 一片圣洁。 里面是一个纯白色的空间,最中央,一个十多米大的符箓宛若有生命,正在一道数十米的蓝色光柱中沉浮跳动。 地如宇宙,顶如繁星。一道道星光折射之下,照耀出下方上百人影。 “拦路者死!!!”根本没有丝毫废话,徐阳逸已经如同蛟龙一样冲出,纯净**,右手呈爪,划过之处,空间脆弱如同玻璃,寸寸龟裂。 “结阵!!”一个男子的怒吼响起,千钧一发之际。一百零八人齐齐凝聚出一个虎形,但是却在一击之下轰然破碎。  “轰!!”灵气满地,纯净肉身的元婴一爪,非元婴绝对承受不起,刹那间只见数十人惨叫飞起,震荡半空。 然而,他们却拦下了徐阳逸一击。 “滋……”徐阳逸军靴踩在虚空之上,看着对面如临大敌的一百零八人。耳朵里似乎听到了手上丧钟再一次响起的卡擦声。 一秒都不能耽误。 尤其……对方被自己一击打的支离破碎,却并未解体!而且……周围星光飞快地修补着他们的身体。 “金丹中期……也敢螳臂当车?”脑海中只剩下最原始的杀戮之意,他张开双手,脚下一圈漆黑的灵气如同深潭,顷刻间弥漫方圆千米。 “杀生!” 没有时间和这些人计较了。 谁敢挡路,杀无赦! “结大晋封魔阵!!”领头一位披着红色披风的男子倒抽一口凉气,所有人按照天干地支周天星宿站立,刹那之间,星光漫天,人人身后都有一尊英灵虚影。 但,现实与设想往往差距太远。 “轰隆隆!!!”大地嗡鸣,骨刺一样的倒刺从虚空中陡然爆发,煌煌军阵好像纸折的那样,脆弱不堪。 随着一阵阵惨叫,不知道多少人被脚下突兀刺出的倒刺化为齑粉,只不过数分钟,一百零八人就只剩下二十人。 二十人浑身带伤,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杀神。 太强了…… 真的太强了……这种感觉,就像面对晋后主一样。 无往不破,无坚不摧! “狼毒……”领头的将军嘴唇颤抖着,大约中年,头戴金冠,身披金甲,目光如血:“你杀我族人,灭我大晋……今日就是你葬生之日!” 徐阳逸笑了。 “你不是我。”右手抬起,领域之中万千杀机直指领队:“就别用我的态度和高阶修士对话。” “轰!!”话音刚落,周围无数倒刺冲天,眼看就要将对方彻底撕碎的时候,他忽然倒抽一口气,急退好几步。 身后,大门残骸处,楚昭南等几人愕然看着这一幕。徐阳逸手下无一合之将,对方确实是金丹中期,但是怎么会突然惊退元婴? “这是……”徐阳逸神色已经凝重起来。两招就被他打得骨断筋折的领头将军带着诡异的微笑,手中抓住一个赤红色的玉盒,仿佛抓住了性命。 “呵呵呵……哈哈哈哈!!!”他开始是低声笑着,后来如同魔鬼一样仰天大笑:“怕了?” “你也会怕?” “当初杀我侄女容郡主之时,你为何不怕!” “灭大晋王朝之日,你为何不怕!!”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原来是大晋王朝的余孽。” “余孽?”盒子上的红色,已经有生命一样爬上将军的胳膊,他疯了一样惨笑着:“今天,你就得死在余孽手中!” “听说过墟昆仑太一教教宗沈沉央阁下么……呵呵呵……国教太一教教宗……对太初研究最深的太虚修士……可怜如你,恐怕连太初是什么都不知道吧?”他握着玉盒的手越抓越紧,最后轰然捏破:“无所谓……” “带着你的无知去死吧!!”